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6、事情不能有任何纰漏/军少独爱闪婚萌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倪初夏赶到医院的时候,已经过了凌晨。

手术室外,只有倪远皓一个人坐着。

头发凌乱地耷拉下来,外套都没有穿,坐在走道的长椅上垂着头,手指紧握,看不出在想些什么。

听到过道的声音,他蓦然抬头,看到倪初夏时,眼睛霎时红了,却又碍于年纪,憋着没有哭。

倪初夏走过去,把身上的羽绒服脱下来盖在他肩膀上,“就你在这里,你妈呢?”

倪远皓抹了眼角,哽咽地说:“她在家,爸摔倒之前……才和她吵架。”

“嗯,爸会没事的。”来的路上,她一直都在想怎么就突然摔倒,听他提是和黄娟吵了架,也就能解释通。

倪远皓点点头,慢慢松开握紧的手。

说实话,在看到她的时候,心里好像就不慌乱了,像是有她在,就什么都不用担心。

等待的过程很漫长。

肩膀有重物压着,身体一暖,卡其色大衣在她肩上披着,转头便对上男人深邃不乏温柔的眼神。

“夜里凉,别冻着。”

低声略带哑意的嗓音,却在空荡的走道显得很清晰,分外的成熟有男人独有的魅力。

他总是能在她心中彷徨且不知所措的时候站在她身后,给他强有力的臂膀,让她心安不再害怕。

倪初夏轻轻向后靠,将后脑勺磕在他胸口,并没有说话。

她对倪德康的情感很复杂,在倪氏未出事的时候,她很爱黏着他,几乎是无话不说。

后来,他因为公司产品不合格被检举逮捕,等他出来以后,好像什么都变了。

人的感情,似乎只有在绝对没有利益牵扯之下才显得纯粹。

但说到底,他还是自己的父亲,是给自己生命,并养育自己长大的人,如今他在手术室里,不可能没有慌张。

她想,这个年,真的太难忘。

让她感受到一个新家对自己的热情与接纳,却又在最后让她为亲人担惊受怕。

倪初夏和厉泽阳到了没一会,倪明昱赶过来。

急匆匆赶来,额头都浮起汗渍,浸湿了搭在前额的头发。

“现在情况怎么样”

“还在手术室。”倪初夏摇头。

考虑到倪远皓的状态,她都没有具体询问他今晚具体发生了什么。

倪明昱眉头拧起,跨步走到倪远皓跟前,问道:“怎么会突然摔倒?”

接到倪程凯的电话,是十一点半左右,这都过去两个多小时,按照判断,伤的算严重。

倪远皓抱紧胳膊,把今晚的事情简述了一遍,只是略去了黄娟和倪德康争吵的原因,关于遗嘱这样敏感的字眼,他不想在他们面前提及。

倪初夏问:“有没有注意爸摔下来撞到哪里了?”

最怕即使碰到脑袋,关于脑子的问题,可大可小,想更多的了解,也好过在这里等着乱想。

倪远皓愣了一下,茫然地摇头。

看到爸摔倒的时候,他整个人就慌了,脑袋一片空白,连救护车都是程凯叔替他打的,更别说他撞到哪里。

倪明昱脸色有些不耐,从口袋摸出烟,又想到这里禁烟,看了倪初夏一眼后,走向医院外。

倪初夏心里担心他,又放心不下这里。

厉泽阳看了她一眼,示意他跟过去,朝着倪明昱的方向走去。

外面,不知道何时下了雪,常青松被染白。

倪明昱靠在石柱旁,食指与中指夹着烟,冒着零星的火光。

他把烟递给厉泽阳,“要来吗?”

没抱着他会抽的心态,在收回的那刻,厉泽阳伸手抽出一根,点燃后,含在嘴里。

“呵,还真当戒了呢!”倪明昱把烟盒塞进裤兜里,半眯着眼深吸一口。

厉泽阳吐出烟圈,低声说:“五年来的第一根。”

倪明昱不咸不淡说道:“荣幸,和你在这鬼地方抽上一支烟。”

话落,便一口接一口抽着,没再说话。

接到倪德康出事的消息,第一时间就赶过来,明明恨不得他早点出事,一了百了,却在事情发生后做了相反的决定。

终究做不到真的不管,无论他曾经做过什么,血缘关系,如何都断不了。

倪程凯带着住院的必备用品赶过来,跟在他身后的是黄娟。

她大概是没有料到倪明昱会在,愣了一下之后,才继续跟上倪程凯的步伐。

“大少爷、姑爷,老爷现在怎么样了?”

倪明昱掐灭了烟,低声说:“还在抢救。”

黄娟眼眶泛红,默默走进医院。

倪程凯身形晃了一下,站稳后,拎着东西进去。

手术结束是在半小时后,倪初夏听到医生说了‘手术成功’后,便拢紧衣服小跑着去找厉泽阳和倪明昱。

烟雾缭绕,依稀能看到男人冷硬俊朗的侧脸。

像是察觉到,他偏头看过来,深邃的目光氤氲柔情。

男人左手夹着烟,右手随意插进裤兜中,眉宇放松,浑身尽显成熟气韵。

这是倪初夏第一次看他抽烟,不反感,反而觉得他本应该这样。

少了几分漠然,多了些痞样和慵懒。

四目相对时,倪初夏的脸颊有些发烫,或许就是喜欢吧,即使他身侧的倪明昱,样貌、身高不逊于他,但眼中却像是只能看到他。

倪初夏稍稍回神,快步走过去,“大哥,爸已经脱离危险了。”

倪明昱眯了眯眼,吐出口中的烟,轻笑着说:“这时候还能记得正事,真不错!”

这丫头真的完全载进去了,就算是拔也拔不出来,光凭刚刚看他的眼神,黏人、迷恋的目光,太过明显。

“大哥!”倪初夏没好气看着他,自然知道他指的是什么。

“行了,我先去看看。”

眼下之意是,我想进去,你们在外面怎么腻歪,都没事!

待他离开,倪初夏目光重新落在男人身上,正看他按灭烟蒂。

地上,已经落着七八个烟蒂。

“我以为你不抽烟的。”倪初夏慢慢靠近,鼻尖萦着烟草的气味,夹杂着他身上特有的味道,并不难闻。

厉泽阳短促一笑,“在今晚之前的确是。”

“那我要去找大哥,竟然把你带坏了!”

倪初夏从正面抱住他,也不管他身上浸着寒意,对他就是说不出口的依赖和眷恋。

“以后还是离他远一点。”玩笑着说。

“好。”

勾起他的烟瘾,的确该离远一点。

倪初夏靠在他怀里,听着雪花落下发出的窸窣声,缓缓闭上眼。

两人回到病房,已经是半小时后,倪德康并没有醒来。

黄娟正坐在病床边抹眼泪,低声说着‘不该赌气,吵架’之类的话,倪远皓垂着头精神欠佳,倪明昱站在病房的窗户边,神色莫测。

也只有倪程凯在做正事,他把从倪家带来的用品摆放好,又按照医生的嘱咐,把药分类放好。

“大小姐,老爷的情况已经稳定,有我和大少爷在这,您和姑爷可以先回去休息。”

倪程凯在倪家多年,没通知倪柔以及现在开口让倪初夏和厉泽阳回去,都是按照倪德康的脾性办事。

“也好,我们明天再过来。”倪初夏点头,“程凯叔,你辛苦了。”

倪程凯连连摆手,表示他这么做是应该的。

这时,倪明昱提出,让倪远皓跟着回去,这里留三个人足够。

倪程凯送他们出了医院,在厉泽阳去取车的时候,倪初夏询问:“程凯叔,麻烦你把医生说的再复述一遍。”

她刚才因为着急通知倪明昱,以至错过医生说的。

“医生说老爷摔倒是没什么大问题,就是突发心梗塞,好在送来及时。”倪程凯把医生说的话大致复述出来,脸上的担忧还没有退去。

心梗塞?

倪初夏眉头蹙起,略带惊讶地问:“就是心脏病突发?”

“大概是这个意思。”

倪远皓开口,“爸身体不是一向很好吗?”

“这要等老爷醒来做全身检查,才能知道。”倪程凯对这类病也是一知半解,不过大致了解该是上了年纪会得的病。

“嗯,这段时间你多辛苦点,麻烦你了。”倪初夏一再嘱托,等厉泽阳开车过来,才和倪远皓上车。

回到临海苑,已经是凌晨五点钟。

倪初夏上二楼,把主卧对面的客房收拾出来,领着倪远皓去休息,“房内就有浴室,这是你姐夫的睡袍,新的。”

倪远皓点点头,接过浅灰色的睡袍。

“洗漱好就睡吧,爸已经没事了,今晚别想太多。”倪初夏叮嘱后,离开客房回到主卧。

她把头发随意盘起来,进浴室随便冲了澡,便躺到床上。

厉泽阳进来,见她已经睡着,去一楼洗漱。

出了浴室,就看到大金毛摇着尾巴看着他,异常兴奋。

许是见厉泽阳走过来,它冲过来,跳起来趴到他身上,用大脑袋蹭着他,不时发出嗷叫声。

“下去。”

“嗷呜~”

“回去睡觉。”

大金毛不情不愿地下去,瞅着主人,又瞅着自己的狗窝,最终夹着尾巴灰溜溜地钻进窝里,只露出半个脑袋。

碰到它,厉泽阳又进了浴室洗手,出来便看到倪远皓下楼,穿着和他同款的睡袍。

两人碰面,他局促地挠着头,“姐夫,我……我下来喝水。”

厉泽阳朝他点头,带着他来到厨房,用电水壶烧水。

因为不知道该聊什么,倪远皓环顾四周,刚开始进来没注意,现在仔细看,却觉得这里装潢设计简约大方,很漂亮。

厉泽阳问:“爸和你妈为什么吵架?”

没料到他会突然提及这件事,倪远皓愣了一下,而后支吾说:“就是…就是一些小事,我也不太清楚。”

“嗯。”

厉泽阳听他这么说,只是点头,随后问:“还有几个月就高考了吧?”

“对,四个月左右。”面对他,即使是最简单的问话,都令他有些紧张。

“好好加油。”厉泽阳真的只是与他聊天,随口问:“对军校感兴趣吗?”

“军校?”倪远皓有点反应不过来。

“嗯,要是有兴趣可以考虑,毕竟家里有资源。”

水烧开,厉泽阳关了电源,拿起玻璃杯倒了杯水,也没忘回话。

倪远皓有点懵,前不久大姐提议让他考珠城财经政法大学,说是年后大哥会在那里任教,现在姐夫又告诉他可以考虑军校。

握着有些烫的杯子,他心中逐渐明朗。

无论是大姐还是姐夫,他们说这些话都是基于关心他,也或许是不想让他太有压力。

而从厉泽阳嘴里说出‘毕竟家里有资源’,他清楚这是怎么样的一种承诺,也就是说他只要考上军校,以后他会为他安排。

几乎每个男孩都梦想能成为英雄,实现这个梦想,狭义上说无外乎就是警察和军人。

而眼前男人,就是后者。

他看过他穿军装的样子,万众瞩目、夺人眼球。

或许他只是随口的一句客套话,却令少年心涌澎湃,有了拼搏的动力。

……

翌日。

上午九点钟,倪初夏从睡梦中醒来。

一如既往地,身边已经没有人。

洗漱过后,便下了楼。

饭厅餐桌上摆放了一份早餐,很显然,家里另外两人已经吃过。

倪初夏端着餐盘走到一楼阳台,与她想的一样,厉泽阳正在陪蠢蠢运动,陪同的还有倪远皓。

“汪汪汪——”

大金毛玩累了,扔掉含在嘴里的球,嗷叫了两声后,干脆趴在地上不起来。

倪初夏靠在门边,就它这懒样,只会越长越肥,到时候撒娇的时候一爪子掏过来,能要人老命。

吃过饭,三人出门去医院。

可能因为昨晚的聊天,倪远皓倒是愿意和厉泽阳聊天,会问男生感兴趣的东西,例如枪支、坦克之类。

“国内禁枪,普通人很少碰到,这种制度算是有好有坏吧。”

倪远皓从后座探头,问道:“怎么说?”

“现在虽然是和平年代,但也有动武的可能,一旦暴乱或发生战争,率先遭殃的就是普通老百姓,试想一下,他们连最基本的自保能力都没有,该如何平安度过战争?”

他说的是禁枪的坏处,也是最具争议的。

倪远皓似懂非懂地点头,又问了几个自己疑惑地问题。

他发现,姐夫虽然不爱说话,但是对于军事方面的知识,几乎是信手拈来,并且都会避开太过专业的用语。

倪初夏听的云里雾里,干脆拿出手机玩起来。

从今天开始,算是新的一年,微信里很多人发来祝福,挑了几条回复之后,开始刷朋友圈。

大多都是在赞叹珠城的第一场雪,也有炫耀收到的红包数量与金额。

倪初夏偏头望着车窗外,地上并没有积雪,路边的树上倒是沾了雪花。

昨晚的第一场雪,因为爸出事,没了欣赏的心情,今早起来,虽不像半个月前去帝都那般的银装素裹,倒也像是冬天。

*

到了病房,黄娟正在用棉签沾水涂抹在倪德康干燥的嘴唇上,见他们来,她起身去找医生询问情况。

倪程凯则告诉他们昨晚自他们离开后倪德康的情况,早晨七点钟的时候醒来了一次,后来因为身体虚弱,又睡了过去,医生查房时说预计下午会醒。

之后,倪初夏让倪程凯和倪明昱回去休息,这里她会看着。

倪远皓也出病房,准备找到黄娟让她回去休息。

走到护士站,就看到她从医生的值班室匆匆出来,正在打着电话。

“我和你说了多少遍这段时间别打电话给我……嗯,再忍忍吧……对了,事情一定要办好,不能有任何纰漏……”

“妈。”

听到倪远皓的声音,黄娟连忙挂断了电话,转过身说:“什么事?”

倪远皓被她神色紧张的样子弄得懵然,疑惑地问:“你在做什么?和谁打电话呢?”

“一个老朋友。”

黄娟抬手整理头发,清咳说道:“你找我什么事?”

“大姐让你和大哥他们回去休息,她和姐夫会留下来。”倪远皓没太在意她的异样,开口说。

“嗯,那我晚上再过来。”黄娟稍稍稳住心神,叮嘱道:“别和你大姐走的太近,她说的话也别傻傻的全相信,妈先回去了。”

倪远皓望着她的背影离去,直到拐弯消失才收回了视线。

事情一定要办好,不能有任何纰漏——

指的是什么事情?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写完这一章,是凌晨三点四十三……

为了出去容易吗呜呜呜~(>_<)~

感谢

【小烦家的球球】2月票

【沐籽L】9鲜花

【宝贝旦旦】2月票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