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14、她从一开始就别有用心/军少独爱闪婚萌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种植草莓的大棚里,厉亦航蹲在地上,手里提着小孩子专属的篮子,在地里跑的很欢脱。

“爹地,你看我这个草莓比妈妈的大。”

小家伙举着手里红彤彤的草莓,笑得很开心。

卢静雅陪他玩了一会儿,拢起头发,起身走向厉泽川。

自陪她进来,他的表情就很冷漠,即使是厉亦航和他说话,脸上也不见笑意。

“因为我让你丢下小妻子,所以不开心?”

厉泽川看了她一眼,没接话。

这是一方面原因,但不是主要原因。

卢静雅见她不说话,也不觉得尴尬,继续找话聊,“你的小妻子倒是很大方,脾气挺好的。”

单凭她没有当面和厉泽川闹起来,而是笑着让他过来,就知道她很能忍。

“是很好。”

但、有时候,他倒是希望她不要这么懂得为别人着想。

“看得出来亦航也很喜欢她。”卢静雅依旧不咸不淡地说着。

厉泽川危险地眯起眼睛,开口说: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卢静雅双手环抱于胸前,脸上的笑意逐渐敛去,“她是真的对亦航好,还是为了你才这么做的,你心里不清楚?”

“曼曼和我在一起之前就对亦航很好。”

“说明她从一开始就别有用心!”顾及到厉亦航就在不远处,她说话的时候刻意压低了声音。

厉泽川脸色冷下来,却没有用咄咄逼人的语气,“我和她之间的开始,是我主动,从头至尾她都是处于被动状态,结婚也是我提出的……她是很好的女孩,心思单纯,不会想很多,至于她为何会同意我过来,是因为她善良,不想让亦航受到伤害……”

这番话说出,彼此都沉默。

单纯?善良?

若她真的是这样的女人,就不会嫁给大她一轮的男人!更不会当别人的后妈!

垂下身侧的手握紧,目光一直落在他脸上,怒意横生。

“泽川,我们之间难道就不能好好谈了谈吗?”

“如果你所说的好好谈是用言语中伤曼曼,抱歉,谈不了。”厉泽川将视线移开,不再看她。

岑曼曼为他退让了很多,默默受了很多委屈,却从未闹过,甚至连一句抱怨的话都没有说过。

又怎么能忍受卢静雅对她的中伤?!

“你!”

卢静雅见不得他一直维护岑曼曼,气得浑身都在发抖。

那个时候,她被他那群朋友嘲弄攀上高枝、傍上大款的时候,也没见他这么护着自己,可如今娶了小妻子,就是这副护犊的模样。

实在咽不下这口气!

“你好好带亦航吧。”厉泽川说了这句话,就打算离开。

“泽川——”

卢静雅一把拉住他的手,止住他转身的步伐,“如果我早点回来,我们之间还有没有可能?”

厉泽川眉头不耐皱起,抽出手说道:“在你签下离婚协议的时候,就再无可能。”

“可是我是…我是被迫的,你妈不喜欢我。”

这句话她已经说了很多编,说的也的确是时候,周颖的确不喜欢她,所以她才会为了证明自己配得上他,而选择离开。

她以为,他们之间是有爱情的,还有个孩子,他会等她的。

到底,还是高估了自己在他心中的地位。

“静雅,不要在拿我妈当借口,她也曾经用同样的办法找过曼曼,但最后她认可了她。”

他承认周颖有时候很强势,但她作为一个母亲,做出来的事情本意一定是好的,她其实并不是两人离婚的原因。

“你只是不愿意接受我们分开的真正原因,别在执着了。”

话落,他转身离开。

出了大棚,就见岑曼曼拿着手机小跑过来。

“这么急做什么?”厉泽川迎上前,将她凌乱的发理好。

岑曼曼把手机递给他,“我二哥有事找你。”

厉泽川眉头略微一皱,岑北故能有什么事情找他?

接过手机,走到一边才开口说话。

这时,卢静雅也牵着厉亦航出来,两人手里都拎着篮子。

“曼曼姐姐,我摘了好多草莓!”厉亦航松开了卢静雅的手,小跑着来到岑曼曼跟前。

岑曼曼蹲下接住他,小声说:“小心点,别摔倒了。”

“快看,我棒不棒?”

看着他小篮子里装满了草莓,岑曼曼笑着说:“很棒。”

厉亦航把脸凑过去,臭屁地说:“那你还不亲亲我?快点吧!”

直到岑曼曼献吻,他才罢休。

这一幕,落在卢静雅眼中,却是格外的刺眼。

或许在外人眼中,她和小家伙的关系是好的,但只有她自己能感觉到,厉亦航对他有戒备,不会随便要她抱,更不会让她亲他。

他是她的孩子,看到他与别人之间亲昵互动,却让她心里格外难受。

“亦航,去和你爹地说一声,我们该走了。”卢静雅不得不出声打断这一幕。

小家伙听到要走,笑脸立刻垮下来,焉巴地走向厉泽川。

这一处,只剩下卢静雅和岑曼曼。

岑曼曼觉得气氛很尴尬,前任与现任见面,还真是她从未想过的情景。

无论是卢静雅先前给她留下的印象,还是如今举止的优雅,岑曼曼并不想让人觉得她小气,于是勾了勾唇,算是碰面打招呼。

卢静雅看了眼远处的厉泽川,冷声说:“他都没有在了,还装什么呢?”

没料到她突然间的转变,岑曼曼眼眸愣了一下,一时没能有反应。

“我认识泽川的时候,他还并不是这样的,喜欢玩赛车,夜夜和那些朋友泡吧,厉氏也不算在他手上,在你眼中他是什么样的,多金?帅气?还是舍得为你花钱?”

卢静雅打量了她一眼,浑身上下都是知名的牌子,说不是为了钱都没人会相信。

“卢小姐,泽川在我眼中如何似乎与你无关。”岑曼曼直起腰板,不卑不亢地与她对视。

真的是太天真了,初夏说的是对的,卢静雅根本不是表面看上去的友善与优雅。

“我只是提醒你,凭你这样能让他永远属于你吗?他骨子里的模样你都没见过,能征服得了他?!”卢静雅笑。

“时间能改变的东西太多,何况还是六年的时间,你缺席了这么久,又怎么知道他变得如何了?”

岑曼曼没有退让,紧握拳头继续说:“你说他爱赛车,可是他为了我车速可以控制在六十码,你说他爱泡吧,至少我和他认识以来,从未见过他去过那种场合。”

“怎么?不装了,现在敢和我炫耀了是吗?”

卢静雅眼中含着恨意,咬牙说:“那你告诉我他做*爱喜欢什么姿势?我看看有没有变化!”

“你应该问我喜欢什么姿势,他一般都会迁就我。”

岑曼曼说完,脸色有些发白,心也跳的很快。

这是她第一次说出这样的话,还是在这样的场合之下。

说出来之后,心中没有难为情,更没有觉得羞耻,反倒是感受到了击退敌军的喜悦感。

“不知羞耻!”

卢静雅被气得不行,最后只能吐出这四个字。

岑曼曼深吸一口气,学着倪初夏挑眉一笑,说道:“彼此彼此。”

“你!”

就在卢静雅还想说话的时候,厉亦航跑了过来,仰头说:“妈妈,我想和爹地一起去泡温泉,以后再和你回家好不好?”

“亦航不是答应过妈妈要回去的吗?”卢静雅收起心中的怒意与不满,轻声问。

小家伙瘪着嘴,有些纠结地说:“可是我还没有泡过温泉呢?”

卢静雅见他还是犹豫不决,心里有点着急。

答应过家人今天会把孩子带回家,这也是她六年以来回家过的第一个年,现在她独自回去,该如何解释?

岑曼曼蹲下来,伸手摸着他的脑袋,“亦航,做人要讲信用,答应别人的事情也一定要做到,知道吗?”

厉亦航抱着小篮子,可怜巴巴地眨着眼。

氮素!

温泉的诱惑好大,能玩到水啊。

岑曼曼轻声劝说:“要是想泡温泉,等以后曼曼姐姐带你去。”

她并不是不希望厉亦航留下来,只是如果因为他还小而纵容他,长大也会成为没有信用的人。

“真的吗?”厉亦航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,问道。

岑曼曼笑着说:“当然,我什么时候骗过你?”

“好,一言为定!”厉亦航伸出手和她拉钩钩,然后走到卢静雅身边,说道:“妈妈,我们回去吧。”

卢静雅心里挺不是滋味,在哄孩子、带孩子这方面,她的确没有经验,所以厉亦航不听她的话时,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去哄?

可看着岑曼曼三两句话就让他改变主意,让她有点慌神,心底深处还有些嫉妒。

厉泽川挂断电话后,卢静雅正准备带厉亦航走,小家伙缠着厉泽川好一会,才下来和她离开。

送走他们,两人把摘的葡萄和草莓装箱,付钱让人开车送去别墅,便继续下一个地方。

路上,岑曼曼问道:“靠水的地方就是泡温泉?”

听出她语气中的那点嫌弃,厉泽川笑道:“不喜欢嘛?”

“也不是不喜欢,就是……大家会一起泡吗?”

因为没有泡过,所以她有很多疑问。

譬如是他们两人一起泡,还是分开;再譬如是一个人还是和很多人一起?

被她的问题弄得哭笑不得,厉泽川低声说:“有专门为夫妻准备的温泉,我们泡那种。”

岑曼曼:“……”

所以,这和两个人一起洗澡有什么区别?

不行二十分钟,到达目的地。

厉泽川从皮夹里掏出金卡,侍者看了金卡之后,便领着两人进去。

穿过鹅卵石铺的道路,穿过一片竹林,到达木质的房间。

“厉先生、厉太太,希望你们度假愉快。”侍者贴心的把门打开,目送两人进去,才转身离开。

这里的建筑风格类似于岛国,屋内是供暖的,脱了鞋踩在木质地板上,也不会觉得冷。

厉泽川径自推内屋的门,热气缭绕,屋内有一张床,床边就是小型的温泉。

这样的建筑是借景而建,因为有温泉水,所以在这里建造度假村,才有价值。

男人自然而然地把外套脱了,而后解开袖口,和衬衫纽扣,转身见她还傻站在原地,招手让她过来。

岑曼曼忸怩走过去,脸蛋已经红的不成样。

也不知是因为难为情、害羞,还是因为被热气熏的。

“我去外面看看风景就好,你泡吧。”

撂下这句话,就准备开溜,殊不知男人长手长脚,直接将她拽到怀里,低头说:“曼曼,我查过,女人来小日子的时候会疼是因为宫寒,泡温泉有助于缓解这种情况。”

所以,他的本意是为了她的身体,至于其他的,就当是他这么安排的福利吧。

岑曼曼愣了一下,眼眶泛红,像是下一秒就会哭出来。

“泽川,谢谢你。”

他为她做的,都是看在眼里的。

所以,在卢静雅说出那番话的时候,她能不为所动,只因她明白,眼前的这个男人,对她的好真的不是嘴上说说。

厉泽川双手握住她的肩膀,等她看向自己的时候,开口说:“以后别说道谢的话,要是真想说就用行动来感谢。”

岑曼曼乖巧地点头,“好,回家给你做好吃的。”

因为是第一次泡温泉,厉泽川只让她泡了两个小时,便抱她上去,让同性的盲人按摩师过来替她按摩,自己则继续在池中泡着。

盲人按摩师的手法和力道很舒适,岑曼曼躺在木床上,昏昏欲睡,时间到了,按摩师离开她也浑然不知。

湿濡的吻席卷而来,掀开沉重的眼皮,看到厉泽川的脸,无意识嘤咛一声,手搂抱住他的脖子。

蓦然间,手机在床边震动。

岑曼曼彻底醒过来,伸手推搡他,“去接电话。”

厉泽川亲了亲她的鼻尖,翻身把衣服口袋中的手机拿出来,看到是卢静雅的电话,他犹豫一会,没避讳地接起来,“喂?”

“泽川,你快来医院……”

听完卢静雅语无伦次的话,厉泽川脸色阴沉下来,呵斥道:“我不是告诉过你,他对杏仁类的东西过敏,你是怎么带他的?”

说话时,已经在翻找衣服。

“对不起……我、我一时忘记了。”卢静雅站在手术室外,懊悔地不行。

是隐约记得孩子对某样东西过敏,可临到头就是想不到是什么,所以在妈给他吃杏仁酥的时候,她才没有阻止。

哪里知道……会这么严重?!

“我马上赶到。”

厉泽川挂断电话,额头青筋暴起。

“亦航出事了吗?”岑曼曼从床上坐起来,焦急问。

见他点头,起来急忙换衣服。

两人回到别墅取车的时候,天色已经渐黑。

岑曼曼双手搅着安全带,额头浮起薄汗。

她现在很害怕,但是她知道自己不能慌,也不能哭,更加不能让厉泽川分心。

车子驶进国道,厉泽川开始提速,却又考虑到身侧的人,又把速度降了下来。

岑曼曼红着眼看着他,语气坚定地说:“泽川,开快点吧,我没事的。”

厉泽川手指握紧方向盘,踩油门提速,“害怕就和我说说话,转移注意力。”

“亦航会没事的。”岑曼曼哽咽地开口。

她不想哭的,但是控制不住,心中的愧疚感和担忧涌上心尖,根本无法控制。

如果她同意孩子留下来一起泡温泉,就不会误吃到带杏仁的东西,更加不会受到伤害。

厉泽川轻嗯了一声,心中却是忐忑的。

他清楚厉亦航沾了杏仁的后果,那是会致命的。

从小,他就告诉他,如果有人递吃的一定要对那人说自己杏仁过敏,也反复教他,不要沾这类东西。

四岁至今没有出错,怎么年长了一岁还会误食?!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感谢

【忆书凡】1月票

【zsq86587630】1月票

【土豆考红苕】2月票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