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36、我和肚子里的孩子该怎么办/军少独爱闪婚萌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厉泽阳顿时觉得口干舌燥,喉结滚动几下。

他清咳两声,说道:“后天就能回去,能在家待三天。”

言下之意,再忍一忍。

倪初夏没理会他说的三天四天,只纠结于现在,“你就说你想不想我?”

男人没回答,倒是询问其他的,“工作不忙吧?”

“还行。”倪初夏答了之后,闷闷地说:“转移话题的技术实在太菜了。”

那端,厉泽阳眼底氤氲着笑意,不置可否。

挂断话的时候,倪初夏突然想起一件事情,出声喊住他,“那天我和唐风他们一起吃饭,听到临市的军官下马,那人我见过,就在上次碰到影刹的时候,我拍的视频中就有他。”

那天她本来就想说出来,但后来夏岚出现打断她的话,这事便不了了之,刚才想到觉得应该告诉他。

“你说会不会是于向阳做的?”

得知这个消息之后,她专门上网查了一下,下马的具体原因没说,所以就猜测是不是于向阳利用自己拍的那些视频做的。

“我知道,据爷爷得到的消息,这事和于诚脱不了干系。”

原先他也纳闷,到底做了什么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拉一个人下马,现在听她说,大概就是那段视频。

“讨厌,明明是我拼命得来的,竟然功劳给他们抢去了。”倪初夏愤懑。

虽然她一向对名利、权势不在意,但是这种不一样,是她通过努力得来的,却被别人抢走,咽不下这口气。

厉泽阳安抚:“我会让他还回来的。”

总有一天,会在别的地方还来。

“嗯,听说军演他也在,好好虐他!”这口气必须讨回来。

新兵们饭前拉歌结束,厉泽阳要挂电话。

倪初夏心里不舍,糯糯喊了声,“老公,我等你回来。”

“好,等我回来。”

电话挂断,倪初夏把手机放到桌上,拿了卡去员工食堂吃饭。

食堂有很多人,打了两个菜之后,找位置坐下。

近段时间厉泽阳不在,中午基本都是在这解决,员工见到她也不觉得奇怪,会亲切的和她打招呼。

饭吃到一半,刘慧匆匆忙忙走过来,覆在她耳边说:“倪总,三号工厂M1生产线管道爆炸,各部门经理得到消息都在您办公室门口。”

倪初夏脸色变了变,管道爆炸?

她下意识问:“员工伤亡如何?有没有影响到周围的人?”

刘慧慌张地摇着头,“监工没说,只是通知过来,让您赶紧派人过去。”

倪初夏有条不紊地站起来,把餐盘送到一处,才离开餐厅。

回办公室的路上,她吩咐:“刘慧,这件事暂时压下来,所有的都等我去工厂回来再说。”

“倪总,我知道。”刘慧稳住心神,应下来。

办公室外,外贸部、市场部、销售部以及财务部经理都在,神色都是异常的凝重。

“倪总,事情你都知道了吧?”黄海率先开口,把刚刚的那通电话内容复述一遍,“周边消防队已经迅速赶过去救火,两名工人当场死亡,其余暂时不明。”

倪初夏缓缓闭上眼,而后问:“查明爆炸原因了吗?”

“没有。”Johnson回。

“在查明原因之前,不能传出谣言,请务必管好你们的员工。”

“这是自然。”黄海答。

虽然他不看好倪初夏做公司负责人,但是关乎公司的事情,他会小心谨慎。

“倪总放心,我会管好的。”市场部陈经理也点头。

说话的时候,几个人已经走到旁边的会议室里。

倪初夏问:“这件事你们觉得该怎么处理?”

“首要是安抚受伤的员工和死者的家属,要让他们保持理智,其次就是要派人查爆炸的原因,虽然警方会介入调查,但我们最好比他们动作快。”黄海提出当务之急的两点。

他毕竟在倪氏二十多年,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,所以很快便冷静下来。

“我认为黄经理说的很对,一定要守住舆论。”陈经理附和。

倪初夏沉吟片刻,做出判断,“黄经理,安抚员工和死者家属的事情交由你去处理,陈经理去了解警察的调查进度,Johnson,你和我去一趟工厂。”

“现在那里很危险,还是等监工确认没事再去吧。”黄海建议。

火没扑灭,损失也统计不出来,去早了也没用。

倪初夏摇头,“我去也能达到安抚群众的作用,如果高层迟迟不露面,会寒了人心。”

正如半年前,工人集体罢工,不就是因为公司高层没有一个人愿意站出来,才演变成最后严重的情况。

之后,部门经理各自去处理事情,倪初夏进办公室收拾东西,便和Johnson去往出事故的工厂。

路上,倪初夏用手机刷着微博,看到‘倪氏工厂爆炸’事件迅速上热搜,手指攥紧手机,指尖有些泛白。

珠城也就这么大,现在讯息传送的又快,不出半小时怕是都能知道倪氏工厂出事故的事情。

车子驶离市区的时候,手机响起来,电话是厉泽川打来的。

“喂?”

“情况怎么样?”他知道发生事情,开门见山地问。

倪初夏睫毛微颤,把最新得来的消息告知。

“你现在要做的是安抚受伤员工和死者的家属,越是这个时候,越不能让有心人钻空子,至于爆炸的原因,无论结果如何,都不能如实公布,特别是不能让外界和质监局的人认为是工厂设备问题。”

厉泽川迅速把事情分析了一遍,叮嘱道:“明白了吗?”

“我明白,谢谢你啊,大哥。”倪初夏把他的话听进去,也会照着去做。

“你是一个公司的负责人,事情再严重也不能慌。”厉泽川安慰两句,承诺道:“我会联系公安那边,别太担心。”

每个公司或多或少都出现过突发情况,能不能安全度过,就要看公司领导所做的每一个决定。

倪初夏是他的妹夫,又是曼曼最好的朋友,凭这两点他就一定会帮忙。

电话挂断,Johnson问:“师兄的电话?”

“嗯,是大哥的。”

“厉先生在珠城人脉很广,有些事情有他帮忙会简单很多。”Johnson点头,看了她一眼,欲言又止。

倪初夏注意到,问:“有什么要说的?”

“虽然这种情况我在国外没有遇到过,但是按照看实例,现在倪氏要给外界态度,事后和警察磋商,尽可能把爆炸原因弄成人为操作问题。”

Johnson说完,脸上有些纠结,“虽然这可能有些不厚道,但为了不引起恐慌,把损失降到最低,就必须这么做。”

倪初夏蹙着眉头,开口说:“三号工厂的监工送上来的报告是没有问题,厂内的机器也都是去年才换新,按道理不会出事。”

还有令她疑惑的地方,她前几天才决定把三号工厂的员工往郊区转移,今天工厂就出事,是不是有点太巧合了。

“你的意思是真的有人故意为之?”Johnson问。

倪初夏摇头,说道:“我也是怀疑。”

毕竟没有证据,说什么外界都不会相信。

工厂快要到,倪初夏给刘慧打了电话,把这件事通知方旭,让他尽快赶回国。

消防车还没有撤退,从附近接了水管正在灭火,虽然火势还没有灭,但得到了控制。

各路媒体都在蹲点拍照,采访住在周边的人。

看到有车驶过来的时候,刚开始没有人注意,等车内的人下来,媒体记者纷纷围过来。

“倪总,请问您对这次倪氏爆炸事件做一下简单的说明?”

“倪总,据说前段时间工厂的员工频频撤退,您是不是早就预料到此事会发生?”

“请说明一下对这事的看法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媒体记者的问题,多数是大同小异,倪初夏在Johnson的保护下,来到被横条拉起来的地方,和消防总指挥交涉。

好在是午休时间,爆炸地点当时的工人都去食堂吃饭,只有两名留下来,也是这两名工人当场死亡。

倪初夏望着还没灭的火势,眼底划过一抹伤痛。

没有人希望这件事发生,死的是两个人,但是受到伤害的却是他们背后的家庭,就算她提供物质帮助,但他们心理上的伤害却无法弥补。

“倪总,去看看工人情况吧?”Johnson唤回她的思绪,继续护着她来到员工食堂。

因为原因还未查明,工人们暂时不能离开。

进了食堂,三三两两的人围坐在一起,媒体记者设备都关上,都用纸笔来记录。

其中有人认出倪初夏,站起来喊道:“倪总,你要给我们一个交代啊!”

“倪总,我那两个兄弟就这么没了,连尸骨都没有留下。”

“倪总啊!”

倪初夏面上不动声色,用眼神示意Johnson,让把记者向带走。

“你一个人面对他们,可能会有危险。”Johnson不愿意。

这些人都没受过多少教育,如果疯起来动手,谁能招架得住?

倪初夏对着他摇头,坚持让他离开。

待他带走媒体记者后,倪初夏找了位置坐下,缓声开口,“我为工厂发生这样的事情而感到抱歉,这件事是我相信没有人愿意看到。”

“是啊,没有人希望看到。”有人附和。

“那两名工人的赔偿,我会按照当初签的劳动合同履行,也会适当对他们的家人进行补贴,这点你们放心。”

“人都死了,给再多的钱他们也活不了啊!”

“就是,至少要查明原因吧?”

“总要让他们死的明白,如果是工厂设备问题,那么光是赔偿那些根本不够!”

“大家安静听我说完,原因就算警察不调查,我也会彻查清楚。”倪初夏抬手让他们保持安静,问道:“你们人太多,派个人出来和我说明一下事故发生的情况。”

“小肖去吧,你念过的书多,你和倪总说说当时的情况。”

有人推荐,众人附和,把一个年龄不大、戴着黑框眼镜,斯斯文文的男生推出来。

男生扶了扶眼镜,有些紧张地站在她跟前,“倪总好。”

“小肖是吧,你好。”

倪初夏点头,“不介意我带他出去聊一聊吧?”

“不介意,倪总您随便。”

“对啊,小肖这孩子很老实,我们相信他。”

之后,倪初夏和小肖走出来,Johnson迎了上来,问:“怎么样?有什么眉目?”

“暂时还没有。”

倪初夏说着,环顾四周,说道:“我们去监工的办公室。”

办公室内,监工没料到倪初夏和Johnson会来,愣神过后,便给两人泡了茶,连连嘱咐小肖要好好表现。

“倪总,爆炸之前我们本来都在M1流水线,后来到中午,按照轮班留下两个人,我们就去吃饭午休,饭菜刚刚打好,那边就传来巨响,等我们赶到大火就烧起来。”小肖凭着印象把事情概述了一遍。

倪初夏问:“这期间有没有察觉到和平时不一样的地方?”

小肖抬眼看着她,对上她的目光时,红着脸垂下头,“没、好像没有。”

“什么叫好像没有?”监工有些不耐,说道:“你给我好好想想。”

Johnson适时开口,“不要着急,慢慢想。”

监工见经理这般说,脸有些挂不住,一个劲捧着杯子喝水。

倪初夏清咳起来,开口让监工去统计食堂里工人的人数,待他走后,说道:“小肖,我可以给你时间好好想,等你想起来就打电话给我。”

小肖看着她递来的名片,神色有些愣,最后接过去。

待他走后,倪初夏深靠在座位上,疲惫地闭上了眼睛。

“倪总,这个小肖有点问题。”Johnson看了眼外面,确认没人之后,才开口。

“有什么问题?”倪初夏掀开眼皮。

Johnson分析:“一般人回忆都会受到感情和情绪的支配,譬如我们问监工的时候,他是怎么说的?”

‘那响声太大,我这里离那边很远都能感到震动,等我出去就看到工人跑出来……’

这是监工看到他们时说的原话,而其他工人不是为死去的同事感慨,就是担心自己今后的安慰,的确都没有小肖这么淡然,像是很刻意的说出那番概述。

“Johnson,没想到你还有这种能力?”倪初夏心生佩服。

“你要是在国外长大,见过那些面试官的火眼金睛,就不会这么说了。”

现在从业很多年的人事专员,和一个人说两句话,便能估计出他的本事,而辨别他们说话的真假也有科学的依据。

“如果他真的有问题,这件事可能就真的不是意外。”倪初夏这么说,心中‘咯噔’一下,背后冒起冷汗。

之后,Johnson提议可以把找厉泽川,让他找人盯着这姓肖的,却被倪初夏拒绝。

虽说厉泽川是她的家人,但是一有时间就去找他,觉得事情发生会有人替自己处理,久而久之就会养成惰性,这样并不好。

“那我们怎么离开?进来容易,出去那群记者就不一定会放行了。”Johnson担心。

“走吧。”

倪初夏站起来,挺直身板走出去,她不需要他们放行。

离开工厂,媒体记者再次围了上来,除此之外,死者的家属也赶到,看到她在,发了疯的冲过来。

“你还我儿子,我就这么一个儿子给我养老送终的,你还我儿子!”

老妇人推开记者,直接瘫倒在地上,撒泼说:“你们这些商人心都是黑的,说的话也都是屁话,当不得真哦!”

Johnson被另外的家属缠住,抽不开身帮倪初夏解围。

面对这样的老妇人,倪初夏也只得连连向后退。

“我老公年前还说老板对他们好,发了很多年终奖品,可转眼就出这样的事情,我和我肚子里的孩子该怎么办”

另一个三十上下的女人走过来,一把就拉住倪初夏,死也不撒,“你把我老公还给我,把我孩子的爸爸还给我!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厉先生即将登场!

感谢

【沐籽L】5月票

【xianger1986】1鲜花、1钻石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