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11、有没有后悔没一起过来?【二更】/军少独爱闪婚萌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厉泽阳在锅里倒入少许油,从冰箱里拿出鸡蛋,准备在煮面之前煎鸡蛋。

鸡蛋煎好后,锅里的沸腾,将面条放进去,盖上锅盖转过身。

倪初夏坐在吧台凳上,两腿轻晃着,似乎有些意兴阑珊。

似乎是察觉到他的目光,偏头看过来,正巧看到他倚在水池边,眉宇放松,眸中饶有兴味,多了几分慵懒。

以往他都是或淡漠或沉敛,也只有在与她相处至动情时,眸中才会点缀缱绻,慵懒却是从未见过。

谁都没有移开眼,也没有打破两人之间的沉默。

彼此看着,蓦然间,两人同时笑了,默契十足。

面条起锅、端出来,倪初夏坐上餐桌,慢慢起来。

因为胃口不好,把煎鸡蛋吃下,又吃了几口面,就放下了筷子。

“再吃点。”

倪初夏摇头,是真的吃不下了。

可能是因为下午经历的事情,导致面很好吃,却怎么也提不起胃口来。

见她坚持,厉泽阳也没再让她吃,默默端起剩下的面,慢条斯理吃起来。

“我手机是于向阳拿的吗?”倪初夏想到这件事,问道。

厉泽阳没瞒她,点头说:“是他的人拿的。”

倪初夏懒懒地撑着下巴,眨眼说:“手机还有好多照片呢。”

可惜了偷拍他的那些照片,每一张的角度都很好,不需要做过多的修饰。

厉泽阳抬眼问:“很重要?”

倪初夏点头,心生逗他的念头,“还有我俩的床照呢,很性感的。”

“咳咳……”

冷不丁听到她这么说,厉泽阳被呛到,咳出声。

缓过来之后,他沉声说:“放心,我会把手机拿过来。”

“好。”倪初夏眼眸一亮,连连点着头。

“以后手机里别存太多隐私,丢了终归不好。”他说的委婉,其实是不想让别人看到她的那些照片,就是自拍照也不行。

“嗯,等拿回来就把存电脑里。”

之后,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,多是些没什么营养的话题,默契地避开了今天的事情。

倪初夏想,他既然不想说,那么她便不会多问。

虽然她并不赞同爷爷说的话,但她想厉泽阳应该也是爷爷那般想的。

他在外面为了自己的信念努力拼搏,回到家中就是要过上平稳安定的生活——

既然是这样,她会尝试接受,努力做到。

面吃完后,倪初夏懒病犯了,张手就要让他抱。

男人抱着她回到房里,把卧室里的浴室让给她,自己拿了衣服来到一楼。

洗完澡,约莫十一点。

厉建国穿戴整齐坐在沙发上,看到他出来,清咳出声,有与他促膝长谈的架势。

“爷爷,这么晚没睡?”厉泽阳拿着毛巾擦着头,边走边说。

厉建国没好气看着他,“嗯,你今天闹这么大动静,我哪能睡得着?!”

一个步兵连出动不说,要不是有人劝着,部队里的装甲坦克都要出动,打算炮轰了皇冠盛宴的会所吗?

厉泽阳愣了一下,细想后,并没有辩驳。

接到于向阳的电话,有一瞬间脑袋是空白的,根本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。

等后来缓过来,他只知道一定要保证她的安全,至于派出什么,最后发出的是丝毫没有水准的指令。

冷静下来,想到最好的解决办法的时候,已经在路上。

“小夏冲动的性子我也说她了,她和我保证以后没经过你的允许不会贸然行动。”厉建国话语中肯,没有怒骂。

其实,他心中的想法很简单,只要孙子能回到珠城军区,不做的太过,他都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厉泽阳眉头紧蹙,“您赞同她今天的做法?”

他之所以不和倪初夏提今天的事情,是因为看她太累,又受到惊吓。

今晚没有提及,不代表以后他不会找时间告知她,让她以后不能做出这么冲动且危险的事情。

但听爷爷的意思与他完全不同,对她的行为并没有过多责怪的意思。

“说不上赞同,我是欣赏。”

厉建国清嗓,沉默一会儿后,说道:“唐风是你手下吧,我听她说的,大致明白了事情的经过,影刹是很危险的人物,我当然不希望自己的孙媳妇去冒险,但她临危不乱,并且在没有受过专门训练的前提下把视频带出来,值得表扬和欣赏。”

这些话,他只是当着厉泽阳的面说过,在倪初夏面前,他还是以长辈的身份对她进行思想教育,这种行为虽然值得表扬,也让他欣赏,毕竟不能提倡。

一切以牺牲为目的去完成任务,都不能提倡,并且要加以阻止。

厉泽阳听完爷爷的话,倒是觉得哭笑不得。

通过回来观察倪初夏恹恹的模样也知道,爷爷并没有当面夸奖她。

他也的确庆幸厉建国没夸她,否则尾巴翘到天上,下次不更加变本加厉!

“但她没有受过专门训练,这次要不是碰到…于向阳,怕是凶多吉少。”

厉建国沉吟片刻,点头说:“小夏也答应以后不会冲动行事,你平时也注意点,还有…她这样肆无忌惮,怕也是你宠的,稍微收敛点。”

想当年他宠着老太婆的时候,也没他这么夸张,路都不用走,和宝宝一样还抱着进房间,关键是还穿着军装。

这要是搁在外面,指不定就被人举报了。

厉泽阳表面上应着,心里没把老人最后的话放在心里。

“军演的事情上点心,也就四个月了,那么多新兵还没开练。”

厉建国把话题又引向六月份的军演,“实在不行,就找时间集训一个月,你和他们一起。”

“集训?”

厉泽阳面色极大不满,集训意味着全封闭,一个月不能和外界的任何人联系,外界发生的事情他也不得而知。

若是没有今天的事情,他还会考虑,但若是影刹知道倪初夏的身份,那她必然会有危险,他又怎么放心去集训?!

厉建国看了他一眼,问道:“不愿意?当初加入那边的基地,不是还集训了一年?!”

如今和当初怎么能相提并论?

“裴炎带兵不错,让他去就足够了。”

“我的意思是你借此机会让军区各领导看到你的能力,对你有帮助,裴炎有阿勇的敦促也就足够了。”

厉泽阳的军籍虽然挂在珠城军区,但说实在没为军区做过什么贡献,裴炎则不同,每次休假的时候,都会在部队里带新兵,或跟着老兵一起训练,或多或少有存在感。

他虽然有权力,但不能滥用;虽然想让他尽早挂职,但也要他做出事情堵住悠悠之口。

厉泽阳若有所思,松了口:“集训可以,但要在四月份以后。”

厉建国想着还有一个来月的时间,一晃就过去,也就点头同意。

“时间不早了,快去休息吧。”厉泽阳催促老人上楼休息,自己则从茶几拿了留给客人的烟和打火机,去了后院。

……

华忆公寓。

从皇冠盛宴会所回来之后,岑曼曼把家里打扫了一遍,忙累了就躺在床上睡过去,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。

她摸黑打开客厅的灯,又将厨房的灯打开,准备弄点吃的。

最后煮了十来个小汤圆,吃完后,肚子饱了,觉得人生很美好。

想起下午和倪初夏告别后就再也没联系上她,回到客厅,把包里的手机拿出来,点开微信,有她十点半左右发来的消息,心才放下。

返回主界面,电话的APP显示有五通未接电话,点开看无一例外都是厉泽川打来的。

本来想打过去,但一看时间都过了凌晨,退出去发了条微信语音给他。

没指望他会回,手机刚放下,提示音响起。

岑曼曼微愣,进入微信,是一条三秒钟的语音。

点开后,他的声音传来,“怎么还没睡?”

温柔、又带着撩人心弦的悸动。

岑曼曼靠在沙发上,带着笑意按下语音,“我已经睡了一觉,刚刚吃了宵夜。”

“今天下午玩累了吧?”

没一会,又一条语音发来,“吃了什么?”

连着发了两条语音,岑曼曼隐约听到别人讲话的声音,并不安静,回答完他的问话,补了句,“你在哪呢?”

与此同时,远在舒城的厉泽川,正在牌桌上。

不小心碰到屏幕,听筒模式转为免提模式,一桌四人都听到她的声音。

软绵绵的,即使是疑惑地问他在哪,也丝毫听不出埋怨来。

“哟,那位里查岗了啊?”

说话的男人坐他对面,长了一双笑眼,一点没有三十岁该有的样子。

“顾方淮,不带你这么幸灾乐祸的,合着就你是单身!”这话是坐在笑眼男人下手的人说的。

“说什么屁话,宋清不也是单身?”顾方淮看了眼牌,耍赖直接扔出去。

“不过话又说回来,这么多年没见你身边有女人,查岗的是谁啊?”彦逸楠开口询问。

他也是这次聚会的主角,孩子的父亲。

问出这话,顾方淮和彦逸楠齐齐望向宋清,想从他嘴里得知些什么。

宋清看了他们一眼,点了根烟说道:“能查他的岗,当然是正宫娘娘了。”

“有情况也不知道告知兄弟一声,我们好替你把关啊!”顾方淮笑着说,对厉泽川的八卦显然很感兴趣。

厉泽川吐了烟圈,“不需要。”

话落,他拿起手机走出包间,留下好奇的两人。

拨通电话,下一刻就被接通。

“喂?”

能听出,那边的女声隐隐有些激动。

厉泽川勾起唇,问道:“在做什么?”

岑曼曼靠在沙发上,看了眼桌上她剥一半的橘子,说道:“我、我在床上啊。”

紧接着问他,“你呢?这么晚都没睡吗?”

男人轻笑出来,从语气也能猜测她并不在床上,刚吃了夜宵,要么就在家里乱晃,要么就在沙发上躺着。

“笑什么?”

厉泽川没回答她这么问题,而是交代了自己在哪。

听到和朋友在打牌,岑曼曼小声问:“那和你打电话会不会干扰你?”

“干扰什么?又不指望这挣钱。”厉泽川笑着,听她半天不回话,说道:“牌局散了,我在外面和你打电话。”

“嗯。”

岑曼曼应着,问道:“亦航呢?”

“在朋友家睡觉,今天玩好了。”

两人随意聊着,每当沉默的时候都会有一方重新挑起话题,一直都没有冷场的情况。

……

“知道我半夜还在外面,没有乱想嘛?”厉泽川故意问。

就在刚刚的牌局上,彦逸楠的老婆就打了不少电话,而她还是知道彦逸楠是和谁一起出去的。

所以,对于岑曼曼的淡然,他很想听听她的想法。

没料到他会提这个问题,岑曼曼微微一愣,而后说:“没有呀,我知道你不会。”

“嗯。”

厉泽川唇角上扬,心情显然很好。

这时,两人都没有说话,也并不觉得尴尬。

最后,是她先开的口,“泽川,初夏说我们没有陪你去参加酒宴,很傻。”

“嗯,挺傻。”

他的姑娘一直都是这样,替别人着想,傻得让人心疼,“有没有后悔没一起过来?”

后悔吗?

岑曼曼望着空荡荡的家,心里多少是有点的。

她说她相信他,没有假,但她不相信卢静雅。

如果那个女人得知厉泽川正在舒城,会想尽办法去见他的吧。

说是对卢静雅不介意,对她没有别样的想法,是不可能的,除非自己对厉泽川没有丝毫感觉,才会如此。

思绪收回,她回道:“嗯,后悔了。”

她其实没有看起来那么大度,至少在面对这件事上,大度不了。

厉泽川愣住,他不过只是一问,并不指望能听到他想听的话,但她的确用略带委屈的声音说出后悔。

“曼曼,别挂电话,等我一下。”

交代完,他按了插播电话,给张钊打了电话。

睡梦中的张钊被吵醒,脾气很不好,在听出是老板时,立刻清醒,态度转变极快。

连连应下他的要求,才惶恐地挂断电话。

等回想他的那些话时,艹,想死的心都有了!

重新转接她的电话,轻唤一声,听到她答应后,说道:“曼曼,我让张钊订了明早八点钟的高铁票,他早上会在公寓楼下等你。”

“明、明天过去?”

“嗯,等会挂了电话就睡,东西不要带多,这边都能买到,要注意安全……算了,还是让张钊送你过来。”

说到后面,他还是不放心。

他所了解,她并没有怎么出过远门,仅有的几次还都是迫于无奈。

“不用,过年期间就让张助理休息吧,我自己能行的。”

岑曼曼怕他不相信,把很久之前的事情搬上来,“当时我一个人还开车去过舒城。”

“嗯,那行。”

挂断电话之后,厉泽川靠在过道的窗户边,因为心里很暖,风吹过来,丝毫感觉不到冷。

他想起了那次,因为文件出错,她从珠城开了四五个小时的车来到舒城。

见到他的时候,浑身湿漉漉的,像是被人抛弃、受尽欺负的小兔子,所以才会不忍让她开车回去,命令她在别间休息了一晚。

后来知道她发烧,开车去了便利店买药,还‘好心’地给岑南熙打了通电话。

若是那时知道她最终会成为自己的老婆,是怎么也不会干出这事来!

想起往日种种,他的眸光逐渐变柔。

回到包间,宋清和顾方淮在说话,两人聊得比较投入,并没有注意到厉泽川回来,倒是彦逸楠给他递了根烟,让他坐过来。

“听宋清说,是领了证,被两位老人承认的媳妇。”

厉泽川把烟夹在手上,点头应下。

彦逸楠试探性问:“什么时候的事?在卢静雅回来之前吗?”

单了六年,怎么前面几年都不结婚,敢在她回来之前结婚,不是惹人猜疑吗?

“是在她回来之前,但与她没有关系。”

厉泽川弹了烟灰,没有避讳地说:“我和静雅已经见过面,该说的也都说明白,家里那位很懂事,从来没有因为这件事和我闹过,是我自己向她保证,不再和她有不必要的接触,别让我难做。”

心里想说的话,全被他这番话堵住,彦逸楠一时没了话。

顾方淮这时插话:“什么时候把嫂子带过来给我们看看啊?”

“满足你们的要求。”

厉泽川轻吐出烟圈,斜靠在沙发上,“她是明早的高铁,十点半左右到。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我发现大哥好给力…不知不觉带着曼曼度了好几个蜜月啦

感谢

【绯月v】1月票

【嘟嘟蛋蛋】1月票

【xjj3】1月票

【只背双肩包的老姑娘】3月票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