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25、技术还有待调教【二更】/军少独爱闪婚萌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话题跳转的如此快,厉泽阳眼底划过错愕。

不过,只是片刻,他便反应过来,做这事的是倪初夏,脑袋里天马行空,也没什么是她做不了的。

“大晚上拍什么?”

言下之意是,他并不太想。

一向对这方面不敢兴趣,虽然是有手机,但平常用的最多也就是电话和短信,偶尔是GPS定位。

为了方便联系她,才下载的微信,好友就那么几个,也只和她聊天。

说起自拍,还真没有过。

“就拍几张好不好?”

倪初夏不管他愿不愿意,拿起手机点开了相机,“除了结婚证件照,我们都没合照呢。”

“一张吧,拍完就休息。”厉泽阳做出让步。

倪初夏连连答应,心里暗想等真正拍起来,就不会是一张了。

两人靠在床头,倪初夏拿着手机先试拍了一张,看到照片时眉头紧锁,不满说:“表情自然点嘛,看着好像是我强迫你一样。”

可不就是强迫嘛?!

心中虽这么想,到底还是配合着她拍了一张又一张。

鉴于他这么配合,倪初夏偏头在他脸上亲了又亲,“奖励你的哦。”

“嗯,是该奖励。”

拍照是技术活,比他出任务还要累。

倪初夏来回翻看照片,最后选中了一张照片,“我最喜欢这一张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照片中,厉泽阳穿着烟灰色睡袍,她穿着浅粉色同款睡袍,他抱着她,侧脸亲吻她的脸,而她则用余光看着他,眼中含笑又带着点不易察觉的羞涩。

“挺好的。”

“你好敷衍。”倪初夏佯装不满,低头继续点着手机。

厉泽阳好笑看着她,“那我应该怎么说?”

“你应该夸我啊,人美技术好,迷人又可爱。”倪初夏说着,弯下漂亮的眼睛。

“人美赞同,技术还有待调教。”厉泽阳正派开口,教人听不出异样来。

“我的技术不好嘛?拍的多……”

反应过来后,倪初夏怪嗔瞪着他,伸手捏着他的脸,“妖怪,快把那个正气十足、沉敛的老男人还回来!”

厉泽阳:“……”

两人算是闲扯聊天,一晃快到十一点。

厉泽阳催促她睡觉,抬手把灯关掉。

白天实在是累,熬到十二点很困难,倪初夏强忍困意把开始选中的照片发到了朋友圈,配上一串文字。

‘我和你,我们在路上,才是旅行的意义。’

九宫格,顺序排列好,第五张是自拍中她最喜欢的那张。

刻意调暗了色调做了处理,仅露的半张脸也令人看不真切,不熟知的人并不是知道他是谁。

发完之后,等不到看评论和点赞,扔了手机睡过去。

……

这一觉,睡得很香甜,翌日醒来的时候,都已经十点钟,真正的日上三竿。

床上只有她一人,撑手起来的时候,发现浑身无力,腰部和小腿酸胀的不行,像是被重物碾压过。

她总算明白厉泽阳昨晚说今天休息的意图,起床都困难,别说去其他景点跑了。

倪初夏继续在床上躺尸,从这边翻到那边,再从另一边到这边。

无聊了,就拿起手机,刷了微博,看了朋友圈。

昨晚那条朋友圈,有很多评论,同学大抵都在猜测和她合照的男人是谁,看到猜测某位明星时,倪初夏乐呵地笑着,她老公可比现在的明星帅多了。

高中同学还有猜测是云辰的,她一律回复抠鼻的表情,以示无奈。

厉泽川和岑曼曼的评论很一致,前者感慨倪初夏本事大,能让了厉泽阳入镜头,后者则是说这次不像是强迫,令她哭笑不得。

评论看完回复之后,倪初夏从床上坐起来,听到外面有动静,起床推门出去。

厨房里,厉泽阳把熬好的粥盛到碗里,有放到一边装凉水的盆里冷却。

除了粥,旁边碟子里放着煎鸡蛋,站的很远,都能闻到香味。

男人转身看过去,见她头发乱糟糟,没换衣服,提醒:“快去洗漱换衣服,吃完下午去钓鱼。”

进房洗漱好,出门已经换了衣服。

上身是白色一字肩碎花雪纺衫,下身是浅色热裤,露出白晃晃的修长细腿。

坐到饭桌上,倪初夏一口喝下半碗粥,含糊不清地问:“你中午不吃了吗?”

因为起得迟,早饭和中饭合并是常有的事情,她已经习惯,但是厉泽阳是男人,中午饿了怎么办?

厉泽阳抿了口粥,下巴抬起轻点一旁的饭盒,“里面有寿司,可以中午吃。”

倪初夏眼眸一亮,托着下巴说:“早上起来做的吗?”

“嗯,看冰箱有熟的糯米和食材,就做了一些。”厉泽阳回。

“天呐,我上辈子一定是拯救了全世界,不、是全宇宙!”

不然怎么可能让她碰到厉泽阳这样的男人。

厨艺一流!颜值一流!身材一流!还是行走的百科全书。

厉泽阳看着她只笑不语,她这样就是活脱脱的小吃货,还是吃不胖的那种。

要知道美食就能收买她,当初诱她嫁给他的时候,应该加一条,嫁给我,就给你做一辈子的饭。

倪初夏纳闷地问:“不过话又说回来,你不是在部队生活吗,怎么厨艺这么好了?”

到目前为止,她也就只会煮煮方便面,顺便给自己加个鸡蛋。

大学期间,曾经兴趣来了,和岑曼曼一起报了厨师班,最后怂恿报班的自己放弃了,陪自己的岑曼曼倒是坚持下来。

“受罚学会的。”

厉泽阳笑看她,知道她好奇,开口说:“那时候年轻气盛,犯错受罚是家常便饭,犯了错就会被罚到炊事班干活,就在那里学会的。”

那里做菜不讲究味道,熟了能吃就行,但炊事班的班长却一直很负责,凡是有受罚的兵进来帮忙,离开的时候必须单独做到菜给他吃,他说好才能离开,不好就继续留在这里。

久而久之,厨艺自然就练就了。

“哟,我家丈夫还有年轻气盛的时候啊?”

倪初夏歪头望着他,眨眼问:“都干过什么会受到惩罚的事情呢?”

实在是想象不到他那时候的样子,所以才会开口问。

“类似于带头打架斗殴,破坏军规军纪这些吧。”时隔时间太长,很多已经记得不太清楚。

那时候他是厉家的幺孙,爷爷又身处要职,多少会自命不凡,惹是生非。

后来经历了一些事情,心智也慢慢成熟,说如今回想那些事情,倒像是女孩子玩过家家,觉得有些好笑。

“那我和你相反,我小时候可乖了。”

倪初夏眨了眨眼,笑着说:“按照现在的话来说,我就是别人家的孩子。”

她从十岁开始就会掩藏心性,十几年过去,差点连自己都要骗过去。如果没有遇到那些事情,她想应该自己会是按部就班的上班、恋爱、结婚而后生子。

“按照这么说,我们的孩子也会很乖巧,像你?”厉泽阳问。

倪初夏摆手,“不行,要是女孩就一定不能像我,我太作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厉泽阳哭笑不得,“你倒是认识的清楚。”

“当然,曼曼说我要么不作,作起来没人招架得住。”倪初夏点头。

她口中的作并不是小女人的那种,而是要命的大作。

譬如,在大二的时候,翘了一个月的课去徒步穷游,那时候真的是穷的叮当响,作到后面回学校,硬是住了小半个月的院。

这也是岑曼曼说出那番话的原因。

骨子里似乎就有那种不安分的因子,可能哪一天,她就抛下一切,到另一个地方生活,甚至都没有理由。

“照我看男孩子也不能像你,你负责生就行。”厉泽阳说完,自己倒是笑起来。

倪初夏白了他一眼,双手环胸说:“我可以贬低自己,但是你不行,你得时时刻刻都赞美我,就算嘴里不说,心中也要明白我永远都是娇俏漂亮的。”

*

最后,孩子到底该像谁没探讨出来,演变成倪初夏的自夸大会。

吃过饭,厉泽阳把渔具和要带的东西收拾好,便牵着倪初夏出了酒店。

酒店外,地陪正等着。

厉泽阳把东西放进后备箱,拿出钱夹抽出几百块钱,问地陪借了车。

上车后,他都没有打开车内的导航,凭着印象和判断力,开到允许垂钓的地方。

两人花钱租了一处地方,有遮阳伞和果盘饮料提供,价格也并不贵。

倪初夏坐在躺椅上,看着不远处坐着垂钓的男人,思绪纷飞。

在兴趣爱好这点上,男人和女人似乎很难达成一致。

可能是性子原因,她不太喜欢做需要极大耐心才能做好的事情,所以在得知他准备了两套鱼竿,果断表明态度,她只是过来看风景的。

不过,虽然她对钓鱼没有兴趣,但陪他是另当别论。

半小时过去,厉泽阳掉到一条两斤重的大鱼。

倪初夏兴奋的把桶送过去,沿着淡水湖边舀了水,等他把鱼放进去,笑着说:“晚饭有着落了。”

钓鱼是按照小时给钱的,掉到就算是客人的,离湖泊不远处便有一家烤鱼店,钓的鱼可以送进店里,再给点加工费,就能吃上新鲜的烤鱼。

厉泽阳把鱼饵抛出去,转头问:“会不会无聊?”

倪初夏正用草逗着桶里的鱼,抬头说:“不会啊,你继续钓,不用理我的。”

男人摘掉手套,捏起她的下巴,含住她的唇亲了亲,宠溺又像哄小孩,“乖。”

待他继续钓鱼,倪初夏抬手摸着脸,环顾四周,见不远处的遮阳伞下有人望过来,难为情地垂下头。

真讨厌!哪有这样撩完就不管她的?

拿出手机,对着红色桶里的雨拍了一张,便转身走回到位上。

微信提示音响起,是岑曼曼发来的消息。

何曾慢:“蜜月怎么样?”

倪初夏靠在躺椅上,悠闲自在的打字回:“很好,非常好,好的不能再好。”

即使现在无所事事,只是看着他钓鱼,都是一种幸福。

那边回来一串语音,点开后,岑曼曼的声音传来,“虽然在你这么好的时候提这件有点不厚道,但是不提我心里过意不去。”

倪初夏发了一个问号过去,等待她的后话。

“初夏,云辰昨晚找我喝酒,醉的不省人事,我从来没见过他那么样。”

紧接着又是一条语音,“好像是你昨晚的朋友圈刺激的。”

听完之后,倪初夏没回,靠在躺椅上沉思。

对于云辰,她始终是把他当成朋友,以前没能发展成为恋人关系,如今她已经有了喜欢的人,就更加不可能。

愧疚有,无奈也有,却不知该如何做。

倪初夏按下语音,轻声说:“曼曼,你知道我就是这样没心没肺的一个人,我不会因为他而做出多么伟大的改变,也不会改变自己的生活。”

那边回来文字:“我知道,也没有想逼着你改变,我的意思是你可以把他屏蔽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看到这句话,倪初夏愣了一下,回道:“确定现在聊天的是你而不是大哥?”

“当然确定,我只是觉得这样对他最好。”这次岑曼曼发来语音,话语中带了几分果决。

倪初夏笑起来,按照他所说把朋友圈对云辰屏蔽,而后说:“还是大哥调教的好,作为商界精英背后的女人,就该这样。”

没等那边的回复,不远处传来惊呼声。

“救命啊——”

“有小孩掉到水里了?有没有人会游泳,救一下!”

“……”

在倪初夏站起来的时候,厉泽阳也站起来,两人几乎是同时拔腿跑去那边,只是后者的速度更快。

等倪初夏赶到的时候,男人已经一跃跳进水里,湖中溅起水花。

在岸边,听他们七嘴八舌的说话,明白是一群小孩在一起打闹,推搡掉进了湖里。

倪初夏站在一边,手心隐隐冒着汗。

虽然心里清楚她不会有事,但是还是会紧张。

“救上来了!”

“我的儿子啊……”

倪初夏费力极了进去,就看到厉泽阳在水里举着六岁大的孩子往岸边游。

小孩的父母把孩子接上去,连连对他感谢。

倪初夏挤进去,见厉泽阳还在水里泡着,跑过去说:“怎么不上来?”

他抬眼看过来,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水,“有样东西要给你,在这等着。”

话落,又潜进水里。

“水里有什么东西?”

“矮油,这小伙子别想不开啊!”

“……姑娘,快喊他上来。”

倪初夏看了眼泛着波澜的湖面,转身对孩子的父母说:“落水的时间不长,孩子应该只是受了惊吓,你们先带他回去吧。”

“姑娘,你和那小伙是好人,谢谢你们啊!”

“我们会感谢你们的。”

父母俩连连感谢,热泪盈眶。

倪初夏莞尔,“我丈夫是军人,他救人是责任。”

她不清楚别人是如何看待自己男人的职业,面对这么多人,说出‘我丈夫是军人’这类话,心中自傲,是满满的骄傲,

孩子的父母没有就此离开,坚持等厉泽阳上来。

期间,厉泽阳出来换气,而后又一头扎进水里。

大概十来分钟,男人从水里冒出来,手里拿着蚌。

人群中有人眼尖看出来,惊呼道:“是……是黑珍珠啊!”

“还有粉色的哎?”

随着他慢慢靠近,让人看得更清楚。

蚌是被撬开的,里面没有蚌肉,约莫十几颗色泽光亮、呈圆形的珍珠。

厉泽阳上岸后,把珍珠拿出来,递到她面前,“喜欢吗?”

“太浪漫了吧!”

“妈呀,我老公要是这样对我,我肯定激动的晕过去了。”

“男俊女美,真的好般配啊。”

“……”

男人站在那里,浑身湿漉漉的,发梢还在滴水,目光却真挚、泛着深情。

他并不是刻意去在众人面前表现,而是救人的时候无意看到有蚌,便想试试看,运气不差,还淘到了黑色的珍珠。

倪初夏的目光没有落在那些珍珠上,而是注意到他手上的红痕,唇角轻抿,眼眶隐隐泛着红。

她决定,要收回她家老男人不浪漫的话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女孩不能像夏夏,不然太作,那要是男孩太作咋办……

今天的标题应该是【来自深湖里的珍珠】

感谢

【鱼儿游y】33鲜花

【11181101】1月票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