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39、最最重要的是活好/军少独爱闪婚萌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倪初夏咽了口水,手不自在地揪着他的前襟,愣愣地说:“你……你中邪了啊?”

她从未见过厉泽阳这般痞样,以往他最多也不过是挽唇一笑,现在竟然自称爷,还做出如此轻浮的动作。

实在是震惊,以至于说出来的话煞风景。

厉泽阳眉头微蹙,松开手,站直身子向后退了两步,表情也恢复以往。

短短数十秒钟,就像是变了一个人,要论演技,她真的不如他。

“上车回去吧。”走到副驾驶打开车门,让她上车。

倪初夏站在原地眨了眨眼,而后走到他身边,伸手拥住他的腰,仰头迷恋地望着他,对他的依赖感十足。

厉泽阳垂头与她相对,问:“怎么了?”

倪初夏抿了抿唇,酝酿良久开口,“我老公特别特别厉害,身材好、颜值高,是生活中的小百科,最最重要的是,嗯……”

最后四个字,她踮起脚附耳对他说,说完,脸红了大半。

男人喉结滚动,眸色转深,哑着嗓子问:“想了是吗?”

倪初夏没回答,只是将环抱住他腰的手下移来到皮带,有一下没一下地拽着,暧昧又似某种邀请。

“先上车,回去再慢慢来。”

替她系上安全带,从车头绕到驾驶座。

以往开车都很稳当,今晚厉泽阳开车的速度飙升。

“你刚才的样子好骚气哦。”

倪初夏靠在座椅上,垂下头笑起来,笑好之后,发出邀请,“回去再表演一个吧。”

男人扶着方向盘的手有一刻的顿住,只是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。

没说应下,也没拒绝。

回到临海苑,大金毛摇着大尾巴懒懒地走过来,当看到她身后的厉泽阳时,“嗷呜”兴奋地叫起来。

“汪汪——”

我家帅气的男主人回来了!

倪初夏瞥了蠢狗一眼,酸溜溜地说:“瞧,我就说蠢蠢想你了,要不今晚你和它睡?”

“行啊,放它进主卧观摩我们的夜生活。”厉泽阳欣然同意,一本正经地耍流氓。

倪初夏没好气看了他一眼,哼了哼便率先上楼。

因为时间尚早,厉泽阳在一楼陪蠢蠢玩了一会,才上楼去主卧。

推门进去,倪初夏并不在。

没看到笔电,知晓她该是去书房处理工作。

待厉泽阳从浴室出来,还未见到她,开门出去,走进书房。

“……Johnson怀疑工厂那个姓肖的有问题,你明天查一查他,他是最后一个离开事故现场,应该注意到异样。”

“我会时刻找人盯着他,但如果这事只是意外,该怎么办?”方旭的声音从电脑里传来。

倪初夏靠在座椅上,两只手交叠在一起,“意外就按照意外的方法处理。”

“行吧。”方旭应下来,“发生这事你也不要太有压力,只要公司不破产,都不是大事。”

听到脚步声,倪初夏抬头见厉泽阳站在那里,对着镜头说:“明天会议上说,先挂了。”

“哎,你等等啊,听说你家那位直接动用军队赶走闹事的人,压住了这件事?”

倪初夏从镜头看了他一眼,直接挂断视频。

厉泽阳走过来,“还有很多要处理?”

“没有,就把明天开会的重点过了一遍。”倪初夏合上笔电,关掉桌上的台灯。

两人一前一后进了主卧,倪初夏跳到他的后背上,问道:“你还没告诉我和我爸说了什么呢?”

厉泽阳拖住她的臀部,偏头说:“你猜不到?”

“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,哪里能猜到。”倪初夏说着,恶意地轻咬他的耳朵。

虽然主卧的灯光调成昏黄色调,却仍旧能看到他脸上浮起红晕。

伸手戳了戳他的脸,笑着说:“原来你也会脸红啊?!”

厉泽阳别开头没回答,拖住她臀部的大手揉捏几下,趁她得意的空档,弯腰、手用力将她抱在怀里,随后扔到床上。

倪初夏瞪大眼睛摸着自己的屁股,就被他揉了一下,现在的感觉就像是要着火一般。

男人俯身靠近,双手撑在她脑袋两侧,将她禁锢在怀中,“脸和猴子屁股一样了。”

“哼,还不是你调戏我。”

倪初夏攀上他的肩侧,空闲的手揉着他半干的头发,漂亮的眼睛弯下来。

“以后他都不会再逼你和黄娟母女见面。”厉泽阳抚上她的脸,轻声说。

“你真好。”借着他的力,将头埋进他肩侧,亲昵地蹭了蹭。

对于倪德康,她无法说出拒绝的话,尤其是看着他两鬓斑白的发之后,就更加说不出口。他懂她,所以替她把事情处理好。

“今天倪柔对我说了很多莫名其妙的话,想着她可能就只是说说而已,但现在想想,心里挺慌。”

厉泽阳躺在床上之后,她顺势将头磕在他胸前,“她说我现在辛苦管理公司都是为他人做嫁衣,还问我知道爸年轻的时候是什么样,做过什么事情。”

“泽阳,你说她是唬我,还是真的知道了什么事情?”

男人抬手关掉了房内的灯,手轻抚她的后背,“如果她说的是真,你想知道吗?”

“我不清楚。”倪初夏摇头,手伸进被子里握住他的手,“可能是因为未知,所以会害怕。”

如果倪柔那些话中真的藏着什么她并不知道的事情,若是哪一天突然被曝出来,会让她措手不及。

她讨厌那种什么也做不了、无措的感觉。

“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陪在你身边,不用害怕。”

黑暗中,厉泽阳的眼睛很亮,像是一汪深潭,荡着波澜,“关于未知的事情,无需太在意,顺其自然就好。”

到该知道的时候,自然就会知道。

或许会震惊、难以接受,但若是早知道这件事,那么到事情完全解决这期间,伴随的将会是无尽的痛苦和折磨。

她枕在他胸口,声音像是从胸腔传出来,醇厚令她心安。

抱着他腰的手收紧,之后调皮地向下滑,钻进睡裤中。

“火被挑起你要负责灭的,知道吗?”

厉泽阳呼吸有些急促,偏头凑到她耳边说。

“要是灭不掉,你要找别人吗?”双脚缠上他,翻身跨坐在他身上,下巴略微抬起,“灭不掉你打算怎么办?”

男人危险地眯起眼睛,用力将她拉下,蛮力让她趴在床上,在她耳边厮磨,“一次不行就多来几次,总会灭掉。”

*

翌日,倪初夏被电话吵醒,电话是方旭打来的,大抵意思是说姓肖的准备跑路,被倪明昱连夜拦了下来。

正迷糊,听到倪明昱的名字,眸中变清明,“大哥?”

从蜜月旅行至今,两人就没有联系过。听倪德康的意思,他一直很忙,几天不着家是常有的事情。

“嗯,明昱得知公司出事,比谁都担心你,自然要插手管。”

方旭说完,沉默一会,补了句,“不是我说你,多久没和他联系了?还真是有了老公就不要大哥了!”

倪初夏靠在床上,缓缓眨了眨眼睛,“公司的事情多,一时就没想起来。”

想想也的确是很过分,以前他在国外,十天半个月联系倒也正常,但如今两人就在一个城市,竟然还没有那个时候热络。

当每次自己出事,他都会无条件帮忙。

“我哥在你身边吗?”她问。

方旭站在房门口,用手指了指手机,问他接不接电话,见他摇头,说道:“在倒是在,不过看样子应该不想和你说话。”

“行吧,我等会自己找他,先挂了。”

话落,把电话挂断。

方旭先是一愣,而后对着床上的人说:“把手机关了,她等会估计要找你。”

倪明昱握着胸口坐起来,从床头摸出手机,没有听他的话关机,而是点开微信给她发了条消息。

“你悠着点,伤口再崩开就真要去医院了。”方旭走进去,拿了枕头放到他背后垫着。

倪明昱看了眼手机,有气无力地说:“没那么娇气。”

“这件事都让你不用管,厉泽阳是她老公,难不成还能不管她?”方旭没好气地说。

明明自己受了伤,却还惦记着那丫头,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好。

“那不一样。”

倪明昱微抿着唇,缓了一会说:“厉泽阳是她丈夫,帮她、照顾她是责任,而我是丫头的亲人,她的大哥,对她好是理所应当,无需任何回报。”

方旭咋舌,没再说什么。

兄弟是妹控,说再多他也听不进去,倒不如随他去。

*

洗漱好,看到倪明昱发来的微信消息,“那名工人在我手里,已经把事情的大概说了一遍,上班去问方旭具体情况。”

倪初夏发了OK的表情,打字道:“谢谢亲爱的大哥,最近在忙什么呢?”

“别整这些虚的。”没一会儿,又是发来一段话,“学校已经开课,忙着给学生备课。”

“亲爱的大哥都成叫兽了,妹妹有空一定去观摩大哥上课现场,看是不是秒杀一堆少女?”倪初夏发了语音。

那边隔了一会,回了文字,“秒杀是必须的,观摩就算了,好好处理公司的事情就好。”

之后,倪初夏便和他有一搭没一搭聊着天,大抵是说这些天发生的事情。

下楼,见到阿姨正在准备早餐,走过去询问:“阿姨,看到泽阳了吗?”

“厉先生带着蠢蠢出去跑步了。”阿姨笑着回,手上的工作并没有停下。

倪初夏略微一点头,走向玄关处,要出去寻一人一狗。

阿姨从厨房探出头,望着她的背影,笑意加深。

这家人真是好,男女主人的脾气好不说,给的工资还高,过年她没有来上班,昨天第一天上班,厉先生就封了一个大红包,都能抵过她在别人家辛苦两个月的工资,和她一起干这一行的人都羡慕坏了。

出了别墅,倪初夏走在鹅卵石小道上。

三月份,天气已经回暖,加之前几天下了几场春雨,院子里的草都长了出来,嫩绿色,看得人身心舒服。

推开白色栅栏,走出院子,沿着道路向前走。

一路上遇到不少熟人,倪初夏笑着和他们打了招呼。

“厉太太是出来找厉先生的吧?”有人问。

倪初夏笑着点头,脸上浮现红晕。

因为时间尚早,所以就出来寻他,说起来两人已经不算是新婚,却反倒是越来越黏他了,时刻都想和他待在一起。

“小夫妻俩的感情真好,令人羡慕啊。”那人笑着说。

“是啊,俊男美女也配的很,”另一人附和,为她指路,“厉太太,厉先生在前面的广场上,快去吧。”

告别邻居,倪初夏顺着路走到不远处的广场。

有人牵着宠物,有人玩着休闲项目,白鸽在天空中盘旋,或落在雕塑上停歇,或迈着优雅的步子挤进人群,看上去安宁和谐。

即使有很多的人,倪初夏还是一眼便看到了厉泽阳。

男人穿着浅蓝色圆领毛衣,黑色休闲外套,身姿笔直站在那里,目光落在一边玩耍的蠢蠢身上。

这么多天第一次放它出来,大金毛撒丫子在广场上跑,追着小孩和白鸽,连平日喜欢的球也丢到一边。

站在她这个位置,恰巧能看到他的侧脸,在阳光地照射下,多了几分柔和。

没有叫他,而是悄悄走到他身后,在离他还有三米远的时候,大金毛突然跑过来,冲到她身边“嗷呜”吼了两声。

倪初夏迅速蹲下要制止它,等抬头时,正巧对上男人深邃氤氲笑意的眼睛。

除了笑意,眼中还有戏谑,似乎是在询问怎么会过来?

被逮了正着,倪初夏抿唇站起来,将手背在伸手,脚尖点地说:“早餐做好了,阿姨让我叫你回来吃早餐的。”

“哦?阿姨叫的。”厉泽阳一步步走过来,语气显然是不相信。

“…好吧,我自己要过来找你的。”

倪初夏仰头望着他,“回家吧。”

谎言实在太蹩脚,阿姨从来都只负责做饭,偶尔也只是按照两人的吩咐催促对方吃饭,从未主动催促。

“好,回家。”

厉泽阳收起戏谑,顺势牵着她走出广场,大金毛乖乖地跟在身后。

回去的路上,太阳逐渐升高,洒在身上带着暖意。

倪初夏望着两人的投射在地上斜长的影子,抿唇笑起来。

“笑什么?”

“觉得高兴啊。”

倪初夏举高自己的手,偏头盯着他,“手牵手一起回家,不觉得很幸福吗?”

她并不是那种不容易满足的人,觉得只要是两个人在一起,不管做什么,都是值得高兴、幸福的。

厉泽阳垂下头,两指并拢,替她捋好被风吹散的发丝。

他的目光温柔点缀深情,像是要一汪潭水,要将她溺死在其中。

倪初夏别开眼,提出要求,“背我回去吧。”

话落,也没等他答应,攀上他的肩膀跳上去,无赖地在他肩侧蹭了蹭。

这条道上,也就坐落几栋别墅,买菜、上班时经常能碰到,即使没说过话,却也觉得眼熟。

以至厉泽阳背着她,惹来不少人的注目。

男人已经习惯她时不时出的难题,只要不过分,照做就好,能让她开心才是最重要的。

回到家里,两人坐回饭桌,用早餐。

上班是他开车送的,一路上倪初夏都在说这几天发生的事情,有的显然之前说过,但厉泽阳也没表现不耐烦,静静地听她说,偶尔搭上两句话,以表示他在听。

后来,聊到他提前回来,会不会提前离开的事,男人稍有沉默,而后答道:“不会提前离开。”

“那就好,还能陪我两天。”

倪初夏满意地笑了,漂亮的眼睛弯下来,“没事就陪我在公司吧。”

“好,只要不影响你工作。”厉泽阳欣然同意。

没料到他会同意,倪初夏微愣,只是一会,便解开安全带,凑过去在他唇边应下一吻,糯糯地说:“你真好。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情人节快乐~

各位美妞

感谢

【weixin5ed14adabc】10鲜花

【xbby0910】1月票

【cpoq8023】4月票

【wlf345】1月票

【152**3200】1月票

【weixin22fdd4c38】1评价票

【亲0627】1月票

【闲妞妞】2月票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