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30、被她狐狸精的样子迷住了/军少独爱闪婚萌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倪初夏听了他的话,倒是笑起来,“吃完饭陪你买手机,想回家的话给我打电话,我去接你。”

看到她脸上扬起真诚的笑,倪远皓张了张嘴,最后愣愣地点头。

之后,饭菜上来,他便埋头吃着饭,尽量不和她去交流。

或许,他来这里也是错误的,明明做不到大义灭亲,却要一次又一次的尝试。

那个做了错事的是他亲生母亲,他做不到那么心狠,可是内心又无时无刻不受着煎熬。

饭后,倪初夏开车带他去商场挑选手机,明显感受到他的少了很多。

并没有开口问,只是平常的询问他喜欢什么牌子的手机、款型等。

“能打电话发短信就行。”倪远皓开口。

他来的目的也不是为了买手机的,虽然说得话都是真的,但那些也只是借口而已。

“小伙子,现在的人都追求手机性能好,怎么到你这反倒降了要求?”

柜台卖手机的导购员笑起来,指着最新款的手机说:“要买就要买最好的,各方面性能都好。”

倪初夏拿着试用机,伸手滑动了几下,偏头问:“过来试试,看喜不喜欢?”

倪远皓走过去,心不在焉地点了两下,摇头说:“我用不惯。”

因为黄娟怕过早给他手机会影响学习,就直接给他买了老人机,智能机到现在都没有碰过。

刚开始他在学校拿出老人机的时候,的确是不好意思,久而久之觉得干嘛要在乎别人的看法,那样活的太累,也就习惯。

“那换一家,我和你姐夫的手机是那个牌子的,感觉不错。”倪初夏放下试用机,带着他去了另一家手机柜台。

最后,倪初夏拿主意,买下了与她同牌子的最新款手机,刷卡付了钱之后,两人就准备离开。

“倪远皓!”

倪柔迎面走过来,气势汹汹地说:“你怎么在这里?妈不是说你已经回学校了!”

刚进商场看,她就觉得这两人眼熟,后来走近一看,竟然是她的弟弟,最主要的是跟在倪初夏的身后。

这个女人最懂蛊惑人心,倪远皓又单纯,说不定就被她忽悠地找不着北。

加之,他知晓妈下药的事情,若是犯糊涂说了出去,事情败露,她和妈必定会吃不了兜着走的。

倪远皓愣了一下,没料到会遇到她,“我、我找大姐有点事。”

“有事?”倪柔狐疑望着他,“你能有什么事,现在你的事情就是去学校,你在这做什么?”

她早就已经端起架子来,以一副‘我是你姐姐,你就必须得听我的’姿态。

眼尖看到他手里拎着装手机的纸袋,拧眉看向倪初夏,“你给他买的?”

倪初夏站在一边,似笑非笑望着她,不置可否。

倪柔见她如此淡然,心中恼怒不已。

自从结婚那次的闹剧发生,她已经不再叫倪初夏一声姐姐,哪怕是装都不再。

那段辱骂倪初夏的视频曝光,所有的人都在指责她,她被毁的同时,倪初夏却受到很多人的喜欢,夸她性子真,不和一般人见识等。

看到这些评论,她恨不得把手机砸了。

今天再次见到她,只想狠狠把她踩在脚底下,姐姐?她太恶心这个词了!

“远皓现在是高三,还有三个月就快高考了,你买这样功能齐全的手机给他,是想害他吗?”

倪柔一把夺过倪远皓手中的纸袋,砸向倪初夏,“我看你就是巴不得远皓考不到大学,故意使坏!”

事发突然,倪初夏根本来不及躲避,脸被纸袋砸到,边角在脸上划下红痕,冒出血迹。

“二姐,你做什么?”

倪远皓冲过去扶住倪初夏,紧张地问:“大姐,你没事吧?”

倪柔突然动手,惹来不少人围观,大多都是很拿手机,拍照录视频的。

倪初夏略微歪头,脸上的伤痕暴露出来,血痕是鼻梁到嘴角,血珠还挂在上面。

她把头发撩到一边,抬眼看向倪柔,目光凛冽泛着冷光。

对上她的眼睛,倪柔向后退了两步,心里有些紧张,只是片刻,她便挺了挺肚子,眼中划过得意。

她肚子里的是韩家的小金孙,如果出事,那么韩英杰是不会放过那人。

就是砸了她又怎么样,倒要看看,她能把她怎么样?!

倪初夏唇角扬起一抹冷笑,一步步靠近她。

步态优雅,举止端庄,丝毫没有这时候该有的愤怒和恨意。

“你、你想干什么?”

倪柔内心紧张,不停地向后退,退无可退的时候,她用言语威胁,“倪初夏,韩家的佣人就在附近,我还怀着孕,你能把我怎么样?”

倪初夏笑着,漂亮的眼睛闪着光亮,夺人眼球。

她轻吐红唇,低声反问:“你说呢?”

“你不是最在乎外界人的看法吗?动了我,你的形象可就没有了!”倪柔抬起下巴,高傲的像只落了毛的孔雀。

“啪——”

倪初夏抬手给了她一巴掌,笑着道:“哎呀,我手滑。”

“你!”

见她要冲上来,倪初夏指了指她的肚子,“孩子要是掉了,最后的依仗可就没了哦。”

倪柔硬生生停下来,恶狠狠瞪着她,仿佛要将她生吞活剥。

“贱人,你敢打我,我不会让你好过的。”

“我都被你砸毁容了,还不允许我打你了?”倪初夏轻笑,反手又是一巴掌。

形象?

她都已经嫁给全天下最好、最帅、最man的男人了,还要形象做什么?

倪远皓这才反应过来,上前拉开两人,“大姐,我二姐还怀着孕,你也打她了,气该消了。”

倪柔见他如此狗腿,气得差点吐血,“倪远皓,到底谁是你姐姐,你竟然帮着这个贱人欺负我?”

“姐,你少说两句吧。”

倪远皓听不得‘贱人’之类的字样,也知道这事本来就错在她,上来不分青红皂白就用东西砸人,实在做的过分。

“我看你是被她狐狸精的样子迷住了!”

倪柔指着倪初夏,另一只手扶腰,“倪初夏,你等着,我迟早有一点让你尝尝身败名裂的滋味!”

话落,她愤懑离开。

闹事的主角离开,围观的吃瓜群众也都纷纷散去。

倪初夏用手轻碰鼻梁,疼得直吸气。

“大姐,我陪你去医院,这伤口……要上药。”他原本想说伤口很眼中,却到了关键时刻改了口。

他明白女人对容貌都是在乎的,尤其她还这么漂亮,如今脸上受了伤,肯定是会在意的。

“我自己去就行,让公司的人先送你回学校。”倪初夏没应下,掏出手机给方旭打了电话。

商场离倪氏并不远,约莫五分钟,方旭开车来了。

在看到倪初夏的脸受伤时,眉头一皱,“你这怎么了?”

“没事,你送我弟去学校。”

没有告诉他原因,交代完拿出钱包,把里面的现金抽出来递给他,“拿着吧,想回来就打电话给我,微信上找也行。”

见他执拗的不接,把钱塞进他口袋,转身走向自己的车。

上车后,她开车去了附近的医院,挂号排队。

医生给她涂了药水,叮嘱她最近忌辛辣,家里烧菜也烧饭酱油,开的药每晚涂一次,一个星期就会好。

临到最后她才问会不会留疤,医生则笑着对她说伤口不深不会留疤,还玩笑着说给的药膏都是透明的,保证美观,让她放心。

出来,天空灰蒙蒙的。

刚走出门诊,雨滴便落下来,还有渐渐变大的趋势。

倪初夏快步走向停车场,在路过花坛时,一把黑色的伞遮在她头顶,替她挡去雨水。

“这几天都有雨,出门都不知道带伞吗?”

欠扁的声音传来,语气似乎还有些幸灾乐祸。

果然,偏头就看到穿着军装的于向阳站在她身边,表情尽显不耐。

倪初夏白了他一眼,“呵,要你管!”

话落,脚步加快走向停车库。

于向阳回头看了眼吉普车,最后无奈跟了上去,说道:“我好歹救过你,你就是这么对待你的救命恩人?”

“你不是有枪吗?毙了我吧。”

倪初夏抬头望着雨伞,又看了眼外面的雨势,最后决定不和身体过不去。

“……”

于向阳颇为无奈,最后不耐说:“我要是能毙,第一个就毙你。”

无论是为了妹妹于潇,还是多次被她气到,自然不想见她,可是总有这么巧的事情,来趟医院都能碰到。

“你还知道不能啊?”从头到脚打量他,除了身上的衣服和厉泽阳差不多,就没有一点能赢过他的。

于向阳没接话,问道:“听说最近出去了?”

倪初夏眼底划过警惕,眯眼看着他,质问道:“你听谁说的?”

“我不仅知道你去了哪,还知道你都做了些什么……”

“你,变态!”

倪初夏咬牙怒视,心里一直强调,自己打不过他,否则真的会跳起来挠死他!

“这你都信?”于向阳冷笑起来,解释道:“沿海军舰齐出,想不知道也难啊。”

倪初夏双手曲起,再次快步向前走,打开车门的时候,听到他说:“厉泽阳不愧是厉泽阳,出门都能立功。”

卧槽!

体内的洪荒之力真的控制不住!

倪初夏握拳走回去,用高跟鞋脚跟狠狠跺上他的脚,“没人教你说别人坏话是不道德的事吗?!”

“呃……”

于向阳闷哼,拧眉抱着脚,冷面军官形象全无。

气呼呼上了车,发动离开,动作一气呵成、行云流水。

从后视镜里看到他狼狈的模样,大笑起来。

敢说她老公坏话,还敢以那么讽刺的语气说,活该被踩!

要是哪天有机会,她一定会踩他的脸。

一下午,遇到倪柔受伤,离开医院又碰到于向阳这个坏蛋,好心情都被他们搅和。

本想着直接翘班回家,转念想起车子是问李秘书借的,还是回到了公司。

下午的时间,便在办公室里处理文件,已经为明天的会议做准备,时间过得也挺快。

五点半下班时间,微信提示音准时响起。

倪初夏点开,就看到‘初夏的男人’发来消息,“在公司楼下等你。”

依旧简短,却令她心中涌现暖意。

收拾好,倪初夏拎着包离开。

出电梯之前,她把头发打散,看了镜子,这样看会使伤痕更加明显,干脆不弄,就这么出去。

说是在公司楼下,他真的站在门边。

衬衫西服裤,外面是黑色的大衣,左手握着一把深蓝色格子雨伞,身姿笔挺站在那里,引人注目。

倪初夏小跑过去,从身后拥住他的腰,“猜猜我是谁?”

男人无奈笑着,手抚上她的手,摩挲后说:“这手摸起来像我老婆。”

“你老婆又是谁啊?”忍着笑问。

手指灵活的在他腰上揩油,玩的不亦乐乎。

厉泽阳回头,低声说:“远在天边近在眼前。”

出来的人越来越多,身为公司负责人,也不好再拖下去,松开手挽住他的胳膊。

男人撑伞,把女人护在怀中,两人渐行渐远,这一幕落在路人眼中,都是赏心悦目的。

厉泽阳让她先进车里,而后走到驾驶座,驱车离开。

晚饭的地点是在盛源顶层,离这并不远,加上堵车二十分钟便到了。

下车时,男人看到她脸上的伤,脸色沉下来,询问发生什么了。

刚开始倪初夏没说碰到倪柔,是她砸的,但厉泽阳何等精明,三两句话便把事情缘由问清楚。

此时,包间里气温骤降,气氛也像是凝滞了。

就连上菜的服务员都察觉到,菜摆好就快速离开。

“你别板着一张脸,伤口也就看上去吓人,其实很浅的。”

倪初夏撑着脑袋,扮鬼脸逗他,见他不吃这一套,故作伤心地说:“你只是喜欢我的脸,不然为什么这么生气?”

厉泽阳被她的话气笑,抬眼看向她,“你被人打,不生气难道要笑吗?”

“当然要笑了!”

倪初夏兴奋地点头,把之后的事情描述了一遍,说完喝了一杯水,扬眉得意地说:“上去就霸气地给了两巴掌,从来没这么爽过!”

面对黄娟和倪柔,绝大多数都是忍让的。

不论是为了维持倪家表面的稳定,还是为了保全良好的形象,都没有动手过。

但今天却是实实在在的出了恶气,不需要在乎外界的评论,也不需要再看倪德康的面子。

厉泽阳淡淡开口,“两巴掌还不够。”

伤了他老婆,仅仅是不痛不痒的两巴掌,哪里能消去他心中的不满?

“什么?”

他的声音不大,出于兴奋中的倪初夏并没有听清,示意他再说一遍。

厉泽阳挽起薄唇,说道:“开心就好,无需在乎别人。”

言下之意,他厉泽阳的老婆,就算真的做错事,都不需要担心什么,天塌了都会有他替她顶着,这点小打小闹又算得了什么?

倪初夏赞同的点头,“反正我都有你了,那些都可以不用在乎。”

不经意说出来的话,倒是体现满满的爱恋与依赖。

吃过晚饭,因为雨势不减,两人直接开车回到临海苑。

大金毛已经被接回来,听到动静,从窝里钻出来,嗷嗷直叫,等两人进来之后,它围着厉泽阳打转,讨好卖萌要吃的。

倪初夏眼睛危险地眯起,占有欲极强的攀上厉泽阳的脖颈,眼睛极为勾人地望着他,“不都说异性相吸吗?怎么到你这里同性都能相吸了?”

厉泽阳愣了一下,随后反应过来,捏住她腰间的软肉,低声厮磨:“怎么说话的?”

倪初夏怕痒,身体扭动,蹭到他的时候感受到变化,仰头说:“你对蠢蠢比对我上心!它对你也比对我热情。”

以一副‘我不高兴,你必须哄我’的表情望着他,十足的娇俏可爱。

男人苦笑不得,笑着说:“从哪看出来对它比对你上心?”

后面说的他是同意的,大金毛的确更喜欢围着他,但前面的这锅他不背。

能让他上心的事情不多,更别说是人。从再次遇到她,她的一言一行都对他造成影响,且这种影响是潜移默化、持久深远的。

倪初夏撅着嘴,腾出手数起来,“你喂它吃饭、给它洗澡,每天还陪它玩!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感谢

【七色光彩虹】1月票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