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27、怎么会这样?【二更】/军少独爱闪婚萌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我朋友的孩子走丢了,能不能麻烦您调出监控帮忙找一下?”倪初夏下意识向后退了两步,神色紧张望着他。

男人在靠近看到她的面容时,神色愣了一下,被她的长相惊艳。

修剪精致的柳叶眉,眼睛即使带着警惕也依旧漂亮勾人,衬得巴掌大的脸越发动人。

可能意识到自己态度不好,他清咳了一声,“你先下去,我帮你找,找到用广播通知你。”

“好的,谢谢您。”

倪初夏小心点头,就在转身离开时,他开口要求,“从外面下去,别原路返回。”

听了他的话,倪初夏眼眸微怔,没有反驳,只是回头看了他一眼,顺着外面的楼梯爬下去。

即使他不说,她也不想原路返回。

那道声音太过凛冽、吓人,即使已经过去挺长时间,脑海却挥之不去。

来到甲板,倪初夏凭着印象回到餐厅,找了一圈没看到厉泽阳,就准备回房。

人还没走到房门外,便被男人抱在怀里。

“你去哪了?不是让你没事别在外面瞎晃吗?”他轻喘着气,焦急带了点埋怨。

回到房里,没看到人,毛巾还随意扔在一边,心就悬起来,即使后偶来遇到了那对夫妻,知道她是为了找人才离开,也不放心。

好在她没有事,否则凭着关心则乱,都不知道该怎么做。

倪初夏被他勒的快喘不过气,却没有挣扎,任由他抱着。

等他情绪平缓过来,开口说:“我们回房,我有话对你说。”

心中的疑惑实在太多,光靠她一个人根本解不开,但是有厉泽阳在,就会不一样了。

他思路清晰,且经验丰富,如果有她得到的线索,必然会很会用。

回到房里,倪初夏坐在沙发上,把在第七层听到尖叫声的事告知了他。

末了,补充道:“导游说过这艘船只有游客和船长、员工,可是我却听到了女人的尖叫。”

厉泽阳问:“除了尖叫,还有什么异样没有?”

“好像没有。”

倪初夏摇头,像是想起什么,开口说:“还有,我看到了船长,体型彪悍,光着上身……他身上有纹身,我觉得好熟悉。”

当时心里害怕、慌乱,临走时只是回头看了一眼,肩上的纹身图案一闪而过,也只是觉得熟悉。

厉泽阳眸中微闪,立刻打开手机,调出图片资料,“形状、颜色、大小能不能描述出来?”

倪初夏拧着眉,仔细回想,“比黑色要浅,但又不是那种蓝色,又好像不止一种颜色,大小的话……要比奶奶给我的手镯小。”

说着,倪初夏把手镯拿下来,比划了大小,形状真的想不起来。

听着她这般模棱两可的描述,厉泽阳眉头紧蹙,靠这些排查不到可以的犯罪组织。

厉泽阳把手机递给她,“我这里有好几百张图片,遍布全球的罪犯组织纹身标志,你先看看,把觉得像的记下来。”

“……可是也不一定他们是有纹身的组织,我也没看清,万一不是呢?”

她虽然没有过目不忘的功能,但是对曾经看过的东西多少会有些印象,否则她也不会提这件事,但万一她弄错了,误导厉泽阳该怎么办?

“没事,这事不急。”

厉泽阳并没有表现多急躁,把晚餐端过去,“我们先吃饭,其余的事情饭后再说。”

饭后,倪初夏靠在床上翻看图片,却是一筹莫展,只恨当时太不淡定,再多看一眼也就记住了。

八点钟的时候,李大姐和张先生敲门,告知孩子已经找到,是被游轮上的工作人员送来的。

悬着的心放下一半,至少到目前为止没有人员伤亡,已经算好的情况。

两个小时翻完这些标志性纹身,倪初夏累得趴在床上,觉得像的都是中东、远非那边的,势力范围不可能遍及到这里,并且那人明明和他们是一国人。

面对这样费脑子的事情,脑容量根本不够用。

厉泽阳走过来,手指轻轻抚上她的发,下移搭在她后颈,“别想太多,后面的事情我会处理,好好休息吧。”

话落,手上用力,按下她的后颈。

倪初夏只觉得头发晕,眼前一黑,倒在床上睡过去。

男人坐在床边,手指摩挲她的脸,目光缠绵、动作温柔。

如果她得知自己会在入夜后出去探查情况,即使听她保证不会出门,也不放心,倒不如让她睡过去,自己也图心安。

过了凌晨,外面一片寂静。

厉泽阳推开门出去,顺着走道来到楼梯处,尽量避开监控录像。

到达第五层,隐约能听到吵闹声。

推开楼梯门,靠着墙走过去。

原本白天看似空无一人的五层,房间的门都是敞开的,热闹非凡。

“靠,老子清一色,给钱给钱!”

“你他妈诈和,药磕多了脑子不清醒了吧?”

“……”

“哎,搞几个妞上来玩玩啊,都是大老爷们看都看腻了!”

“那些妞都是货,你要是玩了,老大直接把你毙了!”

听到这些字眼,厉泽阳将手插进裤兜,打开录音笔,把头发抓乱,从身侧的盆栽里抹了把,涂抹在脸上,同时掏出烟点了一根,大摇大摆走过去。

经过过道,他用余光观察左右房间的情况,有聚众吸毒的,也有赌博消遣的。

他们已经玩的兴奋,没有人注意多出来的人。

厉泽阳一路走到尽头的卫生间,径自走了进去,里面不少人再放水。

他夹了根烟靠在那,对着其中一人吐出眼圈,变声说:“有没有货?”

“没有没有,一边去!”

那人打了酒嗝,扶着墙继续放水,“没有你去问坤哥要,等上岸就赶紧行动。”

“呸!”厉泽阳痞样十足,眯眼把烟蒂扔到地上,用脚使劲碾着,“不好下手啊!”

这一幕若是被熟知他的人看到,怕都不敢认他,颠覆了以往的形象。

“你新来的吧?装什么孙子?”那人拉起裤子拉链,摇头说:“不过现在是旅游淡季,我们这行不好做啊。”

“可不就是说,哪一行都难。”

厉泽阳和他一起出去,之后,便开始套话。

“说你是新人还真给我装起来了,孙子!”那人想揽他肩膀,发现他个子高也就作罢,开始和他闲扯,倒也把重要的事情都说了出来。

厉泽阳似笑非笑,没有回答。

看来,这一条线走的算是齐全。

“你谁啊?”

迎面走过来一个人,看到厉泽阳出现在这里,眼中满是警惕。

“嘿,都是自家兄弟,这么说话伤和气。”醉醺醺的人说着,看向厉泽阳,眯眼打量了一会说道:“是楼上的兄弟吧,这么看是有点眼生。”

厉泽阳痞笑,手搭在他肩膀上,随意说着,“大哥有经验,我不是下来讨教讨教吗?上面啊,防的厉害。”

“那可不,咱们这层都是兄弟。”那人朗声笑起来,拍了拍质问人的肩膀,“撒你的尿去,这大海上还能出什么事?”

怀疑厉泽阳的人又仔细看了他好一会,见他从头到脚痞样十足,也就朝着卫生间走去。

厉泽阳和他来到包间,坐了一会,临近一点钟才起身离开。

这时,包间里的人大多都已经醉的差不多,男人没有惊动他们,原路返回。

回到三楼,厉泽阳把外套脱掉,顺着窗户扔到海里,又在窗户边站着吹风,把酒气和烟味散去才回到房里。

倪初夏醒来是凌晨五点左右,扭着脖子坐起来,听到浴室传来水声,心里疑惑。

没一会儿,男人穿着睡袍出来,没想到她醒过来,发梢滴着水也没有理会,只是站在原地看着她。

倪初夏下床,拽着他坐在沙发上,拿起毛巾替他擦着头,不发一言。

厉泽阳问:“怎么不多睡一会?”

“好啊,你再把我敲晕,直接让我睡到明天上岸得了。”倪初夏漫不经心地道,手中的动作没有停下,语气却充满愤懑。

昨晚她都没来得及嘱咐让他多加小心,就直接昏睡过去,根本不知道他在这段时间做了什么。

不过,他能这么早洗澡,想必一定是才回来不久。

“晕太久对你身体不好。”厉泽阳正派回绝。

倪初夏气笑,把毛巾直接盖到他头上,“要是身体无碍,你还真想这么干?”

“我不放心你。”

她的好奇心太重,如果不让她睡着,指不定晚上就溜出去了。

加之,昨晚他打探到的情况,更加觉得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。

“那你就不怕走后他们把我抓走!”倪初夏没好气看着他,她肯定,如果不是影响身体,他一定会让她睡到上岸。

厉泽阳眉头紧蹙,似乎真的再考虑她说的这种情况。

心里各方面分析之后,得出他们不会这么做之后,眉宇才稍稍放松。

倪初夏倏尔伸手抱住他,将头磕在他胸前,极显依赖。

“昨晚有收获吗?”

厉泽阳答:“嗯,这艘游轮四层以上都有人,以拐卖妇女为主,也涉及到毒品交易。”

录音和照片已经全部发送出去,能做的也都做了,现在只要等海防巡逻队过来进行搜捕就行。

“那我昨天听到的尖叫,就是被拐卖的女人发出的?”不寒而栗,到底对那人做了什么,才能发出那样毛骨悚然的声音。

“那些受害者大多是被逼卖淫,船上大多都是男人,那种事发生也不足为奇。”

他用‘那种事’来称呼,意味深重。

男女之事自然是两厢情愿的好,很显然,这里并不是这样,女人在这艘床上就已经折磨到麻木,到了目的地,必然不会惹事。

“畜生!”

倪初夏咬牙切齿,愤懑说道:“你说他们怎么就这么贱,就不会换位思考吗?如果是他的亲人遭遇这样的事情,难道也无动于衷?”

“那些人有毒瘾,很多犯罪组织壮大都是靠毒品来牵制手下,按人头给量,交不出来毒瘾就会发作。”

厉泽阳抬起手轻抚她的背,表现比她坦然很多。

很久之前,他也会因为这些罪犯做的丧心病狂的事情而恨的牙痒痒,恨不得一枪毙了他们。

但如今,情感被现实消磨,已经没有那么丰富,想的都是怎么样能把他们一网打尽,绳之于法。

“这样的事情很多吗?”倪初夏仰头问。

厉泽阳沉默片刻,缓声开嗓:“只要有人的存在,就会有这样的事发生。”

人心复杂、人性难懂,必然会有。

很多时候,善恶就在一念之间,就看人该怎么选择。

有人在保全自己和伤害别人这两个选项中,选择了前者,也有人会选择后者。

只是前者与后者两相对比会发现,前者居多。

倪初夏收紧抱住他的腰,“所以维护正义的人很伟大,你很伟大。”

厉泽阳薄唇轻挽起来,低头时目光变柔和。

一夜未睡,他的眼底浮现青痕,唇色也稍稍泛白。

倪初夏又陪他睡了一会儿,两人到中午时分才起床出门。

甲板上十来个游客正在烧烤,由各自的导游帮忙,三俩成群。

地陪看到两人出来,招手说:“就等你们了,快过来吧。”

李大姐抱着小彬坐在一边,玩笑地说:“你们再不来,东西都要给我们家小彬吃完了,是不是呀,小彬?”

坐在李大姐腿上的小彬微微抬起眼,看了倪初夏和厉泽阳一眼,低下头,没有说话,与第一天的活泼模样完全不一样。

倪初夏瞧出异样,却没有直接问,毕竟这里两位地陪在。

待地陪离开,厉泽阳把烤好的东西端过来,出声询问:“送孩子回来的人提了是在哪里找到他的吗?”

回答他的是张先生,说话时,他眼中有些闪躲,“说孩子调皮跑到底层,听到涡轮轰鸣被吓到了。”

“厉先生,我家孩子不是被那玩意吓到的,他是……”

“孩子她妈,少说两句。”张先生出声呵斥,打断她的话,神色紧张。

倪初夏目光落在小彬身上,抬手摸了摸他的头,轻声问:“小彬,你告诉阿姨,昨天发生什么事了?”

张先生劝说:“厉太太,这事你们就别管,等游轮靠岸就好了。”

如果真的要出事,就让他顶着吧,不能拖累别人。

厉泽阳坐下来,低声说:“孩子若真是被轰鸣声吓到你也不至于这么紧张,说出来我也能帮你。”

“厉先生,你和初夏妹子真是好人呐……这艘游轮有问题,昨晚闯到我们房里威胁我们一家三口,他们有枪……”

李大姐语无伦次的说话,捕捉到关键词也能大致明白情况。

“谁让你多嘴,等船靠岸我们就离开这个鬼地方,做什么要拖累别人!”张先生呵斥她,就算说出来也于事无补。

最后,张先生把李大姐和孩子领回房,这一片就剩下两人。

厉泽阳握住她的手,拇指轻轻摩挲,“游轮会在下一个港口靠岸,等游客全部上岸之后,那边才会行动。”

他发出去的消息,首要强调的就是一定要保证人员安全,功勋、立功在人命面前都不重要。

午后,游轮慢慢靠近港口,地陪介绍在这放下游客之后,游轮会继续向北行驶,到达大陆停靠两天,才会返回。

而这两天,说是为海岛采购所需用品,实则怕是要把船上被绑来的女人都运走。

厉泽阳牵着倪初夏站在栏杆处,目测距离、预估速度,得出结果:“五分钟左右就能停靠。”

倪初夏望着越来越靠近的港口,暗自松了一口气,只要这些人没事,就是万幸。

就在这时,游轮突然转变方向,朝着东边进发,慢慢偏离原来的轨道。

倪初夏睁大眼,怎么会这样?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明天回国,蜜月结束

萌宝也快来了

感谢

【总攻言萌萌】1月票

【胡子哎】1鲜花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