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31、什么时候才能有孩子?【二更】/军少独爱闪婚萌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大金毛似乎知道主人在讨论它,一个劲的嚎,试图找存在感。

听了她不满的控诉,厉泽阳无奈摇头,低声说:“我还和你睡觉呢?”

“哼,你有本事和它睡啊?”

倪初夏推开他的手,双手环胸说:“反正你就是在乎它多一点。”

“……”

厉泽阳看了眼她,又低头看着来回踱步的蠢蠢,缓声说:“明天把它送走,行吗?”

“送哪去?”

“厉家或者大哥家,没人收就送回宠物店。”厉泽阳很认真地说。

最后,得出结论:家有爱吃醋的小娇妻,宠物最好不要养。

倪初夏眨巴眼睛,问道:“真的?”

“嗯,真的。”

倪初夏瞬间弯下眼睛,蹲下来看着蠢蠢,“看到没,你爸还是最爱我的!哼,跟我争,没门!”

“嗷呜……”

妈妈幼稚!

终身一跃,扑到他怀里,“老公,我们回房。”

厉泽阳抱住她,跨步上楼,依旧把蠢狗关在了门外。

进了房门,男人翻身将她压在门后,黑暗中精准的对上她的唇。

倪初夏手插进他的短发之间,身心都交给他。

“我、我刚刚是开玩笑的。”她喘着气,手覆在他腰间的皮带上,“蠢蠢很可爱……只是,我在的时候你不准陪它玩儿。”

男人喉结滚动,深邃的眸光在暗中更显明亮。

他轻嗯了一声,重新吻上去,带着她走进浴室,开灯、调水温的过程,唇没有离开她。

蜜月旅行的这些天,也只有两个晚上进行造人运动,在船上度过的那两天,身心都是紧绷的,自然没有性趣。

水流顺着两人落在身上,打湿衣裳。

外套脱掉,里面的衣服紧贴身上,勾勒美好身形。

……

事后,倪初夏软绵绵地趴在他身上,抬手的力气都没有。

“什么时候才能有孩子?”说话也是有气无力,“这事太累人了。”

见她如此热衷于孩子的事情,厉泽阳心里划过一抹暖流。

她愿意为他生孩子,知道怀孕辛苦,生孩子会痛,却依旧愿意,不感动是不可能。

他低声说:“凡是顺其自然,不用有太大的压力。”

倪初夏皱着秀眉,手指轻轻戳着他的胸口,闷闷说:“不行,我这个人就图新鲜,要是新鲜劲过去,就不想要孩子了!”

她了解自己,基本上是想一出是一出,今天或许想要孩子,但明天说不定就不想了。

再加之,她原本就不太喜欢孩子,又吵又闹,哭起来鼻涕眼泪一把,还脏。

“那便不要。”厉泽阳抚上她的后背,随意说着。

背后的皮肤光滑,触感很好,令他流连忘返,不时用拇指摩挲。

倪初夏仰头盯着他的脸,“这话是你说的哦,这下我能安心的睡觉了。”

话落,她翻身下来,盖上被子闭眼准备休息。

这些天,神经一直都是紧绷的,经常会想肚子里会不会已经有孩子,脑子里想的都是穿高跟鞋会不会有事,电脑辐射有没有影响?

她应该是肆意洒脱的人,因为这件事而畏手畏脚,都不像她了。

有他这句话,倒是不用再顾忌什么,一切顺其自然,或许缘分到了,就怀上了呢!

*

一晃几日过去,终究没有把蠢蠢送走。

虽然它依旧在临海苑,但男主人回到部队,没有人陪它玩,女主人回来也只是摸摸它,很多户外活动都被取消了。

除了厉泽阳离开,倪初夏的生活没有发生多大的变化。

偶尔回厉家吃饭,有时间和岑曼曼、严瑾逛街,大多时间是在公司度过。

方旭昨天出国,发来的邮件称并不乐观,他们倪氏建材选中的合作方,是很抢手的公司,对方在半个月前就和帝都的一家建材公司会面,也决定天气回暖之后双方在帝都见面。

这些天,倪初夏都在想办法,该如何拿到这次合作。

几日的雨雪过后,天气转好。

所谓一场春雨一场暖,气温也的确转暖,太阳照得人昏昏欲睡。

临近中午时分,倪初夏站在窗户前,俯瞰珠城CBD全景,虽然眼神是放空的,但是脑袋一直思考。

刘慧敲门进来,“倪总,人事部经理要见您。”

倪初夏收拾思绪,朝她略微点头,坐回到位上。

“倪总,这些是我们人事部接收的简历,经过删选都在这里了。”人事部经理把简历递放在桌上。

倪初夏接过厚厚的一沓,随意翻了几张,“前些天的会议中我提过,这次新人主要是招聘技术方面的人才,四月之后技术引进,需要这些人,招聘的时候注意点。”

“我会注意的。”

人事部经理点头应下,“对了,倪总,我听刘助理提及,这次应聘者中倪琴是直接进人事部的?”

倪琴?

倪初夏倒是把这件事给忘了,原本以为倪德福和倪芊荷坐牢之后,按照倪琴的性子应该不会再进公司。

看来,她心不小啊。

“嗯,是我安排的。”

倪初夏没有否认,却强调,“人虽然是我安排,但工作归工作,明白吗?”

言下之意是,无需多照顾,平常怎么对待下属,就怎么对待她。

她和倪芊荷是真正的堂姐妹,虽然相处时,她并没有说过、做过对不起她的事,但仅凭这些,也不足以让她与之交心,亦或者对她掏心掏肺。

大概真的是在商界久了,看人看事不再是那么单纯,一切都是以利益为主。

试问,如果她只是倪家的千金,在公司没有任何一点实权,还会有人巴结她,讨好她吗?

人都是这样,自她进入商界之后,很多之前没有联系的人经常会发微信找她,大抵就是寒暄、问候的话。

而翻看他们的朋友圈就会发现,家里或多或少都是做生意,找她都是谋利的。

心情好的时候,她会理睬,心情不好的时候,直接两人都删了。

“倪总,我明白。”人事部经理连连应答。

他当了这么多年的人事部经理,自然听出倪初夏话中的意思。

倪琴虽和她一个姓,但现在的公司已经与之前大不相同,和倪家沾亲带故,有点实权的基本都被拔掉,安插人进来也不会有实权。

至少,在他看来,这个手段行事果断的倪总,不会允许这种事发生。

“还有事吗?”倪初夏掀开眼皮看向他。

“是…是有些事情,等确定把他们招进来,最后一场面试想请您来把关。”

“你从事这么多久人事方面的工作,不论是阅历还是经验都比我强,我很信任你,无需去看。”倪初夏拒绝。

在部门经理中,属他最懂得识时务者为俊杰这个道理,会议上没有为难过她,在工作上也没多少纰漏。

虽然品行有待考究,但与黄海、王立权他们相比,已经省心很多。

无论这个小倪总之前得罪过谁,但此时此番话,却足以让人事部经理心定下来。

自她上任之后,从财务部杨经理被告上法院,到采购部经理王立权主动请辞,都在说明这个女人手段绝非一般。

之后,他便一直心惊胆战,生怕做错或被她抓到把柄,丢了工作是小,在业界失了名声,那后半生可就毁了。

好在,他一直谨言慎行,也没有多与她作对。

其他部门经理在私底下聚餐的时候,或多或少都嘲讽过他,说他胆小怕事,可这样有什么不好?

无论公司是谁当负责人,尽心做好自己的事情,也好过与之作对,被开除被整要好。

上午下班时间,倪初夏准备拿卡去公司食堂解决午饭,手机适时响起。

电话是唐风打来的,约她出来吃午饭,同行的人也就他们几人。

倪初夏欣然同意,挂断电话便拿了钥匙走出办公室。

……

城中村,一行人准备离开。

秦飒问:“夏岚不去?”

叶飞扬摇头,“唐风问过了,她好像有事。”

“她说她不去,我才给嫂子打电话的。”唐风盯着秦飒,生怕他误会自己故意针对夏岚。

这次聚餐本来就是行动组一起,昨晚就已经讲好,但今早夏岚说有事,很早就离开,她一直等到中午,出发前一刻才给倪初夏打的电话。

“我又没说什么。”秦飒看着她,跨步走过去取车。

唐风对着他背影做了鬼脸,嘀咕道:“那还不是因为你总护着她,切!”

“别瞎闹,秦飒也只是问一问。”叶飞扬对着杨胜笑了笑,拽着她上车。

“本来就是,在他眼里夏岚不管做什么都是对的,可她总想着接近老大,破坏老大和嫂子的感情,这就是错误的。”

唐风并不是讨厌夏岚,而是对她的这种行为很恼怒,如果不是把她当自己人,她做什么事情都与自己无关,何必做招人嫌的事情呢?

叶飞扬垂下头,对她的话没有表达意见。

他对她何尝不是这样,因为喜欢她,所以无论她做什么,他都会支持。

另一边,秦飒开车过来,杨胜坐进副驾驶。

离开城中村,杨胜让秦飒给夏岚打电话,询问她在哪,正在做什么?

这段时间,夏岚在训练上不上心,叶飞扬统计的数据显示,非但没有进步,反而退不了不少。

作为队长,他要对手底下的人负责,她在自己手里一天,就要服从他的命令。

秦飒打了电话,那端响了很多声,才接通。

“夏岚,你在哪?”开门见山问。

“有什么事吗?”

夏岚对着车里的几人比划,示意他们安静。

“好不容易出来一起出来,你怎么还缺席?”秦飒看了眼杨胜,见他没有接电话的意思,只能顺着问下去。

夏岚有些不满地说:“不是天天都在一起,我总得有自己的私人时间吧?”

“那你什么时候……”

“就这样,先挂了!”

话落,电话也传来一阵忙音。

这时,即便秦飒不说,杨胜也明白她的态度。

“头儿,夏岚毕竟是女孩子,有自己的交友圈。”秦飒试图帮她说话。

做他们这一行,除了训练就是在任务中,交友圈很窄,仅限于战友。

可夏岚不同,她本来就是收集情报的,交友圈必须要广,还要不时出去联络,以便有行动的时候能用上人脉。

杨胜最终没说什么,算是不去追究。

与此同时。

夏岚坐在敞篷跑车里,悠闲自在地吹着风。

宽大的墨镜将她的脸挡住大半,艳红的唇微微勾起,笑着说:“你们这车不错。”

“岚姐,这是二爷借给我们的,龙哥这次模拟考试排名上升,特有的福利。”坐在后面的小弟附和,语气骄傲。

“哦?”

夏岚轻笑,做了指甲的手轻轻划过窗户,“借的啊?你们二爷也不大方,我以为直接送的呢!”

“岚姐,你别开玩笑了,这一辆跑车很贵的。”

龙哥讪讪笑着,手搭在方向盘上说:“不过,二爷说,我要是考上大学就送我一辆。”

“靠!二爷对龙哥也太好了吧!”

“可不就是说,这次我考试也上升了的。”

“哎哎,你们别急,等你们到高三也会有的,急个毛线团啊!”龙哥透过内后视镜看向后面两兄弟,毛毛躁躁的。

夏岚唇边依旧带着笑,随意问道:“你们二爷什么来头?能供得起这么多人?”

“二爷就是二爷啊,在二爷还是小二爷的时候,我就跟着他了,人是真的好。”

后座的一人说道:“岚姐,你要是和二爷接触,一定会喜欢他的。”

“对了,岚姐还没喜欢的人吧,我们二爷也是光棍,考虑考虑呗!”龙哥附和。

心里感觉这两人还是很配的,夏岚会打架,要是能和二爷在一起,也能带带兄弟,管管场子什么的,多好。

夏岚心中冷笑,掩于墨镜之后的眼里划过不屑和鄙夷。

让她和那个痞子在一起,开什么玩笑?

这些天和他们接触,就是为了能打探到他们口中所谓的二爷到底是谁,有多厉害,不然她何必和这群人渣在一起?

“我考虑,也得要你们二爷同意啊。”夏岚忍着心中的愤怒,说着。

龙哥信誓旦旦说:“这事就交给我们,等兜风回去,我就和二爷提,岚姐这么漂亮,二爷肯定喜欢。”

“好啊。”能回去再夸下海口吧!

车子飞驰在国道上,到达停靠站的时候,夏岚突然让他停车。

“岚姐,怎么了?”

夏岚推门下车,指着休息站说:“我去买点东西,你们先过路口,在那边等我。”

“要我陪你吗?”其中一人问。

“不用,我就买几瓶水和吃的,快去吧。”夏岚步行走到休息站,进了便利店。

在店里看着跑车驶离,红唇邪恶勾起,笑了起来。

在便利店拿了一瓶水,付过钱走出去,径自走到机动车旁,戴上头盔开车离开。

上路时,停下向后看了一眼,冷笑着道:“弟弟们,姐姐就不陪你们玩了!”

高速路口,跑车上的三人等了好久没等来人,都要集体下车去找夏岚。

就在这时,不远处传来警车的鸣笛声。

三四辆警车将他们团团围住,警察下车手里都握着枪。

“不许动,全部趴下!”

三人身形皆是一怔,脸上布满惊慌。

“龙哥,怎么回事?”

他们最近很乖,都没有犯事,怎么会有警察过来?

龙哥稍稍镇定一点,对着身后的人低声说:“快通知二爷…让他来捞我们。”

话落,他配合地举起手,示意警察,他们不会轻举妄动。

“汪汪——”

三人被警察制止之后,警犬从警车里跑出来,一跃跳进车里,用鼻子嗅着,爪子扒拉一处,狂吼。

警察过去,掀开副驾驶座垫,搜出一大袋白粉,放在三人跟前,呵斥:“说,这些从哪里来的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