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10、是我不可理喻,还是你卑鄙无耻?/军少独爱闪婚萌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不打还给我!”

于向阳咬牙、低吼。

这是他出任务时候和部队保持联络用的手机,能有多少人?!

倪初夏没再吐槽,凭记忆拨通了厉泽阳的电话。

第一通电话并没有接通,隔了一段时间又拨通了第二通。

这次,淡漠低沉的声音传来,带着试探:“喂?”

“在忙吗?”

倪初夏语气很平静,就像是闲聊。

那端没说忙也没说不忙,只是问:“玩的无聊了?”

“没有啊。”非但不无聊,反而是很刺激。

又聊了一会,她始终没能和他提刚才发生的事情。

因为害怕迁怒他,实在是没有把握他得知这件事后的样子。

于向阳等得不耐烦,伸手夺过手机,压着怒意把事情简述了一遍,也没给那边反应的机会,便挂断了电话。

“喂——你他妈……”

话未说完,于向阳打开了手机自带手电筒,危险的眯起眼,倪初夏硬生生绕过来,“他妈的干得漂亮!”

于向阳冷哼起来,收起手机,环抱着手臂靠在一边。

倪初夏无声叹气,本想着前面说些铺垫,好让厉泽阳心里有准备,可被他这么直接明了的说出来,她觉得自己离死期不远了!

尤其是,和他说的还是于向阳。

等待的过程很漫长,倪初夏站累了,顺着墙壁蹲下来,之后干脆坐在了地上。

她被那么多人追的时候,已经耗尽了体力,能撑到现在已经算是极限。

没有手机,也不知道到底过了多久,等门从外面被打开,光亮照射进来,觉得刺眼,倪初夏下意识眯起眼睛。

门外,服务员退去后,有个高大的身影站在那里,胸口起伏,正在微喘着,男人的身上还穿着作战服,显然挂了电话就赶了过来。

于向阳用手稍稍挡了一下,适应光线后,便跨步走了出去。

倪初夏腿有些发麻,用手撑着两下地面都没能站起来。

眼眶有些发涩,闷闷说道:“过来扶我一下。”

厉泽阳望着她,久久没有动弹。

最后,一直站在厉泽阳身后的唐风看不下去,冲进去说:“嫂子,我来扶你吧。”

倪初夏倚着唐风走出去,一眼就看到脸色漠然冷酷的男人,目光已然没有了笑意和对她特有的缱绻。

“你们回来了?”

因为不敢和他说话,又想缓解气氛,只能问唐风问题。

“嗯,昨天回来的,本来想过两天约你出来的,没想到…就出事了。”唐风偷偷瞄了厉泽阳一眼,识趣地没敢再说话。

几人站在过道,倒是引来不少人注意。

最后,裴炎小跑过来,同厉泽阳汇报情况。

大抵是影刹已经离开,而那些保镖都是他雇来的,持的都是气枪,并没有他的人在。

厉泽阳环顾四周,吩咐道:“你带人再仔细盘查一遍,其余人撤退。”

“是。”

裴炎领命,立正、转身离开。

“那…老大,你和嫂子先回去吧,我看嫂子脸色不太好。”唐风提议。

“等等。”

倪初夏想到她逃跑时扔的手机,也不顾厉泽阳是否在生气,伸手拽着他沿着过道一路找过去。

直到把过道上的盆栽全部找了遍都没发现手机,她懊恼地挠着头,“不对啊,我明明就扔在里面的。”

因为扔的时候,正好是拐弯的地方,所以她确定没有被那群人发现,那现在手机去哪了?!

“找不到就算了吧。”唐风轻声安慰。

以前老大还是头儿的时候,收集资料都是夏岚的工作,虽然不需要动真格,但是过程也很危险,稍有不慎就有被发现的风险。

她觉得倪初夏已经很棒了,没有经过专门的训练,能在影刹眼皮底下拍到视频,是夏岚都没有做到的。

“可是,我真的拍到的,而且我确定那里面是影刹,我听出他的声音了!”倪初夏的语气有些焦急,一直拽着男人的手。

那时她装醉拍录像的时候,最后出声让保镖赶她出去的那道声音,就是影刹的。

在Y国机场,那艘船上,她记得很清楚,不会有错。

厉泽阳脸色稍稍缓和,开口说:“回去吧。”

只要她没事就好,那些以后再想办法都行。

倪初夏心情很低落,转身看到不远处站着的人,拧眉说:“一定是他!”

唐风问:“嫂子,你是说谁?”

“他救了我之后就一直让我把东西交出来,一定是他捣的鬼!”

她拼尽全力才拿到的东西,凭什么就被人无条件拿走了?

可恶!

厉泽阳听了她说的话,顿住了脚步,偏头看向一直跟在身后的叶飞扬,“去找经理,把今天的录像要过来。”

“是,老大。”叶飞扬点头,看了于向阳一眼,走向大厅。

之后,厉泽阳牵着倪初夏往电梯方向走。

“曼曼他们还在包间,去打声招呼吧。”倪初夏小声问着。

她知道厉泽阳是生气了,可能是碍于有外人在,他才没有用冷暴力对付她,所以她现在很排斥两个人单独相处的时候。

她也清楚这次她做的过分,但是错过这次机会下次又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。

只是——

她还是太高估了自己,没有任何的技能训练就想往上冲,怪不得那么快被人发现!

“已经打过招呼,走吧。”话落,便不发一言。

进了电梯,唐风按下关门按钮。

电梯门缓缓合上,厉泽阳笔挺站在那里,目光直射门外的于向阳,眼底满是冷意和警告。

出了会所,厉泽阳让在下面待命的人全部有秩序撤退,自己则松开了她的手。

“老公?”

没听到应答声,倪初夏又换了称呼,“泽阳,我知道错了。”

厉泽阳薄唇紧抿,侧脸冷硬,浑身散着寒意,就这么看着她。

最不想看到的即使他这副样子,倪初夏垫着脚,不停地叫他面子,“泽阳、泽阳、泽阳、泽阳…唔……”

男人直接扣住她的腰肢,低头吻上去,堵住她聒噪的小嘴。

唐风和刚下来的叶飞扬看到这幕,眼珠都快瞪下来,一人垂头看地,一人仰头看天,就是不看前面两人。

抓住他前襟的手缓缓手紧,睁着的眼睛也瞌上,口腔、鼻尖充斥着他的气味,令她原本慌乱的心,慢慢平静下来。

如果再让她选择一次,她还是会选择做出这样危险的行为。

因为只有经历过,她才能真正走进他的世界。所有的害怕、恐惧,都在这一刻烟消云散。

“嘶……疼!”

最后,厉泽阳狠狠在她唇上咬了一口,口腔都有铁锈味道。

她瞪着红彤彤的眼睛,委屈地看着他,“干嘛咬我?”

“自己想。”

厉泽阳望着她嘴角那块红痕,手略微屈起,看向不远处两人吩咐:“唐风,送她回军区大院,飞扬跟着我。”

“是,老大。”

两人齐齐应到。

倪初夏像块望夫石,幽怨地站在会所门外,望着厉泽阳坐上的那辆吉普车呼啸离开。

“嫂子,我们也走吧。”唐风看着部队的车差不多撤离,同她一起走到自己的车前。

上车前,看到于向阳朝停车库走来,倪初夏美眸浅眯,三步并两步走了过去,“东西是不是你拿走的?”

于向阳冷眼看着她,“不可理喻!”

“到底是我不可理喻,还是你卑鄙无耻?”倪初夏握紧拳头,咬牙说:“窥窃别人得来的成果,无耻!”

“你!”

于向阳脸色忽变,压低声音说:“别以为你是厉泽阳的老婆,我就不敢动你!”

“你倒是动!”倪初夏丝毫不畏惧,“先不说你是男人,就拿这身军装来说,你对得起它吗?”

于向阳不想和她做无畏的争执,用遥控车钥匙,打开了车锁。

倪初夏一个侧身挡在门边,冷声说:“你到底安得什么心?如果你拿我的手机是为了对对付影刹,送给你都行,但如果你是别有目的,我会用我自己的方法让你生活不得安宁!”

说完这番话,她让开身,拢了拢头发像没事人一样回到唐风的车边。

坐上车,唐风还是没忍住询问她对于向阳说了什么。

倪初夏没多做回答,而是问:“你知道他们因为什么不合吗?”

虽然她并没有指名道姓,但唐风是明白他们指的是哪两人。

“六月份各大军区,各个兵种都要进行军事演习,他们分属不同军区,有利益之争。”

每年的军事演习都是各大军区的重头戏,若是在演习中败了,可能所代表的军区或者那个兵种都会就此衰败,所以各为其主,自然会有不合。

唐风并不清楚老大和于向阳的旧怨,只了解最浅显的。

倪初夏若有所思地点头,心中有其他思量。

军事演习可能是一种问题,至于其他的,可能还需要对裴炎进行旁敲侧击,毕竟也只有他才是一直跟在厉泽阳身边的人。

*

于向阳坐上车,手机信息提示音响起。

——哥,录像拿到手,赶紧回来商量后续事情!

看到这条短信,他眉头紧皱。

这下,他真的坐实了那个女人说的卑鄙无耻了。

在从那间屋子出来之间,他都不知道她是因为什么而影刹的人追,录像也的确不是他拿的。

可他却忽略了同样在包间,且黑了会所系统的人,那小子能看到过道监控,自然能看到倪初夏藏手机。

多做解释也没有人会听,本来救了她是要问厉泽阳索要报酬,现在就当录像是他收取的报酬。

脚踩油门,提速回到集合地。

与此同时,厉泽阳和叶飞扬坐在后座,后者面前摆放着电脑和一些破译设备。

叶飞扬一直在输入代码,不时用手扶着眼镜,神态认真。

这是一场高手的对决,车上人都保持绝对的安静。

直到吉普车停下来,叶飞扬才抬眼看向车窗,疑惑地问:“这里是?”

空旷的地方,类似基地的训练场。

厉泽阳回答:“珠城军区新兵训练营。”

叶飞扬眼底满是错愕,没想到他会带自己来这里。

他,一不是珠城军区的兵,二又不是现役军人,照理是没有资格进来的,却没想到他会破例让他进来。

“继续吧,不着急。”

厉泽阳略微抬起下巴,说完,便缓缓瞌上眼。

车内,陷入一阵安静当中,只有键盘和数据传送的声音。

直至天黑,叶飞扬敲下ENTER键,被消除的数据恢复,且他从千万的IP中,锁定了做这事的人。

之后,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,就能把盗了视频的人抓到!

没一会儿,屏幕上出现了会所顶层影刹出现的那一时段的录像。

“老大,出来了。”叶飞扬把电脑递给他,自己则坐在一边盯着屏幕。

会所的监控设备是今年才换新的,所以画质算清晰。

厉泽阳全程都在观察倪初夏的反应,因为听不到声音,只能通过她的面部表情来判断那时她的心情。

看完后,像是已经跟着她经历了一遍,蓦然间心中升腾悔意,他或许不该对她那么冷淡。

“老大?”

叶飞扬唤了他几声,见他终于看过来,才说道:“接下来需要做什么?”

男人收回纷飞的思绪,沉声说:“先把你看出的结论说出来。”

“嫂子被发现后,于向阳就从包间里出来了,虽然做出通话的样子,但一般人都会走向大厅,但他却朝着相反的方向走……”叶飞扬指着屏幕上的画面分析,而后继续说:“后来等这群保镖结束后,他所在包间门又被打开,就是这个人。”

画面被定住,叶飞扬放大这人,长相稚嫩,剪了蘑菇头,二十三四岁的模样。

“是他?”

厉泽阳认出来。

五年前,他就见过这个人,那时候他不过才刚成年,步入了大学,本意是想劝他入伍成为技术兵种,但他很有个性,当时就拒绝。

“我在恢复录像的时候就觉得这手法很熟悉,没想到会是他。”

对于这个人,叶飞扬也是熟知的。

要真算起来,他还是这孩子的师兄,都是在海事大学毕业的。

“他最后竟然跟了于向阳。”叶飞扬感叹。

那时候他刚毕业,就接到了部队的诚挚邀请。

只能说当时太年轻,天真的以为只是做军事防御系统,却没想到如今什么都碰过,还实打实上了前线。

“这样的人不走上歧路就就是对国家做贡献,跟谁倒是无所谓。”

厉泽阳浅靠在后座,语气平静地说:“于向阳带着他来这里必定不简单,先不说是否为了影刹,两人能无缝对接前后出门,一定是早就控制了皇冠盛宴顶层的监控。”

叶飞扬恍然大悟,他刚才并没有想到这一点。

忽略了他们为什么来这里?

并且,也只有提前看到监控录像出了事,于向阳才能那么巧的赶到。

“我来查还有哪些可疑人物进了会所。”还好他去取录像的时候多留了心眼,把一整天的都拿到。

厉泽阳轻“嗯”出声,“先下车,有事拜托你去做。”

*

解决完新兵训练营的事情,回到军区大院,已经是晚上十点钟。

唐风送倪初夏回厉家后就没有走,直到老大回来,她才和叶飞扬一同离开。

厉家两位老人已经睡下,厉泽川带着小家伙去舒城参加朋友孩子的满月酒宴,所以今晚岑曼曼并未回来。

客厅只留下两人,一坐一站,彼此都没有说话。

男人身上的作战服已经换下,穿着平常的军装,站在那依旧傲然笔挺,与往常一样。

倪初夏没换衣服,原本的丸子头已经凌乱披散下来,坐在那里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。

这次,角色互换了。

厉泽阳主动开口,“晚上吃了吗?”

倪初夏抬眼看着他,可怜兮兮地摇头。

她知道这次是冲动了,让关心她的人受到惊吓,下午回来的时候也被爷爷训了一顿,已经委屈的不要不要。

再加上摸不清他的想法,吃不下饭。

厉泽阳无奈叹了口气,把手伸过去,“起来,煮面给你吃。”

小心翼翼把手放上去,察觉他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生气,孩子气般地紧握住,仰头问:“你不生气了对不对?”

男人轻哼,“看你表现。”

倪初夏弯了弯眼睛,眸中尽显狡黠,“娇俏可爱的老婆为了你茶饭不思,你肯定不舍得生气!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感谢

【weixin1b748b67a9】1评价票

【ftft1234】2月票

【lhz1970】1月票

【寂寞笙箫】2月票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