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41、又想耍流氓?/军少独爱闪婚萌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包间里,张局和王处等人坐下,没等一会儿,韩英杰和韩正荣走进来,身后的服务员端着菜。

待菜上齐之后,韩英杰率先开口,和市政的几位寒暄。

大抵就是聊最近珠城的事情,丝毫未提今天约几位吃饭的原因。

商界的套路摆在这,对于韩英杰和韩正荣的意图,张局自然是心知肚明,也是看在韩英杰的面子上来的,如果今天请他们的人是除他以外的韩家任何一个人,根本不会应下这个饭局。

“张局,这是我珍藏多年的酒,您喝喝看。”韩正荣替他斟酒,不算是刻意讨好,却也能看出他的殷勤。

“我自己来就好,你坐着。”张局接过酒瓶,自己倒了酒。

虽然并没有说什么,但言下之意却也是在婉拒。

韩正荣脸色有些不好,讪讪坐下后,便没再说话,自顾自喝起酒来。

今天请他们的目的,是为了正荣那些被扣下来的货,虽然少了那些不影响正荣的正常经营,但几百万的货被扣,谁也不愿意白白损失。

可张局从进来到现在,态度都很明显,就是不愿意接头他们的橄榄枝,存心要为难韩氏正荣集团。

韩英杰眼睛眯了眯,看向韩正荣的目光有些不满,虽然他们是有求一方,但该有的样子还是要有,否则后面谈妥,岂不是要退后一大步。

“张局,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还记得吗?”韩英杰笑着问。

“当然记得,韩老当时可算是珠城一霸。”张局回道。

他并不是珠城本地人,是娶了这边的媳妇才定居这里,媳妇家世代从政,大官小官不少,他自考公务员,在她家的帮助下算是走的算快算文。

第一次知晓他,大概是在三十年前,他和媳妇刚结婚,在土地局工作的老丈人回来提的最多就是韩英杰。

这么一想,他和老丈人还有些关系。

“当初你丈人离开,我还去了,如今倒是过了不少年,没他在,咱们两家都没走动。”

张局只笑、不语,因为听明白他话中意思,也不好接话。

果然,韩英杰开始提此次的目的,“张局,以前你们局下来查都是有提醒,怎么前些天一点动静都没有?”

张局喝了口酒,倒也没瞒着,“上面的指令,我们也不敢违背。”

“话是这么说,但你们难道没有一点消息?”

韩英杰转而看向其他人,“再说,正荣在建材这方面,不管是种类还是规模都没倪氏大,怎么就选了正荣?”

几位下属看向张局,最后面面相觑,没说话。

“上面要求突击检查,我们也没有办法。”张局开门见山说:“指令下来的突然,倒是要正荣好好想想,哪方面得罪人了?”

韩英杰笑起来,“我们正荣做生意一向诚信,哪里能得罪人?就算有这茬事,那人也要有能力请得动比你还大的官才行。”

在珠城,能做到的人不多,而这些人韩家也不会去惹。

韩正荣听了张局的话,眼眸微愣,之后隐晦问:“方便透露那人是谁吗?”

“说什么胡话?”韩英杰训斥。

张局想了一会儿,开口说:“城西厉家。”

厉家?

韩英杰眼睛眯了起来,似是在想什么时候得罪了城西厉家的人。

“爸,前几天听佣人提及倪柔和她姐在商场发生了矛盾,会不会是因为这个?”韩正荣陡然想起这件事,提了出来。

“姐妹俩起冲突,能关系到公司什么事?”韩英杰冷哼,显然是不相信。

张局笑着打断他,“韩老可别忘了,倪总的丈夫是厉泽阳。”

虽然没有正面承认,但话中已经说得很明白,此事就是他所为。

韩英杰脸色又白转青,最后转黑沉,对着韩正荣低吼,“你在家就不能管管这个儿媳?!”

孩子掉了,本来就已经让他够生气,为了安抚倪家那边,承诺生下孩子给百分之五的股份,如今又得知正荣近段时间遭受的事情全都是倪柔惹出来,气得要吐血。

“这事之后已经让她在家思过,可是晚了。”

正如韩英杰所说,只是姐妹俩之间的冲突,却没有想到会让厉泽阳亲自出手为难正荣,这会不会太兴师动众?

“韩老,所以您说的那些,我们还真帮不上忙,厉家不是一般人能得罪的。”张局一副无能为力的样子。

韩英杰朝他略微点头,也没有再为难。

那批建材怕是拿不回来,钱损失倒是小事,就怕厉泽阳还会出手整正荣,若是这样,那么后面就有的忙。

张局把事情看得很透彻,分析道:“虽然这事于你们并不好,但也能看清现在的情况,倪氏是倪初夏负责,她有厉泽阳这样宠妻的丈夫,珠城商界巨头厉氏也与她有关系,尽量避开吧。”

按照韩老和老丈人的关系,他是应该帮一把的,但是这事的确管不了,也只能说这些看似空泛的话。

“初夏那丫头这半年的确让人惊讶,以前就是干干净净、漂漂亮亮的小丫头,如今倒是不容小觑了。”韩英杰感慨。

立江若是有她一半的聪颖,他也就能把正荣交到他手里,但通过这些年的观察,办成的事虽多,但办砸的事更多。

倒是齐泓这个外孙要让人省事,无论在管理方面,还是公司事务处理,能力都强。

张局也附和,将倪初夏夸赞一通。

饭局结束后,韩英杰单独找张局说话,大概就是若说服厉泽阳不再为难,那批建材拿回来的几率。

张局预估了一下,说完后便和下属离开。

韩英杰看着他们的车消失在视线范围,脸色逐渐转阴,厉声说:“从今天开始,你那个儿媳出门必须经过你同意,若是再出岔子,我看你也可以休息了!”

“爸,倪家那边人一直陪着她,我们这样做不好吧?”

“那你是想正荣毁在那个女人手里吗?”韩英杰恨铁不成钢地看着他,“优柔寡断的性格,注定一事无成!”

“……”

“还不取车,去趟倪氏!”

*

倪初夏和厉泽阳从餐厅离开后,便去了附近的商场,买了慰问品,根据方旭提供的住址,开车去两位死者家。

因为李姓员工家是住在珠城周边的镇里,路程较远,先去了那里。

车行一个小时,到达目的地。

珠城西面靠山,镇子在最西面,山路并不好走。

厉泽阳一手拎着慰问品,一手牵着倪初夏,不时让她注意脚下。

“我从没来过这里。”

环顾周边,觉得人烟稀少,并不像住人的地方。

厉泽阳指着前面的山头,“翻过这座山,就到了西南边界,珠城军区野外训练基本都设在这里。”

倪初夏问:“你进去过?”

男人轻点头,望着那座高山,开口说:“很快就会再进去。”

倪初夏愣了一下,很快是有多快?

她没有问出口,只是紧了紧握住他的手,跟着他的步伐向前走。

走到小溪旁边的窄道,两人一前一后走着。

厉泽阳把外套脱放在手臂上,配合她的速度向前走,倪初夏落在后面,看着他的背影,唇角略微弯下。

她快步赶上,一手拽着他露在外面的皮带,前脚贴后脚地跟着。

感觉到她这么做,厉泽阳笑着问:“又想耍流氓?”

“才没有。”倪初夏恶意拉了拉他的皮带,娇俏地说:“这样我有安全感,要是我滑到水里,还有你陪我。”

厉泽阳转头看了她一眼,眼底染了笑意,“你倒是对我好。”

“那当然,夫妻本来就应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嘛?!”丝毫不觉得尴尬地点头,另一只手贴在他腰上捏了一把。

觉得太硬,把捏改为挠,然后自顾自笑起来。

这样孩子气的举动,倒是逗乐厉泽阳。

和她在一起,即使是最平常的走路,也不会消停,能整出别样的感觉,正如现在。

“等到他们家,就不准这样了,知道吗?”

“哼,我当然知道。”

倪初夏抬眼望着他的侧脸,突然心生邪念,腾出手直接一巴掌拍在他屁股上,刚要说话,前面的人反射性转身,手没扶稳,直接从田间道路上摔下去。

“啊——”

落水声加倪初夏不受控制的尖叫交织,吓坏了厉泽阳。

他把东西直接扔到路边,跳下去把人捞上来。

“噗……咳咳……”

倪初夏浑身湿漉漉被他搂在怀里,呛水不停地咳嗽。

男人面露焦急地问:“摔哪了?”

“咳咳,没摔到。”倪初夏用手抹了一把脸,眼中水光涟漪,可怜兮兮的模样。

厉泽阳上下打量了一番,垂头低声笑起来,心情很愉悦。

刚刚还在想,和她在一起不会缺少乐趣,谁知道她转身就以行动证明了他的话,令他有些哭笑不得。

“笑屁啊,有没有良心?”倪初夏抬手捶了他一眼,从他眼中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,没憋住跟他一起笑起来。

男人抬手揉了揉她的头,弯腰将她抱起来,让她坐在道上的枯草上,撑手上来后,问道:“还去他们家吗?”

倪初夏有一下没一下地荡着脚,仰头说:“为什么不去?”

虽然这样去别人家不礼貌,但是来都来了,总不能白跑一趟。

厉泽阳略微一点头,捡起地上的外套给她裹上,这次让她走前面,这样再有什么突发情况,他也能来得及反应。

看到村落,在田间问人找到李家。

砖瓦矮房,中间是主屋,靠东边的房上有烟囱,是厨房,西边是一件茅草屋,猜测是茅房或堆放柴火的地方。

倪初夏双手紧紧握着厉泽阳,有些紧张。

主屋的木门是敞开的,厉泽阳扣住把手敲了令下。

没一会儿有人从屋内走出来,头发花白,脸上黝黑,是常年风晒的结果。

她拉开半扇门,问道:“谁啊?”

厉泽阳微垂着头,和她打招呼,“大娘您好,是我。”

大娘先是一愣,而后走出来,算比较热情地打招呼,“是厉军官啊,赶紧进来坐。”

厉泽阳点点头,牵着倪初夏走进去。

大娘看到他手里的东西,埋怨道:“来就来,还买什么东西?以后不许这样。”

倪初夏全程懵然地跟着他进屋,直到大娘去泡茶,才逮到机会问:“什么情况?”

再来之前,她已经做好可能会被人扫地出门的打算,就是不遭受这些,也不应该是这么热情啊?

“大娘的另一个儿子在当兵,了解的情况是离珠城比较远,想让他申请调到珠城。”厉泽阳解释。

“那她知道我的身份吗?”

厉泽阳摇头,“不知道。”

倪初夏坐在椅子上,有些局促地拉着他的手,“等她了解情况,会不会连你也一起被赶出去?”

“有可能。”厉泽阳好笑地说。

大娘端着两杯茶水过来,递给倪初夏的时候问:“你是厉军官的妻子吧?模样长得真俊。”

倪初夏稍稍垂下头,抿唇一笑。

聊天的时候,一直都想把情况说明,但每次话到嘴边都咽了下去,实在不忍心在这个时候提及令人伤心的事情。

最后,厉泽阳开口将此行的目的说出来。

大娘抹着泪,哽咽地说:“那天碰到厉军官的时候,他就说过我儿子所在公司一定会给我们家一个交代,我原先也只当是安慰的话,却没想到他的妻子就是公司的老总,怪不得会给出承诺。”

“大娘,发生这样的事情真的对不起,我今天来,就是想让您和您的家人放心。”倪初夏真诚开口,一直紧握男人的手。

“你放心吧,我们不会去闹的,人都去了,再闹也回不来。”

大娘把眼泪擦拭掉,起身说:“家里还有事情要忙,就不招待你们了。”

倪初夏还想说话,去被厉泽阳制止。

随后,两人告辞离开。

回到车上,倪初夏靠在座椅上,眉头紧锁。

如果那位大娘对她的态度恶劣,或者无理取闹的闹一通,她心里会好受点,但从头至尾她都没有这般,心中的愧疚感加深。

或许Johnson和方旭是错误的,他们担心那些工人和其家人会伤害她,可是在儿子离开人世这样的悲痛下,大娘都没有说一句重话,又怎么会伤害她?

“别想太多,工厂那件事并不是你的错。”厉泽阳单手扶着方向盘,腾出手握着她的手,“调整好心情,还有一家要去。”

原路返回,最后到达汪家人所在公寓。

这家人的态度不比李家,两人连门都没有进,就被赶了出来。

厉泽阳将带来的东西放到门外,牵着倪初夏离开。

倪初夏恹恹说:“他们应该才算正常的态度,连家门都不让我们进。”

“嗯,没用扫把已经很好了。”厉泽阳垂眸看着她,与她相反,眼中隐隐有戏谑的意味。

倪初夏没好气白了他一眼,“什么嘛?”

时间已经不早,厉泽阳开车返回临海苑,在最近的购物超市停下。

“你要买东西?”倪初夏问。

厉泽阳苦笑不得望着她,低声说:“记得自己中午说过什么吗?”

下车后,倪初夏歪头想了一会,眼眸陡然亮起来,“啊,我要给你做饭的。”

“进去吧。”男人牵着她的手走进超市。

厉泽阳推着车,跟在她身后,让她选要用到的食材,偶尔会给点意见。

食材准备好之后,倪初夏拉着他来到零食区,开始大扫荡。

男人看着她往车里丢东西,倒也没阻止,只是静默站在一边,眼神是温柔,也是对她的宠溺。

这会儿,手机铃声响起,是杨胜打来的。

“泽阳哥,你从部队回来了?”

一手推着购物车,一手握着电话,“嗯。”

“我有些事想找你商量,方便出来吗?”

厉泽阳看了眼不远处的倪初夏,开口说:“有什么在电话里说也一样。”

“那好。”杨胜也没多要求,说道:“前天,夏岚被影刹抓住,受到残忍对待,到现在还没有醒,又有很多事我拿不定主意,想问问你。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感谢

【星空辰羽】1月票、【兰丰了】5钻石、【邓英俊的妈妈】2月票、【zy701123】1月票、【CC0709】9鲜花、【eryue1993】1月票、【臻玺5201314】1月票、【蓝衣人楚留香】1月票、【高冷小公举】9鲜花、1钻石、188打赏、1评价票、【xianger1986】28鲜花、【寂寞笙箫】1月票、【总攻言萌萌】1月票、【?Dai_尐媛】2月票、【862510137】2月票、【152**8882】1月票、【weiixn5ed14adabc】1鲜花、1评价票

推荐妹子文:《诱宠之商门茶妃》/南燚。

正在PK中

这是一部古代妖孽美人vs穿越重生奇女子,妖孽美人温水煮娇妻,一起携手走向皇权巅峰的奋斗史。

【本文男强女强,甜宠。一对一爽文。种田、经商、宅斗、谋权。男主妖孽腹黑,女主自强不息。撩你没商量!】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