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21、某些娘们,嘴巴臭的不能闻【二更】/军少独爱闪婚萌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唐风他们离开后,厉泽阳把行李从主卧搬下来,把别墅的电断了,离开临海苑。

在外没等一会儿,裴炎开车到来。

将行李放到后备箱,又让大金毛坐到副驾驶,才开了车。

这是两人第一次一起出国,却又像是平常出游一样,倒也没太过慌乱。

厉泽阳把事情全部交代给裴炎,也提前和厉建国打过招呼,部队暂时不会催那么急。

而倪初夏却与他的行事风格完全不一样,她是事到临头了才会想着去一一通知。

坐在车上,倪初夏抱着手机都没有停歇,通知完方旭、李秘书和刘慧自己要离开十天半个月,便开始安排公司接下来的事情。

首要便是安抚方旭,他算是公司的顶梁柱,要是他不愿意多承担点,还真不知道要靠谁了。

方旭:你在大过年这么喜气洋洋、家和万事兴的时候通知我这么重磅且痛苦的消息,好吗?!

微信消息连发了三个感叹号,以表示他真的是接受无能。

倪初夏抿了抿唇,发了可怜的表情过去,然后打字,“方大哥,我结婚都快半年了,连蜜月都没有,你不能让我期待已久的蜜月就这么泡汤吧?”

“行吧,不过很多事情我做不了主,让李秘书把工作发你邮件,你每天都抽点时间看看。”

方旭发来一段话,紧接着又进了一条,“打算几号出去?话说你哥知道这事吗?”

看到他问及倪明昱,倪初夏愣了一下,她好像又忘记告诉大哥了。

过年这段时间,她一直都在厉家,因为倪德康病房入院,连一家人吃饭的机会都没有。

本以为昨天去倪家能见到他,哪知他人太忙,除了在医院那次,就再也没有见过面。

告诉方旭自己现在正在去机场的路上之后,便在微信里找了倪明昱。可能真的在忙,消息发出去良久,也没见他回,也就没再等。

在机场候机,倪明昱来了电话,大致交代自己的情况,又叮嘱她在外自己多注意之类便挂了电话。

候机室,倪初夏才想到问这次出去几天。

厉泽阳回:“一个星期左右。”

“一个星期啊,应该够了吧?”轻声嘀咕。

“说什么?”

倪初夏干笑两声说:“没,就是有点迫不及待了。”

总不能老实交代自己心中的想法,怪难为情的。

“嗯,我也是。”

厉泽阳没深问,表情有些高深莫测。

他坐在椅子上,深邃的目光点缀着深情眷恋,像是要将人溺入其中。

*

珠城下起雨来,算是年后的第一场雨。

城中村的小吃一条街依旧热闹非凡,雨似乎并未阻止他们出门闲逛的心。

红色伞棚下,秦飒和夏岚面对面而坐,面前摆了烧烤和烧酒。

相较于隔壁邻桌吵闹,两人显得很安静。

夏岚一杯接着一杯,却没有和对面人攀谈的意思,像是真的只是让他陪自己喝酒。

秦飒没劝她,自己也开了瓶烧酒,独自喝着。

“明明我是最先陪着他的人,为什么他会爱上那个女人?”

两瓶酒下肚,夏岚开始倾诉心中的不满和痛楚,“她那么自私自利,根本不为他考虑的……你们男人是不是都喜欢她那种柔弱需要人保护的女人?”

秦飒放下酒杯,压低声音说:“夏岚,你很好,只是要让厉泽阳喜欢你,光有这一点是不够的。”

他开始对倪初夏也很有意见,但是看到她放下一切去西部找老大,前段时间又和影刹周旋,对她有所改观。

第一次见面,因为夏岚的关系,他戴上有色眼镜去看她,自然会对她产生诸多不满。

嚣张又任性,跋扈又自恋,除了脸蛋漂亮、身材好就看不到任何优点,但是随着相处,他逐渐发现,她并不是花瓶。

她勇敢、聪明,在还只有二十来岁的时候敢于做出那些事,足以看出她在乎厉泽阳,同样的,这样的女人,值得老大去珍惜。

“我也可以的。”

夏岚的眼泪顺着眼角落下,栗色的长卷发,也失去光泽,“我是为了他才拼命进入基地,又经历层层选拔来到他的行动组,可是他现在离开,那我算什么?”

从事他们这一行,心中都有信念,而她完全是靠着对厉泽阳的那份喜欢和执念才坚持下来。

疯狂的测试,魔鬼的训练,她身上留下的那些去不掉的疤痕,都是这么得来的。

如今,他说离开就离开,她又该靠什么坚持下去?

“不能因为他的离开,你就觉得生活无望。”

秦飒苦心说服,“你还有我们啊,唐风心直口快,但她心眼不坏,飞扬闷了点,但他一直把你当自己人,至于杨胜,虽然领导力比不得厉泽阳,可他也是真心为我们。”

“呵呵……”

夏岚笑起来,似乎没把他的话当回事。

刚刚他说的那些,一个个都是向着倪初夏的,而那个女人的确有本事,能在短短的时间里说服桀骜唐风,对什么都无所谓的叶飞扬,就连……就连秦飒也对她大有改观。

她输了,输的一塌糊涂、一败涂地。

不仅败在感情上,还丢了曾经出生入死的这群兄弟。

秦飒双手按住她的双肩,“我去付钱,回去休息一晚,明天又是活力十足的夏岚。”

夏岚望着他的背影,眼睛微微眯起。

既然她是讨嫌的存在,那么,她就不该留下,这个圈子那么大,何必留在令她心寒的地方呢?

……

“放开我!你信不信我去报警?”

一群臂膀上纹着纹身的青年地痞走过来,欲意调戏和夏岚邻桌的女人。

“美女,大晚上穿这么少,冷不冷啊?来,哥哥请你喝酒。”

一时间,啤酒瓶碎掉的声音,与人群中喊骂声夹杂,让这条街更加嘈杂。

秦飒结完账回来,看到位上没有人,快步走出去。

小吃街的人全部挤往一处,都是围观去看热闹。

秦飒顺着人流走过去,嘴里喊着夏岚的名字,心中格外焦急。

城中村地痞流氓最多,而夏岚平时的训练只是简单的格斗,如果与这群不按套路的流氓碰到,一点好处都占不到。

扒开围观群众挤进去,就看到夏岚拽着穿米色大衣的女人,手里握着啤酒瓶指向那群地痞流氓。

“我说这位大姐,你和这妞非亲非故,至于这么拼命吗?”

夏岚手指紧握,没理会那边的喊话,只是将女人护在身后,低声交代,“等会打起来,你就往人群里跑,别回来了知道吗?”

“那你怎么办?”

“我不会有事。”夏岚慢慢松开她的手,声音压低,“这里鱼龙混杂,以后晚上别出来了,走!”

话落,夏岚把她推进人群中,手中的啤酒瓶砸向头目身上。

这些小痞子,都是十七八岁的孩子,家大多住在这里,只是爱聚众闹事,但这次显然是闹得太过。

秦飒看着他们手里都有棍子和刀,咬牙冲了进去,帮夏岚对付他们。

基地明文规定,不允许私自打架斗殴,一旦触犯,轻则受到惩罚,重则则是被逐出基地。

他不知道夏岚出于何种目的要做出这种事,但让他看着她被人群攻而不帮,是绝对做不到的。

城中村的治安并不好,这么大的闹剧出来,警察迟迟都没有赶来。

一辆蓝色跑车从路口呼啸而来,原本闹事的人听到跑车的引擎,顿时停下来,向后退了两步。

“操蛋孙子,谁让你们青天白日闹事的?!”

骂骂咧咧的声音传来,嘴里可能嚼着东西,还有些含糊不清。

狗腿的人走过去,说道:“二爷,天已经黑了啊!”

男人一脚把他踹开,“给老子滚,书不好好念,就知道混事,老子给钱就让你们操事的?!”

“二爷,是这娘们不识好歹,兄弟几个找乐呵,都被她搅和了!”另一人开口,说着,还指向秦飒和夏岚两人。

“你们为难女人,还要不要脸?”

秦飒冷着脸看向他们,嘲讽说:“如果今天被欺负的人是你们的妹妹,是不是也要乐呵一下?”

年轻气盛的男孩被他训的哑口无言,又碍于岑二爷在场,屁话都不敢乱放一个。

“丢人现眼!”

岑北故怒视他们,忍住揍他们的冲动,低吼道:“下次再敢闹事,你们就给我离开这里,滚出珠城。”

“二爷,我们以后不会了。”

“再也不敢了,保证好好学习!”

“……”

岑北故气得给他们一人来了一脚,“妈的,还不快滚回家!”

操事者离开后,人群也逐渐散去。

夏岚动了动肩膀,对身边的人说:“事情闹这么大,头儿应该会得到消息吧?”

“你!”

秦飒拧眉看着她,压住心中怒火问:“你到底想做什么?”

“我要离开、离开基地,不做点事怎么走?”夏岚漫不经心地说,平淡的模样像是刚刚那句话只是玩笑。

秦飒却明白,她没有在开玩笑,是已经下定决心了。

岑北故大摇大摆走过来,说话语气全然像是和多年老朋友寒暄,“刚才那群兔崽子不知天高地厚,你们别介意。”

“既然他们归你管,以后看好了,成日不学无术算什么?”秦飒目光冷冷地看着他,语气也不好。

一来他的确看不上那群流氓地痞,二来还沉浸在夏岚刚刚的那番话中。

岑北故危险地眯起眼睛,撸起袖子指着他说:“老子的小弟老子自然会看好,你没资格评判他们!”

他的人,他可以打可以骂,但是绝对不允许别人这么贬低他们。

今天事出突然,他了解到的情况的确是那群臭小子理亏,那么自然是要道歉,但是听这个男人说什么不学无术,语气中的鄙夷他忍不了!

那群孩子,从他们被这个社会、被家庭所抛弃到如今,已经改了很多,也听话了很多,怎么能光凭外表和一件事就能否认整个人?!

“看好?呵……一群人渣该怎么调教啊?”夏岚微抬起下巴,看向岑北故的眼神带了些鄙夷和嘲讽。

人渣永远都是人渣,还能指望他们改邪归正的那一天吗?

眼前这个男人,一身痞样,被那群地痞流氓拥护称为二爷,大流氓带着一群小痞子,能有什么出息?!

岑北故双手紧紧握拳,额头青筋已经暴起。

哎哟,这娘们嘴巴真臭,他妈~的,连自己一向不打女人这个原则都要破例了。

秦飒察觉到他的异样,向前走了两步,侧身将夏岚拦在身后。

视线交织,谁都不肯退让,气氛逐渐凝滞。

就在这时,原先已经离开的女人被人推搡过来,看到夏岚的时候眼中一亮,“刚才的事情,谢谢你啊。”

夏岚朝她略微一点头,“你人没事就好了。”

说完,她抬眼看向她身后,是个身形高大的男人,在路边摊亮着的灯光照射下,隐约能看到他的脸,在对上他的眼睛时,眉头不由皱起。

“面对那群人的时候不是挺能,怎么逃出来都不敢回来了?”

“要你管!”

女人扭着胳膊,甩开他的手,“倪明昱,你好意思吗?我被那么多人欺负,你竟然在一边看戏!”

她不过是出来倒垃圾,碰到这个没品男不说,还要勒令她去买吃的,要不是他突然造访,又怎么会碰上那群人?!

“我看你挺能的,怎么不把酒瓶朝人头上砸?”男人不动声色收回手,向后退了两步。

宁婧怒视他,没有说话。

岑北故没耐心看他们处理感情纠纷,一把拉住宁婧,“妹子,替那些臭小子给你道歉,他们也就是看你长得漂亮,想和你说话,别太放在心上。”

宁婧收起面对倪明昱的怒样,朝着岑北故一笑,“没事的,他们也没做什么过分的事。”

岑北故见她不为难,不免感慨,“还是你好,不像某些娘们,嘴巴臭的不能闻。”

“你说谁嘴巴臭呢?”夏岚脸色变得极为难看,大声喊道。

岑北故吊儿郎当地站在那里,吹了口哨说:“谁激动、谁答应谁就是谁喽?”

“你——”

夏岚气得脸色发青,手腕却被秦飒死死拉住。

痞子果然就是痞子,说出来的话都是这么没素质!

“两位救了她,我表示感谢,岑先生既然也诚心道歉,这事就算这么了结,各位看怎么样?”

倪明昱说着,目光流转在岑北故和秦飒身上。

岑北故给面子地点头,说道:“老子无所谓,就看他们了?”

夏岚本不想这么放过用言语辱骂她的人,但打量了倪明昱之后,咬牙忍了下来。

这个男人姓倪,且和倪初夏长得那么像,说他们没有关系,都不会有人相信。

完全可以不给他面子我行我素,但是却想到刚刚自己救了他身边的女人,看样子两人关系匪浅,若是能和她处好关系,说不定能有用处。

脑中过了这其中的厉害关系,夏岚应下来,“就这样吧,我们也不是不讲理的人。”

岑北故咋舌,冷眼望着她。

长得倒不吓人,说话怎么就这么难听?!

秦飒开口,“时间不早了,和我回去吧。”

话落,朝三人点了点头,拽着她先行离开。

道上剩下三人,岑北故一直和宁婧搭话,打听到她的姓名和住址之后,拍胸脯说:“妹子放心,以后城中村这一带的人不会再有人欺负你。”

“那我就谢谢岑大哥了。”宁婧连忙感谢,寒暄两句后便与他告别。

倪明昱看着她背影离去,眸子眯起来,没有立即追上去。

岑北故熟稔拍着他的肩膀,说道:“兄弟,再不追人都要走了。”

“谁是你兄弟?”倪明昱拨开他的手,表情莫测,神色不满。

岑北故看着自己半空中的手,爆粗口,“靠!果然是兄妹,妈的,连脾气都一样。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把岑二哥放出来,人物关系复杂嘞

明天厉倪蜜月(造人)旅行

感谢

【wlf345】1评价票

【寂寞笙箫】1月票

【zy701123】2钻石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