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26、有本事你就敲晕我/军少独爱闪婚萌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人群中的人在起哄,凑热闹,说羡慕的话居多。

倪初夏吸了吸鼻子,抑制不住自己的内心,伸手抱住他的腰。

厉泽阳抚上她的后背,而后牵着她的手就要离开。

孩子的父母和他表示感谢,硬是要请两人吃完饭,都被厉泽阳婉言谢绝。

身为军人,水性不错,救人只是举手之劳,口头上的感谢就够了,吃饭真的不用。

待两人离开人群,那些围观群众才逐渐散去。

回到遮阳伞下,倪初夏握着那些珍珠,心里很欢喜。

已经是下午时分,厉泽阳把渔具收好,把钓到的鱼送去附近的烤鱼店,便回去洗澡换衣服。

回去的车是倪初夏开的,开车前她把珍珠放进口袋,认真说:“这个礼物我很喜欢。”

厉泽阳薄唇轻挽,只说:“喜欢就好。”

做出这事,的确有点冲动,像是回到二十来岁的年纪,但想到她在蹦极时说的话,如果做这事能博她一笑,那也挺好。

回到公寓式酒店,倪初夏在行李中翻找,最后咬牙把护肤品全部弄出来,把珍珠放进去。

浅蓝色半透明的玻璃瓶,装着这些珍珠,很漂亮。

这是她收过,最好的礼物。

晚饭是在淡水湖畔的烤鱼餐厅解决,古色古香的装修,很符合这里的景色。

吃完饭后,两人在湖边散步,并没有急着回去。

这是他们到海岛的第三个夜晚,除了安宁,心尖萦绕的是淡淡的甜蜜。

倪初夏问:“明天是出海吗?”

“嗯,在海上待一天,后天回来。”

“那回来的第二天就要回去了吗?”她还有些舍不得。

公司有太多的事等着她回去,但难得在这个没有纷争的地方,自然不想离开。

在这里,她可以不用想着公司会议要说些什么,也不用提防黄娟是否会耍花样,每天24个小时,都可以用来缠着喜欢的人。

“不想回去?”

厉泽阳从她的语气和表情中看出,开口说:“那就多待几天,周围还有很多小岛,也可以去看看。”

倪初夏点头,“看我到时候想不想回去。”

如果不想,她会考虑多留几天。

*

翌日,两人出海。

游轮是地陪准备的,除了他们之外,还有其他的承包公司,但根据游轮的大小,十几个人算是少的。

登船前,地陪再三叮嘱:“晚上十点前千万不要再出门,有什么需要打电话给我,我帮两位解决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这就是出海的规矩。”

地陪也不清楚,只是说近几年都是这样,破坏船长定的规矩,会遇到不吉利的事情。

倪初夏不以为然,心里犯嘀咕,又不是干海盗或者出去打鱼,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规定?

站在她身侧的男人倒是点头,说明会遵守。

排队上船之前,厉泽阳提出要回酒店哪样东西,希望时间上能够通融。

倪初夏问:“要拿什么?东西应该都带好了吧。”

厉泽阳回:“单反忘记带了。”

“单反不是……”

倪初夏话没说下去,转头对地陪说:“好像是没带,时间上能不能通融?”

“如果不能,我们坐明天的游轮也行。”厉泽阳附和。

地陪所在的公司与游轮出租公司关系不错,他去和船长沟通,让两人快去快回,会尽量拖时间。

上了车,倪初夏指着背包,“单反就在这里,是不是有什么不对?”

两人朝夕相处,做什么都已经有默契。

以厉泽阳的记性,他不可能落下东西,更不可能在登船的时候提出要下来,甚至之后还说明不去。

这么想,倪初夏浅眯美眸,试探性问:“那艘游轮有问题?还是那些游客?”

“先离开这里再说。”

厉泽阳开车直奔住的酒店。

路上,倪初夏仔细回想了刚刚的情景,也没察觉出任何问题。

她抬眼看向他,见他面上并无异样,难不成真的是东西没带,是她想多了?

回到酒店,厉泽阳打开行李箱,拉开隔层,摸索掏出一把黑色枪支,在她还没来得及看清之前,别在腰间。

倪初夏愣愣地站在原地,咽了口水问:“真的有问题?”

“游轮有问题,如果我没有猜错,游轮底部应该有不可告人的秘密。”

厉泽阳靠着经验判断,“非法赌场、毒品、军火交易或者非法拐卖,无非就是这三种。”

但非法赌场和军火交易需要打量的人,很明显那艘游轮是空的,底下一层装不了那么多人。

也就只有毒品交易或非法拐卖,不管是哪一种,都很棘手。

倪初夏缓慢眨着眼,一路上她设想过很多种情况,甚至已经把怀疑对象锁定到地陪身上,却没想到方向是错误的。

什么毒品、军火的,这些明明离她的生活很远很远,却没想到,今天竟然碰到了。

厉泽阳分析完,掏出手机走到一边打电话。

他只有一个人,身边还跟着倪初夏,自然不能轻举妄动,需要别人的支援,可让他就这么白白放过机会,是怎么也不会做到的。

待他打完电话回来,倪初夏已经回过神,开口询问:“我们现在要怎么做?”

“你在酒店等着,我去打探情况。”

“不行!”倪初夏果断拒绝,眼底含着怒意,“我要和你一起。”

“那艘游轮现在很危险,知道吗?”厉泽阳耐着性子劝说,“不管是我说的哪一种,都很危险,一旦发生冲突我可能没有办法护你周全。”

在海上,又是单枪匹马,出了事都没有地方逃,怎么能冒险带着他?

“我保证会乖乖听你的话,不会打扰到你。”

倪初夏也游说他,“我们一起回来,最后只有你一个人回去,而且地陪知道你是军人,会怀疑的。”

心理是害怕的,但是有他在,好像一切的危险就不是事了。

“你必须留下。”

厉泽阳已经有生气的迹象,其他事能顺着她,这件事不行。

“好,我不去你也不准去!”倪初夏一把握住他,“你要敢走我立刻报警,让警察去解决这件事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厉泽阳无奈看着她,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才好。

“哼,有本事你就敲晕我,或者绑了我!”倪初夏抬起下巴,一副耍赖的样子。

就在这时,厉泽阳的电话响起来。

他从裤兜里掏出来,倪初夏眼尖看到是地陪,一把夺了过来,“导游……嗯,我们马上就到……好,十分钟就行。”

挂断电话,她扬眉望着他,“导游知道我们会一起去,你决定吧,要么你留下来陪我,这件事交给别人处理,要么你带我一起,你亲自探查情况。”

倪初夏了解他,笃定他一定会选择后者,就等着他妥协。

厉泽阳蹲下,从行李箱各个地方掏出枪支零部件,闷不做声拼好,递给倪初夏,“拿着防身,今晚教你怎么用。”

倪初夏手微微屈起,最后握住了枪。

从未想过会有一天,能和他一起做一件对她来说疯狂的事情。

*

原本上午八点开船,因为两人的缘故,硬是拖到了接近九点才出发,多少引来其他游客的不满。

倪初夏有些不好意思对地陪说:“怪我们,害得拖延了时间。”

“没关系,我们和租船公司有合作,他们不会说什么。”等了接近一小时,地陪也没有不耐烦。

他以前带过的旅行团,游客走丢,小孩出意外这些哪一样都比今天的事情棘手。

“导游,这艘游轮都有多少人?”不经意间问出来,就像是闲聊顺出来的话题。

地陪皱眉想了一会儿,说了大致的数字。

倪初夏又问:“除了游客,都有些什么人呢?”

“像我这样的地陪导游有五六个吧,船长和副船长两名,加上游轮日常的清洁阿姨、设备维修之类林林总总也有二十多个人。”

“都是租船公司招的人?”

“那倒不是,这里大部分人都和两名船长沾亲带故,不算公司员工。”地陪摇头,抬眼看向倪初夏,似乎在好奇她问这个做什么。

“哦,我以为是公司全部承包呢,那样的话公司规模应该很大。”

倪初夏说完,转而解释:“我大学是学企业管理的,对各个公司的运作很感兴趣。”

地陪恍然,笑着又和他说了旅游公司的管理情况。

中午时分,是在游轮的餐厅解决的。

吃饭的过程,还碰到了昨天的那对夫妻,他们的小孩显然已经恢复活力,在自助餐厅跑来跑去。

“两位,我们也算是有缘,在这里又碰到了。”夫妻俩友好地打了招呼。

倪初夏莞尔,“是啊,坐下一起吃吧。”

起身坐到厉泽阳身边,把这边一排的位置留给两人。

在旅行途中,遇到志同道合能谈的来的人很不容易,倪初夏和这位李姓的大姐很投缘,一顿饭吃的很开心。

厉泽阳话不多,与李大姐的丈夫张先生一样,偶尔搭腔,大多数都沉默。

用过餐,倪初夏从房里拿出单反,拍的都是海上的景象,看到李姓大姐时,帮他们一家人也拍了很多照片。

因为这些照片,倪初夏加了她的微信,承诺把照片修好发给她。

转一圈回到房里,已经是下午两点多。

倪初夏把自己甩在大床上,舒服地叹谓,“要真的是来旅游的就好了。”

厉泽阳坐在沙发边看着笔电,连上的是游轮的无线,但监控系统却没敢轻易侵入进去,至少在没有察觉异样之前,不能打草惊蛇。

合上电脑,男人起身走到床边坐下,问道:“会不会害怕?”

这艘船充满危险,碰到的人都有可能是罪犯,这么想还是不该带她上来。

“不会。”

倪初夏摇头,伸手握住他的食指,“有你在有什么好怕的。”

面对她的依赖和信任,厉泽阳心里敲响警钟,这一次要以绝对的安全为主。

“对了,我上午和导游闲扯,在这艘船上工作的员工都不是正式的,他们会不会参与其中?”

无论是那三种中的哪一种,都是团伙作案,所以二十来个员工洗脱不了嫌疑。

“有可能,一切还要到晚上才能确定。”厉泽阳点头。

倪初夏翻身把头枕在他双腿,脑中一个激灵,惊觉问:“这里会不会被监控或者窃听啊?”

“我已经检查过了,不用担心。”

刚进来的时候,他就进行地毯式搜索,又用飞扬设计的一款手机软件测过,并没有窃听器之类。

悬着的心放下,倪初夏打了哈欠,“我先睡一会,你最好也睡一觉,不然晚上会犯困。”

厉泽阳抚着她的头,低声说:“嗯,睡吧。”

*

天色渐黑,倪初夏才悠悠转醒。

厉泽阳在沙发和人视频,因为戴着耳机,并不知道是谁,只能听到他报了坐标,也把这艘游轮的编号告知给对方。

视频中断后,她才从床上坐起来,“几点了?”

“快到六点,我出去把晚餐端过来。”厉泽阳把笔电放到一边,起身出去。

没一会儿,门外有敲门声。

倪初夏拿着毛巾从浴室走出来,先从猫眼里看了人,见门外是李大姐,开了门。

“李姐,什么事?”

李大姐神色慌张,开口说:“小彬不见了,我哪里都找了,就是没有他,初夏妹子,你能帮我找找吗?”

倪初夏随手把毛巾扔到一边,连房卡都没拿直接关门离开。

边走边询问:“李姐,最后一次见小彬是在哪?问过其他游客了吗?”

“我和孩子爸去餐厅,小彬在房里看电视,等回来的时候他就不见了。”

李大姐努力回想,害怕地问:“孩子会不会出事?或者调皮掉到海里啊?”

这么想,眼泪又落了下来。

“别往坏处想,兴许他只是贪玩跑到别的地方去了,我们分头找。”倪初夏出声安慰,离开前说道:“李姐,要是看到我丈夫,可以让他帮着找。”

游轮说大不大,说小也能装下几百上千人,要想找到一个孩子,还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。

倪初夏把自己所在楼层找了一遍,问了其他游客,听他们说都没有见到小彬之后,她下楼来到地陪导游的住处。

寻找一圈无果后,心里冒出一个念头,小彬会不会被那群罪犯抓到?

想到有这个可能,倪初夏心里像是打鼓一样。

她靠在过道,手撑着墙,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厉泽阳也说过,这群人表面靠接送游客的幌子,所以不可能真的让游客出事。

就在这时,游轮的清洁员推着车走过来,倪初夏紧了紧手,走过去询问总控制室在哪里,把孩子走丢的事情告知她。

心里盘算着,如果这人和犯罪团伙有关,如果孩子真的还是他们所做,孩子走丢是大事,他们必然不想把事情闹大,会乖乖把孩子放了,相反也并不影响,多一个人知道也多分力量。

得知地方后,倪初夏快速上楼,要去控制室。

整艘游轮只有三四两层有人住,所以从四层往上都是一片漆黑,而总控室在最顶层,必然要经过五六七层。

心中默念不害怕,闭着眼爬到第七层,再快到的时候,陡然听到一声尖叫。

刺耳、尖利,极具穿透力,是属于女声的。

倪初夏握着栏杆的手紧了紧,咬牙一口气爬到总控室处。

她看了眼空旷的外面,刻意把紧闭的窗户打开,如果后面有危险,她宁愿摔死或坠海也不会落在他们手里。

抬手敲门,倪初夏双手冒汗地站在门外。

“你是谁,怎么会来这里?”

声音蓦然从她身后传来,带着呵斥。

冷不丁听到声音,倪初夏身形一怔,额头已经浮起薄汗。

转过身,看到身材魁梧,光着膀子的男人,她轻声说:“我是来找船长的。”

男人跨步走过来,用眼神上下打量她,“我就是,找我干什么?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难忘的蜜月旅行……

夫妻俩齐齐出动

感谢

【602690431】1月票

【沐籽L】1评价票

【仔仔12345】1月票

【136**8745】2鲜花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