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35、我想你大兄弟了!/军少独爱闪婚萌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岑大哥,我知道你不是坏人,那晚过后,那群人主动过来给我道歉,说他们都是受你的照顾。”

在得知这件事之后,她其实很佩服他的,可以为毫不相干的人去花钱,教他们做人的道理,虽然话语有些粗鲁,但话糙理不糙。

岑北故被她夸得有些不好意思,伸手揉了揉头发。

“我带你去吧,不过你要保证双方不能起冲突。”宁婧说。

“行,保证不起冲突。”岑北故毫不犹豫的答应。

倒是若真的确定是她做的,不做点什么都对不起那些孩子真诚对待她的心!

宁婧穿上外套,又带上围巾,才和他出门。

两人站在一起,不是一个季节,更不是一个画风。

穿过小巷,来到秦飒他们锁住的地方。

院子外是木门,从里面被插上,就在宁婧准备敲门的时候,岑北故纵身一跃从墙头翻进去,替她开了门。

宁婧的手摆在半空中,内心颇为无奈。

来到内屋的门,看到复杂的密码指纹锁,两人都是一愣。

砖瓦房,用这样复杂的门锁,是不是有点太过夸张了。

岑北故从口袋抽出一根烟点上,侧身靠在一边抽起来,示意宁婧敲门,那高科技的玩意,他也玩不好。

同时,也能确定,住在这里的人不一般。

敲了门,等了几分钟,门被打开。

戴着眼镜的男人站在那里,问道:“你找谁?”

宁婧友好地笑着,询问:“你好,我是过来找夏岚的,她在吗?”

“我们这里没有夏岚,你找错地方了。”话落,就要去关门。

岑北故把烟叼在嘴里,用力推着门,直接挤了进去,“老子不相信,必须确认过才能放心离开。”

“岑大哥!”宁婧扶额,她怎么就相信他的保证了!

叶飞扬眉头皱起来,掏出手机给夏岚打电话,手机显示关机,用定位也找不到她,心里就更加疑惑。

有人来的时候,这里已经进入一级戒备状态,若是发现危险,必定会直接把闯进来的人击毙。

唐风坐在大厅椅子上,手随意搭在腰间,实则是随时都能掏出枪。

“夏岚,你给老子出来!”

“他妈~的,有种做亏心事,怎么没种出来认账了?!”

“老子兄弟掏心掏肺对你,你竟然背后阴他们,你还是人吗?”

“……”

叶飞扬跟过来,听岑北故一路骂骂咧咧,视线看向唐风,后者对他摇头,表示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情况。

直到秦飒从房里出来,认出岑北故和宁婧是那晚的两人,出来制止:“知道你们的行为是什么吗?擅闯民宅。”

宁婧摆着手,“不是这样的,岑大哥是有事找夏岚。”

“多大的事需要翻墙而入?”秦飒说完,看向岑北故。

岑北故本就窝火,看到他之后,一股脑把事情说出来,“老子还真不知道,那娘们心眼小,连那些孩子都不放过!”

秦飒不为所动:“这也只是你的猜测而已,并没有证据。”

“的确如此,岑大哥,我们都是普通人,哪里能接触到那么多毒品?”宁婧也觉得这事有点玄乎,不能光凭夏岚最后没回车上断定就是她做的,还是要讲究证据。

“老子……老子要是有证据,早就让警察过来抓人了!”岑北故气急,咬牙说:“既然你们说不是她,那让她出来和我对持。”

“她不在这里。”秦飒回。

“那、请问她什么能回来呢?”宁婧拉住岑北故,让他不要冲动。

“说不准。”

“就是做亏心事躲起来了,不然怎么这时候消失了?”

岑北故忍不住爆粗口:“妈的,你让那娘们等着,除非她永远不出现,不然我一定要为我兄弟讨回公道!”

“岑大哥,我们走吧。”宁婧说着,对秦飒和唐风他们赔礼道歉,态度诚恳,就是怕他们会计较两人擅闯民宅的事。

直到走出去,她才算松了一口气。

“妹子,今天的事哥谢谢你。”岑北故轻拍她的肩膀,转身离开。

宁婧喊住他,“岑大哥,这事会不会有误会在里面?夏岚她救过我,我觉得她不像是那种人。”

“妹子,这事你不用管,但是哥告诉你,知人知面不知心,当然,像老子这样表里如一的人不多,以后别太信任别人。”

望着岑北故的背影,宁婧倒是笑起来,还有这样夸自己的,真是有意思。

屋内。

秦飒一遍又一遍给夏岚打电话,得到都是关机,越来越觉得哪里不对。

昨天是他亲自送她去的酒店,除了说要请假离开,也没有发现什么异样,怎么今天电话就不接了?

“夏岚会不会出事?”叶飞扬突然开口,“手机关机可以理解,但是连定位也一并消失了。”

唐风接话:“说不定真的是刚才那人所说,畏罪潜逃。”

“你瞎说什么?”

秦飒对着她瞪眼,冷声说:“别忘了,我们是一个团队,最不应该就是猜忌。”

“难道你们的都忘了,这次训练回来,我们接到过一个缉毒任务,当时缉毒队长感谢我们的时候,提及过有包毒品不见了。”

“那又怎么样?”

“丢的拿包重量和刚刚那人所说是一样的,难道真有那么巧合的事情吗?”

唐风点开手机,把刚刚接收到的图片放大,“我开始也不相信,所以我让刑警队的人把图片发给我,你自己看。”

两张图片对比,除了像素之外,保准、袋子上的标志都丝毫不差。

“当然,也不排除是缉毒队的人陷害那三个小孩,可动机是什么呢?”唐风轻笑起来,眼眶有些泛红。

她不明白,昔日的战友,为了保护这个国家受过伤,付出青春,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?

之所以不在刚刚那两人面前戳穿,就是为了给夏岚留下面子,也在给她弥补的机会,但是她现在却下落不明。

叶飞扬这时开口:“这件事要告诉头儿吗?”

他也无法理解她的做法,所以根本拿不定主意。

这些天,他做每个人的体能分析时,明显感觉到夏岚没有认真训练,懈怠、偷懒让她的数据很不稳。

也曾对她提及,但她似乎并不在意,直到最近愈演愈烈,直接不练,如今干脆不回来。

“我已经知道了。”杨胜从后院进来,目光落在秦飒身上,“夏岚出事了。”

秦飒表情骤变,“出什么事?”

“我爸发来视频,飞扬,用电脑把放出来。”杨胜把手机递给他,找了位置坐下。

叶飞扬点头,把视频导入电脑,然后放出来。

全长三分钟,除了凄厉的叫声,就是夏岚有气无力的说话声。

视频最后,给的是夏岚面部的特写。

血迹布满全身,脸也不复往日那般精致、艳丽,脸色苍白垂下,若不是眼珠在动,都判断不了她还活着。

“畜生!”

秦飒抹了一把脸,低头痛苦地低吼。

在视频播放完毕就要或从重新播放的时候,叶飞扬把视频关掉。

唐风攥紧手机,指尖也有些泛白,问道:“除了视频,还有其他的吗?”

“没有。”杨胜答。

所以,等于一点线索都没有。

“连是谁做的都不知道吗?”秦飒哑着嗓子问。

“除了视频,还有一张图片。”杨胜起身走到电脑前,把图片传过去,屏幕显示出来,“我们的人被俘虏,通常会应下纹身,这个是属于影刹组织的。”

“竟然是他!”唐风一巴掌拍在桌上,“这种人就应该被千刀万剐!”

“头儿,我们现在该怎么做?”叶飞扬问。

“人,是一定要救的。”

杨胜沉默一会,吩咐道:“飞扬,你尽可能从视频中找到线索,唐风和秦飒两人去调查夏岚最后出现的地点,我会和交警大队和刑警联系,让他们增派人手。”

“是,头儿。”三人应下,分别回房准备行动。

杨胜望着他们离开,缓缓闭上眼。

“阿胜,你要拎清轻重缓急,这摆明就是引诱你们齐齐出动。”

“那您的意思是,人我们就不救了?”

“救或者不救在你,但爸的话说在前面,救出来也不能再重用她,明白吗?”

他不明白杨闵怀这样模棱两可的意思,只知道,如果今天是厉泽阳在这里,也一定会下令去救人。

至于,这人到底能不能救出来,至少尽力就不会有后悔的一天。

……

睁开眼,依旧是漆黑一片。

夏岚轻轻喘着气,疼,浑身都疼。

娇娘这个贱女人,竟然敢违背影刹的意思对她动刑。

高跟鞋的声音慢慢靠近,她缓缓抬起头,隐忍疼痛说:“又想对我做什么?”

娇娘轻声笑起来,用钥匙把铁链锁解开。

没有了铁链的束缚,夏岚支撑不住,直接摔倒在地上,狼狈至极。

“你要是什么伤不受就回去,谁会相信你是被我们绑来的?”娇娘居高临下地看着她,脸上的笑容极为妩媚。

“我也可以不说!”夏岚几次想爬起来,都狼狈地跌落。

“不说就不怕下次我们再绑了你吗?”

娇娘抿唇讥笑起来,一脚踹在她身上,“你最好识趣点,否则我一定不会放过你。”

除了她,敢靠近大哥女人,都会是生不如死的下场。

夏岚闷哼一声,血从嘴角溢出,除了疼便觉得头晕眼花。

紧接着,铁门被打开,一丝微弱的光亮照进来,两位彪形大汉走过来,把夏岚架起来带走。

隐约能嗅到刺鼻的气味,刚出去,眼睛就被布条遮掩住。

两人将她直接扔到车里,之后便不再管她死活。

夏岚咳起来,嘴角干的血迹又被新鲜的血覆盖,再不去医院,她可能真的会死。

“我既然说了放过你,就不会让你死。”影刹的声音传来,离她并不远。

夏岚试图坐起来,却发现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。

“咳……你到底想做什么?”

抓了她,然后再毒打一顿放掉,以前怎么没有听说影刹有这种癖好?

“等我们再次见面的时候,你就会明白。”

夏岚皱着眉,下次见面?

她想经历过这一次,她永远永远都不想再见到他!

娇娘的手段实在太过阴狠,伤口看上去并不吓人,实则每一鞭都疼到心坎里。

“我听说厉泽阳有女人了?”影刹突然开口,没等她说话,自顾自说道:“你被打的视频昨晚就传过去,也不见他有动静,看来那个女人不是你。”

夏岚脸上划过一抹痛楚,心揪着难受。

试问,如果出事的是倪初夏,厉泽阳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去救她,根本不会出现她快被折磨死,他都没有得到消息这个情况。

明明自己为了他做了那么多,放弃了那么多,甚至影刹做此举也可能是试探,受到他的牵连,为什么他不能像对待倪初夏一样对待自己?

嫉妒,犹如一颗毒瘤长在心里,满满蔓延,把心包裹,血液都变成了毒汁。

“我怎么能和他的女人比?她的女人可是商界精英,珠城第一名媛呢。”

她嫉妒的要发狂、发疯,以至理智全无,盼望着影刹赶紧动手把那个女人抓起来,像折磨自己一样折磨她。

“哈哈——”

影刹突然笑起来,“我就说你很适合来当我的手下,瞧瞧你现在的这副样子,嫉妒的化身,完美。”

“哼,我是嫉妒她,除了长相之外,她还有什么?”夏岚没有否认,双手紧紧握着拳头,“她根本配不上厉泽阳。”

影刹眼睛眯起来,看向她的眼神带着鄙夷,没再接话。

车行至闹市区,男人略微抬手,身后两人推开车门,毫不留情地将夏岚抛出去,车速没有降低。

老三透过后视镜看了一会,问道:“大哥,她要被摔死,或者被过往的车压死怎么办?”

“死了就死了,也不可惜。”

影刹戴上墨镜,浅靠在后座,“那种女人,看了也是倒胃口。”

“说的是,真不知道厉泽阳怎么会选她做手下,就这么把他老婆出卖了。”老三附和。

“到了地方把我放下,你就去查那个名媛,我倒要看看是什么样的人。”影刹交代完,手规矩地放在小腹上,闭目休息。

老三应下后,识趣的没有说话,心里倒是对厉泽阳这个老婆很感兴趣。

……

倪氏建材。

临近中午,倪初夏稍稍能放松,把文件放到一边,靠在老板椅上休息。

没一会儿,手机响起来。

电话是厉泽阳打来的,接通电话,听到熟悉的声音传来,“还没下班?”

倪初夏嗯了声,懒洋洋地说:“还有几分钟。”

“中午在公司食堂吃饭?”

“差不多吧,懒得跑了。”倪初夏起来伸了懒腰,走到窗户边,问道:“你呢,吃过了吗?”

“还没,新兵正在拉歌。”

“拉歌?是‘团结就是力量’这种吗?”倪初夏笑着问。

“差不多,我走近一点,应该能听到。”

厉泽阳这么说,电话里果然传来歌声,听得不真切,大抵就是军营里的那些歌。

“你会唱吗?”

倪初夏问完这个,意识到他好像真的没有唱过歌,来了兴趣,“你唱首歌给我听呗?”

“乖,只有这个时候有时间,有什么想对我说的?”厉泽阳强硬的转移了话题。

倪初夏虽然不甘心,但也的确不想浪费宝贵的时间,开始诉说相思之情。

“我特别想你,好想好想你。”

厉泽阳:“嗯,还有呢?”

“蠢蠢也想你了,这段时间都没什么精神。”

“那你呢,最近有精神吗?”这次倒是没有被蠢蠢吸引,话题始终围绕着她。

倪初夏支吾一声,说道:“你不在,我晚上睡得很好,每天都精神抖擞。”

厉泽阳哑然,到不知道该接什么。

“不过我还是希望每天恹恹的,晚上被你抱着。”倪初夏说着,脸颊倒是不自在的红了,“唔,我想你大兄弟了。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夏夏开启火车模式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