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19、谁让你经不住诱惑【二更】/军少独爱闪婚萌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嗯,不是用我练功就行。”

厉泽阳饶有兴味看着她,温热的手掌搭在她尾骨,薄唇轻挽。

面对她的胡闹和语出惊人,他已经习惯,且见怪不怪,倒是有种随她闹的心态。

他不知道别人的老婆如何,只觉得倪初夏这样很好,至少与他的性子互补,在生活中有她的陪伴也多了不少乐趣。

“我要真的是妖精,就天天缠着你,让你在床上和我度过。”

倪初夏的手探进他的睡衣里,冰凉的小手像是找到了暖炉,不撒手了。

小手贴在他硬邦邦的小腹上,头磕在他胸前,像只无尾熊。

荤素不忌的话,她说的太多,很多时候都能令厉泽阳惊到,这样露骨的话说出来,倒像是平常调节气氛所用。

厉泽阳也不主动,就这么看着她。

他知道,身上趴着的女人,也就最能,一到实战就怂,对她能做到哪一步没抱什么希望。

果然,等她玩累了,自己翻身躺到一边,裹着被子就准备睡,丝毫不觉得点火不灭的行为很不道德。

厉泽阳伸手关了灯,等他盖上被子,身侧的女人翻身钻进他怀中,动作行云流水、异常熟练。

“明天下午的飞机,留一上午的时间给你收拾行李,可以吧?”

黑暗中,他刻意把声音压到她能听见的音量,略显旖旎,像是诉说情话。

太贴近耳中,倪初夏动了动脑袋,含糊说:“可以啊,那边应该不用带很多衣服吧?”

“嗯,温度适宜,可以多带点长裙。”厉泽阳建议。

那座海岛,他曾经去过一次。

大约在六年前,那时候还没有被开发,荒芜一片,去那里也不是为了去旅游,而是进行野外生存训练。

当初那样,没有想过如今会成为旅游的胜地。

正如倪初夏所想,她其实想走遍厉泽阳曾经走过的路,看同样的风景,感受那时他的想法,其实他亦然。

在他有生之年,他想带着心爱的人去那些不曾去过的地方,也想重新走过他曾到过的地方,告诉他那时候他看到的景物和感受。

或许,他是不善言辞,沉敛漠然的,但很多时候,他还是愿意对她吐露,在对的时候对的地点。

“去海边不是应该穿比基尼吗?”长裙多没有意思。

“还没到穿那么少的温度。”

话虽这么说,事实上是他并不想她穿比基尼。

肤白若雪,诱人犯罪的一幕给他一个人看就好,何必要穿到外面去。

男人骨子里是保守的,尤其是对自己的女人。

“哦。”

倪初夏点了点头,小手不安分地环住他的腰肢,“那你也不能只穿条大裤衩,这么好的身材只能给我看。”

穿衣显瘦脱衣有肉这句词就是为厉泽阳量身定做的,因为常年均衡的锻炼,他不是那种看着令人害怕的肌肉男,而是性感至极的那种。

一般的人怕是抵抗不了他这样黄金身材的诱惑,她才不要让别人看见。

厉泽阳低笑出声,没说好也没说不好。

“不对,你平时训练的时候也像在家里不穿衣服吗?”

倪初夏想到每次在健身房他都是光着上身,汗渍顺着下巴留下来,性感的不要不要,不会在外人面前也是这样吧?!

“平时有作训服和作战服,不至于不穿。”

即使在最酷热的夏天,也没有光着身子过。

部队管的严格,他军衔不低,总不能带头破坏规矩吧。

“那就好。”

倪初夏心里稍稍放心,而后用手戳了戳他的胸口,“我发现你很坏,在家是故意不穿上衣勾引我的吧?”

不禁让她想起,似乎只要在他训练的时候去找他,最后都会演变成那一个下午都在床上度过。

黑暗中,男人深邃的眼睛很亮,他弯起唇角,低声说:“谁让你经不住引诱。”

“你!”

男人说的理所当然,“每次都是你先开始,我只是在满足你。”

屁!

倪初夏哼了哼,满足她?

她先主动是没错,但最后没完没了的不是她!况且到底最后也不是她食髓知味!

一直靠在他胸口,说出来的话像是从胸腔发出,闷闷的感觉似乎让气氛变得暧昧。

学乖的没去辩解他的话,而是瞌上眼睛准备入睡。

房内,陷入安静当中。

男人垂下头亲吻她的发顶,也闭上了眼。

翌日。

倪初夏还在睡梦中,突然感觉好冷。

紧接着,脸上湿濡的难受,抬手拍了过去,毛绒绒的,还很暖和。

倏尔睁开眼,就是放大的大金毛,还留着哈达子,蹲坐在床上,在看到她醒来,兴奋地叫了两声。

“……”

倪初夏推开它,翻身起来,“每天就你起得早。”

起早了,还不让人睡觉。

“嗷呜~”

对,我起得早!

洗漱好,从衣柜里拿出一件羊绒宽松的白色线衣,下身换上了浅色牛仔裤,便下了楼。

在楼下转悠一圈,没见到厉泽阳,倪初夏含着三明治去了后院。

大金毛跟在她身后,以为是要和它一起做游戏,含着它的球撒欢的乱跑。

倪初夏看它蠢萌的样子,实在不忍心不理它,陪着玩了一会儿,便穿鞋出了门。

走在鹅卵石的小道上,倪初夏不时张望,似乎不明白他人去了哪里。

从口袋拿出手机拨了电话,响了一会没人接听,就更觉得奇怪。

蓦然,不远处开来一辆车,是军用吉普车。

“嫂子——”

唐风的声音传来,很兴奋的样子。

车内,挤满了人。

停稳后,驾驶座的人先下车。

看到穿着黑色薄毛衣的男人,倪初夏微微弯下唇。

还以为去哪了,原来是去接人。

厉泽阳跨步走过来,问道:“怎么出来了?”

平常这个时候,她都是没有起来的。

“我以为你是蜜月前恐惧,跑了呢?”

“哪有这一说?”

厉泽阳好笑看着她,推开栅栏的门,顺势牵住她的手。

两人并肩牵手站着,的确是赏心悦目的画面,至少在唐风、叶飞扬眼中是。

“我听老大说你们要去度蜜月,是去哪里啊?”唐风凑过来问。

倪初夏歪头想了一会,“是一座海岛,叫骡子马岛,挺奇怪的名字。”

唐风皱着眉,似乎也没有听过,只是关心地提醒,“要是在热带,防晒措施一定要做好,嫂子皮肤又白又嫩,要保护好。”

他们去训练,那是没有办法,刚开始还抹点防晒霜之类,后来又是下水又是上山的,再保护也经不起这样的折腾,干脆就算了。

“都进来吧,别站外面了。”

倪初夏招呼众人进来,小跑着进了别墅,去烧水泡茶。

来的人依旧是那几个,这次除了夏岚,杨胜也没来。

水烧好,泡了四杯茶端出去。

忙活完之后,又把昨天大哥和曼曼带来的水果摘好,洗好装盘端出去。

“嫂子,你别忙活了,过来休息吧。”唐风说着,把倪初夏拽到身边。

叶飞扬和秦飒原本是坐在她身边,见倪初夏坐过来,两人立刻站起来,换了一边坐好,很刻意的避嫌。

倪初夏心里觉得奇怪,抬眼看到厉泽阳眼中划过的满意,也就明白是怎么回事,倒也没点破。

“少爷,那座岛屿是不是几年前我们训练的地方?”裴炎坐在一边,和厉泽阳攀谈。

厉泽阳点头,“就是那座。”

“算算过去很久了。”

那时候他才二十出头,和少爷一起训练,一起的还有胜哥、景逸哥和已经不在的杨利,以及还没有闹翻的于向阳。

如今,时间过去,改变了他们,算是物是人非。

唐风、叶飞扬和秦飒都是近几年才加入,没有参与讨论。

倪初夏虽然对他们前段时间的封闭性训练感兴趣,但知道是涉及机密问题,也没问出口。

本来是闲聊,后来唐风看到蠢蠢从窝里出来,拽着叶飞扬去后院陪它玩,厉泽阳有事情交代裴炎,沙发上就只剩下倪初夏和秦飒。

秦飒问:“我听唐风说上次你遇到影刹了?”

倪初夏点头回:“嗯,就在换皇冠盛宴会所顶楼。”

“你胆子挺大,遇到那样的人不躲远远的,怎么还想着送上门?”

秦飒实在搞不懂她此举是为了什么,还好运气不错,有人相救,稍有不慎很可能命都被搭进去。

“可能当时就脑抽吧。”

要让她说出具体原因,还真不好说。

那段时间,她一直听厉建国训军人的那一套,完全把自己当做是军人,遇到十恶不赦的人,就不想放过他们。

虽然最后,还是让他跑了。

“我觉得影刹还在珠城,他此番来这里一定是有目的。”倪初夏猜测。

狡兔三窟,珠城一定有权势的人替他隐瞒了行径,亦或者是他身边也有像飞扬有能力的人,能抹去他的行踪。

不然,他明知道有人在找他,怎么会主动送上来?

秦飒沉默了一会,虽然觉得她说的没错,却没接话,反而说:“这就是我们的事情,你和老大好好去度假吧。”

自讨没趣之后,倪初夏也没再说话。

其实她心里有个想法,如果弄明白影刹是为了什么而来,那么顺着这一点,或者利用这一点,就能诱他上钩,让他主动送上门总比一直被动要来的快。

不过,想法终归是想法,在不成熟没实施之前,说出来也可能就是玩笑而已。

临近中午,唐风和秦飒主动去买菜,叶飞扬则来到厨房,要秀厨艺。

裴炎从书房出来后,便开车离开。

倪初夏带叶飞扬熟悉了厨房,便上楼收拾东西。

柜子里都是当季的衣服,怕那边昼夜温差大,挑了相对于这一季的薄外套,而后开始选夏季的衣服。

整理好自己的衣服,半小时过去,厉泽阳的衣柜大多是军装,私服倒是不多,就把适合那边温度的衣服全部都带上。

衣服整理好,又去浴室拿了两件崭新的浴袍和几条毛巾,出门在外还是用自己的比较放心。

生活用品带的都是小样,够用也不会显得累赘。

一个小时后,倪初夏把自己甩在床上,翻身看到床头上摆着的计生用品,伸手想去拿,却在触碰的时候又缩了回去。

这一刻,突然想起倪德康和倪明昱的话。

“是时候考虑孩子的事情。”

“你年纪是不大,但厉泽阳不小了。”

……

倪初夏捧着脸,将头埋进被子里,要不要生一个孩子?

蜜月宝宝听起来挺让人羡慕的呢!

厉泽阳进来的时候,就见她趴在床上,东西基本收拾好。

“困了?”

乍听到厉泽阳的声音,倪初夏心里一惊,起身对着他摇头,“不是困,我是突然想起一些事情,好难为情。”

“什么事?”男人觉得莫名,顺势坐在床上。

能让她觉得难为情的事情,想想已经不多了。

倪初夏眨了眨眼,伸手指着床头,“那个……”

厉泽阳看过去,好笑地说:“不用带,那边能买到。”

“……”

说的不是那个意思?!

倪初夏张嘴想反驳,最后也没说话。

结婚以来,他只提到过一次要孩子,也是在她抗议不想去晨练的时候提的,之后也没再说。

弄不明白他的意思,要是只有她一头热,多不好。

于是,把心中的想法压住。

因为知道两人下午的飞机,中午也没喝酒,只是随便聊着。

大抵就是祝福两人蜜月旅行愉快之类,顺带感慨他们都是单身。

提及这个问题的时候,厉泽阳看了眼叶飞扬,“这种事男人应该主动,错过可能会后悔一辈子。”

叶飞扬愣了一下,垂头苦笑着,没有接话。

唐风没听出明显的暗示,说道:“老大,你偏心啊,给飞扬传授经验都不教教我。”

“你?”

厉泽阳略微蹙眉,“我教不来。”

唐风无比郁闷,问倪初夏,“我常年训练出任务,哪能碰到对眼的?还是嫂子好,能遇到老大。”

倪初夏笑着,轻声覆在她耳边说:“其实,你的那位远在天边近在眼前,这种事要用心去感受的。”

在这些人中,怕也只有她自己不知道飞扬是喜欢她的,天天以一副兄弟的样子自称,为飞扬感到无奈。

“你也觉得我和胜哥很配?”唐风眼眸一亮,有些遗憾地说:“可是胜哥不喜欢我,他说想找位温柔的、善解人意的姑娘。”

这说的显然不是她,她只会舞刀弄枪。

倪初夏扶额,叹气说:“那就赶紧死心,重新找目标。”

“你说秦飒?”

说完,唐风自己打了冷颤,“不行,他喜欢的是夏岚。”

倪初夏耐着性子问:“还有呢?”

唐风皱着眉,压低声音说:“嫂子,你说的不是裴炎吧?他近身搏击好厉害,我打不过他,以后要是吵架他打我怎么办?”

卧槽!

倪初夏忍不住了,一把揽住唐风的肩膀,用筷子指着对面的叶飞扬,“他呢?说来说去你不觉得他很好吗?”

唐风摇头,说的果决,“你说飞扬啊,我把他当家人呢,不可能,不可能的。”

她和叶飞扬是同一批进入基地的,无论是受训还是出任务都是在一起,以为知道他体能差,所以在训练的时候会帮着他,出任务的时候自己就多担着点,久而久之保护他已经成为习惯。

把他当成家人一样,两人几乎是无话不说,好吧,是她什么话都对叶飞扬说,就像是亲人、朋友,怎么能发展两人关系?

倪初夏见她反应这么大,还如此排斥,也就没再继续。

她并不热衷于做媒,只是单纯的觉得两个人可以发展,既然一方没有意愿,也就不会再勉强。

饭局进行到一半,别墅的门铃响起。

唐风主动起身去开门,当看到门外的人是夏岚,脸色立刻沉下来,在质问道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感谢

【wlf345】1月票

【zy701123】1鲜花

【188**9907】1月票、1评价票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