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13、什么时候和他前妻有一腿?【二更】/军少独爱闪婚萌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离开酒店,厉亦航一手拽着李佳琪,一手牵着岑曼曼,今晚跟谁回去,两边为难。

他想玩佳琪阿姨家儿童房里面的玩具,可是又想念曼曼姐姐温暖的怀抱。

最后,厉泽川对李佳琪使了眼色,让她直接把熊孩子拖走,也省得他吃着碗里还想着锅里。

李佳琪打电话,约了两个代驾就准备离开,被厉泽川叫住。

他先把钥匙给岑曼曼,让她去取车,而后对李佳琪说:“明天静雅要来见亦航,我会让她和你联系。”

李佳琪眉头略微一皱,开口说:“亦航知道明天要见他妈吗?”

小家伙很懂事,给他一个玩具,自己能玩半天,不闹不吵的,她是很喜欢的。

只是,这么多天,除了听他提及爹地、曼曼姐姐,似乎并没有提及过他妈妈,突然让母子两见面,这样安排有点不妥。

“我和亦航提过,没问题。”

他的儿子他很清楚,这点事情都承受不了,将来如何管理好厉氏。

“那行,我先走了。”李佳琪见他说没问题,也就不再担忧,打开车门坐进驾驶座。

岑曼曼开车来的时候,门口只剩下厉泽川。

他站在那里,手里夹着烟,身材颀长。

烟抽完之后,他才坐进副驾驶。

岑曼曼按照GPS定位开车回到入住的酒店。

进了套房,看到大床房上一片狼藉,她脸蛋发热,三步并两步走过去把床单扯下来,扔进了卫生间的篓子里。

“房里还有换的床单吗?”

厉泽川靠在沙发上,指了指衣柜下面的抽屉。

换上床单后,岑曼曼把能收拾的都收拾好,转身去烧了热水,给他倒上。

“很难受?”她坐到他身边,抬手按着他的太阳穴,手法轻柔。

厉泽川摇头,湛黑的眼眸盯着她,“不难受。”

他没有喝醉,眼中也丝毫没有醉意。

“那喝点水?”岑曼曼把水杯递给他,眉宇很柔和。

男人没接,只是静默地望着她,目光泛着柔和。之后,他用手钳住她的下巴,直接吻了上去。

手掌拖住她的脸颊,能感受到他掌心的温度,口腔也被他完全占领,充斥着烟草混杂酒精的气味。

她一直不喜这两种气味,却对他沾上这两种气味后一点不排斥,反倒觉得依赖。

两人跌入沙发,凹陷的地方似乎在见证暧昧。

岑曼曼闭着眼,感受他慢慢占领自己,睫毛微微颤动,格外诱人。

两人皆是喘着气,厉泽川拨开她的发,含笑看着她,问道:“明天想去哪玩?”

岑曼曼手指紧扣着他的衣服,缓神说:“初夏说舒城是山水城市。”

“嗯,想去靠山的地方,还是水的地方?”

厉泽川眼底柔和,低声说:“或者,我们就在酒店度过?”

“不要!”

岑曼曼想也没想拒绝了,额头冒着汗,焦急地说:“去靠水的地方吧。”

爬山太累了,还是去点平和的地方。

厉泽川轻笑起来,眼底的精光一闪而过,“好,去玩水。”

这一晚,两人洗了澡,便沉沉睡去。

翌日清晨。

岑曼曼醒来的时候,身侧的人已经起床。

半眯着眼翻身,就见他站在窗户边,一手搭在窗台上,另一手握着手机正在讲电话。

他的表情很严肃,应该是与公事有关的。

年后,已经有人陆续上班。

虽然厉氏还处于放假中,但他作为老板,自然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,已经有要进入工作的状态。

男人并没有察觉到她醒来,声音却刻意压低,听得并不真切。

“…和Y国的合作,最好还是要盯紧点……LR的合作先推后,等厉氏这一季的产品推出后,看市场效应再做决定……”

电话挂断,厉泽川倚在窗边,视线望向逐渐升起的太阳。

岑曼曼掀开被子,很小心地走过去,趁他没有发现,从背后抱住他,手臂用力收紧。

“醒了?”

厉泽川的手覆在她的手上,问道:“饿了吗?”

岑曼曼摇头,察觉他看不见,回:“不饿。”

直至第一缕阳光倾洒进来,岑曼曼才松了手,趴在窗户上,闭着眼感受温暖的阳光。

厉泽川低头看着她,这个角度是她的侧脸,在阳光的照射下,清晰看出她脖子的经络,也能看到她耳垂飘动的绒毛。

心念一动,便俯身吻了上去。

岑曼曼差点惊叫出来,偏头躲过他的温湿的唇,“饿了,换衣服去吃早餐吧。”

见她脸上惶恐的模样,厉泽川朗声笑起来,听话地放开她。

洗漱好,岑曼曼趁他去洗漱,换了套衣服。

内衬是白色长款连衣裙,下面穿了肉色丝袜,搭配长筒靴,外面是红色大衣。

厉泽川从浴室出来,就见她站在全身镜前摆弄头发,这样的打扮让他眼前一亮,独独对那双露出来的美腿耿耿于怀,“把裤子穿上。”

舒城偏南,是暖冬。

穿这么多照理是不冷的,所以岑曼曼耐心和他解释并不冷,也不会感冒生病。

“露的太多了,我不喜欢。”

在家里露给他看倒是欣然接受,今天是出去玩,他选的地方肯定有很多人,想到给他们看,就不舒服。

岑曼曼望着露出来一节的腿,无奈地把大衣扣上,“这样总行了吧?”

连衣裙配牛仔裤,实在穿不下去。

厉泽川满意后,两人去酒店餐厅吃了早餐,便开车离开。

岑曼曼不认路,刚开始在市区的时候,她还隐约记得是哪里,等出了市区来到郊区,就完全晕了头。

“我们去的是哪个景点?”岑曼曼偏头问他,手机也拿出来查了附近的景点,报给他听都否认后,疑惑了。

车子最终停在一栋栋别墅前,别墅外是涂鸦,五颜六色的,各种样式都有。

下了车,厉泽川把行李拿出来,牵着她径自走向一栋别墅。

他介绍:“这是我在舒城唯一的房产,专门用来度假用的。”

岑曼曼看着唯一没被涂鸦的别墅,问道:“为什么它是白色的?”

在它周围都是花花绿绿的颜色,有迪士尼卡通人物,也有漫威的英雄,甚至还有华人风格的。

厉泽川脱口而出,“因为它正等着女主人替它设计涂鸦风格。”

岑曼曼害羞地低下头,轻声说:“那我要想想。”

“给你足够的时间想。”

两人说话之际,别墅门被打开。

东西放好,厉泽川让她把换洗的衣服带好,自己也带上,便带着她出门。

一路走来,道路上没有一辆汽车,却停靠了很多自行车。

岑曼曼对这里很好奇,不时踮脚张望,快步走到前面之后,看完风景会在原地等着他走来。

厉泽川问:“喜欢这里吗?”

“喜欢。”

岑曼曼点头,握着他的手说:“我们是去哪?”

“待会就能到了。”厉泽川卖了关子。

走了十来分钟,入目是一大片白色大棚,上面写着‘草莓区’、‘葡萄区’等字样。

“是采摘园。”岑曼曼眼眸亮起来。

她记得高考过后,班级组织了毕业游玩,就是去珠城郊区的采摘园,因为林凤英并不允许她出去,便错过了这个机会。

五年过去,没想到还能弥补当初的遗憾。

厉泽川见她如此兴奋,便知道地方选对了。

之后,两人买了票,进入草莓园。

大棚里,有很多人,大多是情侣和一家人。

岑曼曼蹲在地上摘,厉泽川负责提篮子,分工很明确。

累了,便去池子边把摘的草莓洗干净,坐着吃掉,如此反复。

岑曼曼用手机拍了很多照片,最后挑了两张发了朋友圈,一张是放在篮子里垂涎欲滴的草莓,另一张是她蹲在地里摘草莓。

她很少会发朋友圈,微信里的人除了同事便是以前的同学。

发完后,最先点赞的是云辰,之后便是评论了一条,‘那么问题来了,你的美照是谁拍的?’

紧接着,只要看到云辰这条评论的人都排了队形。

岑曼曼看得脸色燥热,便把手机放进口袋,专心吃草莓。

厉泽川坐在他身边,目光一直柔和看着她,一点也不会觉得腻。

被他看得不好意思了,她问:“我们什么时候回去?”

“明天上午。”厉泽川给了准确的时间。

“那等会多摘点,给爷爷奶奶还有初夏带点。”

“嗯,还有葡萄园,等会去看看。”厉泽川给她递了纸巾,一直很放松。

又花了一个小时摘草莓,去门外称了重量,交了钱后,转战去旁边的果园。

厉泽川拎着草莓,一手牵着她走进葡萄园。

这时,不远处突然传来奶声奶气的声音,“爹地、曼曼姐姐……”

亦航?

岑曼曼听到他的声音脸上浮现笑容,抬头看过去,见到他身后跟着的人,笑意在脸上逐渐僵硬。

来舒城之前,她设想过会见到她,却没有料到会以这样的方式碰上。

站在她身侧的厉泽川也是一愣,片刻后握紧她的手,牵着她走过去。

“爹地,妈妈帮我摘了好多葡萄哦。”厉亦航一蹦一跳地走过来,乌溜溜的眼睛亮着光泽,活力十足。

岑曼曼把手里的草莓递给他,“吃吧。”

失神也是片刻的,竟然已经遇到,总不能避开不见。

厉亦航咬了一口,然后转身跑到卢静雅身边,把草莓递给她,“妈妈,你吃。”

“宝贝吃就好,乖孩子。”卢静雅轻轻摸着他的头。

她今天穿的很素,脸上的妆容也淡了不少,大概是不想在孩子面前太过职业化,造成疏离感。

岑曼曼望着两个人的互动,心情有些复杂。

血浓于水,即使他们在此之前都未见过面,相处起来却没有丝毫隔阂。

这一刻,她才算真正感受到无力。

即使她对孩子在亲,也是抵不过亲妈的。

思考之际,卢静雅已经走过来,先是望了眼厉泽川手里的篮子,而后发出邀请,“和我一起陪儿子去摘草莓吧?”

问完也没等男人回答,转而对岑曼曼说:“岑小姐,只是一起陪亦航,你不介意吧?”

“没必要一起。”厉泽川拒绝。

卢静雅没理会他,只是静静地看着她,等待她的回复。

岑曼曼的手微微屈起,看向她扯出一抹笑,“不介意。”

随后,仰头看着身侧的男人“你去吧,我正好有点累。”

厉泽川眉头紧拧,显然对她的回答并不满意。

他说过不必要的接触不会有,也一定会做到,但她却直接应下了要求。

岑曼曼抽出自己的时候,接过他手里的篮子,露出笑意,“我在这里等你。”

待他们三人离开,岑曼曼找了位置坐下,把手机掏出来,开始回复那条朋友圈的评论。

回复完,无意中看到岑南熙的点赞,一时有些恍惚。

隔了一会儿,提示音响起,是岑南熙发来的消息,简单的询问她在哪里。

岑曼曼没打算恢复,退出了会话框。

紧接着,他发过来一串话,“我知道你看到我的消息,只是询问你最近过的好不好?”

这次她没再拒绝,而是打字回:“挺好的。”

三个字,一个标点,冷冰冰的,感受不到任何语气。

就在她以为岑南熙不会再发来时,他直接来了语音通话。

岑曼曼按下挂断,回道:“我不认为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可以聊的,别再找我了。”

这段话发过去,他便没有再回。

此时,岑南熙站在阳台上,望着这句话久久回不了神。

看到她发的朋友圈,在看云辰的评论,便知道与她在一起的是厉泽川。

照片里,她笑得很甜美,笑容直达眼底,能看出她现在过得很幸福。

明明已经知道她过得好,却还是想问一问,哪怕聊别的也行,却没想到她根本不想与他多说话。

听到推门声,才收回纷飞的思绪,听脚步声也知道是岑北故。

“在悲秋悯怀呢?”岑北故坐在圆桌上,伸手夺过他的手机,看到是岑曼曼的照片,咋舌道:“你这不是自虐吗?”

“还给我。”岑南熙伸手,面无表情看着他。

岑北故根本不理会他,翻着他的微信,先是看到他和岑曼曼的聊天记录,之后往下拉,没怎么看清,便被他夺了。

“滚远点!”

岑南熙不耐看着他,见他没有动的意思,跨步就要离开。

“站住——”

岑北故拦住他的路,“老子问你,你什么时候和厉泽川前妻有一腿了?”

“你瞎说什么?”

“别想骗老子,你刚才还和她在聊天!”岑北故脾气上来,揪起他的衣襟把他抵在墙上,“卧槽,你他妈~的还想搞什么呢?那丫头都已经结婚了,你就不能祝福她吗?”

岑南熙慢条斯理掰开他的手,整理好衣服,说道:“我在帮她看清楚事实,厉泽川有孩子,结过婚,她不应该和他在一起!”

岑北故咬牙切齿,“艹!你牛逼,人结婚怎么了?你他妈~的还约过炮呢!”

气得不行,岑北故一脚踹翻了桌子,怒气冲冲离开。

驱车离开云家,越想越觉得不对,干脆打了电话给岑曼曼。

电话接通,传来女声:“二哥?”

“你在哪?”

意识到语气有些冲,岑北故清咳放低声音,“老子……我是说你和厉泽川在一起呢?”

岑曼曼“嗯”了一声,说道:“你找他有事啊?”

“也没什么事,就问问你那边什么情况?”岑北故问不出关于卢静雅的事,旁敲侧击,“有没有出乎预料的事情发生?”

“二哥,你想说什么?”

岑曼曼稍稍皱眉,出乎预料的事情,“你也知道卢静雅在采摘园?”

艹!

岑北故忍不住低声咒骂,清咳说道:“你怎么样?”

“没事啊,我刚刚还摘了好多葡萄,明天回去给你带点。”她的语气轻松,问道:“不过二哥,你怎么知道她来了?”

“你把手机给厉泽川,我有事找他!”岑北故干脆踩了刹车,把车停在路边。

听到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,岑曼曼略微皱眉,“开车注意点,记得把耳机戴上。”

岑北故不耐烦敷衍,“行了行了……”

岑曼曼拿他没办法,起身朝着草莓园走去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感谢

【徐小宝521】1月票

【请叫我南晓瓜】1月票

【ak】1月票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