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9、不想死给我安静点!【二更】/军少独爱闪婚萌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去皇冠盛宴的路上,倪初夏唇角一直是上扬的。

她想到临走时厉泽阳的话,吃味带着酸意,明明就是吃醋,还一本正经地说是怕别人误会。

来到会所时,是下午三点钟。

倪初夏将车停好,拎着包走进会所大厅,径自走进电梯。

一年中最休闲的日子,等电梯的人不少。

突然,人群中传来窃窃私语之声,仔细听是会所的客人夸赞谁长得好看、有味。

“啊…他走过来了,好有型哦。”

“他好像在看哎,我头发有没有乱?”

“我喜欢他身边的小蘑菇,好正啊!”

“……”

倪初夏身边的两个女人已经激动地快晕过去,出于好奇,她偏头看过去。

在看到来人的时候,身形一怔,是他?!

她看过去的时候,正巧对上男人看过来的视线,冷冷地、没有丝毫温度。

于向阳见她看过来,不动声色地收回了视线。

他依旧是一身军装,笔挺地站在那,与周围大腹便便的人相比,的确能引来不少注意。

只是倪初夏心中却想着,要是厉泽阳陪她一起来,就没这姓于的什么事了!

电梯门开,原本挤在前面人主动给于向阳让了位置。

倪初夏后他一步上去,选了离他较远的地方站着。

随着电梯的升高,人越来越少,到最后,电梯里只剩下倪初夏、于向阳和跟在他身边的人。

倪初夏看了眼亮着的楼层数,心中暗自冷笑,真是冤家路窄,不错的心情,在看到他的时候就荡然无存了。

出了电梯,倪初夏径自走到云辰订的包间。

包间内,严瑾和岑曼曼已经到了,男人坐在牌桌上,三差一还没开始。

岑北故看到她进来,嚷嚷道:“麻将会玩吧?过来玩两局。”

倪初夏把包放到一边,走到牌桌旁坐下,“怎么,我脸上写了我会玩这三个字吗?”

“都是生意场上的人了,这能不会吗?!”岑北故咋舌,把麻将机启动,开始把筹码分好,一人给了一摞。

在齐泓没来之前,倪初夏都在麻将桌上。

岑北故说的没错,她会这些都是方旭教的,虽然谈生意时的应酬她很少参加,但这些娱乐项目,多少还是要会。

跟着齐泓一起的,是齐烁。

他戴着棒球帽,应该是从哪场活动下来,脸上的妆容还没来得及卸掉,进来就钻进洗手间去卸妆了。

包间内的人,最震惊的莫过于云暖。

她好不容易才消化莫少白正在麻将桌上,又来一个齐烁,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。

还有些搞不明白,这些人怎么会在一个圈子里?

在倪初夏走过来的时候,凑到她身边问:“倪姐姐,我等会能不能问他们要签名啊?”

“可以。”倪初夏笑着点头。

小女孩心思,她明白,看到娱乐圈的爱豆,都想要签名和合照。

齐烁从洗手间出来,头发还微湿,站在自己打哥身后看了会儿,走过来坐在单人沙发上,和众人打了招呼。

严瑾和他熟络的聊起来,“公司最近给你排的活动有点多,你老板在那里,趁机和他说说。”

“别说了,我刚刚才下的飞机。”齐烁皱着眉,懒懒地靠在沙发上。

他眼下黑眼圈很重,能看出并没有休息好。

倪初夏开口问:“是不是叶雨最近在休息,宣传活动都是你跑?”

齐烁像是遇到知音一样,连连点头,“也不是什么大伤,非得缺席活动,还有莫老板也是,明明自己一个人就能撑起公司,非得培养新人,可累坏我了!”

倪初夏莞尔,“现在辛苦点,年后你就能清闲了。”

“谁知道呢?”齐烁接过严瑾剥好的橘子,毫不客气地吃起来。

YL公司,她和齐泓都有股份,虽然公司运营都是莫少白掌握,但他都会把公司的大小事情整理好,群发过来。

她是在空闲的时候看了新一年的计划,大抵是投资几部电影几部电视剧培养新人。

云暖听不懂他们的聊天,和岑曼曼坐在一起聊着天。

齐烁注意到多出来生面孔,询问道:“那边是谁?”

倪初夏回:“云辰的妹妹云暖,应该和你同岁。”

听到自己的名字,云暖看过来,甜甜笑起来,“齐帅,你好啊。”

“哟,还是我的粉丝呢。”

齐烁来了兴趣,撇下严瑾和倪初夏,起身走到她身边。

倪初夏摇头笑着,一个称呼就断定别人是他偶像,未免太草率,她可是记得刚刚莫少白出现在云家,云暖的出现反应更大。

中途,倪初夏闲包间里太闷,和岑曼曼出去透气。

两人来到专门供在人喝茶聊天的大厅,找了位置坐下。

“大哥和亦航在厉家?”

岑曼曼摇了摇头,“他朋友孩子满月,带着亦航去参加酒宴了。”

倪初夏问:“你怎么没去?”

“怎么说呢?”岑曼曼思考了一会,轻声说:“他朋友在舒城,也都是知道他结婚有孩子的,我突然跟过去,总觉得不好。”

她承认自己顾虑的很多,但这些都是必须要考虑到的。

她也想陪他一起去,见见他的朋友,想融入他的生活圈,但她这么做了,亦航该怎么办?酒宴人多口杂,万一说出来的话伤害到了孩子,可能要花时间才能弥补他的伤口。

倪初夏撑着下巴,摇头说:“傻,总是为别人考虑,那你自己怎么办?”

“我没事啊,明晚他们就回来了。”岑曼曼笑。

“别说我没事提醒你,卢静雅的家就在舒城。”倪初夏说完,便不再提这事。

有些事,自己只能做到外界的刺激作用,还需要她想通才好。

接下来,又聊到其他话题。

倪初夏这两天都没休息好,昏昏沉沉地趴在桌上,浅眯起眼睛。

到最后,岑曼曼也不说话,让她休息。

“先生,再等一会儿吧,我们经理马上给你弄到包间。”

“嗯,尽快!”

突然听到这段对话,倪初夏一个激灵,清醒了。

她并没有立刻起身,而是做了无意的动作,用胳膊挡住脸,慢慢睁开眼睛。

离她不远处,站着一群身着西装的人。

在那群人中间,服务员正在对中间那人点头哈腰,赔礼道歉。

那人身材魁梧,个头很高,重要的是,当看到宽大的墨镜下隐约是可怖的疤痕时,倪初夏身形怔住。

是他,影刹!

他竟然来了珠城,并且就这么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会所。

倪初夏心跳的很快,察觉那群人中没有女人,也就是娇娘并不在时,才算松了一口气。

紧接着,看到他跟着经理走过来,心又悬起来。

直到他离开大厅,倪初夏才敢坐起来。

“曼曼,你先回包间,我去趟厕所。”倪初夏说着,起身离开。

她的走向是影刹离开的方向,鬼使神差的,就想跟上去。

岑曼曼看着她的背影有些发愣,包间里不是有卫生间,干嘛要多此一举去外面?

会所的过道是金色材质,像镜子一样能清晰看到自己的模样。

倪初夏快步赶上去,在落在后面的两名保镖回头时,她一个侧身靠在拐角的墙壁,等再次跟上时,经理和服务员已经走回来。

“请问一下,刚才那位是在哪个包间?”话落,比划了影刹脸上的那道疤。

经理看了她一会,试探性问:“你和他们认识?”

身侧的服务员抢先说:“他们是说有漂亮的女人随后就到的。”

倪初夏心里一惊,随后笑着点头。

得到包间号后,她一直没敢去,而是站在原地。

影刹这个人物很危险,在Y国的时候,她就已经了解到,但同样,这个人一直都是唐风、叶飞扬他们所要逮捕的人。

思虑再三,倪初夏从包里掏出化妆品,看着过道金色反光墙壁化了浓妆,把样貌稍稍做了改变。

又拿出手机,设置了静音,点开微信给厉泽阳发了消息,没等来回复,把手机攥在手里,深呼吸走向包间。

顶层包间的装潢设计都是差不多,沙发和茶几正对着门,里间是麻将桌、牌桌和台球桌等娱乐设备。

就是说,借机敲开门之后,如果里面在会客,一眼就能知道是谁在里面,若不在,那她就离开,把情况告知厉泽阳,让他来解决。

倪初夏站在门口,握拳敲了门。

咔嚓——

门从里面打开,一位身穿黑色西装的人站在门边,冷声问:“你找谁?”

房内的谈话被打断,视线几乎同时看过来。

倪初夏打了酒嗝,浅眯着眼说:“你看到我老公了吗?”

说话时,她的身子已经探进房里,垂在一侧的手举起来,撑在门边,一副要呕吐的状态。

“赶紧出去,这里没你老公!”那人掰开他的手,不耐烦地说。

“你怎么知道没有!”

倪初夏握住手机指着他,对着他大吼,另一只手死握着门不放。

“赶出去!”

房内一道声音响起,那人得令,力气大的惊人,一把将她推出去。

倪初夏摔倒在地上,手肘磕在地上,疼得眼泪差点飙出来。

她把手机捡起来,关掉了录像,也顾不上疼,爬起来就往自己所在包厢走。

几乎是同时,影刹的包间门被打开,一群人冲出来,对着她的方向大吼:“前面的人,给我站住!”

倪初夏心里‘咯噔’一下,来不及回头,朝前面跑。

身后的人一直紧追不舍,手里还握着对讲机,要从楼下叫人上来。

倪初夏朝着岑曼曼他们所在包间的相反方向跑去,再逃跑的过程中,她把手机扔在了一边的盆景里。

“站住!”

眼看吼叫声变大,跟在身后的人越来越近,体力消耗完,快要坚持不下去,在经过一个路口时,一道力将她扯过去,眼前一片漆黑。

“嘘——”

说有人将她按在一边,捂住她的嘴,“不想死就安静点!”

倪初夏喘得厉害,听出他的声音后,点头答应下来,在他松手时,压低声音问道: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

听着外面逐渐走远的人,她才算安心,无力地依靠在墙上,说出来的声音都在颤动。

她没有想到影刹的警觉度会这么高,也没有想到最后竟然是于向阳救了自己。

黑暗中,于向阳没答话,而是静静地听着外面的动静。

“你还回答我的话?怎么会在这里?”

“活过来了?”于向阳眯眼看着她,从口袋里掏出打火机点着,伸手说:“把东西交给我。”

倪初夏别开眼,抿唇说道:“什么啊?”

于向阳重复一遍:“他们不会无缘无故追你,把东西交出来。”

“谁知道他们发什么神经?我走错了包间,出来就被他们追了。”倪初夏翻了白眼,绝口不提她拍的东西。

“是吗?”于向阳冷笑,问道:“那你知道包间里的人是谁嘛?”

“我怎么会知道!”

“影刹,南亚最大的军火头目,从来没人见过他的真实样子,最关键的是这个人和厉泽阳有仇。”

听了他这么说,倪初夏惊了一下,眨眼问:“他和我丈夫有什么仇?”

于向阳松开打火机,气得不再和她说话。

装模作样也拜托装的像一点,这么刻意让他看了就烦,更加没有交流下去的必要。

时间逐渐过去,倪初夏已经能适应这样的暗度,知道这里是清洁工放清洁用具的房间,不大,却放满了东西。

而她和于向阳也离得不远,中间隔着一个塑料桶。

“哎,我们什么时候能出去?”倪初夏喊了他一声。

于向阳冷哼,没回话。

倪初夏环抱住双臂,继续说:“我是厉建国的孙媳妇,你信不信我和爷爷告状,说你欺负我!”

“有本事去和厉泽阳告状,让他来整我啊!”于向阳语气不好地说。

“切,你当我傻啊,他要是知道我和你在一起,万一误会了怎么办?”

倪初夏眼珠转动,在黑暗中划过一抹狡黠。

果然,与她想的一样,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,冷声说:“打给厉泽阳,让他带人过来把事情解决了。”

倪初夏心里窃喜,却还是板着脸,拒绝道:“我不打!”

于向阳没好气说:“只有员工的卡才能打开这扇门,你不打就陪我在这里等。”

他刚才也是趁着员工离开的那刻,用纸牌挡住了锁,但因为情况紧急,把她拽过来后就直接关了门,现在只能等有人打开这扇门。

倪初夏见他就要收回手机,一把夺了过来,点开了通话界面,“你人缘好差,联系人竟然十个都不到。”

于向阳咬牙低吼:“不打还给我!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感谢过年期间还在追唐唐文的美妞,这字没白码啊!

爱你们,群么么~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