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32、怕警察查到你头上/军少独爱闪婚萌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看到这袋东西,三人傻眼了。

其中一人举着手,颤抖着说:“这……我们不知道啊。”

随后用求救的眼神看着龙哥。

他们哪里知道车里会有毒品,况且又怎么会这么巧就有警察带着警犬过来了?

“有什么话到局子里说。”

撂下这句话,把三人铐上送上警车,顺便叫拖车把跑车拖走。

警车鸣笛,一路来到珠城警局。

岑北故接到消息的时候,已经是一个小时后。

他急急忙忙从家里赶到,来到警局却没有见到被关起来的三人,而是接受警察盘问。

“岑先生,你与三位嫌疑人是什么关系?”

“老子算是他们的监护人吧!”

岑北故没时间和他们磨蹭,脸上尽显不耐,“那你就告诉我,他们犯了什么事?”

真的一群操蛋的孙子,尽会给他惹是生非,这次竟然还直接进了局子,每一天安分的日子。

警察见他态度不好,自然也没有好脸色,冷声说道:“贩毒、毒品走私!”

“岑先生,你最好乖乖配合我们调查,否则就算他们未成年,也必定会坐牢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

岑北故蓦然站起来,握拳狠狠砸向桌面,“那群孙子不可能沾这玩意,你们搞错了!”

“咳咳……请保持安静。”另一名刑警提醒。

岑北故微微垂下头,心中已经有了思量。

虽然那群孩子平时是混账,但大多数都是小打小闹,不可能闹这么大,贩毒这事是大,他们不可能碰的。

对于他们,这点信任还是有的。

这群混小子,哪有那个胆量?

要么是警察弄错,要么就是技不如人被陷害了。

“让老子保持安静可以,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出来,总要让我弄明白吧?”岑北故冷静下来,重新坐回椅子上。

律师很快就会赶到,虽然他完全可以用其他途径把他们捞出来,但这次必然要给他们来点教训,日后才会好好听话!

“我们接到相关人士举报……”

“嗯嗯,相关人士是谁?”岑北故抬手打断警察的话,眯眼看向他,势必要问个明白。

“这……我们接到相关人士的匿名举报,说是国道D312路段有人藏毒,就派人过去……”

警察说完,抬眼看向岑北故,“请问这件事,你是否知情?”

“老子知道个屁!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,这件事不可能是他们做的,警察同志,你们要好好调查,老子倒要看看,到底是谁敢陷害老子的人。”

妈的,竟然敢阴他的人,是不想活了。

很快,岑北故聘请的律师赶过来,了解情况之后,作担保、压赎金,把三人先带出警局。

三个小伙子看到岑北故的时候,眼眶或多或少都红了,显然是被这件事情吓到。

不是没经过局子,但因为毒品走私的事情进去,却是头一遭,生怕进去之后就再也出不来。

“二爷……”

“二爷,我们错了!”龙哥认错诚恳。

其中有个少脑子地开口问:“二爷,那包白粉是你的吗?”

岑北故抬眼看过去,眼神凛冽,一脚踹在他身上,“他妈~的,老子藏那些东西做什么?脑子被驴踢了吧!”

他在外面忙死忙活,这群少脑子的竟然还把怀疑对象锁定成他了。

头一次怀疑,他养着他们到底图什么啊?!

“二爷,我们就是担心,怕警察查到你头上。”龙哥解释,用眼神制止这三人。

那东西刚被发现的时候,他的确怀疑过这东西是岑北故所有,但想到平时二爷除了举止像流氓,其他都很正派,不会是做这事的人,就开始想会不会是有人故意栽赃,为得就是害他。

“身正不怕影子斜,就算查到我都上也不怕。”岑北故伸手给他们一人一巴掌,让司机先送他们回去。

他挣的那些钱,都是血汗钱,场子也从来没出过什么乱子,教导手下做事踏实不犯事,怎么可能自己主动去犯事?

龙哥上了车又下来,担心地说:“二爷,你最近有没有得罪人,我怕是哪个小人故意陷害你的。”

岑北故不以为然地说:“老子得罪的人如过江之鲫,多去了,倒是你们,有没有得罪什么人?”

“我们没有,最近都安分守己的。”三人齐齐摇头,表示自己真的没惹事,也没得罪人。

“这就不用你们多说,赶紧滚蛋,大学之前都别想再碰车。”

岑北故摆手让他们离开,现在是看到他们就头疼。

“二爷——”

其中一人突然大声喊出来,在岑北故没发火,他开口说:“跑车里不止我们三人的,还有一个人,会不会是她啊?”

自他们出事之后,夏岚就没有再出现过,连一条消息也没来,照理说他们被带走,她找不到他们会打电话的。

龙哥不相信,“瞎说什么,岚姐不会做这种事的。”

“岚姐?”

岑北故眯了眯眼,抬手指着龙哥,示意他闭嘴,问另外两人,“她是谁?为什么会和你们在一起?”

“她就是那日出手教训我们的人,第二天我们又在城中村的早点铺里遇见了,之后就一直保持联系。”

“对,她对我们挺好的,可是这件事有点奇怪。”

“……”

听这两人七嘴八舌说完,岑北故冷哼。

这事何止是奇怪,分明就是那个死口臭的女人做的。

娘们心眼还挺多,锱铢必较的性子堪比蛇蝎,心肠如此歹毒。

当日他不过多说了她两句,就把仇怨记在心里,报复不到他,就拿他的这群手下撒气,连栽赃陷害这种事情都做了,真是好样的。

龙哥见岑北故一直不说话,心里忐忑不安。

他心里是不愿意相信这件事是夏岚所做,这些天的相处,他已经把夏岚当成是姐姐,怎么能接受这个消息?

可是,静下来一想,真的有很多疑点,并且所有的嫌疑都指向她。

“二爷?”他试探性喊了一声。

岑北故收回思绪,抬眼扫了三人,开口吐出话,“傻逼。”

三人纷纷垂着头,这一刻,他们才知道自己有多傻。

“滚蛋吧,要是那个女人再找你们,尽快联系我。”岑北故跨步走向自己的车旁,气得不行。

律师从警局出来,上了车。

“虽然人是被捞出来了,但如果到时查不出那玩意的来路,他们其中还是有人要担罪。”

法律明文规定,按照毒品的克数定罪,那些足以判刑。

“他们是被一个娘们陷害的,但是她来路不明,应该本事不小。”

言下之意是,出了这件事,不一定能找到她。

律师陷入沉默,在想能不能找到其他的应对办法。

那些孩子还没有成年,生活才刚刚开始,虽然平日是有些不修边幅,但还是服管教的,不能就这么毁了啊。

岑北故点燃香烟,深深吸了两口,皱眉说:“我会派人找这个女人,你也想想办法。”

“哎,我会的。”律师应下来,冷静下来分析,“岑先生,首先这个女人能接触到大量的毒品身份必定不一般,她可能是和缉毒沾上关系,也有可能本身就是贩毒的人,其次您是见过她的,可以通过描述利用技术把她样貌弄出来。”

“嗯,那天碰到她的时候还有另外三个人,她做出这样的事一定会警觉,要找她很困难,但是其他人会好找。”

岑北故听取了他的意见,让司机先开车去城中村,或许能碰到当天晚上的另外一个女人。

……

叶飞扬利用电脑的技术,订到了锦海餐厅的大包间。

此时,几人已经落座,就等着菜上来。

倪初夏撑着头看着几人,随意问:“最近都不见你们,是在忙吗?”

怕问到不该问的,就没有问在忙什么。

听厉泽阳的意思是,因为几次惊动影刹,加之有不少人都在逮捕他,最近都没有再盯着,应该是勤于训练。

“也不是很忙,每天训练完就没事了。”唐风接话。

完成杨胜给每个人制定的训练量,一天就算没事了。

他们也可以像正常一样,找份工作,融入普通人的生活。

但是,五个人都默契的没有工作,宅在目前的家。

“那和我上班差不多,处理完事情就没事了。”

倪初夏点头,玩笑着说:“但是会发现,每天的事情总是处理不完。”

“哈哈……”

唐风笑起来,“我们靠体力的没什么,飞扬每天对着电脑编写代码倒是忙了点。”

没一会儿,饭菜上来,桌上话少了很多。

秦飒和叶飞扬本来话就不多,只顾着吃饭,唐风一直在和倪初夏攀谈。

“泽阳哥进部队了?”杨胜这时说话,问道。

倪初夏点头,“嗯,前几天去的。”

“六月份军演开始,他这段时间应该会很忙。”最后两个月的训练尤为重要,按规矩会进行一次集训,看样子还没有开始。

倪初夏莞尔,“让他一直待在家里也不现实。”

如果让她用一种动物来形容厉泽阳,她会选择一类飞禽,便是雄鹰。

他有伟大的志向,也有广阔的胸怀,家里这一方地方,注定留不住他。

正如在海岛度假的时候那般,即使那艘船不归他管,但是他的原则不允许,所以他注定不能像其他男人那样,守着妻儿度过余生。

以前,她挺不喜欢他这般,自己难过的时候他不在身边,需要他帮助的时候他也不在,这种滋味很不好受。

可如今,她理解他,也不愿意束缚他,默默站在他身后就好。

他不在家的时候,她就努力打拼自己的事业,等他回来,那么她就黏着他。

“是啊,不现实。”杨胜意有所指地开口。

很多事情是避不掉的,就算整日在家里,该来的也都会来。

正如,这次军演,怕就是解决五年前那些事的契机。

饭局中,众人聊到最近军政两界的事情,很多人都下马,原因并不祥。

谈到这件事,倪初夏本来不感兴趣,但叶飞扬调出了新闻放出的视频,也就跟着看了两眼。

这不看还好,一看脸色骤变。

她咽了口水,抬手指着身着军装的那人,问:“他、是他下马的?”

唐风点头回:“对啊,临市挺出名的军官,也不知道得罪了谁。”

三人都看着视频,只有秦飒注意到她的异样,出声询问:“哪里不舒服吗?看脸色不太好。”

倪初夏伸手抚上自己的脸,张口就要解释原因,包间的门被推开,打断了即将要说的话。

“挺热闹啊?”夏岚走进来,见倪初夏也在,笑意加深。

讨论的声音戛然而止,空气中就只剩下惊愕与尴尬。

杨胜率先开口,“坐下吧,唐风,让服务员去拿一副餐具。”

“我去吧。”叶飞扬站起来,主动出去。

这样的场合,唐风一定不能离场,否则两个女人要是闹起来,那不是糟糕。

好在,待他拿了餐具回去,场面并不那么难控。

“不是说不来?”在夏岚坐下后,秦飒低声问。

夏岚抿唇一笑,用不大不小的音量说:“所以,就让她来了是吗?”

话落,视线落在倪初夏身上,眼中满是得意与挑衅。

看吧,是我不来,你才有机会来这里的。

倪初夏白了她一眼,自顾自吃着菜,这女的绝对是神经病,就这有什么好得意的?

因为有夏岚的出现,气氛发生微妙的变化,众人的话也逐渐变少。

饭后,倪初夏先告辞离开,唐风不舍得她,硬是跟着她去了公司。

叶飞扬有代码要编,开车离开,原本的五人行只剩下三人。

夏岚用手撩了头发,开口说:“头儿,过段时间我要出国一趟,大概要去一个月。”

“出国?”

杨胜脸上有错愕,开口说:“做什么需要这么久?”

虽然现在没有任务,但是这事说不准,她突然离开,人手上也不好安排。

夏岚脸上没有多大变化,轻声说:“哦,Y国那边有朋友联系,当然,我去不单纯为了玩。”

“非去不可吗?”

“嗯,必须去。”夏岚点头。

虽然她看不起岑北故这个痞子,但不可否认,他在珠城有一定的影响力,继续待下去,必然有暴露的一天。

最好的办法,就是出去避避风头。

一个月的时间,足够让警察把那些人抓起来判刑了。

怕杨胜不批准,她有补了句,“如果基地有任务,我会马上赶回来。”

“嗯,路上注意安全。”杨胜随意叮嘱两句,便拦了辆出租车离开。

秦飒清咳,说:“一起回去吧。”

坐上车,夏岚报了一家酒店的地址,“送我去那吧。”

“不回住处?”秦飒困惑。

先是向头儿请假,要出国一个月,现在连住处都不会去,“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?”

夏岚笑起来,轻松说:“没有啊,我能出什么事?”

秦飒仔细盯着她的脸,反复确认她没有事之后,才开车离开。

将她送至酒店,再次叮嘱,“如果有棘手的事别自己强撑,告诉我们,我们都会帮你的。”

“知道了,回去吧。”夏岚摇了摇手,转身走向酒店。

听到车子引擎发动的声音,她扭过头,眼睛微动。

帮我?呵呵……

如果你们真的知道我做了什么,怕是第一时间就要送我去警局了,哪里还会帮我?

终究不是一路人,就此别过更好。

拿到房卡,夏岚走向电梯。

午后这个时间,来酒店开房的人并不多,电梯三三两两站着人。

夏岚进去后,按下了6楼。

电梯在3楼停下,一对男女下去,之后在4楼停下,身着西装的男人出去,里面只剩下她与一名中年男性。

职业习惯,她不动声色打量这个人,虽然穿着西装,但总觉得有些奇怪。

叮——

没等研究出来,电梯门打开。

夏岚看了眼房号,踩着高跟鞋径自向前走。

和她一起出来的男人拦住她的去处,问道:“小姐,0624号房往哪边走啊?”

夏岚看了他一眼,偏头看向另一边走道,“应该在那边,你去看看。”

“好,谢谢啊。”男人笑着表示了感谢。

在她转身时,男人脸上的笑意敛去,抬手劈向她的后颈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岚渣渣要倒霉了

感谢

【七色光彩虹】1月票

【乐乐1258】1月票

【唐晓梅】1月票

【11181101】1评价票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