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34、你还年轻,会有孩子的/军少独爱闪婚萌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韩立江脸色骤变:“你在说什么?”

“我说什么?”

倪柔把筷子扔到桌上,红着眼质问:“你刚刚去哪了?”

“去了趟爸的办公室,怎么了?”

“韩立江,你骗人!”

倪柔咬牙切齿道:“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去了倪氏,去见倪初夏那个贱人是吗?”

“倪柔,你一口一个贱人,初夏可是你的姐姐。”韩立江被她的污秽言语气得不行,以前都没有发现她是这样的人。

“呵呵,我可没有那样的姐姐。”

倪柔冷笑起来,怒视他,“你们一个两个都被她迷惑,她就是狐狸精!”

她的弟弟,她的老公,全部都向着那个贱人。

想到这里,她就觉得怒意十足,对倪初夏充满痛恨。

为什么,她明明应该才是众星捧月的人,是倪家的掌上明珠,但因为有她的存在,她永远只能是陪衬。

“我不想和你吵,回去吧。”韩立江忍着怒意,要打发她离开。

倪柔冲上前,把他办公桌上的东西全部挥到地上,理智全无,“韩立江,你今天不给我一个说法,我是不会回去的!”

“我和初夏没有任何关系,这就是我给你的说法。”

“呵,没关系你会跑到倪氏去?”

倪柔明显不相信,冷笑着说:“是不是人家看不上你,你自作多情了!”

韩立江一手握住她的手,厉声呵斥:“闹够了没有,还想丢人现眼到什么时候?!”

公司的事情已经足够让他心烦意乱,再加上她的蛮不讲理,情绪已经快到崩溃的边缘。

“嫌我丢人啊!那你当初娶我做什么?”倪柔抬起手狠狠捶打他,“放开我,你敢做还不敢承认了!”

“不可理喻!”

话落,韩立江推开她。

因为生气,松开她手的时候,力气加重,等反应过来已经来不及。

倪柔直直地摔在地上,头磕在地上,发出巨大的声响。

两人的争吵惊动秘书和助理,不一会儿,部门的人全都围过来。

韩立江还在气头上,怒吼让他们滚一边去,良久,见倪柔一直躺在地上不起来,才惊觉可能要出事了。

他俯身见她抱起来,低声唤着:“柔儿,你怎么样?”

倪柔脸上布满血迹,手捂在肚子上,“疼,肚子……”

“我送你去医院,很快的。”韩立江抱着她冲出办公室,对着助理大吼,“去备车,快!”

两人闹出的动静,几乎惊动了全公司的人。

韩正荣听到儿子和儿媳在办公室大打出手,气得差点晕厥过去,赶忙放下手中的工作,下楼赶去医院。

齐泓接到消息的时候,已经是下班时间。

他开车赶到医院,走进病房就听到呜咽的哭声和责骂声。

黄娟抹着眼泪,“你多大,柔儿多大,有什么事是不能坐下来好好聊的,需要动手?”

她看向床上面色惨白的女儿,心痛的不行。

韩立江垂着头,双手紧紧握着。

他只是想要让她离远点,根本没有真的想推他。

韩正荣一个劲地赔不是,说着两人还年轻,孩子还是会有的这类话。

他前面才找他说话,让他一定要看好倪柔,却没想转眼没过半小时,竟然在办公室动起手来,孩子还摔没了。

到底是造的什么孽啊?

韩英杰赶到,看到齐泓站在门外,询问:“情况怎么样了?”

“大人没事,孩子没保住。”齐泓道。

韩英杰捂住胸口,若不是齐泓扶着,怕是直接就气倒了。

颤颤巍巍地走进病房,看到韩立江时,冲上前一巴掌扇过去,“逆子啊!你说说你做的是什么事?”

“爸,身体重要,不要太生气。”韩正荣迎上前,出声安抚。

事情已经发生,能做的只有接受。

“外公,你消消气。”齐泓在一边劝说。

黄娟在看到韩家当家人过来,眼泪又落了下来,“韩老啊,我把女儿嫁过去,就希望她能幸福,可这都发生什么事啊?”

也不过几天没见,得知的消息就是孩子没了,关键还是韩立江动的手。

“这件事是我们韩家对不住这孩子,等柔儿身体恢复过来,再次怀上孩子,正荣的股份划百分之五给这孩子,算作是补偿,你看怎么样?”

韩英杰尽显诚意,作出承诺。

听了他的话,黄娟这才停止抽泣,心中已经在盘算着。

百分之五的股份,虽然并不多,但也总比一毛不拔的要好,再者说,韩英杰只有韩立江一个孙子,重孙也只会从她女儿的肚子里出来,股份早晚会是他的。

倪柔醒来的时候,病房里只剩下黄娟一人。

“妈……”

“柔儿,感觉怎么样了?”黄娟坐起来,握住她的手。

倪柔歪着头,眼泪顺着眼角落下,哽咽地问:“孩子没了,是吗?”

昏迷之前,她清楚的感受到腹部的疼痛,是孩子剥离她身体的痛楚。

“柔儿,你还年轻,和立江还会有孩子的。”

黄娟低声安慰,“这个孩子没了,只能说明你们之间没有母子缘分,知道吗?”

“不是的,妈……”倪柔哭着摇头,“是韩立江推我的,不然他不会离开我,我的孩子不会离开我的。”

心里从来没有这么痛过,即使现在身体还难受,可是抵不过身体的不适。

“柔儿,你听妈说,趁现在立江对你是有愧疚的,一定要牢牢抓住他的心,知道吗?”

“妈,我做不到!”她的孩子是被他亲手弄掉,让她怎么昧着良心去迎合、讨好。

“韩老已经说了,以后你生下孩子,他就会把正荣百分之五的股份划到孩子名下,你在韩家就有权了。”

黄娟紧紧握着她的手,害怕她想不开,继续游说:“等你在韩家有了地位,还怕什么?”

倪柔痛苦的闭上眼,缓缓点头应下。

“妈叫立江过来,你们有什么说开就好。”黄娟轻拍她的手,起身出了病房。

韩立江走进病房,脸上赫然显现巴掌印,看上去很骇人,可见韩英杰用了多大的力气。

“柔儿,感觉怎么样了?”

听到他的声音,倪柔眼珠动了动,掩于被子下的手紧紧揪着床单,没有说话。

“老婆,对不起啊。”韩立江以为她是睡着了,从被下握住她的手,放在唇边,“我和初、倪初夏真的没有关系,之所以去是为了公司的事情,质监局来查正荣,想让她帮忙和局长搭桥牵线。”

“那你那时候怎么不说?”倪柔睁开眼,问道。

韩立江眼底的愧疚不假,深呼一口气说:“我是男人,当然不想把失败的一面展现在自己妻子面前……却没想到会害你失去了孩子。”

“柔儿对不起,我们之间还会有孩子的,对不起。”

当看到倪柔浑身是血的躺在他怀里,他就后悔了,不应该和她犟的。

倪柔问:“你说的都是真的?和她没有任何关系?”

“嗯,当然是真的。”

床上的倪柔再次合上眼,韩立江,我就在信你一次,别再让我失望,否则我不会顾念过往之情的。

……

入夜,废弃地下车库,不时传来铁链拖地的声响。

夏岚醒过来,发现自己被铁链捆柱子上,浑身无力,周围潮湿阴暗。

“醒了?”娇柔的女声传来。

听出这道声音是属于娇娘,夏岚身形怔住,浑身都僵硬了。

没想到那个男人会是影刹派来的人,难道他们的行踪已经暴露了吗?

“别挣扎了,不过是浪费力气。”高跟鞋的声音越来越近,娇娘出现在她跟前,眼底带着讥笑。

“有本事就杀了我!”夏岚咬牙切齿。

落在他们手里,非死即残,如果注定要被折磨,她宁愿现在就去死。

“杀你?”

娇娘轻笑起来,故作优雅地坐在椅子上,轻吐红唇,“岂不是便宜你了?”

“……那你们想做什么?”夏岚扭动身子,用尽力气质问:“影刹一直都在珠城是不是?你们到底要做什么!”

这些人明明可以留在南亚,无论是扩展版图,还是走私贩卖,都不干他们的事,为什么要回来,还要出现在珠城!

“啪——”

娇娘霍然站起来,对着她扇了一巴掌,“我家大哥的名号也是你能叫的?”

夏岚垂下头,脸上火辣辣的疼。

从加入行动组,她就时刻做好了牺牲的准备,却没想到竟然被他们生擒住。

问不出什么所以然来,夏岚干脆闭上嘴,不再说话。

蓦然间,从不远处传来一道凄厉的叫喊声,从中听出的只有痛苦。

夏岚睁开眼,手指微微曲起,心里忐忑不安。

“我们家老三就是太急躁,还没开始就快把人给弄死了。”娇娘抿唇笑着,抬手捏起她的下巴,“还好你这位小美人落在了我的手里,姐姐我肯定会好好照顾你的。”

“放开我!”

娇娘松开手,眨眼说:“脾气挺倔啊,要我找几个男人过来给你降降火吗?”

“你……不要!”夏岚眼眸满是惊恐,赴死的骨气在一夕之间荡然无存。

“哈哈,害怕了啊?”

娇娘捂嘴笑起来,一只手捻成兰花指,“那就把你们下一步的计划告诉我。”

夏岚摇头,“我已经打算离开基地,不知道什么计划。”

“告诉,还是让外面那群兄弟进来,选一个吧。”娇娘漫不经心开口。

夏岚面色变得煞白,唇角略微抖动,一副恐惧的表情望着她,为什么这一切要让她来承担?

没有人能救她,所以只能自救。

稳住心神后,她开口:“让我告诉你可以,但是你要放了我。”

“你没资格和我谈条件。”娇娘冷哼一声,“再说,放了你不就等于是自投罗网,你当我没脑子吗?”

“我说过我即将脱离基地,就不会再和他们有瓜葛的,他们的死活与我无关。”夏岚镇定地回。

“是吗?”

黑暗中,高大的身影走来,“不如脱离之后到我手下做事,怎么样?”

“你……你是影刹?”

费尽千辛万苦想要逮捕的人就出现在她面前,且发出这样的邀请。

“正是。”影刹略微点头,轻笑着说:“你利用毒品栽赃陷害别人,做的挺得心应手,很适合来我手下。”

娇娘难以置信地望着他,“大哥!你别忘了,她可是厉泽阳的人。”

好不容易抓到一个落单的,从她嘴里撬出机密固然好,撬不出来就直接杀了丢给那群人,让他们知道他们并不是好惹的。

可,要将她降服是什么套路?

先不说她会不会答应,就是答应了,他们敢用她嘛?

“娇娘,你下去。”

“大哥……”

影刹语气变冷:“下去!”

待她离开后,男人一步步走过去,就在夏岚要看清他的时候,他从口袋掏出便携式手电筒,直直地照在她眼睛。

强烈的光刺痛眼睛,睁开都困难,更别说看清他。

“就算我离开基地,也不会做出卖战友的事情。”夏岚有气无力地说。

“现在可不是表明衷心的时候,要想想自己的处境,明白吗?”

影刹冷笑着,继续说:“你把他们当战友,可是他们不一定也是这么想的,我现在就算把你放了,你猜回去之后会怎么样?”

“会接受基地的层层审查,做各种心理测试、报告分析,一项不合格,就立刻驱逐出去,是真的驱逐还是直接灭口,说不准的。”

“不会的,他们会相信我的。”夏岚摇头。

“连你自己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里都在质疑吧?”影刹看着她瞳孔紧缩,唇角略微勾起,“我给你一晚上的时间考虑,明天给我答复。”

夏岚见转身离开,喊了声:“如果我不答应呢?”

“答应,你恢复自由;不答应,我也不会杀你。”

撂下这句话,脚步声渐行渐远。

铁门外,娇娘迎上来,“大哥,你不会真的打算用她吧?”

“有用,为何不用?”

“可是,可是难保她不会反咬我们一口。”娇娘眼中满是担忧。

里面的女人是那边的人培养出来的,让她加入他们,不正给了那群人机会吗?

“明早无论她给出什么答案,都放她走。”影刹只是睨了她一眼,跨步离开。

“大哥!”

娇娘愤懑握拳,恶狠狠地瞪着那扇门。

无论她给出什么答案,她都不会让她好过的离开!

*

翌日清晨。

岑北故来城中村,把车停靠在一边,一路问人找到那晚被救的女人家。

敲门,约莫一分钟,门从里面打开。

宁婧看到他,眼底划过一抹惊讶,显然没有料到他会来。

嘴里叼着根烟,随意靠在门边,上身是牛仔外套,里面是短袖衫,下身是黑色休闲裤,板鞋,这样的衣着,让人没来由觉得冷。

“岑大哥?”

“妹子,哥找你问几件事,行不?”岑北故说着,把半截烟扔到地上,用脚踩灭。

“行啊,进来坐吧。”宁婧侧身让他进来。

想起厨房里还煮着面,她把面捞出来,探头问:“岑大哥,早上吃了吗?”

“没来得及。”岑北故如实说。

要是为了那些小兔崽子的事,他何须起这么早?

宁婧把自制的酱倒进面条里,又给他煎了鸡蛋,端出去给他,“吃吧。”

岑北故不拘泥地吃面,称赞道:“妹子,人美心善,真好。”

面吃完,宁婧才问:“岑大哥,你有什么要问的?”

岑北故抹了嘴,问:“哥过来是想问你,那天替你解围的一男一女,你知道住哪吗?”

宁婧心里起了疑,摇头说:“不太清楚。”

“我不是坏人,我去也不是为了操事。”他总得为那三个孩子做点什么。

“坏人都不会说自己是坏人。”宁婧规矩地坐在一边,就是不肯吐露一字半句。

“艹,老子真不是坏人!”

意识到自己可能太粗鲁,岑北故解释:“不、我刚刚那只是口头禅,不是骂人的,妹子……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虐岚渣了……

感谢

【weixin106245474b】1鲜花

【沐籽L】9鲜花

【荧子国宝】99鲜花

【xianger1986】1月票、1钻石

【CC0709】1月票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