205、你竟然敢做还怕承认【三更】/军少独爱闪婚萌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倪家,临江别墅。

倪柔和韩立江今晚按倪德康的要求回来过年,饭桌上也有五人。

吃过饭后,倪柔和韩立江在客厅沙发上小坐了一会,并告辞离开。

倪德康望着空荡荡的房子,觉得很冷清。

以往过年,都有倪初夏在,她会挽着他的胳膊,撒娇要红包,也会缠着他要他陪她看联欢晚会。

今年,两个女儿都嫁人,人是越来越少了。

倪德康扶着栏杆上了二楼,拿了几份红包下来,递了一份给沙发上的倪远皓,“快高考了,努力一把。”

“爸,我会的。”倪远皓接过红包,应下来。

黄娟端着洗好切好的水果过来,瞥了眼他手里的红包,笑着说:“家里难不成还有孩子要给红包?”

“这是柔儿的,你找时间给她吧。”倪德康递给她一份红包,握着其余的红包坐在沙发上。

他本来是想亲自给的,哪知道吃过饭她就离开,也就没有这个机会。

黄娟把红包收起来,视线似有若无落在他手上的其他红包,“那些给谁的?初夏吗?”

“有她一份,还有泽阳那个小侄子,明天他们过来,礼数不能作废。”倪德康如实说。

黄娟把果盘重重地放在桌上,“对外人倒是大方,怎么没看你对我娘家人这么好呢?”

“我对你娘家不好吗?”倪德康抬头,冷冷地看着她,“哪次他们过来做客,不是好吃好喝招待着,那些小鬼头们过来,不论亲疏不都包了钱?”

“那是我做主给的钱!”黄娟不服。

“你的钱?我不给你,你哪来的钱?”倪德康被气得不轻,怎么也没想到她现在倒是和他算起账来了?

那些娘家人,每年正月都会过来,也没见他们拎点东西过来,更别说包给家里小辈钱了。

前些年他还觉得是经济条件不允许,他们倪家能帮衬点就帮衬一点,毕竟都是亲戚,可现在想想,他们怕是就看中他这个心理,年年过来打秋风!

“好啊,倪德康,你现在是不是要和我算账了?”黄娟从沙发上坐起来,尖着嗓子喊道。

“难道不是你在和我算账?”倪德康别开眼不看她,大过年的,也不想和她吵架。

“我什么时候和你吵了?”黄娟板着脸,把心中的不满全部说出来,“你说说看,你最近是怎么对我的?”

“妈、爸,你们少说两句。”倪远皓手紧紧握着红纸包,面色很不少。

倪德康怒视黄娟,最后干脆甩袖上了楼。

黄娟抱手坐在沙发上,脸色阴沉着。

倪远皓劝说:“妈,过年你就别和爸吵了,这么多年的夫妻,能有什么过不去的?”

黄娟若有所思望着他,轻声叹息,“儿子,你不懂。”

想到倪德康把公司股份留给毫不相干的人都没有远皓的份,她就气不过。

留下天宏基金给他管什么用?

基金都是要投钱进去的,远皓高中还没有毕业,要这个做什么?!

“妈,为了钱和爸吵值得吗?这些都是身外物,难道还没有你们夫妻之间的感情重要吗?”

倪远皓的确不懂,他不知道一向夫妻感情很好的两人,怎么会在短短的时间里变成这样?

黄娟冷笑起来,夫妻感情?

要是有这些,他就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来!

“远皓,你只要知道,妈这么做都是为了你和你姐,你知道你爸他……”黄娟说到一半,低下了头,“算了。”

这件事还是别让他知道的好。

“我爸怎么了?”倪远皓追问。

他猜想,爸和妈之间应该还有其他的事情横着,不然光凭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,两人不可能冷战这么长时间?!

黄娟思虑再三,开口说:“远皓,你知道你爸已经在着手立遗嘱,但是他完全把我们母子三人撇开了,考虑的都是那两兄妹。”

“妈!”倪远皓看着自己的手腕被她掐红,隐忍没打断她。

“我嫁给他有二十年,为他生儿育女,最终还是抵不过宋玉那个贱人陪伴他的十年,他的遗嘱立得偏颇,我怎么咽下这口气?”黄娟眼里带着恨意,似乎要把心中的不快吐露出来。

倪远皓看着她,心里微愣。

对于黄娟所说这件事,他先想到并不是公司股份以及遗嘱偏颇,而是为什么这个时候立下遗嘱?

他不禁与莫少白和大哥说的那些话联想起来,心情很复杂。

“妈,爸肯定有他的理由,我以后并不想经商,你别太执着。”倪远皓试图安抚黄娟,“你想想和爸这么多年的感情,难道还没有钱来的重要吗?”

黄娟神色有些异样,松开握住倪远皓的手,“嗯,妈刚刚对你说的,你就忘了吧。”

话落,她起身来到厨房。

年三十,家里的佣人都放假离开,宵夜是她亲手做的。

握着汤勺,伸手搅动一锅银耳莲子汤,目光诡谲异变。

盛了三碗出来,稍稍放冷之后,她端出去。

在客厅,和倪远皓一人喝了一碗,看着没有动的那碗有些发愣。

“妈,你给爸送上去吧,他现在应该在书房。”倪远皓把碗递给她,天真地加油打气,真的没有把刚刚她说的话放在心上。

黄娟冷着脸上楼,敲了书房的门,然后走进去。

把碗放在书桌上,说道:“银耳莲子汤,喝吧。”

倪德康抬眼看着她,虽然没说话,却把碗端起来,一点不剩地喝掉。

“德康,我们谈谈吧。”黄娟接过碗没有走,而是找了位置坐下。

倪德康摘下老花镜,的确有和她谈的架势。

“说吧,想谈什么?”

黄娟垂下头,视线落在空了的碗中,开门见山地问:“你上次在林瑶的葬礼上说的那番话,是不是没有回旋的余地?”

倪德康像是已经料到她要说什么,面上并没有惊讶,沉声说:“阿娟,我知道你不服气,但倪氏是宋宋和我一手创立的,我只能给明昱和夏夏。”

“又是宋宋?她都已经死了二十多年,为什么你还惦记着她?”

黄娟面色骤变,蓦然站起来,“她为你生儿育女,那我呢,我也为你生下了柔儿和远皓,你在倪初夏已经嫁人的情况下把公司交给她,难道就不能为另外两个孩子考虑吗?”

“黄娟,除了这个公司,其余我都会留给远皓……”

“呵,你说的是天宏基金吗?”

黄娟冷笑起来,“一个破基金会,谁稀罕要?”

“你,你怎么知道?”倪德康拧眉看着她,眼底尽是打量。

“你竟然敢做还怕承认?!”

“你!”倪德康扶着桌子站起来,胸口有明显的起伏,“既然知道,我也不瞒着,除了基金,名下的几套房也会在远皓成年的时候划到他名下,还有我在……”

“别说了!你说的那些加起来都没有留给倪初夏百分之十的股份多。”

黄娟讥讽地看着他,“还要把余下的股份全部留给姓莫的,难不成他是你和林瑶的野种?或者你和林瑶在二十几年前就有一腿了?”

“你说什么!”

倪德康一掌拍在桌上,上气不接下气,浑然被她的话刺激的。

“我说的不对吗?你自己做过什么自己清楚!”黄娟已经理智全无,后面的话全部都是辱骂人的污言秽语。

倪德康捂着心口,疼得直喘气,最后开门离开书房。

他没有回房里,而是颤颤巍巍走向楼梯处。

倪远皓听到摔门的动静,吓得从沙发上蹿起来,看到倪德康铁青着脸下楼,心里有些忐忑。

他是想让两人好好相处,却没有想到又吵了起来。

“爸,你小心点。”倪远皓要上去扶他,被他抬手拒绝。

倪德康扶着栏杆下楼,蓦然眼里出现重影,一脚踩空,一头栽了下去。

“爸——”

倪远皓冲过去,一把抱住他,无措地大喊。

这时,倪程凯听到动静走过来,错愕后打电话叫救护车。

……

急诊走道,倪远皓挂断电话,心慌意乱。

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,能想到的就是找大姐过来。

倪程凯从一边走过来,轻拍他的肩膀,“明昱也快赶过来了,好孩子,别怕。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三更奉上!

明天闺蜜聚会,唐唐要熬夜码明天的,憋说话,吻我!

再说一遍,十二点前留言的妞们有XXBB哦

感谢

【高冷小公举】9鲜花、1钻石、188打赏、1评价票

【猫兮兮】9鲜花、1钻石

【染儿528】2月票

【crazyzxy】1月票

【?Dai_尐媛】1月票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