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20、什么时候轮到你瞎操心?/军少独爱闪婚萌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夏岚听到唐风语气中的不欢迎,唇角溢出嘲讽,“我为什么不能来?”

她也是行动小组的一员,凭什么每次都撇下她。

和他们出生入死的是她,并不是那个倪初夏,至于他们一个两个这样的巴结吗?

“不请自来就不是客,你知道吗?”唐风一直挡在门边,没有让她进来的意思。

就没见过这么厚脸皮的人,平常的聚会他们不会撇开她,可是这里是老大的家,明知道自己招人嫌竟然还跑来。

夏岚隐忍心中不满,说道:“就因为我对厉泽阳抱有男女之情,所以我连见他一面都不行了吗?”

唐风握着拳,她没那么意思,只是人老大已经结婚,正派老婆还在那里,非去自讨没趣做什么呢?

倪初夏站在不远处,开口说:“唐风,让她进来吧。”

既然她想进来受虐,那就放她进来好了。

唐风能在战友面前维护她,她很感动,既然人已经来了,再赶她走的确不厚道。

倪初夏回到饭厅,说了句她来了之后,便去厨房拿了一副碗筷,摆在了秦飒旁边。

出来的时候,就见夏岚把带来的红酒摆在桌上,以主人的姿态说道:“下午也没什么事,喝点酒吧。”

唐风没好气坐下来,冷声说:“你没事不代表别人没事。”

气氛一时冷下来,叶飞扬打圆场,“唐风的意思是老大和嫂子下午有事,还是不喝酒的好。”

夏岚尴尬地笑着,把酒放到一边,坐了下来。

倪初夏把碗筷递给她,倒是没有摆脸色。

这么多人在,她还是知道分寸的。

“你们刚才说到哪了,继续说,我过来就是蹭饭的。”

夏岚拿起筷子,夹了菜,抬眼看向厉泽阳,“老大,你不介意吧?”

厉泽阳拉着倪初夏坐好,替她夹了几样菜,动作娴熟,只是平静地看了她一眼,什么话也没说。

夏岚攥紧筷子,厉泽阳不搭腔是她没有想到的。

从他回来至今,她已经两个月没有见过他,也不记得做过什么让他如此冷淡的事情。

刚刚缓和的气氛,因为这一幕而瞬间凝滞。

这时,叶飞扬也不敢再圆场,毕竟主角是厉泽阳。

唐风心里倒是有点幸灾乐祸,让她不请自来,让她自作聪明,现在吃瘪了吧?

夏岚垂下头,默默吃着菜,不再说话。

她不在说话后,唐风倒是开口,“嫂子,你出去记得给我带特产。”

“好啊。”

倪初夏应下,而后偏头望着厉泽阳,“海岛一般都有什么特产?”

“吃的有很多海鲜干货,把玩的大概是贝壳、海螺之类。”厉泽阳搭话。

倪初夏点头,又问了他两个问题,便重新和唐风交谈。

“那些贝壳、海螺就算了,多带点吃的,飞扬喜欢吃海鲜。”

唐风的少女心,早在选择这条路的时候就已经没了,那些小女孩的玩意对她没有丝毫吸引力。

“行,给你的‘亲人、朋友’飞扬多带点。”倪初夏若有所思地说。

唐风觉得她话中有话,却又不知道意指什么。

*

饭后,唐风牵着蠢蠢去消食,秦飒与厉泽阳有话要说,两人到了二楼书房。

大概是曾经对厉泽阳有意见,所以那些偏见解除之后,会对他更加信任。

“孟恩和我联系,说是边界那边的恐怖活动逐渐减少。”

厉泽阳抬眼看过去,点头说:“往好处发展,不是很好。”

“但他总觉得不安。”

秦飒把孟恩的顾虑说出来,总结道:“我特意总结了近几年事件发生的规律,越到年末会越猖獗,大多频繁发生在年前年后这一时间段,今年的确有蹊跷。”

在西部,和孟恩并肩作战过,已经把他当做是兄弟看待,他有事相求,自然能帮就帮。

而他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,想想也只有厉泽阳能管到那边的事情。

厉泽阳眉头紧蹙,从抽屉拿出一包烟,拆开后递了一根给他,“这事你先盯着,我会和西部军区联系,多派点人手过去。”

西部恐怖活动猖獗,并不是一次性就能解决的问题,还是要从长计议,至少要弄清楚头目是谁。

“嗯,我知道。”秦飒应下来。

两个男人面对面坐着,无声地抽着烟。

烟雾缭绕间,秦飒抬头,视线落在他身上,多了几分不真切。

眼前的这个男人,无论从气质还是专业技能,都是令人仰视的,说实话杨闵怀逼他离开,是不明智的。

他能看出厉泽阳根本无心与他争些什么,否则这么多年过去,又怎么还会趋于他手下,凭借他的本领,想在基地混出来,根本不是难事。

秦飒弹了烟灰,被烟熏的微眯起眼来,说道:“从特种部队退了之后就想过安稳日子,一晃一年过去,还是不时要奔走在生死线上。”

“等真的闲下来,说不定会怀念这个时候。”厉泽阳吐出眼圈,浅靠在座椅上,能看出身心是放松的。

秦飒问:“你会怀念吗?”

话是在理,但忙久了、累了,还是希望能好好放松一段时间。

厉泽阳把半截烟按灭,没搭腔,反倒说:“集训回来就好好放松,影刹的事也不是心急就能解决的。”

他能混迹整个南亚,自然不止他们这一方要逮捕他,适当的放松还是有必要的。

“不过话说回来,上次嫂子碰到影刹,身份有没有被他得知?”若让他知道倪初夏和他是夫妻,怕以后她的处境就危险了。

厉泽阳沉吟片刻,说道:“这点还不能确定。”

影刹这种人,锱铢必较,当初在Y国重挫了他的势力和人手,必定会找机会还回来,以前他倒是不会在意他,只是如今有她,不能再这样被动下去。

“我这边有消息会第一时间通知。”秦飒表明态度。

虽说他们的行动一直都是机密,但是对于曾经的头儿,这些倒是要求没那么高。

况且,当初逼走他,也有自己参与的份,就当是为那时候做的事情弥补。

*

客厅。

叶飞扬一个人坐在单人沙发上,祈祷着唐风遛狗赶紧回来,他一个人实在应对不了两个女人的对决。

虽然到现在为止两人都没有说话,但就凭这气氛,也让人坐立不安。

没一会儿,夏岚开口,“卫生间在哪?”

倪初夏答:“直走右转。”

夏岚拨了拨头发,握着包起身走过去。

待她离开,倪初夏好奇地问:“她平时出任务也这样?”

话落,她比划头发和脸蛋。

精致的妆容和刻意做过的头发,倒是一点看不出是干这一行的。

还有点她很好奇,所有人去集训或多或少都黑了,她似乎没有什么变化。

叶飞扬懂得她的意思,解释道:“夏岚的工作就是收集资料,并不需要像唐风那样冲锋陷阵,危险度也相对会低。”

“嗯。”

倪初夏点头表示理解,也没再多问。

夏岚走过来,可以看出在卫生间补了妆,唇色明显变了。

她没有坐在先前的位置上,而是坐到倪初夏的斜对面,似乎有与她说话的意思。

看了眼手机的时间,一点差一刻钟,离飞机起飞还有两个小时,也该到出发的时间。

夏岚将包放在旁边,双手搭在腿上,开口说:“飞扬,我有些话想对倪小姐说,能出去一下吗?”

“哦,好。”

叶飞扬应下,在他站起身的那刻,倪初夏说:“坐着吧,也没什么是他不能听的。”

无非是说一些示威或者是表明自己的立场决心的话,没必要藏着掖着。

叶飞扬半站着,目光在两人之间流转,扶了扶眼镜,最后选择坐下。

夏岚身形微愣,没想到一开始她就给了自己一个下马威。

倪初夏端起玻璃杯,下巴倨傲抬起,美眸微眨,“夏小姐,在说话之前,我纠正你上句话中的错误,我是厉太太,而不是倪小姐。”

“……”

夏岚心中膈应的慌,却也不能反驳,只能降不满和怒火往心里咽。

“我要说的很简单,你知道老大为你放弃了多少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倪初夏回答的很果决,轻抿一口水,笑着说:“既然是他为我放弃,也就是纯属自愿,什么时候轮到你瞎操心?”

一副好笑的面孔望着她,像是刚刚只听到一个笑话。

“你!”

夏岚脸色微变,不可思议地看着她,“你怎么能这么自私?”

没有想到这样的话她都敢说出来,真的不明白厉泽阳到底喜欢着这个女人什么?

她认为,配得上厉泽阳的人在一定程度上也应该是女英雄,可是倪初夏除了好看之外,真的看不出她有什么优点!

“我自私与否不是你这个外人评判的,仅凭厉泽阳为我放弃很多,就能断定了吗?”

倪初夏语气丝毫没有软下来,“就算我是自私,那也与你无关。

如果夫妻至今彼此的磨合与退让是自私,那么全天下就没有不自私的人。

况且,人本来就是自私的。

只要不违反法律,不触碰道德的底线,自私也是一种自保。

“他如果能继续留在基地,将来一定会成为基地的几把手。”夏岚愤懑不平地说。

她无法接受厉泽阳离开基地,那么她这么多年的就坚持成为什么?

这次厚着脸皮来这里,只是想让厉泽阳重新回到基地,并没有其他的想法。

“所以呢?”

倪初夏反问,平静说:“所以他就该继续待在那里,直到死是吗?”

“我不懂那些大义,也不想懂那些,我只知道他曾经生死未卜地躺在破旧不堪、甚至都不能用医院来称呼的地方,造成这些就是你口中的基地,而他生病养伤的过程,除了他的兄弟,没有一个人来探望他,这样心寒无情的地方,再待下去有意义吗?”

她的丈夫,无论是能力还是家世,都不需要靠卖命来换取军衔,但是前十年他都是这么过来,难道就不允许他过一天安稳的日子吗?

倪初夏眼眶泛红,将眼睛别开,不去看刚刚质问她的女人。

叶飞扬听了她说的话,心中动容。

要问他,倪初夏自私嘛?

他觉得一点都不,至少在他看来,这样实属正常。

这只是作为妻子而言最真的盼望而已,只不过如今盼望成真。

如果可能,他也希望唐风能脱离基地,不需要受到束缚,也不需要再辛苦卖命地去出任务。

他们每个人,都有手有脚,并非离开基地就活不下去。

说他们是军人,可是他们至今连军籍都没有,更别说升迁,只是心中的信念一直再支撑着。

之后,秦飒和厉泽阳下楼,夏岚没有机会再说话。

因为时间快到,在唐风遛狗回来之后,众人便告辞,坐的是夏岚的车。

开车的是秦飒,夏岚坐在副驾驶,唐风、叶飞扬坐在后座。

刚开始四人都没有说话,是夏岚先开的口,“当初老大受伤,为什么不告诉我?”

厉泽阳受伤的事情,一直在他们从西部回来,她才得知。

原先,她天真的以为他们是去追查影刹的下场,却没想到他们竟然再一次撇下她,算一算已经很多次这样。

她不过是喜欢厉泽阳,难道有错吗?为什么这些人一个两个都像防贼防着她?

秦飒见后面两人都不说话,回道:“当时你正好处在休假期,就没打扰你。”

“其实是怕我过去会膈应倪初夏吧?”

夏岚透过后视镜看向后座两人,“原来你们和她的关系那么好了,好到我这个战友都可以撇下,是吗?”

她和他们这些人说话似乎永远是这样,不会有怒意,也不会大声,只是用反讽的语气,令人觉得心里格外别扭。

偏偏想反驳,都不知道该如何回嘴。

这点,唐风不擅长,所以适时保持沉默。

叶飞扬硬着头皮回:“夏岚,我们没有撇下你,只是怕你来大家尴尬。”

“哦,原来我和你们在一起,会尴尬啊。”

夏岚冷笑着,目光轻轻移开。

这就是她用命保护的兄弟,在一个外人面前,也从未为她考虑过。

“你别阴阳怪调的说话,我们什么时候撇下你了?”

唐风倾身看着她的侧脸,“飞扬当初救你差点挂了,你怎么不说呢?”

“那是他的事,你总挂在嘴里像什么话,难不成你们已经不分彼此了?!”夏岚回话。

“你,你胡说什么?”

“行了,这点小事有什么好吵的!”

秦飒低吼出声,制止两人的吵闹,“我们是一个团队,吵成这样是想上战场的时候一个个都去送死吗?”

唐风靠回原位,双手环抱于胸前,没再说话。

她其实也不想总是揪着夏岚不放,也明白他们是一个Team,可是一想到叶飞扬曾经舍命去救她,就觉得膈应、生气。

这么想,她一脚踹在叶飞扬腿上,见他莫名看过来,冷哼了一声把帽子戴上闭眼睡觉。后者无奈摸了摸鼻子,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,这里只有两个一天都能上演好几台了。

秦飒偏头看了眼夏岚,见她面色并未缓和,心里也是颇为无奈。

他承认,在女人面前厉泽阳无疑是吸引人的,只是他已经有了妻子,这几次的接触,也清楚明白他们两人之间的感情不是能让人见缝插针的。

厉泽阳说话的时候,不论她是否看着他,都会温情地注视着倪初夏的眼睛。

男人爱一个女人其实表现的很简单,眼中有她,心里念她。

光凭这一点,夏岚就没有机会。

他不明白她到底在坚持什么,难道非要把脸面撕破,才能真正的放手吗?

回到住所,秦飒路口把三人放下,自己找地方停车。

因为行动需要绝对保密,他们几人住的地方并不是别墅和公寓,而是在城中村里找了片大点的地重新做的平方。

车停好后,走到路口,发现夏岚并未进去,而是低头站在那里,像是刻意在等他。

听到动静,她抬头看过来,笑着说:“你也不睡午觉,陪我去喝酒吧?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哎……我想把渣渣灭了,但后面她有重要作用,阿西!

感谢

【654231】1月票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