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22、哪知道会被人偷亲/军少独爱闪婚萌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岑北故抱怨后,便径自走向自己骚包的跑车边。

倪明昱看了眼周遭的环境,目光落在煤渣地上打斗的痕迹,眸色转深。

看到刚刚两人对付小混混的手段,只觉得似曾相识,像是在哪里见到过,一时却又想不到在哪。

听到小贩的叫卖声,才将他纷飞的思绪拉回。

收回思绪后,倪明昱跨步走向宁婧离开的地方。

走出煤渣地,顺着泥泞的小道走向小巷深处,雨虽然停下,但从小巷散发出来的潮湿和臭味更加重。

道路上有人家丢出来的垃圾,青苔长满了墙上,可以看出这里的条件很差。

走出小巷,倪明昱来到一棵梧桐树下,站了一会儿后,走到一扇木门跟前,抬手轻敲门。

“等一下,马上过来!”隐约听到女声。

约莫五分钟,门从里面被打开。

宁婧穿着睡衣,头发湿漉漉地站在那,看到来人说倪明昱,身形微怔。

之后,有些不可思议地问:“那个……你怎么还没走?”

她以为经历那场闹剧后,他应该早就开车离开,却没想到他竟然又一次穿过那样的小巷来到这里。

“我和你说过,我很饿。”倪明昱用大爷的语气说。

一副‘我已经饿了,你还不去给我准备饭菜的’表情望着她。

宁婧眉头皱起来,因为刚洗完澡,脸蛋有些泛红。

她强忍直接关门的冲动,咬牙说:“我差点出事,你还想让我出去买?”

“你家有什么,随便给我做点也行。”倪明昱视线落在她身上,目光饶有兴味。

宁婧侧过身,先让他进来,自己则进了厨房。

倪明昱个头很高,他来之后,客厅就显得很窄小,摆了沙发和电视机橱柜后,就已经被塞得满满当当。

坐在沙发上长腿只能曲起,只要一倾身就能碰到那台很老旧的电视机。

斜对面有一扇门,是敞开的,大概是卧房。

不管怎么说,宁婧都是女人,卧房他并没有跨足。

二十分钟后,她端了一碗水饺出来,又用醋和麻油调了料让他沾着吃。

“只有这些了,吃不饱你就去外面买点吧。”

宁婧没坐在沙发上,而是搬了板凳坐在一边,垂着头点着手机,显得有些无聊。

倪明昱端起碗,发现桌子实在太矮,若是弯腰沾了酱料,吃的时候必然会滴到地上。

就在他犯难的时候,宁婧端起小碟子,“我端着,你吃快点。”

倪明昱看向她,眼底多了些意味不明。

只是思考片刻,他便开始享用算是特别的晚餐。

他自己是会厨艺的,所以对一般人做的菜并不看好,但尝了一口之后,却觉得这碗饺子味道好极了,酱料也调的很好。

一碗下肚,倪明昱中肯评价,“火候再控制一点,可以去开一家饺子店铺。”

宁婧看着他,眼底显然是怀疑和惊讶。

自认识他至今,从未从他嘴里听到过任何一句好话,说出来的话往往能气死人,可就是这样,她竟然还能和他共处一室,且没有疯掉。

宁婧觉得自己抗打击能力越来越强。

“我平生最讨厌的就是下厨,让我去开餐饮店,我可真谢谢你。”

或许是长期和他待在一起,即使他没有开启损人模式,自己也忍不住想讽刺。

说出来之后,心里多少有些后悔,怕把好不容易融洽的现状给打破。

倪明昱一改往常,只是静坐在那里看着她,没再说话。

把碗筷收拾洗好,才过晚上七点钟。

“你打算什么时候走?”

家里坐了尊大佛,干什么都不自在。

倪明昱答:“你不用管我,我坐累了自然会走。”

呵!

宁婧抓了抓还没干的头发,走进浴室,拿起吹风机吹头发。

浴室与客厅就是面对面,她并没有关门,动作和身形都能看清。

头发全部捋到一边,歪着头,一只手用毛巾擦手,另一只拿着电吹风,穿着碎花棉衣,并没有什么美感。

至少,在倪明昱眼中是这样。

蓦然间,吹风机声音戛然而止,屋内的灯唰的暗下。

“艹!他妈~的怎么又停电?”

“你大爷的,你们谁又偷偷开了空调,赶紧去保修!”

“卧槽,晚间新闻错过了!”

“……”

谩骂声此起彼伏,虽然已经关了门窗,却还是能清晰的听到。

浴室的人似乎已经对这种突然停电的时候习以为常,摸黑找到手电筒,打开后把一早就准备好的蜡烛点上。

屋内亮起微弱的光,却能让两人看到彼此。

宁婧摸了摸头发,说道:“停电了,快回去吧。”

虽然她知道倪明昱不会对她做什么,但孤男寡女共处在停电的房子里,多少有些不好。

倪明昱没答话,而是问道:“电大概什么时候来?”

“说不好,最迟也得到明天早上了。”

这么晚的天,前不久又下了雨,应该不会有人过来修电路的。

又是一阵沉默后,宁婧听到了声音,抬眼便见倪明昱起身,“我先走了。”

“哦,好的。”

宁婧拿着蜡烛送他到门外,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黑夜里,才转身进了屋。

屋内还有男士香水的气味,证明刚刚他真的来过。

宁婧走到沙发边,把蜡烛稍稍倾倾斜,将油滴到桌上,让它站立。

一切做好后,她环抱住双腿,蜷缩在沙发里。

其实,她很怕黑,尤其是在雨夜。

可是自从家道中落之后,她便再也没有怕的资格,因为没有人会关心她,会保护她。

久而久之,她也练就了在突然断电的时候,第一反应是找到光源,而不是去尖叫、哭泣。

人,似乎就是要这样逼着自己慢慢成长,克服这样那样的恐惧。

于此同时。

倪明昱再次穿过巷子,坐回车里。

他并没有第一时间开车离开,而是掏出手机拨了号码,把地点和事情交代清楚后,才挂了电话。

约莫二十分钟,看到那一片重新亮起灯,他才开车离开。

回去的路上,手机微信提示音响起,在红灯停下的时候,他点开APP,看到来自宁婧的一条消息。

宁静致远:电来了,看来你和这一片犯冲,以后别来了!

倪明昱轻笑出声,点开了语音打字功能,“刚刚忘了说,少和今晚碰到的一男一女接触。”

那边很快回过来,“?”

看到这三个问号,倪明昱眸中微闪。

很符合在她那个年纪的回答,记忆中倪初夏极度疑惑和好奇的时候,都会这样强调。

“不用知道原因,这么做就对了!”

这条发过去后,那边没有再回,倪明昱也按灭了手机,提速离开。

……

晚上十点钟,飞机到达海岛旅游机场。

因为提前联系了地陪,下飞机已经有人再等着。

夜间,温度约在十二度左右,两人把大衣外套脱掉,穿着线衫刚好适宜。

坐上车,地陪侃侃而谈,大抵是介绍海岛的风景和特色,以及这几天的行程安排。

末了,他补充,“厉先生、厉太太,刚刚我说的都只是初步制定的计划,如果你们有其他安排尽管说出来。”

倪初夏仔细听了前面他说的话,明早是八点起床,用过早餐便离开酒店坐上观光车去看沿途的风景,大概中午会到岛屿的度假村,在那里度过两天,之后便是出海、潜水等项目。

安排倒是挺合理,所以她没有说话。

厉泽阳看了眼地图,说道:“这几天早晨晚起半小时,明天到了度假村你就可以休息,出海的时候跟着就行。”

“好的,厉先生。”地陪果断应下。

他们是做私人订制的旅游,所有的都是以顾客的意见为主,当然,最主要的原因是钱已经付了,不用他陪着也图自在。

十点半左右到达海岛酒店,即使是旅游的淡季,看酒店停靠的车辆也清楚,这里的游客量并不少。

来到顶层套房,倪初夏放下包便站到落地窗面前。

虽然是夜晚,接着皎洁的月光能看到一望无际的大海,深蓝带着点神秘。

推开门,走进阳台,感觉自己在半空悬着,抬头便能看到头顶的星空,很美。

不得不说,厉泽阳的安排让她很满意

虽然他并不浪漫,有时候还很不解风情,但是不经意间就能让她的少女心爆棚,就是这种偶然才更显珍贵。

“哇……好漂亮啊!”

倪初夏趴在栏杆处,任由风吹拂而来,头发乱了也不去管。

男人把行李放好,跨步走过来,抬手撩起她的发,取了她手腕上的皮筋,小心替她扎上。

倪初夏身体向后靠,仰头问:“我很喜欢这里。”

她不是第一次看海,却是第一次和他一起,以度蜜月的形式来到这里。

想到这,她转过身,踮起脚尖亲吻他的脸庞。

依恋又缠绵。

这样的场景,放在半年前,打死她都不会相信自己会和丈夫一起度蜜月。

她曾经幻想过自己的另一半,应该是幽默风趣的男人,他不一定要有钱,但要舍得给她花钱……

光是幽默风趣,就与他没有任何关系。

理想和现实总会有差距,但这个时候,她却觉得爱着的人就应该是厉泽阳,沉敛漠然,却对他包容有度。

因为她的献吻,厉泽阳深邃的目光染了丝温柔,脸庞也变得柔和。

他宽厚温热的手搭在她腰肢上,表情正派却撩拨地轻捏软肉。

“干嘛调戏我?”

倪初夏抬起下巴,嘟着嘴,娇俏地问。

男人不答反笑,在她佯装怒意时,弯腰将她公主抱起。

“你干嘛?”

倪初夏吓得攀住他的肩膀,眸中微眨,隐约能看到丝丝期许。

“去洗澡。”话落,他低头含住她的唇,带着她来到浴室。

水温升高,雾气缭绕,之后便是一室旖旎。

事后,倪初夏动弹的劲儿都没了,只能趴在她怀里直哼哼。

“我就提了句想要蜜月宝宝,你不至于这样吧?”

一会这样,一会又那样,她快要被折磨死了。

男人亲吻她的肩膀,动作温柔缱绻。

哑着嗓子说:“提高命中率,必须这样。”

“……”

倪初夏略有无奈,“我累死了,明天怎么走路啊?”

粗粝的手指划过脊梁骨,像是带着酥麻麻的电流,好不容易适应过来,男人开口,“行程可以推到下午,下午不行就明天。”

在他眼中,她从未要求生孩子,这是第一次,他自然要满足于她。

其实想想,即使这周都在酒店,也挺不错。

“不要!我还想好好玩一玩呢。”

倪初夏在他怀里蹭了蹭,迷糊说:“明早要你背我。”

厉泽阳望着她的睡颜,薄唇轻挽,心情很愉悦。

翌日。

九点差一刻钟的时候,倪初夏醒来。

出乎意料的是,厉泽阳还在她身边躺着,一只手给她枕着,另一只手搭在她腰间,眼睛瞌上,嘴唇微抿。

睡着的样子与他醒来时候大不一样,少了淡漠,多了几分纯真,像个孩子。

倪初夏的手落在他高挺的鼻梁之上,慢慢滑下来,到达抿着的唇角,而后凑上去,亲了一下。

偷亲完,漂亮的眼睛弯下来,将他没反应,又亲了两口。

第四次凑过去时,男人倏尔睁开眼,眸中清明,显然已经醒来很久。

“你、你装睡?”

被当场抓包,丝毫没有羞赫的感觉,反而理直气壮地凶他。

厉泽阳眼底氤氲笑意,嗓音低沉说:“我只是闭目养神,哪知道会被人偷亲。”

“什么偷亲?你是我丈夫,我亲你是合法的,理所应当!”

话落,像是为了证明什么,双手捧着他的脸,重重地吻上去。

在她准备离开时,后颈被男人握住,反客为主加深了这个吻。

两人又在床上闹腾了一会儿,便起床洗漱。

查了外面的温度,倪初夏换上了无袖长裙,外面套上很薄的白色开衫。

厉泽阳上身是浅蓝色条纹衬衫,下身是黑色裤子,衬衫塞进裤子里,简单却让人眼前一亮。

他很少穿浅色系的衣服,不是因为穿了不好看,而是太好看,以至倪初夏全程都把眼睛黏在他身上。

一切准备好,两人下楼吃饭。

地陪考虑的很周到,初到这里,若是三餐都是海鲜,对胃不好,他让酒店后厨特意做了海鲜粥,又准备西式甜点。

虽然粥没有厉泽阳煮的好喝,但也算满足了她的胃。

用完早餐,地陪开着观光车带两人参观沿途的岛屿风景。

一路上,能看到不少人徒步走在道上,几乎人手都拿着自拍杆。

倪初夏坐在车上,手举着单反,把她认为值得的景色拍下来。

十点钟左右,太阳逐渐上升,气温也升高。

倪初夏把外套脱了,拿出随身携带的防晒霜涂抹起来,嘴里还哼着不着调的歌曲。

男人在一边替她拿着单反,把包里的墨镜拿出来,给她戴上。

不想这一幕,引来旁边车上女人的尖叫。

刚开始觉得莫名,直到地陪将车故意靠近,听到讨论声后,才算明白。

于是,抹完防晒霜之后,倪初夏拿出另外一副墨镜给厉泽阳戴上,“我的老公只有我能花痴!”

紧接着,她敲了敲地前面的玻璃挡板,“导游,要么开快,要么开慢,总之不许刚刚那辆车靠近!”

地陪:“……”

这占有欲,也是没谁了。

*

城中村,普通的一栋平房。

唐风和叶飞扬在室内联系搏击对打,毫无疑问唐风胜!

杨胜拿着笔和纸在一边记录,不忘鼓励,“飞扬,这次有进步,拖了五秒钟。”

另一件房里,秦飒正要帮夏岚制定体能训练计划,当事人却并不配合。

“夏岚,我知道你想离开,但是在这里一天,你就要端正态度对待每一次的训练!”

他们的工作是玩命的,如果训练做不到百分之百的投入,上战场绝对会败。

夏岚丢下训练器材,开口说:“时间差不多了,我出去转转。”

秦飒问:“你要去哪?”

夏岚停下脚步,眸中划过诡谲,“去偶遇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