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24、晚上负责享受就好/军少独爱闪婚萌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两人紧紧相拥从高空坠落,像是生死相随。

失重加之快速落下,令倪初夏的心跳加快,难免会尖叫。

快要落到底端时,她闭眼大喊:“厉泽阳——”

“在这,别害怕。”戴着防护手套的手拨开她的头发,语调平缓,并没有乱。

倪初夏仿若没听见他的应答,继续喊着他名字。

直到最后,失声喊道:“厉泽阳,我爱你——”

尽管声音很大,但在下坠,风的作用下,也仅仅能让他听到而已。

厉泽阳收紧抱住她的手,轻嗯了一声。

几番弹跳之后,绳索稳下来,两人缓缓落下,由底下的员工替他们解开防护衣。

倪初夏头有些晕,靠在厉泽阳怀里,手紧紧攥住他的前襟,轻喘说:“我特别爱你。”

或许是年轻,她能大声说出这句话,而他却做不到。

厉泽阳心里泛着涟漪,一股暖流涌上心尖。

他挑起她的下巴,俯身吻上去,缠绵又缱绻。

崖底的风很大,将她的发丝吹乱,从远处看,画面唯美令人心生羡慕。

经历刚刚刺激的项目,倪初夏一点力气都没有,手臂攀上他的肩,将身体的重量完全压在他身上,也任由他索吻。

一吻结束,厉泽阳牵着她离开,朝着下一个地点进发。

走出去,倪初夏挠了挠他的手,“我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告白了,你都不说爱不爱我。”

厉泽阳眼底氤氲着笑,看着她没有说话。

“算了,也不指望你能说什么情话?”

自问自答、自我安慰过后,便没有再纠结这个话题。

两人徒步走到下一处,天色已经渐暗。

把自己的地点告诉地陪,询问附近的特色餐饮,根据手机定位地图找到那里。

并不是海鲜馆,是一家西式餐厅,因为比较偏僻,人并不是很多,相对安静。

全程是厉泽阳在点菜,就是等牛排上来后,也是他把切好递放在她跟前,服务周到,态度极好。

倪初夏撑着头望着他,看到他一丝不苟地为自己切牛排,看他认真的模样,唇角微微上扬。

他知道她很懒,所以才舍弃了地陪定的计划,重新定了份可以让她玩好吃好的。

有这份心,即使不说那三个字,她也觉得自己是被疼爱的。

以前在旅行过程中,遇到过性子豪爽的人,她说她的几任男朋友都是在一起旅游过后就分手了,且都是她提出的。

因为,在平常的相处中,除了小打小闹,并不能看出什么,只有到了陌生的环境中,才能看出他对你的照顾,是否是真的好。

虽然并没有在结婚前与他出来,但至少这次两人出行,她是满意的。

厉泽阳抬眼说:“吃吧。”

话落,把背包里的外套拿出来,“先把衣服穿上,晚上会降温。”

倪初夏听话地把衣服穿上,闷闷地说:“事无巨细都被你安排好,我好像是个废人。”

什么都不用操心,什么也不用费脑,只需要跟在他身边就好。

“白天你负责观看风景,晚上负责享受就好。”

厉泽阳注视她,目光泛着浅浅波澜,含着笑意。

不知怎么,倪初夏觉得他后面的话,是刻意去掉了‘在床上’。

即使说的含蓄,也足以调戏到她,令她面红耳赤。

果然,在她捧着脸的时候,男人笑出声。

虽然笑声虽然短促且小声,但却能感受到其中包含的深意。

“不许笑!”

倪初夏顿时觉得口干舌燥,端起红酒抿了一口,低头吃着饭,以掩饰心中的那份小害羞。

以前明明都是她调戏他的,来到这里,倒是角色互换了。

用完餐,出了餐厅之后,地陪坐在车上对着两人打招呼。

倪初夏问:“这么快就回去了?”

刚吃饱饭,她还想在路上晃了晃呢。

“厉先生、厉太太,请上车。”

地陪笑着把车打开,回答她的问话:“晚上海边有篝火晚会,因为离得比较远,所以我就带车来了。”

作为私人订制旅游,他总待在酒店,旅客的事情不操心也不好,所以选在这个时候露面。

他接待过很多旅客,也有不少夫妻,但是不需要他全程跟陪的,这对厉姓夫妻却是头一回。

原本以为,他们不过是图新鲜,想自己自由行,也做好在住处一会接一个电话的准备,这一天过去,也就在吃饭的时候询问餐厅找了他,倒是令他没有想到的。

于是在车上,他倒是多嘴问了两句,大抵是今天玩得怎么样,形成如何之类。

回答他的是倪初夏,“游乐场只玩了两个项目,悬崖过山车和蹦极,等出来天就快黑了。”

地陪点头说:“整个游乐场也就这两个值得玩,都说玩了这两个项目会后悔玩的时候,不玩回去会后悔一生。”

不得不说两位是睿智、聪明的,即使他没有说,选的项目也是精准无误,不免好奇地问:“厉太太,您先生也是做旅游这一方面的?”

“不是。”

倪初夏摇头,察觉到他语气中的试探和猜测,解释道:“他是行走的百科,没有什么是不会的,反正出门带上他就对了。”

譬如过目不忘的能力,看一遍攻略和地图,扫一眼就全然能记住;再譬如方向感很强,跟着他就不会迷路。

“那应该是大学教授吧?”地陪继续猜测,透过后视镜看过去,可这冷冰冰的气质也不像啊。

“我是军人。”

这时,闭目养神的厉泽阳睁开眼,打断了他继续揣测的心思,“前些年来过这里,岛上的地形地貌都清楚,结合实际建筑的浅显知识,能弄明白景点的大致位置。”

倪初夏在一边点头,而后靠在他身上,“我老公就是棒。”

休息够了,厉泽阳搭话,“哦,棒在哪里?”

倪初夏从上到下瞄了一眼,在裤裆处看了好几眼,而后重新躺回他胸前,“哪里都棒,浑身上下,由里及外……”

“好了,可以暂停这个话题。”

厉泽阳探手握住她腰间的软肉,迫使她不许乱说话。

有些私密的话,夫妻俩在房里说说就行,没必要让人听到,尤其是别的男人。

倪初夏扭着身体,用手戳着他的胸口,“你好坏哦,老流氓。”

不仅流氓,还闷骚。

明明心里开心的不要不要,还装腔作势。

车行四十分钟,到达目的地。

时间还早,篝火晚会还未开始。

地陪告诉他们可以在附近逛一逛,等开始之后他会电话通知。

倪初夏拉着厉泽阳下车,与他的手十指紧扣,走在一处小道上,兴奋地问:“明天我们做什么?”

“在酒店休息。”

“为什么?”倪初夏拽着他的手,不满意他的安排。

就来这里一个星期,还要浪费一天的时间,实在不合理!

厉泽阳看着她,故作玄虚说:“明天就知道了。”

今天经历蹦极和过山车,这类刺激的项目,明天虽然能爬起来继续玩,但他不愿意她那么累。

地陪安排明天是去动物园和水族馆,这类地方,珠城也有,错过也并不可惜。

倪初夏悻悻哦了声,看着人群往海滩走,眼中闪过一抹狡黠。

先是松开他的手,而后故意落在他身后,突然冲上前跳到他背上,“我要你背着我。”

印象中,厉泽阳并没有背过她,有好几次都已经在他背上,最后他都是选择抱着。

“这次不许再用前几次的办法,我只要你背我!”倪初夏说着,紧紧搂住他的脖颈,把头埋在他肩侧,爱恋地蹭了蹭。

男人神色有些恍惚,恢复正常后,抬步往沙滩走去,没拒绝,也没答应她的要求。

被他背在背上,倪初夏觉得好心安。

宽厚的被,偏头就能看到他的侧脸,幸福又不失浪漫。

微风吹来,有几缕头发落在他肩侧,是专属于她的清香。

走了两步之后,他停下脚步,转头看过去,与她四目相对。

周围不时有人群来往、嬉笑,两人却安静看着彼此,倪初夏也难得静下来。

她凑过去,亲了亲他的下巴,“现在这个时候好适合接吻,对不对?”

男人突起的喉结滚动,眸色慢慢转深,配合她的暗示,心中自然是想的。

在靠近时,随身携带的手机突然响起,把原有的暧昧氛围打破,留下就只剩下遗憾和些许懊悔。

遗憾是厉泽阳所有,懊悔是倪初夏的心声,刚刚就不应该说话,亲了再说!

电话是地陪打来的,说是海边活动开始。

一群人围坐在地上,中间是木头堆成的火堆,颇具民族气息的乐队正在弹唱表演,很热闹。

倪初夏和厉泽阳盘腿坐在一边,没有参与他们,只是静静地听着。

“你到过很多地方吗?”

倪初夏歪头看他,补了句,“就是训练、出任务的时候。”

“嗯,训练一般都在未开发的岛屿或者山区,便于模拟实战环境,出任务去的地方并不适合旅游。”

他去过中东,城区森严戒备,城外战火漫天。

也到过离这里很遥远的非洲,看过难民的疯狂和维和军队的作风。

……

一次次异国他乡的涉足,却没有在Y国让他留下深刻的印象。

他至今还能记起那艘船上发生的一幕,抱着她滚落在地,虽然当时并不美好,但如今回想起来,却是分外触动心弦。

倪初夏靠在他肩膀上,伸手环抱住他的腰,“我到过最远的地方就是Y国,那里是与你相遇的地方。”

再没遇到他之前,她是不相信缘分、命运的,可是异国他乡的那一夜,却成了他们之间的羁绊。

“那时候醒来,为什么逃走?”厉泽阳的手搭在她后腰,有一下没一下摩挲。

倪初夏哼了哼,不高兴了,“谁让你那时候那么凶,我不跑万一你把我毙了怎么办?”

那是她第一次遇到那种情况,又没有经验,宝贵的第一次丢了都没来得及难过,醒来就光顾着跑路了。

“我穿着军装,你认不出来?”

任务无数次,救了那么多人,她是唯一连感谢的话都没对他说就逃跑的。

虽然已经过去很久,但谈及还是有些介怀。

倪初夏见他一直执着于这个问题,玩笑地说:“那晚是我强上的你,你要让我负责怎么办?”

厉泽阳眉头略微上扬,“你确定主宾没错位?”

用这样轻佻的语气说出来,不禁让她回想起那一晚。

在遇到他之前,生活可以说是一成不变的,毕业后就在家里,和黄娟倪柔明争暗斗,可遇上他之后,在生活中像是开了挂。

拯救倪氏,成为公司的负责人,又不顾一切地去了西部,甚至智斗影刹,虽然最后惨败,但若是放在以前,想都不敢想。

爱上一个人,似乎就想让自己更加靠近他,小到生活习惯,大到为人处世的风格。

“不管谁强上谁,反正当时就想着要离开,最好一辈子都不要再见到你。”

厉泽阳听了她的话,搭在腰间的手用力,以示不满。

在她抬手推开时,男人捉住她的手,高高举过头顶,将她压在沙滩上,附耳低声说:“遇上了,就别想逃脱。”

这一刻,倪初夏意识到男人和女人之间力气的悬殊,尤其是身上的男人还是常年锻炼的军人。

挣脱不开,就只能用眼睛瞪着他,“地上脏死了,快拉我起来!”

厉泽阳没理会,反倒是把半个身子压在她身上,“等会回去洗,我们一起。”

赤裸裸耍流氓的邀请,被他一本正经地说出来,少了几分无耻,就像是在说平常的话。

“你好重,压得我喘不过气了!”此招不行,倪初夏换了一招。

厉泽阳轻笑,用低沉哑意的嗓音说:“宝贝,昨晚你还让我重点的。”

“你!”

倪初夏气急,抬脚踹在他腿上,“老流氓,不正经。”

昨晚那种时候,他一直在磨蹭,非得逼她说那些话,和现在能一样吗?

男人起身,用力将她拉起来,没等她反应,弯腰将她抱起来,“篝火也看了,回去吧。”

这一片,只有篝火发散光亮,两人做过什么,没多少人注意。

倪初夏熟练地环住他的脖颈,找了舒服的位置靠着,心安理得的享受他的怀抱。

篝火晚会的地址离入住的公寓式酒店不远,厉泽阳抱着她走回去,男友力十足。

晚风吹拂而来,带着海水腥咸的气味,与植物瓜果气味交织,倒也不难闻。

回到房里,是晚上九点钟。

倪初夏怕他真跟着进浴室,一溜进去把门锁上,快速洗了战斗澡。

今天的确累了,要是再来造娃运动,她吃不消。

厉泽阳见她像防贼一样防着自己,有些哭笑不得。

洗完澡,倪初夏坐在床上,把单反里的照片导进专门带来的笔电里,删选几张照片传到手机里,留着睡前刷一波。

照片整理好之后,登录了邮箱,李秘书和刘慧都给她发了邮件,关于今天的工作。

花了一小时处理完,在微信上和两人说后,直接发给了方旭,没等他回复,便合上笔电。

公司各部门已经进入正轨,三月份有场招聘,主要是找有能力、有经验的高层接替王立全的位置。

等她蜜月回去,就能吩咐人事部在网上发布消息。

把笔电扔到一边,倪初夏翻身滚到厉泽阳身边,手指戳着他的小腹,“娇俏漂亮的老婆好可怜对不对,度蜜月还要处理公司的事情。”

厉泽阳擦头的动作顿了一下,建议道:“你可以聘用CEO,这样会轻松很多。”

倪初夏枕在他腿上,思考之后问:“那大哥为什么要亲自上阵?”

厉氏的规模比倪氏要大很多,可他还是坐镇厉氏,并没有聘用人来管理公司。

“你和他不一样,倪氏和厉氏也不一样。”

厉泽阳低头看着她,解释:“厉氏子公司众多,子公司的负责人都是高新聘用,他们只听从于大哥一人,总部没他坐镇,底下会乱。”

“哦,就是说倪氏小呗!”倪初夏不高兴地哼了哼。

厉泽阳无奈捏着她的脸,“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倪初夏看着他,发梢未干,说话时喉结微动,性感迷人的不像样,起身说:“我们来自拍吧。”

“……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感谢

【wlf345】1月票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