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28、等回去了再摸/军少独爱闪婚萌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嘭——”

船舱传来枪声,场面混乱。

厉泽阳下意识将身侧的人拽到怀里,宽厚的手掌按住她的后脑勺。

是知道她害怕,所以带着的她来到能暂时躲避的地方,没有第一时间冲进船舱。

无论发生什么事情,这个时候都不能离开她。

十来个游客已经接近疯狂,恐惧布满脸庞,叫声连连。

此时,倪初夏没有表现太过惊慌,因为她知道身侧有他,只要有他在,什么都可以不用怕了。”

“爸爸——”

小彬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。

倪初夏探头望过去,李大姐浑身是血的抱着孩子,脸上慌乱,眼底带着悲痛。

看到这一幕,心里猛地揪了一下。

厉泽阳掏出手机,最后一条消息静静地躺在那里,是通知他五分钟后便会行动,消息是十分钟前发来的,也就是比原定计划提前了十五分钟。

所以,那道枪声是惹怒这些罪犯的开始,这是一场不可避免的战争。

“张先生可能已经遇害。”厉泽阳得出结论。

倪初夏眸中微闪,手微微屈起,哽咽地说:“李姐和小彬怎么办,你联系的那些人到了吗?”

生死好像就在一线之间,她看到李姐抱着孩子拼命的奔跑,就是为了能把孩子救下。

蓦然间,原本躲藏起来的人持枪出来,各个凶神恶煞。

厉泽阳把倪初夏按在外部楼梯下,镇静吩咐:“我去带他们过来,在这里没有危险之前都待着这里。”

“你别走,或者我们一起。”倪初夏握紧他的手,眼中是惊慌。

船头那么多人持枪,而他只有一个人。

人在生死关头都是自私的,她想救小彬和李姐,但是不想让厉泽阳去冒险。

“别害怕,支援很快就到,那时候这群人必然会弃船而去,只要拖到那个时候就行。”男人双手捧着她的脸,低头亲了亲她的额头。

厉泽阳离开后,倪初夏缩在那里,通过声音判断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游客和船上的工作人员尖叫,那群人的谩骂,加上不远处传来劝降的声音交织,除了乱,什么也确定不了。

唯一能知道的,便是没有听到枪声。

时间逐渐过去。

约莫二十分钟,隐约听到凌乱的脚步声,听出脚步声不属于厉泽阳,心里‘咯噔’一下。

她从口袋掏出枪支,上膛后颤抖地举起来。

“初夏妹子!”

李大姐突然闯进视线范围,倪初夏叹了口气,把枪缓缓放下。

“李姐、小彬,快过来。”

三个人挤在窄小的地方,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危险会来临。

似乎是得救了,李大姐死死抱着倪初夏的胳膊,哽咽地说:“我……我家老张,不在了。”

小彬张了张嘴,就要大声哭出来的时候,被李大姐一把捂住嘴,“儿子,不能哭,我们娘俩死了就算,不能连累你初夏阿姨。”

倪初夏咬着下唇,逼迫自己镇定下来,现在不是感性的时候。

她不知道厉泽阳去了哪里,也不清楚目前情况,只祈祷着不要有人找到这里。

高度的神经紧绷,让三个人已经很累,却不能放松警惕,要时刻保持清醒。

天色渐黑时,枪声肆起,紧接着游轮有一瞬的晃动。

倪初夏靠在墙壁上,手心冒着汗,希望是救援的人到来。

不一会儿,传来整齐划一的脚步声,之后便是军官下达任务,手下齐声应答。

倪初夏心中欣喜,眼里隐隐带着笑,水光涟漪。

支援的人赶到,他们有救了。

直到厉泽阳过来,倪初夏和李大姐三人才出来。

倪初夏扑倒在他怀里,呜咽哭了一会,又开始检查他身体各部位。

“别乱摸,没有受伤。”厉泽阳捉住她的手,制止她向下移的动作。

倪初夏笑起来,踮脚在他脸上印下一个吻,“好,等回去了再摸。”

之后,厉泽阳要和军官交涉,派几个人来照顾三人,便先离开。

李大姐和小彬蹲在张先生的尸体旁边,嚎啕大哭起来,仿佛要将悲痛和所受的惊吓全部发泄出来。

倪初夏走过去,缓缓蹲下来,轻声说:“李姐,节哀顺变,张大哥一定不想看你这样的。”

李大姐抱着儿子,哽咽地说:“我和老张从小就认识,当初嫁给他的时候我父母都不同意,要他拿五百万出来,他花了两年的时间挣够……如今辞职,就是想一家人出来旅游的。”

世事无常,倪初夏不擅长安慰人,只能抹着眼泪陪她一起。

这两天的相处,她深知这对夫妻的朴质和善良,就是在被他们威胁的时候,也想着不能拖累别人。

可是,这样的好人,就这么去了。

李大姐抬起头,看着倪初夏说:“初夏妹子,你要好好珍惜你先生,她走的这一刻,我才后悔,年轻的时候应该好好对他。”

“李姐,我会……”

“小心——”

倪初夏的话没有说完,就被李大姐一把扑倒在地。

枪响、惊呼声交织,温热的鲜血落在她身上,令她心中发颤。

之后,开枪的人被士兵围剿,周围陷入一片安静之中。

她红着眼看着李大姐,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。

“妹子……我、我其实没有老张善良……我救你是有目的的,我想让你照顾小彬……”

“李姐,你别说话,马上送你去医院,我们去医院!”

“听、听我说完……老张走了,我活不下去的……唯一放不下的就是小彬,你们不想照顾他就托付好人家照顾吧。”

“李姐!”

“…小彬,妈妈对不起你。”

可是妈妈做不到让你爸爸先走,对不起。

倪初夏抱着她哭喊、呜咽,除了这些,也不知道该做什么。

小彬从爸爸身边爬过来,目光空洞地看着闭眼的妈妈,一夕之间失去双亲,终于崩溃的大哭起来。

厉泽阳回来看到这幕,心狠狠揪住。

他冲过来抱住倪初夏,低声说:“没事了,没事了。”

倪初夏摇头,攥紧男人的前襟,“李姐死了,她是为了救我才死的……是我害了她。”

“不是你的错,不要责怪自己。”

厉泽阳看着两具尸体,不忍地闭上了眼睛。

*

离开海岛的那天,下起了雨。

地陪已经离开公司,准备自己开家店,但他依旧来送两人。

“厉先生、厉太太,欢迎下次……”

说到一半,他沉默了一会儿,“你们估计也不会来下一次了,那就祝你们回去之后就有蜜月宝宝。”

这是倪初夏和他聊天的时候,无意中透露的。

“借你吉言,回去吧。”厉泽阳对他点头。

倪初夏抬眼看着他,莞尔一笑,“祝你生意兴隆,早日脱单。”

地陪点头,深吸一口气转身离开。

这是他地陪导游阶段接的最后一对客人,也是最难忘的。

他永远忘不掉这个男人毫不犹豫跳进河里去救别人,也忘不掉在罪犯手里救出他们的英雄举动。

机场候车的时候,倪初夏问:“小彬会被送去哪里?”

张先生是孤儿,而李大姐的双亲在两年前也去世,小彬在这个世上已经没有亲人,他该怎么办?

厉泽阳回:“他们承诺会给他找户好人家。”

倪初夏叹了口气,李姐临走前说的话浮现在脑海中,“我们收养他吧,就当是回报李姐的救命之恩。”

“我们没有达到收养条件。”

厉泽阳眼底划过诧异,沉吟片刻后说:“再者,小彬不一定愿意来我们家。”

收养年龄夫妻要达到四十岁,且膝下无子女,他们并没有达到,还有小彬的意愿,他还小,亲眼看着父母离世,看到他们可能会让他想起那些事。

“不能吗?”

倪初夏语气失落,难道连李姐的有遗愿都完成不了。

“当然能。”

厉泽阳握住她的手,“这件事我来想办法。”

“如果小彬不愿意,那也不要勉强,一切照他的意思来。”

六岁的孩子,其实很多事情已经知道。

如果他不想,她并不想强迫他接受。

飞机在下午时分降落在珠城国际机场,裴炎来接机。

他是知道两人在最后一天发生的事情,识趣的没有询问蜜月的事情。

回到临海苑,倪初夏把自己甩在大床上,眼神放空,思绪神游太空。

傍晚时分,厉泽阳进来叫她下去吃饭,顺便把带回来的特产和小玩意分配好,明天让裴炎去送。

倪初夏从床上坐起来,疑惑道:“我没有买那些东西啊?”

“到海岛的第二天,我就让地陪买好寄回来。”厉泽阳牵着她,两人走出主卧。

客厅里,堆了满满两大箱,还没有拆封。

用过午饭之后,倪初夏忙活起来,把海鲜干货分门别类放好,又把小玩意放到一边,计算应该分多少份。

所有的全部弄好,天色都已经黑了。

厉家二老知道两人今天回来,特地让他们晚上回去,两人便拎了三份特产开车去军区大院。

车内,倪初夏把手机拿出来,按亮屏幕,正是她和厉泽阳的自拍照,不自觉弯下了眼睛。

“把你手机给我。”她偏头问他要手机。

厉泽阳腾出空把手机递给她,视线一直看着路。

拿到他的手机,先用微信把那张照片传过去,而后保存在手机里,设成桌面和锁屏。

两人的手机是一个款型,不同颜色,摆在一起还用同样的屏幕,就像是情侣款。

军区大院,将军楼。

外面停靠一辆黑色SUV,是厉泽川经常开的车。

进家门的时候,已经能听到嬉笑吵闹的声音,属厉亦航说话最带劲。

“小叔和小婶婶回来了!”

厉亦航屁颠屁颠儿跑过来,摊开手说:“有没有本宝宝的礼物?”

倪初夏轻拍他小肥手,说道:“没有!”

“哼!”小家伙别开头,没一会儿把视线落在她小腹上,“小婶婶,那里有宝宝了吗?”

倪初夏微愣,看到沙发上四人都以询问的眼神看过来,顿时反应过来,“应该…还没那么快。”

又不是她想让孩子来,就能来的。

“这事急不来,顺其自然就好,奶奶和你爷爷不给压力,你们年轻人自己看着办。”厉奶奶笑着说,倒是很开明。

晚饭还没开始,先把给两位老人带来的礼物拿出来,然后把盒子递给岑曼曼,是一串珍珠项链,也给厉泽川准备礼物。

一一分发完毕,厉亦航不干了!

为什么所有人的都有,只有他没有?

他还是个宝宝,不能这么残忍地对他的。

“小婶婶,我的呢,我的呢?”

“不是说了吗,没有。”

倪初夏故意逗着他,见他小脸揪起来,随时都可能要哭,才从厉泽阳手里接过礼物,“小家伙,这是给你的,少谁也不能少你啊。”

收到礼物,厉亦航开心的笑起来,捧着礼物坐在一边的沙发上拆起来。

给他带的礼物是需要动手完成的收工制品,里面所有的零件和材料都是椰子的壳制作,天然无害,很适合小孩子玩。

“咳咳,我很喜欢这个礼物。”

厉亦航抱着礼物,爱不释手,然后黏在厉泽川身边,发出邀请,“爹地,想要和我一起动手吗?”

“不想。”厉泽川毫不犹豫拒绝。

最近公司繁忙,有这时间他倒不如多陪陪曼曼。

“切,我也不稀罕你陪我。”小家伙瞅了他一眼,对身边的岑曼曼说:“曼曼姐姐,要和我一起玩吗?”

“好啊。”岑曼曼欣然同意,她对这些手工制品很感兴趣,感觉和她的专业有联系。

“……”

厉泽川无奈扶额,坑爹儿子能不能给他留点时间?!

倪初夏望着这一家三口,唇角略微上扬,悲伤从眼底一闪而过。

看到这样的一幕,难免会想到张先生和李大姐一家,小彬的年纪和厉亦航相仿,也是属于活泼开朗的类型。

厉泽阳将她的手放到自己腿上,看向她的目光带着些许担忧。

她表面看上去没心没肺,什么都不在乎,其实情感很细腻,让她一下忘记那对夫妻的离世,是不可能,只能交给时间。

与男人四目相对,她率先弯下眼睛,轻声说:“我没事,真的。”

那件事发生之后,他们在海岛又留了一天,在那一天里,她已经把自己的眼泪落完,情感发泄完。

既然回来,就不会再想那么多。

逝者已矣,生者能做的,是向前看。

她感谢李姐救了她,才能让她重新见到亲人和朋友,才能和厉泽阳继续在一起,只希望小彬愿意来她的家,让她有机会报恩。

厉家除了裴炎知道情况,其余人并不知道,所以在晚饭期间,难免会问到蜜月的情况,倪初夏也都一一回答,并没有异样。

“我嫁给这个老头子,别说蜜月了,开车带我去兜风都没有过。”厉奶奶感慨,叙说他们那一辈的爱情。

厉建国被她说的脸上无光,清嗓说:“谁说没度过蜜月,当初你在国外从事外交活动,我不是去看你了吗?”

“哼,这事你也好意思提?”

厉奶奶无奈摇头,对着两位孙媳妇说:“你爷爷那会儿刚参加完训练,灰头土脸的跑到大使馆来,害得以为是战争打响了,从各地调来军队,闹出大乌龙,最后连累我也被遣送回国。”

此话一出,厉建国老脸一红,支吾说道:“那、那时候不是想你吗,哪里顾得上那么多。”

两对小辈夫妻相视一笑,被两位老人细水长流的感情所动容。

厉亦航眨巴眼睛,望了望自己的爹地和曼曼姐姐,又瞅了瞅小叔和小婶婶,最后盯着倪初夏问:“沙滩是不是都穿比基尼,小婶婶你穿了吗?”

小家伙话一出,饭桌上一片安静。

“你小叔老古板,不给我穿。”

倪初夏摇头,没顾忌开口,“你知道什么是比基尼吗?”

下屁孩不得了,问得问题很有深度啊。

厉亦航哼了哼,“我当然知道,就是小内内啊,爹地还给曼曼姐姐买了呢?!”

“……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回到主战场!

感谢

【zy701123】1钻石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