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15、存了别样的心思【二更】/军少独爱闪婚萌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到达舒城市立医院的时候,天已经黑了。

两人快步来到手术室外,林家二老和林怡珺在低声安慰卢静雅。

卢静雅是林家最小的女儿,因为林妈生她的岁数高,吃了很多苦,所以林父让她跟了林妈姓卢。

两老很疼小女儿,这会儿出了事,也有他们的疏忽,气氛一时变得很凝重。

“小姑,姑父来了。”

林怡珺覆在卢静雅耳边轻声提醒,语气不善地说:“那个女人也跟过来了!”

卢静雅抬起头,眼眶通红看过去。

她很想去请求厉泽川的原谅,可是看到他面露冷意,连起来和他说话的勇气都没有了。

亦航,这个孩子是她与他之间唯一的牵绊,也是他们之间重新开始的契机,可是被她搞砸了!

“小姑,你快去和他说说话啊!”见她不为所动,林怡珺都替她着急。

厉亦航杏仁过敏,他们林家没人知情,这事完全就是意外,是他们所没有想到的。

只是,孩子的的确确还在林家出的事,责任他们躲不掉。

卢静雅双手握着拳,没有应答。

林父从椅子上起来,走到厉泽川跟前,“泽川,孩子出事静雅很难过,要怪你就怪我这个老头吧,是我把杏仁酥拿出来的。”

“是我喂给他吃的,先前他说不吃,我以为是……以为是面对陌生的环境不好意思,哪里知道?”林母哽咽地说着,伸手擦着眼泪。

她还一直盼着能看看小外孙,却没想到闹出了这事。

这些年,虽然卢静雅一直没有回来,但母女俩还是会通话,她是知道静雅心里念着厉泽川,想和他重新开始。

两人之间还有孩子,若是复婚必然是好的。

她女儿三十岁了,已经不能和六年前相比,心中最佳的人选当然是厉泽川,可是听孙女林怡珺的话,他开年刚和一个小丫头领了证,让她心中的期望破灭。

两位老人七嘴八舌,来来回回说的那些意思无疑是这事不怪他们的女儿,若是怪就怪他们二老,希望厉泽川不要因为这件事迁怒于卢静雅。

厉泽川揉着太阳穴,头疼的不行。

岑曼曼见他一直不表态、不说话,也只好站在一边,默默握着他的手。

毕竟,他们是前任的家人,遇上了已经很尴尬,说话就没有必要了。

没一会儿,手术室的门被打开,医生摘了口罩走出来。

听着他说已经没有生命危险,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。

岑曼曼用手捂着嘴,憋着的眼泪终于忍不住落了下来,她没有跟进病房,而是踱步走到走道尽头,平复心情。

病房里都是林家人,她去不合适,所以把空间让给他们。

舒城的夜晚降温很快,岑曼曼用手拢了拢大衣,把走道的窗户关上。

“你还真是阴魂不散,跟我姑父跟的够紧啊?”林怡珺站在不远处,对着她说。

过道很安静,所以她的声音显得很突兀。

岑曼曼转身看着她,没有答话。

对于这个人,真的没有理会的必要。

她不过是与卢静雅有血缘关系,与厉泽川没有任何关系,却热衷于管双方的事情,到底真的关心自己的姑姑,还是别有用心,还有待思量。

“我小姑和姑父才是最配的,你不过是插足他们之间的第三者!”

林怡珺趾高气扬地抬起下巴,笑着说:“你等着吧,我小姑已经回来,她以后都会在珠城发展,并且还和厉氏珠宝有合作,只要姑父多和她接触,就会明白她比你好!”

岑曼曼捕捉到关键词,眉头略微皱起。

和厉氏珠宝会有合作?

若是真的,那她所在设计部怕是也会和卢静雅有接触。

并不是觉得双方有合作是什么大事,相反,她明白商人的那一套,一切都以利益为主,很多都不会去看私事。

“你哑巴了吗?为什么不说话!”

林怡珺见不得她这般风轻云淡,明明心里在乎的要死,却要装成这样,恶不恶心!

“没什么好说的。”

岑曼曼看了她一眼,就要从她身边离开。

“你给我站住!”

林怡珺拦在她跟前,瞪眼望着她,“你怎么这么不要脸?当小三当上瘾了是不是……”

听着她的谩骂,岑曼曼脸色发白,手指不由自主地屈起。

“林小姐,我脾气好不代表你可以随便辱骂我,还有,我和泽川是领过证的合法夫妻,若真算起来,你姑姑才是你口中说的那类人!”

“呵,你等着吧,很快就会被他抛弃。”

岑曼曼压下唇角,轻声说:“你是真关心你姑姑的事情,还是你存了别样的心思?”

林怡珺声音陡然提高,“你胡说什么?”

“你就当我胡说吧。”

话落,岑曼曼转身离开。

面对无理取闹的人,她不想理会。

可是,很多时候,你不去招惹,麻烦还是会找上门,就如林怡珺。

如果第一天见面,她对自己有敌意是理解的,可如今她和泽川已经结婚,无论从道德上,还是情感上,她都不是错的一方。

如今知道去挽回已经结束的婚姻,那时候怎么能走的那么潇洒?

*

林家两位老人守在病房外,她也就没有再走过去,而是拐弯下了楼。

病房内,卢静雅站在床尾,不敢靠得太近。

她几次想要和厉泽川搭话,但看他的模样,都把话咽了下去。

小家伙还处于昏迷中,小脸和身上都起了红疹,看上去让人心疼。

厉泽川坐在床边,大手握着厉亦航的手,另一只手探着他的额头,感受体温,不时用棉签沾着水抹在他的嘴唇上。

期间,卢静雅就这么看着,眼眶不由发涩。

这样体贴、温柔的厉泽川,她从未见过,至少六年前,他还不是这样。

那时候的他,痞样十足,最大的爱好就是赛车,半夜三更约一群朋友在路况复杂危险的地方飙车,结束后就泡吧。

就算是和她结婚,也日日如此。

可现在,真的变了很多。

他穿着西装,开着商务型SUV,戴着腕表,俨然是一副商界精英的模样。

或许真的如岑曼曼所说,他不再赛车,也不再泡吧,已经蜕变成为好父亲、好丈夫。

可是,这样优秀、耀眼的男人已经不再属于她。

足足盯着体温半小时,厉泽川才算真正放下心。

抬起头对卢静雅说:“回去吧,亦航醒来看到你爸妈会害怕。”

“我、我让他们先回去,我留下等他醒。”

她想留下来,看着孩子醒来没有事,才能放心。

厉泽川没有说话,算是默认。

之后,卢静雅出去,让林父和林母带着林怡珺先回去,有事情她会电话通知。

目送他们离开,她并没有着急回去,而是在走道站了一会,没见岑曼曼人影,才转身进去。

“晚上夜深露寒,来病房吧。”

推门进来,正好听见他说这段话。

瞥了眼他的手机界面,才知道他是在发语音,语气是前所未有的温柔,至少在她听来。

“还真是一刻也放不下她,当女儿在疼呢。”心里难免会不满,说出来的话带着酸气。

厉泽川淡淡看了她一眼,缓声开口说:“她比我小不少岁,照顾她、疼着她是应该的。”

他的语气,没有丝毫的揶揄和故意的成分,就像是和老朋友在聊天。

所以,话落在卢静雅耳中,即使是再难听,也找不到理由去质问和发怒。

说到底,她没有这个身份。

卢静雅端了板凳坐下,轻笑着说:“我也比你小,当初怎么没见你让着我?”

因为晚归的事情,她不知道说过他多少回,也吵了很多回,但他依旧我行我素,别说照顾她,不气她已经算好。

厉泽川手搭在交叉的腿上,腕表露出银色的边缘,房内的灯光照着他的脸,显得很柔和。

他清了嗓子,反问:“你需要人让吗?”

卢静雅眼角微动,久久没有说话。

她是要强的,就算苦到了极致,也不愿意对任何人说。

那一年刚出国,语言不通、水土不服加上人生地不熟,她的精神极度到达崩溃的边缘,可是都咬牙坚持下来。

这么多年过去,她依旧忘不了那时候吃得苦,心酸的日子。

不过是想证明给周颖看,她配得上她的儿子,她能成功。

可如今,她做到的,却和厉泽川越走越远,当初的决定是错的吗?

“当年你离开,亦航还很小,前前后后请了很多奶妈和保姆带他,但他还是哭闹不停,我就和那群酒肉朋友断了联系,留在家里带他。”

厉泽川收回视线,没再看她,只是平静地开口:“刚开始的时候连牛奶的温度都掌控不好,不是烫的他嚎啕大哭就是喝了凉的生病感冒,那两年算是磕磕碰碰过来,期间也想过直接丢给家里两老算了,可每当看到他的笑又不忍心,直到孩子喊了第一声爹地,我觉得什么都是值得的。”

“泽川,对不起……我、我真的太自私了。”卢静雅捂着脸,无声地哭起来。

“没有怪过你,但是静雅,错过就是错过了,你错过亦航七年的时间,即使他喊你一声妈妈也是弥补不了七年的空缺,正如当初你离开,再回来也是回不去的一样”

厉泽川说这些,只是想告诉她,已成定局的事情努力是改变不了的。

譬如,他和岑曼曼不可能离婚;再譬如,亦航与卢静雅之间的隔阂。

“可是,总得试试啊,不试又怎么知道回不去呢?”

卢静雅哭着说:“我会对亦航很好,努力成为好妈妈,也想和你重新开始,再也不和你争吵……”

面子、自尊,她什么都可以不要了,只想要回到他的身边,做他的妻子,成为他孩子妈妈。

咔嚓——

门从外面被打开,岑曼曼听到哭泣声,一时不敢跨步进来。

厉泽川对着她招手,“过来,冻坏了吧?”

卢静雅垂头擦着眼泪,企图去掩盖她的狼狈。

等收拾好,就见男人握着女人的手,替她暖手,无论是语气还是目光,都是温柔的。

岑曼曼吸了吸冻红的鼻子,点头说:“气温降的好快,我上午应该听你的,穿上裤子。”

厉泽川倒是笑起来,“有句话怎么说来着,不听老人言,吃亏了吧!”

“你才不老。”

岑曼曼抽出手,调皮地捧着他的脸,“不仅不老,还很年轻。”

面对她这般举动,厉泽川倒是觉得惊讶。

以往有外人,她是能离他多远就离他多远,像这般亲昵的倒是从来都没有过。

两人之间的互动,卢静雅看在眼里,心里很苦,曾经的夫妻,当着她的面做这般亲昵的举动,怎么能不苦?

她握着包,起身说:“我先回去,亦航醒来电话通知我。”

听到关门声,高跟鞋‘噔噔噔’渐行渐远,岑曼曼蓦然放开手,走到床尾坐下。

“亦航退了烧吗?”

厉泽川见她故意岔开话题,倒是没点破,答道:“退了,大概半夜就能醒过来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岑曼曼点头,视线落在小家伙身上,眼底尽显担忧。

病房里开了空调,没一会儿身体便回暖。

看出他很累,提议说:“爬着睡一会吧,点滴我看着。”

“你睡会吧。”厉泽川摇头。

“我下午睡了好久,你快休息。”岑曼曼走过去,压着他的肩膀。

见她坚持,厉泽川也不争,曲着腿趴在床边,打算眯一会。

时间慢慢过去,病房里只能听到平稳的呼吸声。

岑曼曼把自己大衣脱掉,小心替男人盖上,又探手感受小家伙的体温。

因为药水很凉,小家伙的胳膊都变得冰凉,岑曼曼出去问护士要了药水瓶,洗干净后装上热水,用干毛巾裹上贴在他的手臂。

半夜时分,按铃让护士拔针,厉泽川在这个时候醒来,洗了把脸之后,掏出烟出了病房。

岑曼曼听护士说的,替小家伙按着胳膊,动作尽量轻柔。

“…曼曼姐姐?”

乍一听到,岑曼曼还没反应过来,直到小家伙哭起来。

“呜哇……曼曼姐姐,我爹地呢?呜呜呜……我想爹地。”厉亦航伸手搂住岑曼曼的脖子,哭得凄惨,被吓得不轻。

岑曼曼听了他的哭声,心都揪着难受。

重复安慰他,“爹地很快就会过来,亦航不哭,亦航乖啊,曼曼姐姐陪着你。”

“…嗯,我想爹地,我想回家。”厉亦航嗓子都哭哑了,抱着岑曼曼不撒手,生怕被丢下。

“好,回家,等你病好,就立刻回家。”

哭累了,厉亦航就靠在岑曼曼怀里,不时哼两声,听到她的声音,才安心。

他再也不要去妈妈家里了,都说了不想吃、不能吃,还是要喂他吃。

“曼曼姐姐,我身上痒。”厉亦航想用手挠,又不想放开她。

岑曼曼问:“哪里痒?”

“这里,这里,还有这里,都痒。”

厉亦航小手指了好多地方,等岑曼曼掀开他的衣服,看到大片大片的红疹,眼底划过怜惜。

“亦航,你和曼曼姐姐说话转移注意力,这样就不会那么痒了。”

手上有细菌,也不敢随便替他挠,只能说着自欺欺人的话。

“哦。”

厉亦航点点头,问道:“温泉好玩吗?”

见她还惦记着温泉,岑曼曼哭笑不得,“好玩,下次带你去。”

“我还想吃冰淇淋,边泡边吃,电视剧里面都是这样的。”

“都答应你。”岑曼曼一一应下。

厉泽川抽烟回来,看到一大一小在床上聊天,唇角微微上扬。

小家伙眼尖看到他,瘪嘴就要哭,却被男人的话止住,“不准哭,哭了我立刻就走。”

厉亦航被吓到,赶忙停下来,睁着乌溜溜的大眼哽咽说:“爹地,我要回家。”

“今天太晚了,明天再回家。”厉泽川走过来,弯腰把他抱起来。

小家伙紧紧搂住他的脖子,把头埋进他的肩侧,没敢大声哭,默默地掉着泪珠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推荐妹子文:《盛世宠婚:总裁,轻轻爱》文/安然本尊

相恋三年的男友转身娶了别人,她心如刀割,一夜宿醉,睡了全城最尊贵的男人。

事后,她不纠缠,反倒是他像是受了很大的委屈一般,登堂入室宣布主权。

不许她见前男友,不许她对别人笑,各种不许。

顾瞳瞳生活在容时的霸道打压下,每天最多的一句话就是:“你可不可以给点人权啊!”

而容时回答她最多的就是:“你人都是我的,要什么权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