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40、我什么也没有看见,你们继续!/军少独爱闪婚萌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她本来是想这两天干脆不去上班,陪着他得了。但转念想到工厂发生的事情,便打消这个念头。

工厂的事情不好好处理,倪氏和其他客户的订单会受影响,即将要谈的合作方也会搞砸,之后问题便会接踵而来。

若是以前,她可以任性为之,但如今的身份不允许她这么做。

她的举动成功取悦了他,薄唇轻挽起来,心情很不错。

停好车,两人齐齐出现在倪氏建材门口。

因为是上下班时间,倪氏建材素来没有特殊通道,是和员工一起进的大厅。

他们照旧会和倪初夏问好,但绝大多数的目光都是落在厉泽阳身上。是知道倪总结婚,也清楚她的丈夫是谁,在真正看到人的时候,还是惊愕住。

在报道中是见过厉氏总裁厉泽川的,想着他的弟弟,大概也会如他一般,同样的英俊不凡,但气质却是迥然不同。

厉总给人的感觉是火,让人愿意去接触,即使飞蛾扑火;而眼前的这个男人,就像是冰,让人望而却步,只愿意远远观看,不敢接触。

众人各怀心思,上班之后,厉泽阳陪倪初夏来公司,没一会儿功夫便被公司穿的沸沸扬扬。

有对两人表达祝福,也有羡慕嫉妒,更有甚者在猜测,会不会因为昨天发生工厂爆炸事件,倪氏很快便会改姓厉。

众说芸芸,却也只是猜测。

……

珠城私立医院。

夏岚的病房里挤满了人,众人脸上皆是愤怒。

医生的检查结果表明,在送往医院之前,她受到了很大的虐待。

身上多处鞭打的痕迹不说,内脏出血严重,若不是被路人送来及时,怕是再也醒不过来。

此时,麻药没有过去,夏岚还没有醒过来。

“头儿,影刹实在太过分,这么嚣张,我们这笔账不能就这么算了!”唐风义愤填膺地开口。

虽然对夏岚某些方面有意见,但毕竟她是他们的伙伴,被他们的死对头这么欺负,怎么能就算?!

回想起当初看到关于影刹的资料,更是恨得牙痒痒。

南亚最大的军火贩卖的头领,为人嚣张、狠辣,从未露过面。除此之外,无论是贩卖妇女儿童还是毒品走私,基本都会插上一脚。

这样十恶不赦的人,就应该抓到拉去枪毙。

奈何,他们前前后后布置那么多计划,几乎全部失败,算成功的也只是中伤了他的两个得力助手。

由此也明白,他并不是以往那些好对付的人。

“唐风,你冷静点。”

叶飞扬抬手轻拍她的肩膀,“这一切都要等夏岚醒过来再说。”

不知道夏岚如何中招,也不清楚影刹此举的目的,就这么冲上去,是盲目之举,最终导致的结果会是更多的伤亡。

唐风恨恨咬牙,没再说话。

杨胜看了眼床上的夏岚,撂下一句‘很快回来’,便独自离开。

原本应该反映最大的秦飒,此时只是坐在床边,视线落在她脸上。

床上的人失血过多,导致脸色苍白,安静地躺在那里,若不是看到胸前微弱地浮起,都以为她已经不再。

唐风和叶飞扬见此状,识趣地离开,把地方留给秦飒。

待两人离开,秦飒握住她的手,压低声音说:“我不应该留你一个人的,对不起。”

如果那时候他陪她一起进酒店,就不会让她落单,给影刹他们行动的机会。

另一只手撩起散落在她脸侧的头发,动作是从未有过的温柔。

第一次见到夏岚,是在基地的训练场地,她穿着黑色贴身训练服,正在和唐风练对打,即使一次又一次被唐风打败,她也没有喊停认输,倔强的让人心疼。

后来,训练结束,杨闵怀介绍他加入行动组,是她第一个对他打招呼,用好听的声音说出她的名字。

随着之后的相处,他会不自觉地被她吸引,默默关注她。

也是这样,知道了她喜欢的是厉泽阳。

曾经有一度,他想超过厉泽阳,甚至想着如果自己成为他那样的人,是不是她就会把目光停留在他自己身上。

可是,随着时间过去,他所期待的并没有发生。

喜欢一个就是这样,眼里心里想的都是她,只要她好,自己也就很好,他在等,等她想通的那一天。

虽然不知道这一天是否会到来,却依旧期待着。

这些,以前他从未向任何人吐露,以后也更加不会。

在病房待了半小时左右,杨胜回来,身后还跟着一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,胸前没有工作牌,并不是这家医院的。

唐风和叶飞扬随后进来,在注意到病房里多出一个人的时候,眼底都划过错愕。

秦飒来基地迟,所以他没有见过这位成员正常,但他们俩却是知道,他是基地的心理评估检测顾问,专门对基地的人进行心理评估,确保他们能完成任务。

“头儿,你怎么把他叫来了?”唐风走过去,轻声问。

病房就这么大,再小的声音也能让别人听到,回答她的是医生,“在夏岚醒来之后为她进行心理评估检测是上面的任务。”

言下之意是,上面人的意思,必须得做。

秦飒听出他的意思,脸色顿时阴沉下来,“你什么意思?”

“上面的任务,你如果不服,可以让你们头儿反馈上去。”医生不咸不淡回答,语气似乎还有些轻视。

叶飞扬见秦飒还要说话,一把拉住他,先一步问:“会不会太过仓促?她本来就受了伤,醒来就开始会对她心理造成压力。”

原本吃了大苦,醒来还得知需要检测,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了。

“当然不会开门见山对她说,只是随便问几个问题,不用担心。”医生面上倒是很轻松,这样的事情已经做过太多遍,早就得心应手。

“唐风、飞扬,你们先回去。”杨胜吩咐,让两人回去,把城中村平日训练的地方收拾收拾,很快就会搬离那里。

既然影刹能找到夏岚,想要找到他们所在的地方,想必也是轻而易举。

或许,他应该早听从厉泽阳的意见,可能就不会有今天这些事情。

唐风、叶飞扬点头应下,转身离开病房。

两人一路走到停车场,都没有说话,上车之后唐风才开口问:“你说夏岚能合格吗?”

测试的内容很多,分析尤为繁琐,一项不合格便没有资格再待下去,她是真担心夏岚合格不了。

“看她自己的意愿。”叶飞扬情绪到没有多大变化,什么事都看的比较淡,“留下来自然是好,但离开也不一定是坏事。”

唐风问:“什么意思?”

“你想,她利用自己的特权,陷害了那三人,难保下次不会再犯。”与其这样,倒不如就此离开。

“你说头儿会怎么处理这件事?不会真让那些人替夏岚顶罪吧?”唐风对这事很上心,本来是夏岚的不对,连累到别人,终归不好。

叶飞扬沉默一会,说道:“我们查那家酒店的时候,头儿已经走了一趟刑警队,事情基本解决。”

至于如何解决,就不得而知。

“那些人没事就好。”唐风放心,靠在座椅上休息。

……

倪氏,总裁办公室。

临近中午,倪初夏把单据全部看了一遍,又处理了上午的文件,站起来活动身体。

厉泽阳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,手里随意翻看书籍,可以看出他并没有认真在看,只是打发时间的做法。

听到动静,他偏头望过来,视线与她在空中交织。

“工作结束了?”

一上午的时间没说话,嗓音不仅低沉,还带着暗哑。

倪初夏点头,快步走过来坐到他身侧,伸手环住他的腰,“下午开完会就没事了,换我陪你。”

他只有三天的假期,上午的时间算是这么浪费了。

“好啊,打算在哪陪我?”

厉泽阳应下来,一本正经地问:“床上吗?”

“……”

倪初夏伸手戳他的胸口,哼声说:“想得倒是美!”

“也只有这点稍微能吸引我。”

言下之意,只想让她在床上陪着,其余一概不想。

“老流氓。”倪初夏白了他一眼,没接受,也并未拒绝。

男人抬手捏住她的下巴,低头精准含住她的唇,原本只想浅尝辄止,见她动情地闭上眼,扣住她后颈,加深这个吻。

就在两人双双落在沙发上,突兀的声音传来。

“哎,我说你把家属这事交给黄海实在不是明智之举……”

方旭冲进来,看到这撒狗粮、辣眼睛的一幕,立刻转身清咳,“我什么都没有看见,你们继续!”

倪初夏蓦然把男人推开,整理衣服和头发,叫住方旭:“…咳,等等,有什么事?”

走出去几步,又退了回来,确定两人分开,方旭才转过身,把要汇报的事情又说了一遍。

大概就是交给黄海去安抚死者家属办的并不好,用言语威胁导致他们恐慌,差点又闹到局子里。

倪初夏眉头紧蹙,脸色骤变。

工厂爆炸的原因还没有弄出来,这边竟然又出事。

方旭的目光在两人身上流转,最后说:“家属那边我下午跑一趟,我会看着办。”

在刚刚那么浓情蜜意的时候打断两人,的确有点不厚道,那么这事还是他揽下来好了。

倪初夏脑中迅速转动,把事情决定下来,“不用,下午的会议你处理,我去两家走一趟。”

“那行吧,我先回去准备,你……你们继续。”方旭说完,一溜烟跑没影。

待他离开,倪初夏转头看到他,心里升腾愧疚感,“对不起,下午可能陪不了你了。”

说好会议结束之后的时间就归他所有,却被突如其来的事情打断。

“去收拾东西,先去吃饭。”厉泽阳抬手轻拍她的头,没有丝毫生气的迹象。

事有轻重缓急,她能为了工作努力奋斗,负责到底,他自然会全力支持,正如她从未阻挠过他的工作。

中午,两人是在倪氏附近的餐厅吃的。

没有刻意找包间,而是挑选了靠窗户的位置,菜点好之后,随意地聊着天。

“去他们家应该要买些什么呢?”

“首先态度要诚恳,东西倒是次要的。”厉泽阳替她倒了杯茶,逐一分析,“昨天我简单和他们接触过,李家那户有位瘫痪的老人在家,可以从经济上入手,汪家那位家境不错,两位父母也算通情达理,只是死者的姐姐比较难缠。”

“你昨天不是从部队出来就赶过来了吗?”怎么还会有时间了解这些?

“中途和两家人聊了两句。”厉泽阳随意开口。

不是什么大事,也就没有把这事刻意说出来。

倪初夏眸中一怔,未曾想他这般沉敛漠然的人,会因为这件事而和他人交涉。

“傻了吗?”厉泽阳见目光呆愣,戏谑道。

倪初夏摇摇头,垂眸喝着茶水,没有说话。

饭菜上来,两人边吃边聊,都是些家长里短的话,在旁人眼里会觉得无聊,两人却享受这样的午后。

“我学了几样菜,今晚做给你吃好不好?”倪初夏看了眼桌上的菜,眼眸有些发亮。

蜜月回来之后,她在下班回来空闲的时候,便会跟阿姨学做菜,虽然成效不明显,但两三个还是能做出来。

厉泽阳点头,问:“准备做哪几样?”

倪初夏歪头想了一会,报出三个菜名,“青椒肉丝、土豆肉丝、千张肉丝。”

“你这是和肉丝杠上了?”男人哭笑不得。

“我问了阿姨,她说以我这样的水准全荤的菜不太能搞定,就这样半素半荤的,还行。”倪初夏说完,自己心虚起来。

还行,大概是仅限于能吃,不会进医院的程度。

“等从那边回来,一起去超市。”

话落,望向她的目光更加柔了些,似乎很期待她的肉丝宴席。

吃的差不多,厉泽阳起身去结账。

因为人多需要排队,倪初夏便站在一边等着他。

孩子般拽着他的小拇指,低头望着地面,丸子头顶在头顶,略显俏皮。

“倪总?”身后有人称呼她。

倪初夏抬头望过去,见是质监局的几位官,先是一愣,而后说:“张局、王处……您好。”

“不用这么拘谨,是来吃饭的吧。”张局笑起来,没有平日的官架子,“这位是?”

站在他的角度,只能看到厉泽阳的半张脸,并没有认出来。

倪初夏这才把拽着他小拇指的手放下,和他介绍。

男人和他们几位颔首打招呼,疏离不乏礼貌,却也没有套近乎的意思。

珠城说到不大,说小也不小,但足以让他们知道站在倪初夏身边的男人是少将军衔,厉家次子。

虽然他是军人,而他们是从政,但自古以来军政就不分家,若他愿意从部队转政,将来也必定会有一番成就。

之后,张局和倪初夏随便聊了两句,透露今天的饭局是韩英杰韩老请的,具体情况大家也都明白。

又关切地问了倪氏工厂的事情,虽没有主动表明他会帮忙,但热切的态度就已经说明一切。

倪初夏为表感谢,提出明天一起出来,她做东。

离开餐厅,已经是半个小时后,两人没取车,步行去了附近的商场。

“他们那么热情,肯定是看在你的面子上。”倪初夏挽着他的胳膊,仰头看着他,眼底满是崇拜和依赖。

经历过各种事情,她发现,好似就没有什么是他解决不了的事情。

“如果你没能力,他们也不会卖面子。”

“你在夸我?”

厉泽阳只是笑笑,没有说话。

“是不是觉得自己娶了一块宝?”

这次,没等他回话,倪初夏自顾自地说:“长得漂亮,性格又好,关键还会赚钱,像我这样娇俏可爱的老婆已经不多了,你就偷着乐吧。”

“……”

嗯,这般自信的媳妇的确不多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肉丝大餐要来了……

推荐好友文:《烨少强宠:娇妻乖乖就范》/喵小鱼儿

烨祁,S市的钻石王老五。

冷淡傲然,沉静高傲是他。

遇到她后,狡猾毒舌,腹黑温情是他。

那一次见面,无论时光怎么碾过记忆,却无法碾碎那份思念。

他从未想过,只此一面,将一生都赠予给她。

白念希,S市的白家小姐。

善良活泼通情达理是她。

遇到他后,小肚鸡肠,情绪多变是她。

每个人都会踏着时间的节拍不停的往前走,而她走着走着,就碰上了他。

她从未想过,碰上了几次,两个人却碰着碰着,碰了一生。

甜宠文无虐,一对一,双洁。

简介无力请戳正文噢~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