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8、光撩不做,你真讨厌!/军少独爱闪婚萌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比如说亲亲我的想法!”

倪初夏说完这句话,脸颊涨红,对他的行为控诉。

厉泽阳眼底划过惊讶,看了她好半天,挽唇笑起来。

这抹笑意很浅,却足以让她看清。

倪初夏闷闷地问:“笑什么?”

按照看到有人在电影院里接吻,不都是应该蠢蠢欲动吗?哪知他无趣地和她换了位置,这样不算,还冷着脸让人小情侣分开。

一点也不按照套路走!

男人没回话,只是牵着她走向停车的地方。

直至坐上车,他才开了口,“不开心是因为我在影厅没亲你?”

倪初夏哼了哼,学着他不说话。

头发压在背后,露出红彤彤的小脸,嘴巴撅起来以示不满,这个模样倒是令厉泽阳心情愉悦,似是取悦了他。

他倾身靠近,粗粝的大手扣住她的后颈,让两人面对面。

没料到他会做出这个举动,倪初夏瞪着眼问:“干嘛?”

厉泽阳轻“嗯”一声,算作回答。

“什么呀?”

“我同意你的要求,干。”

噗咳咳!

用一本正经的腔调说出这种不要脸的话,也只有他能做出来。

倪初夏翻了白眼,伸手就要推开他,感觉脸颊温热,他的手轻抚上来。

男人的拇指摩挲她的唇角,深邃的眼底泛着波澜,别样的温柔缱绻。

传递的讯号已经很明显,即使相处这么久,还是会心跳加速,不能自已。

两人这么对视,良久都没有说话。

最后,还是倪初夏没有按捺住,抬手攀住他的宽肩,直接吻上去,还恶意地轻咬他的唇,含糊不清地说:“光撩不做,你真讨厌!”

厉泽阳眼底含着笑,像是湖水一样,慢慢荡开。

之后,他反客为主,将她压在座位下,撬开牙关长驱直入,加深这个吻。

这一晚两人回到临海苑。

打开别墅门,鞋子都没来得及换,便把她压在玄关。

家中的大金毛听到动静,噌一声蹿起来,摇着尾巴走过来。无论是嗷叫还是嚎叫都没人理会时,它又灰溜溜走回去。

双双跌入沙发,倪初夏意识稍稍恢复,偏头,看到黑暗中蠢蠢蹲在那里,眼睛发着光,惊了一下。

“我们上楼。”抬手敲着男人的肩膀,做这事有它在也怪难为情的。

厉泽阳眉宇尽显不耐,最后还是起身见她抱起来,走上楼。

进房时,才知道蠢蠢一直跟在身后,摇尾巴卖萌要跟着进去。

男人微微眯眼,“嘭”一声将主卧门关上。

……

翌日。

倪初夏起床算早,把先前就准备好的烟酒装起来,打算吃了早饭去给亲戚还有拜年。

吃了早饭,问及厉泽阳今天的安排。

“上午没什么事,下午要回部队。”男人答,询问:“今天要去哪家?”

“去云辰家,这些年白姨对我很好。”所以每年都会去云家送礼。

厉泽阳的手顿了一下,抬眼看着她,“打算什么时候去?”

“再等会,我来问问云辰他爸妈在不在家。”倪初夏枕在他腿上,拿着手机直接发了条语音。

很快,那边就回了过来,“本少爷不在家,你问问我妹。”紧接着,又补了句,“你要来我家?”

倪初夏发了‘OK’的表情,转而找到云暖的微信,这次是打字询问的。

隔了五分钟,那边回过来,说是都在家。

得知云昊和白茹月在家,倪初夏起来,穿上外套,又把厉泽阳手里的杂志扔到一边,缠着他去拿礼品,自己则出去开车。

约莫九点钟,两人到达云家所在的别墅,水榭雅居。

别苑里停靠着两三辆车,看到其中一辆跑车,倪初夏心中了然,应该是岑家的人。

果不其然,她和厉泽阳进去的时候,就是岑北故开的门。

他是一点没把自己当外人,热情地招呼两人进来,还抢在云暖前面泡了茶。

白茹月见倪初夏过来,连忙拉着她坐到自己身边,说着体己的话,就是询问什么时候和厉泽阳结的婚,婚后他对她好不好之类的。

倪初夏脸上一直带着幸福的笑容,即使不说话,也能知道她过的是不错的。

云昊和岑奕兆从二楼书房下来,前者看到倪初夏倒是很开心,后者神色有些复杂。

虽说自那次岑家一下开罪厉氏和倪氏两大公司的事情已经过去很久,并且妈也解决了这件事,但毕竟当时他被一个小辈弄的在众人面前丢了面子,再次见到自然不会多开心。

岑北故算是自来熟,这里与他同辈的人不少,但能和他说上话的却不多。

云暖和岑南熙坐在一起,就光顾着别扭,哪里还能顾上聊天,倪初夏又被云夫人拉着聊天,他也只能找厉泽阳说话。

开场对话是这样的:“你家蠢蠢怎么样了?”

“最近胖了。”

岑北故一拍大腿,两眼放着光,“肥点好啊,一般狗贩子就喜欢又肥又呆的狗,好骗又赚钱!”

厉泽阳轻睨他一眼,冷笑着:“是吗?”

话题结束。

岑北故百无聊赖地靠在沙发上,得儿,他是说什么错什么!

就在他准备闭嘴的时候,厉泽阳问:“上次说的找狗拍广告,事情解决了?”

没料到他会突然提这茬,岑北故愣了一下,随后义愤填膺地说:“那事吹了!老子被人坑了,姓卢的那娘们竟然是厉泽川的前妻,有这层关系在,我能帮忙吗?!”

提到这事就生气,他把派出去的人收回来之后,那娘们竟然还要问他要赔偿金,操蛋玩意,也不打听打听他岑二爷在珠城的名号,敢宰他!

厉泽阳觉得他的回答在意料之中,也就没深入了解。

十点钟左右,岑奕兆告辞离开,他还有下一家要去拜访。

与他离开的还有岑南熙,岑北故听到主人说客气话让他们留下吃饭,就干脆留下了,让岑奕兆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。

倪初夏看向岑北故,眼中多了些其他的意味。

要说,在岑家这样的家庭,岑北故能长成这样的性子,真的算是怪胎。不过有这样直率大老爷们的性子,也未尝不是好事。

云暖见岑南熙终于离开,不仅松了一口气,浑身都舒畅不少。

她从位上起来,硬是挤到白茹月和倪初夏中间,说是要和倪姐姐说贴心话,最后直接拽着她上楼去自己房里。

倪初夏原本不大乐意,毕竟厉泽阳和云家人不熟,但看他和云昊聊起来,并没有尴尬,才放心上楼。

云暖的房里,床幔是粉色的,窗帘是淡粉与粉色相交织,连墙纸都是粉色,看的倪初夏鸡皮疙瘩都快起来。

“倪姐姐,我爸不让我出去,过年都不让我出去,你下午能带我出去玩吗?”

表姐白夕语一早就和同学出去,也不带上她,她哥去的那些地方都是会所酒吧,更加不会带她去,她能求得也只有倪初夏。

“先说想去哪玩?”倪初夏坐在懒人沙发上,问道。

云暖眸光一亮,想了一会儿说:“哪里都可以,只要不是待在家里。”

他爸已经铁了心要管着她一直到开学,就算是开学,每天上放学时间都会有司机去接她,且放话:出去可以,必须和岑南熙一起。

可是她根本就不喜欢他,也根本无法想象和一个不爱的人结婚生活是什么样子的。

倪初夏把玩懒人沙发上坠下来的毛绒球,思考了一会儿说道:“行吧,等吃过中饭再说。”

“耶!”云暖用手比了V,然后趴在床上,抬着头说:“倪姐姐,不带我出去玩儿也没事,让蠢蠢陪我也行。”

倪初夏有些汗颜,笑着说:“我家那位可宝贝它了,不外借的。”

云暖听她提到厉泽阳,眼中一怔,连脸上都不满一丝惊恐,连忙摆手说算了。

倪初夏秀眉微蹙,在思考一个问题。

她身边的人好像都对厉泽阳挺犯怵,但通常他们都没有什么交集,真是耐人寻味。

开饭前,云辰回来,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。

云昊让他滚去房里换衣服,黄毛、破洞牛仔裤、黑色皮夹克,穿的都是什么玩意,看的都眼疼!

云辰进门就看到沙发上多了两人,在和云昊讨价还价的时候,一直不动声色打量其中一人。

浅灰色圆领线衣,黑色休闲长裤,外套搭在手边,明明再简单不过的穿着,就是有种说不出的气韵。

视线落在他脸上,表情一直很淡,但和白茹月攀谈时又不会觉得倨傲不礼貌,黑色短发修剪的很整齐,就如同他给人的感觉一样。

这个男人,就是倪初夏嫁的人。

光从外表来看,真的没什么可以挑剔的。

自那次吃饭见面已经过了挺长时间,他与上次相比外貌没什么变化,但从内而外散发的气场却稍有不同。

上次看到他时,就觉得气场强的逼人,令人心生畏惧,而这次与人交谈尽显平易近人,像是棱角被磨平。

“赶紧上去换衣服,发什么愣?!”

云辰纷飞的思绪被云昊低吼声拉回,待他要收回打量他的视线时,厉泽阳抬眼看过来,稍稍对他颔首,算作是打了招呼。

云辰朝他点了点头,转身上了楼。

回到房里,打开衣柜,看到衣服都是朋克牛仔的风格,一头栽到床上。

这让他又想起今年在护城河跨年那次,严瑾和岑曼曼说的那番话。

倪初夏喜欢的是成熟类型的男人,像厉泽阳那样,连他的小老婆也投入厉泽川那样商界,而他还在原地踏步。

等他下楼,饭菜已经上桌,人还在客厅坐着。

倪初夏见他穿一身西装,笑着问:“下午要去参加谁的婚礼吗?”

云辰心里受到一万点伤害,没好气地说:“还参加葬礼呢!”

“这孩子,怎么说话呢?”白茹月用手肘碰了他一下,示意大过年别乱说话。

云昊见他没再穿那样,满意点头,“回头把你那毛染回来,年后我在公司给你安排职位。”

从国外回来也快半年,整天无所事事、混吃混喝,他看着都头疼,还是早点让他进公司才好。

“哎呀…妈,快点开饭吧,我都饿了!”云辰打马虎眼,要糊弄过去。

白茹月好笑看着他,对着众人说:“再等等,还缺一个人。”

云暖问:“还缺谁啊?”

话落,别墅门铃响起。

“来了。”白茹月起身去开门,把人领进来后,招呼众人都上桌吃饭。

云暖有点控制不住自己,狂咽着口水,挽着倪初夏的手不禁攥紧,“倪姐姐,是莫、莫少白哎……他,他来我家吃饭了!”

倪初夏莞尔,“是啊,你们不是见过面了吗?”

见过面?

云暖搜索脑海中接触到的异性,没有一个是和莫少白匹配的,茫然摇头。

“他是瑶姨的儿子。”倪初夏压低声音,并不想让莫少白听到。

云暖微微张嘴,原来那个戴孝跪在灵堂前的男人就是他啊。

原先激动的劲,也慢慢平复。

桌上有男人,就少不了酒,岑北故和云辰包了一瓶,云昊又开了一瓶,要同厉泽阳和莫少白分。

倪初夏侧身询问男人:“下午去部队,喝酒行吗?”

厉泽阳朝她点头,“可以。”

倪初夏这才放心,转念间又想到了什么,端起莫少白跟前的酒杯,匀了一半酒给自己。

“嘿,你想喝酒和我说一声,从别人酒杯抢是怎么回事?”

岑北故说着就要替他添上,莫少白伸手挡住杯口,“胃不太好,要少喝点。”

话一出,岑北故消停下来。

两位长辈没想多,只是饭桌上其他人却各怀心思。

云辰抬眼,目光在倪初夏和莫少白之间流转,最终看向厉泽阳,见他表情没什么变化,想着大概是自己想多了。

云暖虽说单纯,但到底是女孩,不免觉得好奇。

倪姐姐要是想喝酒,也应该从厉泽阳杯子里倒,怎么会去拿莫少白的,是拿错了吗?

算是饭局上的小插曲,之后气氛一直不错。

云暖吃完饭就回到客厅,拿着手机刷朋友圈,看着各色出去浪的消息,正好给她提示下午玩的场所。

见倪初夏也走出来,有些兴奋地和她提了几个地方,然后听她的意见。

“KTV的话,人多点才热闹,还有什么地方?”

云暖抿唇,小声说:“那去会所呢?”

她长这么大,还没有去过类似会所的地方。

“行呀,问问你哥他们去不去,下午可以一起。”倪初夏欣然同意。

云暖小鸡啄米一样点点头,一再要求不要告诉她爸。

倪初夏见她如此怕云昊,好笑地开口,“放心,云叔喝高了,管不了你。”

两人在沙发上聊着天,说的都是女生的话题,譬如某品牌的口红出了色系,再譬如衣服的款式。

“倪姐姐,刚刚在餐桌上,你是不是倒错酒了?”

这句话问出来,莫少白和厉泽阳走过来的步子默契地停下来,好似都想听这个问题的答案是什么。

倪初夏微微愣了一下,出声说:“少白胃不好,酒要少喝点。”

云暖很迷糊,有点搞不清楚状况。

而站在不远处的莫少白唇角微微上扬,清澈的眸中带着笑。

原来、她还记得。

“我答应过瑶姨会照顾他,就要把他当亲人一样对待。”倪初夏看着云暖,笑着说:“就是这样。”

莫少白脸上的笑略带僵硬,望着身侧的人跨步向前走,微微垂下了头。

只是因为答应了妈照顾他而已,自己于她而言,可能只是他妈强加给她的责任,意识到这一点,心中微微泛着凉意。

十二点半左右,倪初夏和他们商量好,决定去皇冠盛宴。

云辰算是那里的老顾客,打了电话定了豪华包。

因为中午都开了车,白茹月叫家里的司机送他们去。

“我先送你回军区大院。”

她匀的那半杯酒是被厉泽阳喝下肚,是滴酒未沾。

坐上车,厉泽阳打开了车窗,散身上的酒气。

约莫十分钟后,他侧身靠近倪初夏,问道:“闻闻淡了没有?”

倪初夏轻嗅几下,摇头说:“还是有点浓。”

自他回来后,她已经很少碰酒,也不会再熬夜,至于晚归,是想都没再想过,即使晚归也都有他陪着。

好似,生活中的坏习惯已经被他慢慢纠正。

一路回去,窗户没有再关上。

回到军区大院的时候,酒味才算淡了点。

“是先回爷爷家吧,你去洗澡换身衣服,差不多就没了。”

倪初夏跟着一起下了车,在他进去的时候,拉住他叮嘱。

“嗯,知道。”

厉泽阳点头应下,看着她说:“开车注意点,我这边结束去找你。”

“我等你来。”

倪初夏弯下眼睛,似乎就等着他这句话。

两指并拢将散落在嘴角的发别在耳边,压低声音,似吃味、似警告说:“莫少白不是孩子,所以……你该知道我要说的是什么,嗯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