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33、你心里还有那个贱人!【二更】/军少独爱闪婚萌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夏岚偏头,躲过这一掌。

“你是谁,谁派你来的?”

男人见一击不中,冲上前与她扭打在一起。

夏岚节节败退,心里有些慌乱,在搏击的过程从口袋掏出手机,刚要按下,腹部被狠狠打了一拳,直接摔倒在地上。

“咳……”

她嘴角溢出血迹,粗喘着气问:“是不是岑二爷派你过来的?”

男人一步步靠近,冷笑着说:“我家爷可不姓岑,你能让他亲自动手,该是你的荣幸。”

夏岚坐在地上向后面挪,心里想着计策。

就在男人要靠近的时候,她冲着他身后喊道:“快报警,这里有人要行凶!”

男人下意识转头,吼道:“谁敢报警!”

哪知身后空无一人,意识到被骗之后,他迅速转身,只看到夏岚的影子消失在拐角。

夏岚捂住小腹,忍痛从安全通道往下跑。

到底是谁要对付她?

最近,除了得罪过岑北故之外,并没有与人结怨,难道……是以前的仇家?

早上出来没料到会出意外,能通知他们的通讯工具没带,手机又丢了,只能靠自己逃离酒店。

到了二楼时,夏岚神经慢慢放松,只要回到大厅,她就是安全的,那些人绝对不会明目张胆。

推开安全通道的门,夏岚唇角略微上扬,脚步跨出时,后颈刺痛。

“呃……”

紧接着,从刺痛处开始麻痹,四肢不能动弹。

“谁……到底是谁?”丝毫没有挣扎的轰然倒地。

黑暗中,化着浓妆的女人走出来,抬脚踹了她两脚,见她毫无意识地躺在那里,按下耳麦,“大哥,他们也不过如此吗?”

“别废话,把人给我带回来。”声音经过处理,只能听出是男声且语气不好。

女人倚在一边,笑得风情万种,“娇娘保证把人带到。”

……

唐风跟着倪初夏来到倪氏建材,没有避讳的到了办公室。

参观了一番后,说道:“这里真不错,比我们平常办公开会的地方好多了。”

他们那些地方,别说时办公室了,有东西遮着都算不错。

“我这就是表面,做的事情哪能和你们比?”

倪初夏坐在老板椅上,笑着道:“一个是赚钱,一个是为了国家太平,不能比的。”

唐风没说什么,打了哈欠,“有休息的地方吗?”

“去里间吧,门推开就是。”倪初夏指了指休息室,示意她进去。

待她去休息之后,倪初夏开始处理堆积的工作。

期间,接到方旭的越洋电话,说是已经和那边的老总见过一面,但他们的态度模棱两可,并不能确定他是否会与倪氏合作。

“外国人就是难对付,我就早到了五分钟,他全程摆着一张冷脸。”方旭汇报完进展,就开始抱怨。

“再磨一天,如果态度还是那样,就回国吧。”

他们已经把诚意拿出来,对方如果还不接这橄榄枝,那么也没必要在腆着脸求合作。

如果双方在谈判的时候,一开始就有方迁就另一方,想要在后期翻转这样的局面会很难,可以说基本没有机会。

方旭知晓她生气,也受够这边的态度,应了下来。

挂断电话,倪初夏靠在老板椅上,抬手揉着太阳穴,神色有些疲惫。

方旭离开的这几天,所有的文件都需要她批审处理,还没能适应这种强度的工作,有些吃不消。

这时,刘慧敲门进来。

“倪总,正荣部门经理在待客室,要见吗?”

“谁?”

刘慧重复了一遍,“正荣集团的部门经理,韩立江。”

这次添上了拜访者的名字。

他怎么会来?难道是为了前些天她打倪柔的事而兴师问罪的?

可事情都过去这么久,现在才来会不会太过小题大做了!

倪初夏点头看了眼处理半截的文件,出声说:“见,但不是现在。”

秒懂她的意思,应下后便离开办公室。

约莫半小时,倪初夏捧着咖啡杯走进待客室,清咳提醒。

韩立江霍然站起来,亲切打招呼:“初夏,忙完了?”

倪初夏稍稍侧身,错开他伸出来的手,“妹夫,你来这里有什么事情吗?”

这一声‘妹夫’令韩立江有些发愣,最后尴尬地应承下来,干笑着说:“我比你大,妹夫听着很不习惯。”

“就算再怎么不习惯,这也是改变不了的事实。”她的这番话是在对他刚刚的逾越行为发出警告。

“说吧,找我什么事?”

倪初夏找了位置坐下,双腿随意地翘起,下巴倨傲抬高。

“你知道我现在管正荣下面的工厂,最近上头查的很严,但我却得到消息,倪氏不再这次的检测范围……”

“所以你来是为了打探什么?”

韩立江脸色一僵,硬着头皮说:“就想问,你是怎么和质监局搭上线的?”

质监局这次来的突然,建材公司就挑了正荣一家公司,但无论是按照规模还是有前科,首要查的就会是倪氏,偏偏首要的公司独善其身。

通过刚刚观察倪初夏,她可能还不知道有这件事。

“哈,我要是能搭上线,半年前公司也不会出现危机。”倪初夏好笑地看着他。

倪氏这次没事,就是和质监局搭上线,真当她权势过人,在珠城可以横着走,连从政的高官都不怕吗?

韩立江继续说:“一码归一码,当时你并没有进公司。”

虽然不想承认,但是她的确有能力,倪氏再受到那么重大的冲击下,不仅将公司救回,还发展的越来越好。

如果那时候正荣也出现那样的情况,在面对众叛亲离,身边没有任何人支持,他必然做不到她那样,也承受不了那样的压力。

所以,爷爷韩英杰才会感叹,她是生错性别,否则一定能在商界大展宏图。

思绪百转千回,他继续试探:“初夏,现在正荣情况不乐观,如果你真的认识人,能帮忙疏通一下吗?”

“你来错地方,也求错人,我帮不了你。”

倪初夏果断拒绝,抿了一口咖啡,笑着说:“不过情况再不乐观也没有那时候倪氏严重,我记得当时正荣可是一毛不拔。”

“当时的情况正荣也是没有办法,不是不帮。”

韩立江说到后面,底气有些不足。

那时,他是主张帮倪家的,可是爷爷和爸都说再拖一段时间,等倪氏真的快走投无路时出手,才能得到最大的利益。

可是等他们想融资帮忙的时候,厉氏已经先他们一步,随之而来的便是扑面而来的流言蜚语。

“如今我也是一样,没有办法。”倪初夏似笑非笑看着他,下逐客令,“我还有工作,你走吧。”

“初夏!”

韩立江拉住她的手,动之以情地开口,“念在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份上,你帮我一次,你只要帮我把局长约出来就好,其余的不会麻烦你。”

倪初夏慢慢抽出手,冷声说:“还是那句话,我帮不了。”

质监局的局长是大哥给她引荐的,他是以自己在商界的地位和信誉做的担保,才让局长屈尊来参加倪氏三十周年庆典,现在又怎么能利用大哥这层关系做这种事?

她从来都不是什么善良的人,让她帮助一个曾经对倪氏见死不救还落井下石的公司,绝无可能!

“好,我们暂时不谈这件事。”

韩立江拦住她的路,有些焦急地说:“家里的佣人提及那天你和柔儿动手了?”

倪初夏向后退了两步,靠在桌子上,双手环胸,整个人显得漫不经心。

呵,总算是绕到正题。

“不要误会,我知道是她先动手的。”

见韩立江没有责怪她的意思,倪初夏秀眉微挑,开口:“看好你老婆,等她孩子生下再惹我可就不是两巴掌能解决的事了。”

“回去之后爷爷已经责骂她了,这段时间她不会再出来。”韩立江解释。

听闻佣人如此说的时候,他是震惊的。

随后,韩英杰得到消息,当着一家人的面怒骂倪柔和他,最后把她禁足在家里就算,还放话给他,让他无论如何都要去赔礼道歉,求得倪初夏的原谅。

原因无他,如今倪初夏已经不再是以往的那个倪氏千金,她握有倪氏的股份,还是倪氏现在的负责人,背后是厉氏撑腰,甚至与质监局、土地局等局长关系匪浅。

“她出不出来与我无关。”倪初夏依旧不咸不淡地开口。

面对她这般无所谓的样子,像是所有的力气都打在棉花上,一点用处都没有。

来之前,他想着若是她生气,那么他便承诺把倪柔关到生孩子为止,可她像是对待陌生人一样对待倪柔和他,真不知道该如何下手。

“正荣的事情,麻烦你再考虑考虑,我就不打扰你了。”韩立江最后看了她一眼,告辞离开。

倪初夏冷哼着,回到办公室。

这时,唐风已经从休息室出来,揉着眼睛站在窗前,眼神还有些迷茫。

见她回来,转头笑着说:“开会去了吗?”

“没有,去见了一个人。”

倪初夏抿着唇,走到办公桌旁,问:“睡好了?”

“睡懵逼了,好久没有睡上这么好的觉了。”唐风挠了挠头,笑得真诚。

这算是这么久以来,睡得最好的觉,醒来不需要想着如何面对训练,也不用担心会突然接到任务。

她慢慢走到倪初夏身边,伸手抱了抱她,“嫂子,我以后累了都能来你这里休息吗?”

“当然了。”倪初夏回抱住她,眼底含着笑。

说到底,唐风也不过和她一般大的年纪,过的却是与众不同的生活,她不能评判哪种生活更好,但若是有选择,会选择做普通人吧。

“好,那就这么说定了。”唐风甩了甩她的高马尾,对她敬了标准的礼。

送走她,倪初夏站在原地,唇角缓缓弯下,正如第一次见到她一般,她的背影英姿飒爽,犹如铿锵玫瑰。

*

正荣集团,总裁办公室。

韩正荣把文件狠狠扔到地上,怒斥:“一点小事都办不好,我要你有什么用?”

“爸,初夏说她帮不了忙,这次质监局查货,或许真的只是随机。”韩立江避开文件,拧眉说。

韩正荣气得直拍桌子,“你懂什么?这数十年都是倪氏打头阵,之后才会查我们,这样也有足够的时间去做准备,可这次他们来势汹汹,明明就是专门针对正荣!”

韩立江问:“那现在该怎么办?”

“工厂交由你负责,你给我捅这么大的篓子,我就是想保你,爸也不一定会同意你继续做下去!”

韩正荣头疼地揉着头,交代道:“不管你用什么办法,一定要请到质监局局长,在齐泓之前。”

否则,他就是正荣的总裁,也保不了这个蠢货儿子。

当初,怎么就想着利用痴情制造企业形象,以至膝下只有一子,还是这么不争气的。

从齐泓和齐烁那两人回来之后,副总的位置拱手让给他不说,这次竟然又出这么大的事情,虽然此事错不在立江,但爸他只会看中结果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韩立江心里发愁,他哪里有门道见到局长。

韩正荣眯眼警告:“还有,管好你的老婆,如果这段时间再出事,就算怀了孩子我也不会放过她。”

正荣这么多年的企业形象,一夕之间就被倪柔这个女人破坏,真是家门不幸,才会让这样的女人进了韩家。

思绪到这,难免会想到倪家的大女儿,不论是资质还是懂事程度,都比他现在这个儿媳要好,真是可惜了。

“柔儿已经被爷爷禁足在家,不会再出去惹事了。”

“最好是这样,知道她和初夏那丫头不和,就看紧点。”

如今的正荣无法和倪氏对着来,不说讨好,起码要一直保持这样,也能让正荣稍稍喘口气。

韩立江离开总裁办公室,坐电梯下楼。

电梯在副总楼层停下,齐泓跨步上来,唇角带着淡淡的笑。

“被骂了?”他笑。

韩立江抬眼瞪着他,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握拳。

他的不顺,都是从这个男人回来韩家开始,当初,明明是他妈死也脱离韩家,在外面活的不如意倒是想到要把孩子送回来。

正荣永远姓韩,这点改不了!

齐泓极显真诚地说:“要学会喜怒不形于色,你用这样的表情看着我,被爷爷的人瞧见,可是免不了一顿骂。”

“你!”

韩立江握着的手微微放松,脸上僵硬的表情也有些改善,“那也是我的事,就不劳表哥你操心。”

“嗯,我也没那个闲工夫。”

“不过就算爷爷和爸再怎么说,也改变不了我姓韩的事实。”韩立江冷眼看着他,“你说是吗?”

齐泓赞同的点头,笑着说:“当然,你若不姓韩,也不会和我在这里说话。”

言下之意,要多亏你的姓,才能有资格和我说话。

说完这句话,电梯门打开。

韩立江怒气冲冲走出去,摔门进了自己的办公室。

公司上下都到齐泓脾气好,待人亲切,全都还是狗屁!他就是活脱脱的一只笑面虎,笑里藏刀的人。

这一点,他深刻的体会到了。

坐下没多久,秘书敲门进来,“韩经理,韩夫人在外面吵着要见你。”

韩立江忍下心中不耐,吩咐让她进来。

倪柔刻意打扮过,头发微卷,披在身后,粉色斗篷大衣穿在身上,将隆起的小腹遮住,脸上也带了妆。

进来时,她唇角微微扬起笑容,“老公,我做了一些点心,专门带给你。”

韩立江看了她一眼,问:“爷爷不是让你待在家里吗?”

“是家里的司机送我来的,送完东西就坐车回去。”倪柔眼底划过一丝落寞,把保温桶放在一边。

“东西既然送到,就回去吧。”

此话一出,倪柔拧开保温桶的手顿住,强忍心中的不满,转身说:“等你吃完,我就走。”

韩立江看了眼她手里的点心,“放那吧,我暂时不想吃。”

倪柔凑近,把点心放到他嘴边,“你就尝一块,吃完这块我就走。”

韩立江耐着性子吃完,完全吞下后,说:“走吧。”

倪柔唇角抖动,心中怒火再也控制不住,“你就那么不想见我,还是说你心里还有那个贱人!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倪柔渣也要倒霉了……

都是作的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