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23、等会我们用什么姿势?【二更】/军少独爱闪婚萌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偶遇?

秦飒皱着眉,欲意要跟过去。

“我又不是犯人,至于你这么跟着吗?”

夏岚说的一句话,让他停住了步伐。

在她离开没多久,杨胜推门进来,看到训练室只有秦飒一人,脸色沉下来。

没问她去了哪,而是提到昨晚的事情,“你们到底有没有团队意识?我们来着是掩人耳目的,不是打架斗殴的!”

这里并不大,出去转一圈,大致就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在他们来之前,杨闵怀已经收买了摆摊的几个人,昨天的事情怕是早就传到他那里,他想替他们瞒着都做不到。

“只是教训几个混混,不是什么大事。”秦飒没将处罚看在眼里。

虽然夏岚一心想要离开,但是只要基地不放人,她就走不掉。

杨胜见他依旧不觉得自己错,隐忍住心中怒气,转身离开。

若今天站在这里询问的是厉泽阳,必定是大不一样的,终究做到他那般,也起不到向心力的作用。

唐风满头大汗地走进房里,夏岚已经洗好澡换好衣服,准备出门。

她随口问了句,“去做什么?”

夏岚照着镜子,确认无误后推门出去,没有回答她的问话。

对于她这副故作清高的样子,虽然已经见怪不怪,但心里多少会不舒坦,毕竟从起床到刚刚,她也没惹她啊。

*

出门,夏岚轻车熟路来到小吃街,除了几家早点铺摆了摊,便没有其他摊铺。

视线扫视一周,发现目标人物后,她径自走到一家摊贩跟前,买了一碗粥和一笼灌汤包,选了地方坐下。

另一桌,坐着三俩人,约莫十七八岁的样子,有几个面孔是昨晚出现的。

他们似乎并没有认出夏岚来,依旧聊着天。

“龙哥,二爷要是知道咱们不去上学,肯定会生气的。”

“去你的,我不说你们不说,他怎么会知道?”被称为龙哥的人嚼着油条,含糊地说。

岑二爷待他们很好,一心想让他们通过知识改变命运,但混了这么多年,哪里能学的进去?

又不能让他失望,只能偷着摸着干这些事情。

夏岚把粥端起来,默默喝了一口,喊了声,“老板,你这粥味道有点咸。”

“姑娘,皮蛋瘦肉粥就是有咸味的。”

常年风吹日晒,皮肤黝黑的老板急忙跑进来,“要不,我给你换一碗?”

“龙哥,是昨晚那娘们!”

经人提醒,龙哥偏头望过去,小眼眯成一条缝,大声吼道:“叔,这娘们就是来找事的,不用管她!”

夏岚把碗放到桌上,起身走到那一桌,似笑非笑地说:“我就算是来找事的,你能把我怎么样?打得过我吗?”

“你——”

龙哥一跃而起,被身边的两人拉住,“被二爷知道一定要凑我们的,忍住啊!”

“艹,算你厉害!”

昨晚那么多人一起上,最后都被揍得鼻青脸肿,还被二爷教训,今天说什么也不能再操事。

“我们走。”

龙哥起来往店外走,从口袋里掏钱,“叔,算算多少钱。”

夏岚望着他们出去,转身回到位上继续吃着汤包。

没一会儿,那群人骂骂咧咧走过来,把五十块钱拍在桌上,“谁稀罕你给我付钱的?”

“就当是我为昨晚的事情道歉,把钱收起来吧。”夏岚抬起头,唇角带着友善的笑意。

那群少年似乎没料到她的态度会突然转变,都用狐疑的眼神看向她,似是想看出她在耍什么鬼。

夏岚眼睛真诚,语气也放轻柔,“我弟弟也和你们一般大,所以看到你们混事才气不过,别介怀了。”

她的态度转好,他们也不好太咄咄逼人,龙哥把钱收起来之后,说道:“早饭钱,谢谢了。”

夏岚抿唇一笑,“不用谢,我叫夏岚,就住在这里。”

“咳,那我们叫你岚姐行吧?”

“当然可以了,去忙吧。”夏岚说完,低头继续吃早餐,眼底的不屑和轻蔑尽显。

一群蠢人,一顿早餐就能收买,看来那个岑二爷也不过如此。

得罪她的人,在有能力还击的时候,绝对不会轻饶。

维护刚刚那群人渣是吗?她就要把他们一个个逼到绝境,尝尝人渣该有的下场!

……

到达度假村,地陪将两人的行李搬进公寓式酒店,又简单介绍了附近游玩的地方,把两人领到用餐地点,便离开。

用餐期间,厉泽阳替倪初夏剥了很多虾,等到自己吃的时候,手机响起。

用纸巾擦了手,拿了手机走到一边接通。

“什么事?”

电话是秦飒打来的,接通后便开门见山问。

“老大,夏岚昨天在城中村闹了一点事。”

秦飒说完,又觉得话语很苍白,补了句,“她可能也要离开基地。”

很多事情他不好对杨胜说,但他又想不到更好的办法,只能求助于厉泽阳。

当初他带队的时候,处处与之作对,等他离开,倒是哪里都觉得不对劲。

“她的事与我无关。”厉泽阳果决回答。

既然已经离开,对于唐风、叶飞扬等人,也就没再把他们当成手下看待,如果有困难自然会帮,前提是不能越过底线。

面对他态度坚决,到嘴边的话也全然咽了下去。

他的确是想让厉泽阳劝一劝她,同时又想到这么做无疑又是给她机会,加之他如此说,便没有再提。

“昨天还遇到了嫂子的大哥,不过他并不知道我们的身份。”

秦飒把昨天的事情简述了一遍,着重讲了遇到岑北故和倪明昱。

厉泽阳换了只手那电话,视线看向倪初夏,见她托着下巴玩手机,开口说:“告诉杨胜尽快换住处,这段时间要低调行事。”

“换住处?”

秦飒不理解,城中村是他们从基地训练回来才找的地方,除了昨晚,他们一直很低调。

况且昨晚也只是和混混闹起来,倒不至于行踪暴露吧。

“这是我的提议,至于换不换,还是随他。”

他的心中像是线团,疑问太多,却又因为线索太少,抓不到重点,只能慢慢把线捋好,一点点绕起来,才能明白。

“我会把提议告诉头儿的。”

虽然不太理解,但还是遵从,问道:“老大,如果要离开基地,可能性有多大?”

厉泽阳沉吟了片刻,说道:“几乎没有可能。”

在基地位置越高的人,想要脱离,就越困难。

接触到那么多军事机密,真正的脱离的确是没有可能。

“那你呢?”

“形式上脱离,不再接受任何任务。”实则还是要受到它的控制。

入了这一行,光靠一份保密协议,根本解决不了事情。

听了他的话,秦飒沉默了。

也就是说,夏岚如果脱离,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,但凭借她的性子,必定会费尽心思去做这件事,到时候受到伤害的还会是她。

没有再聊下去,厉泽阳挂断电话后,走了过来。

倪初夏已经无聊的开始数盘子里虾腿的条数,见他回来,眼眸陡然变亮,“我给你剥了虾,快吃吧。”

厉泽阳坐下,果然看到碗里有虾肉,连酱汁都沾好。

他眼底划过诧异,目光落在她手上,“不是说最讨厌手上油乎乎的吗?”

半年的朝夕相处,几乎已经把她的性子和喜好摸得一清二楚,也知道她有时会娇气。

很多男人并不喜欢女人太过娇气、任性,但他却欣然接受她如此。

她的那点小脾气,算是生活中的调剂品,而娇气,与其这么说,倒不如说是她对生活品质的追求。

倪初夏双手托着下巴,眨了眨眼说:“为了你能克服一切讨厌的事情。”

厉泽阳心中略微一怔,面上却不动声色,淡定地拿起筷子,吃着她为他剥的海鲜。

歪头有些纳闷,这么深情款款的告白,应该是很感动才是。

哼!

闷骚的老男人,还学会喜怒不形于色了!

用过午餐,两人并肩走出餐厅。

并没有依着地陪介绍的路线,而是根据厉泽阳制定的游玩攻略,走了另一条路。

先去的度假村的水上游乐场,所有的项目都是和水有关,刺激又凉爽。

还未进去,就已经听到尖叫声。

倪初夏是属于嘴能的人,一面嘲笑那些叫的大声的人,一面又在厉泽阳要去排队时拉住他。

厉泽阳第N次询问:“这里最出名的就是悬崖过山车,又称‘死亡零距离’,要玩吗?”

倪初夏看了眼上蹿下跳运转的项目,有些害怕地向后退了两步。

对于这样长时间脚不着地的游戏,她一向很犯怵,说到底还是怂。

“害怕?”

一路听她说了各种理由,就知道她是害怕。

听到他语气中的肯定,倪初夏死要面子说:“我怎么可能害怕,排队去吧!”

话落,拽着厉泽阳去排队。

一般都是上午来这里,下午时分人并不是很多,两人排了半小时队,就坐上了过山车。

真正坐上去的时候,并不可怕,当过上车缓缓升高的时候,心也跟着悬起来。

倪初夏望着地面与自己越来越远,眼底是无措和恐惧。

感觉到手背一热,男人的大手握住她的手,低声说:“别怕,有我在这。”

“不行,我要下去!”

“坚持几分钟就好了。”厉泽阳继续安抚。

“一分钟都不行,万一设备在半空中停了怎么办?新闻报道过山车倒掉在半空,好多人下来就直接进医院了。”

“…不会的。”男人耐着性子说。

“我的安全带要是松了,直接摔下去怎么办?”

倪初夏摇着头,死死握住厉泽阳的手,“是不是要到最顶端了?我要掉下去了!”

“……”

厉泽阳腾出手扶额,不应该怂恿她上来的。

前面三分钟的上升,胡乱说着话,等过山车开始呼啸飞驰,就只剩下尖叫。

过山车停下,倪初夏双腿发软,完全是靠着厉泽阳出来,坐在椅子上缓了好久,才回过神。

“感觉怎么样了?不舒服就回酒店休息。”

听到他的声音,倪初夏呆愣地看着他,“人类太可怕了,怎么会想出这么变态的游戏?”

好几次,她都以为自己会掉进海里。

高考过后,她和岑曼曼、云辰等玩得好的同学也去过游乐场,当时也玩过不少刺激的项目,大多没什么感觉,但今天却是真的吓到,可能随着年龄的增长,胆子变得越来越小。

厉泽阳眼底氤氲笑意,薄唇挽起,“还有更变态的,想试吗?”

“……”

“蹦极,很刺激的户外活动。”

倪初夏咽了口水,抬眼望着他,“不是都说一般男人都恐高吗?”

男人短促一笑,抬手将她拉起来,“老婆,你老公可不是一般的男人。”

说的倒是在理,别说是蹦极,没系绳索都跳过悬崖,能一般吗?

半推半就来到蹦极项目地点,排队人不少。

有单人蹦极和双人蹦极,厉泽阳牵着她径自走到双人蹦极队伍中,大多都是情侣。

指示牌上写了要求,双人体重不得超过100公斤,一方必须有经验,双人必须达成一致且蹦极过程会有磕碰。

浏览完,倪初夏有点心慌,他们竟然都满足,真是一点拒绝的理由都找不到。

厉泽阳笔挺地站在那,看出她在紧张,紧了紧握住她的手,低声说:“只是跳的时候会害怕,之后会觉得身心放松。”

蹦极是户外休闲活动,以前是专门给喜欢冒险的人准备,而如今面对压力,很多年轻人都会选择蹦极来释放身心,挑战自我。

在选择玩这项活动之前,他已经做好分析,她的身体素质是可以应付这里的高空蹦极,加之年后她便要投身工作,想让她适当放松。

倪初夏狐疑望着他,显然不相信。

玩双人蹦极的大多都是情侣和夫妻,有相拥跳下去,也有男士从背后搂着女士的,甚至有人摆出‘You、jump,I、jump’的姿势。

看到这些幕,倪初夏心中的恐惧渐渐消散,甚至已经开始期待等会的跳跃。

像是她一直想参与到他的那方世界一样,两人一起跳下去,即使只是一次游戏,却也能让彼此更贴近。

倪初夏踮脚看着那对情侣跳下去,男士始终搂住女士的腰,浪漫令人震撼。

“老公,等会我们用什么姿势?”

她转身搂住他的腰,仰头注视他的眼。

厉泽阳喉结滚动,神色有些古怪。

“噗!”

“老婆,等会我们用后进式怎么样?”

“在外面注意点行不行?”

……

周遭传来窃窃私语,甚至有人学她说话。

听到耳中之后,倪初夏才明白厉泽阳只笑不语,且表情莫测是因为什么。

“想什么呢?”

她小声嘀咕,伸手戳着他的胸口,“思想一点都不纯洁,我问的是蹦极用什么姿势?!”

“是你的话太容易让人想歪。”

抬手轻弹她的额头,覆在她耳边说:“我还是喜欢男上位,能清楚的看到你的反应。”

倪初夏面红耳赤,抬手捶在他胸口,“流氓!”

要论这方面耍流氓的高手,根本不及他,自己顶多就是说说荤段子,当他荤素不忌,且还能付诸行动!

到两人的时候,训练员说了注意事项,给两人穿戴好设备,便让两人站在悬崖边,给他们足够的时间准备。

厉泽阳抱着她,深邃的目光荡开一抹涟漪,温柔缱绻,令她毫不招架之力。

“相信我吗?”

嗓音低沉、暗哑。

倪初夏重重点头,“相信。”

“只要把你完全交给我就行。”

厉泽阳带着她向外移,一直深情注视她。

“等等!”倪初夏阻止他的步子,紧张地问:“万一我现在有宝宝怎么办?”

“……”

厉泽阳清咳一声,“没那么快。”

从昨晚开始才没做措施,哪有这么快?

倪初夏深呼吸,闭上眼说:“那跳吧。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厉先森:用什么姿势还是要深入探讨一下,完全尊重你!

夏夏:呵呵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