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12、我忍很久了,乖/军少独爱闪婚萌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一夜未眠。

岑曼曼六点钟爬起来,头还是晕乎乎的。

虽然厉泽川昨晚说了不用带太多东西,但还是要花时间收拾。

打开衣柜,看了眼衣服,最终挑了两套放进行李箱里,又把平常所需的日用品带着,收拾好差不多是七点钟。

进厨房煎了鸡蛋,又从冰箱里拿了几片吐司,简单地做了早餐。

张钊来电话的时候,她已经在沙发上等了十分钟。

这次去舒城,并不像平日里去游玩,而是会见到他的朋友,心中难免会紧张。

坐上车,岑曼曼把准备的早餐递给张钊,并向他表示感谢,过年期间还要麻烦他开车送她。

张钊接过早餐,起早的埋怨烟消云散,“老板娘,您今天可真漂亮。”

岑曼曼抿唇不好意思地笑了,偏头看向后视镜中的自己。

长发用电卷棒稍稍烫卷,化了妆,还特地穿上了周颖替她选的衣服,与以往相比倒是大不一样。

以前,她觉得这样打扮,太过成熟,不符合她的年纪与阅历,但如今与厉泽川在一起,什么都想与他靠近,更不想让他没有面子。

到达高铁站的时候,她所乘坐的班次正在检票,与张钊告别后,过了安检通过闸机通道去了站台。

走进高铁,刚找到座位,厉泽川便打电话过来。

询问了她的情况,又叮嘱她注意安全,并保证她出站就能见到他人,才把电话挂断。

与兄弟在一起的厉泽川又被吐槽了一遍,大抵是说嫂子又不是小孩,至于看这么紧这么不放心?

厉泽川看向他们,不置可否。

之后的两个小时,就见他手机不离手,与她聊着微信,一刻也没闲过。

期间,岑曼曼给倪初夏发了条微信,快到十点的时候,她才回过来。

泽阳的女人:“舒城就山山水水没什么好玩的地方,你和大哥就在酒店度过吧,榨干他知道伐?!记住,绝对不给前任一丝一毫的机会!”

看到这条特有内涵的消息,岑曼曼面红耳赤,手抖得差点把手机摔了。

心虚地看了眼身侧的乘客,才打字回:“我这次去可能会见他的朋友,该怎么和他们相处呢?”

她话不多,也不知道该如何与比她大的那些异性聊天,到时因为她而冷场,又该怎么收场?

倪初夏趴在床上,双腿翘起来,白嫩的小脚丫露在外面,晃呀晃的,晃人眼球。

见岑曼曼直接忽略了她的问话,轻笑着发了条语音过去,“这些就不需要你操心了,你只管坐那里就好,大哥肯定安排好了。”

等了一会儿,没等到她的消息,倪初夏把手机扔到一边,翻过身准备躺一会。

殊不知,厉泽阳就这么站在床边,手里拿着她昨天丢失的手机。

“手机拿到了?”倪初夏问。

男人走过来,把手机递给她,“把照片导到电脑里,下午陪你重新买部机子。”

接过手机,倪初夏第一时间是看她录的视频,发现被删之后,恨不得活剥了于向阳,真是坏到了极致。

“换手机?这部不挺好吗?”

倪初夏不解。

厉泽阳坐在床上,开口说:“以防万一,换了吧。”

于向阳身边有计算机高手在,难保他不会把心思都在她头上,换部机子,把这部手机给飞扬去做检测。

虽然他的话很委婉,但她还是听懂,下床把笔电拿过来,开始把手机里的照片、资料导入,一切弄好后,把手机里的东西全部删掉。

“好奇怪哦,今早爷爷都没叫我去晨练。”闲来无事,倪初夏把头搁在男人腿上,问着话。

厉泽阳抬手顺着她的发,轻声解释:“昨天干出那样的事情,他估计不想见你。”

“……”

倪初夏瘪了瘪嘴,把玩他的手,闷闷不乐地说:“我也不想见他。”

厉建国成为军人这么多年,本来就是不怒自威,训人的时候甭提多凶,被他训过之后,小心肝一直在乱跳,丝毫不亚于被影刹的人追那时的感觉。

“那就起来回临海苑。”

在厉家都敢懒床,莫过于她了。

爷爷怕也是考虑到她昨天受到惊吓,今天便随她去。

“你再陪我躺一会,然后起床回去。”

话落,倪初夏起来将他压倒在床上,不等他反应,已经把头磕在他胸口,闭眼真准备睡觉。

见她八爪章鱼一样贴在自己身上,厉泽阳哭笑不得,只得调整姿势躺好任由她这么做。

得逞后,倪初夏勾起了唇角,轻声说:“曼曼去舒城找大哥了,算算他们两人都一起出去好几次了。”

原先她也是不知道在结婚前两人就出去过,后来是和严瑾两人联手让她自己招供的,不说还好,说了让她好羡慕。

虽然去的地方都不算远,但至少是两个人一起算是旅游。

“嗯。”

厉泽阳轻嗯着,一本正经地说:“我们也出去过。”

“哪里?”倪初夏眨眼问。

“西部,回来时还在帝都机场转了一圈。”

倪初夏眼角抽动,从牙缝里挤出话,“滚!”

所以说,制造浪漫的蜜月旅行、说着甜腻腻的情话都是别人家的老公!

提起西部她就觉得害怕,去的时候心心念着他的伤,根本无心去欣赏沿途的风景,等回来,她依旧惦记他的伤势,全程都顾着看他,哪里有精力去看风景?!

从胸腔发出闷笑,虽短促,但能感受到他此刻心情不错。

厉泽阳抬手摸摸他的头,是替她顺毛的意思。

“别碰我!”

倪初夏没好气推开他的手,没情趣,她都这么提示了,难道还不懂吗?!

厉泽阳抬手没碰她,笑着指着她靠在自己胸口的脑袋,目光似有若无地落在她缠很紧的下身。

“你不准碰我,但我能碰你。”倪初夏厚着脸皮耍赖,说着又在他胸口蹭了蹭。

厉泽阳喉结滚动,眸色有些转深,不顾她还在闹脾气,揽住她的腰,灵活地手指在她尾骨处游走……

“蜜月旅行就去海岛吧,订在三天后。”

如梦似幻中,听到他了低沉的嗓音说出这句话。

……

舒城,高铁站。

岑曼曼推着浅粉色21寸行李箱顺着人流出站,在很远的地方,就看到站在闸机通道口的男人。

衬衣西装,外面套了件黑色呢子大衣,笔挺的站在那里,目光在人群中搜索,然后与她四目相对。

碰面,厉泽川替她拿了行李,另一只手顺势牵着她,走出高铁站。

岑曼曼一直偷看他,唇角略微上扬,心情很不错。

“可以正大光明的看,我不收费的。”厉泽川被她的样子逗笑,覆在她耳边说道。

不出所料,岑曼曼的脸顿时红起来,紧接着耳廓也迅速蹿红。

走到路边,停靠着一辆路虎。

路虎车旁,站了一人。

上身是黑色皮衣,下身是深色牛仔裤,脸上戴了副夸张的墨镜,在两人走近时,他主动打开后座的门,“大哥、嫂子请进。”

一系列动作做完,他把行李箱放进后备箱中,才坐回驾驶座。

开车时,他把墨镜摘了,通过内后视镜好好瞅着岑曼曼,看到正脸嘴里都能塞进一个鸡蛋。

艹!

嫂子还是大学生吧?!

大哥太禽兽,连学生妹都不放过!

厉泽川抬手指了指内后视镜,警告地咳嗽一声,顾方淮打量的目光才算收敛,开始做起自我介绍。

“嫂子,我是顾方淮,你叫我方淮就好。”

岑曼曼朝他微微一笑,打了招呼,“方淮,你好,我是岑曼曼。”

“那我可以叫你曼曼……算了吧,还是叫嫂子。”顾方淮对上厉泽川吃人的眼光,立刻改了口,“嫂子,上大学之前我都住在珠城,后来才来到舒城,你是珠城人吧?”

最后一句话,他是用珠城当地的方言问的,听在岑曼曼耳中,觉得挺亲切,并且说的很地道。

“嗯,我是在珠城长大的。”

她并没有说只是珠城人,因为她自幼就在孤儿院,父母是谁都不知道,更别说是哪里的人了。

“我和你介绍一下待会你要见的人吧,宋清你应该很熟。”顾方淮找话与她聊。

乍一听到宋清的名字,岑曼曼惊了一下,在看到厉泽川点头,确认心中的疑惑后,才开口说:“嗯,他和我在一个部门上班,是同事。”

她知道宋清是替厉泽川做事,相当于看着设计部,却没想到两人竟然会是朋友。

那么,在设计部的那些时候,宋清对她的袒护,是不是受了他的意?

虽然还没得到他的答案,但岑曼曼却觉得十有八九就是,心里顿时觉得暖暖的。

“那小子没事干跑珠城去,不过也是我们当中第一个接触到嫂子你的,对你评价很高的。”

顾方淮一直在找话聊,他虽然年纪看上去不大,但实际年龄也比岑曼曼大不少岁,极力找话题,是为了照顾她。

事实上,岑曼曼心中的担忧,在与他聊天时,已经不再有了。

至少,她所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。

路虎车最终停在一家五星级酒店,顾方淮把行李拿出来之后,便告辞离开,约定等会再见。

套房是厉泽川之前住的,楼层很高,所以很安静。

岑曼曼把行李箱里的衣服拿出来挂到衣柜里,又把洗漱用品拿到浴室摆放好,才坐回到沙发上。

“累不累?”厉泽川把水递给她,顺势坐在她身侧。

岑曼曼笑着:“还好。”

两个半小时的高铁,并没有太累人。

“中饭就在房里吃,下午睡一觉,晚上再去见他们。”

厉泽川把接下来的行程安排好,便直接拨了电话给彦逸楠,让他下午的局不用等他。

待他挂了电话,岑曼曼小声问:“这样会不会不好?”

明明人已经到了,却一直不过去。

“不会。”厉泽川温柔看着她,用房内的台式电话点了餐。

点的是西餐,岑曼曼吃了一点意面,又把甜点吃下去,牛排吃了两口就全数给了厉泽川。

厉泽川把她剩下的牛排切好,又递给她,“这么瘦就该多吃点肉。”

岑曼曼皱着眉,抬眼见他眸中是鼓励,硬着头皮吃下去。

用过午餐,岑曼曼把衣服脱了,掀开被子把自己埋进去。

昨晚一夜未睡,已经疲惫到了极致。

这一觉,睡到下午四点钟。

她是在厉泽川的怀中醒来,而他一直未睡,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她,不时亲亲她的额头,爱恋十足。

见她醒来,他低声问:“昨晚没睡好?”

“嗯。”

岑曼曼点着头,小声说:“有点紧张。”

男人轻笑起来,“紧张什么?”

“怕见到你的朋友,怕给你丢脸。”岑曼曼如实说。

她不是名门闺秀,更不是与他门当户对的军人世家,只是商门家的养女,无父无母,这样的身份,让她不得不想多,无形中就开始自卑。

“傻。”厉泽川垂头亲了亲她的额头,下面对着她蹭了蹭,让她感觉到他的变化。

岑曼曼脸发烫,“你、我们……”

讨论这么严肃的事情,怎么就画风突然转变了呢?

厉泽川低笑着,轻咬她的耳垂,含糊说道:“我忍很久了,乖。”

岑曼曼向一边挪了位置,伸手抵住他的胸口,“不是说晚上和他们一起吃饭吗,不要这样。”

“没事,让他们等着。”

……

原本定在五点的饭局,硬生生被推到了六点半。

到达包间的时候,人已经都到齐。

除了顾方淮和宋清是认识的,还有一男一女,面孔很生。

“曼曼姐姐,过来我这边坐!”

小家伙有一天没见到岑曼曼,拍着手要让她坐在自己旁边。

岑曼曼看了厉泽川一眼,走到厉亦航身边坐下,在他另一边的,是位漂亮的女人。

厉泽川没让宋清让位,在他身旁落座。

“迟到要自罚三杯,还带着人,六杯酒跑不掉的!”顾方淮唯恐天下不乱,起哄说。

厉泽川心情好,直接应下,“行,满上。”

岑曼曼望着厉泽川一杯接一杯的灌着酒,眼底隐隐划过担忧。

“没事,今天的酒不算烈。”坐在厉亦航另一边的漂亮女人说话,轻声说:“你好,我是李佳琪,你叫我佳琪就行。”

“我曼曼姐姐姓岑,岑曼曼。”厉亦航抢先回答。

“是的,就你最聪明。”

李佳琪捏了捏她的脸,抬眼看向岑曼曼,“不介意叫你曼曼吧?”

“不介意。”岑曼曼摇头。

李佳琪的性子似乎和好,替她介绍餐桌上舒城的特色菜,之后便说起了饭桌上的男人,“坐在泽川哥对面的是我丈夫彦逸楠,其他两人你应该认识。”

“嗯,认识的。”

“孩子满月酒的时候你怎么没有来?”

面对李佳琪的问话,岑曼曼看了眼厉亦航,说道:“我不太适应参加酒宴,再决定来之前也是下了很大的决心。”

来这里,要面对的有很多。

她不知道自己是否有这样坚韧的心去面对,不过好在比她想象中要好很多。

李佳琪若有所思地点头,摸了摸身侧孩子的小脑袋,好奇地问:“你们一家人的称呼都乱了,亦航叫泽川哥爹地,叫你姐姐,你和泽川哥又是夫妻。”

这样的称呼,的确有些乱。

以后万一有了孩子,就更加乱了。

岑曼曼有些不好意思,笑着回:“亦航叫习惯了。”

她也不止一次让厉亦航改称呼,但改了两次又回去了,还是等他大一点再说吧。

李佳琪没再过多纠结这个问题,有一搭没一搭和她聊着。

饭局结束后,四个男人都有些微醺。

顾方淮是提议要去续摊,继续玩,但李佳琪并不同意,她不同意彦逸楠自然也不会留下。

提议最后不了了之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感谢

【weixin5ed14adabc】1月票

【yuanqingye】1月票

【zhw213707】1月票

【徐徐0705】1月票

【Joy369】1月票

【178**5708】2月票

【蓝兰2010】2月票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