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42、不想再经历第二次/军少独爱闪婚萌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被抓?

厉泽阳眼眸微微沉下,似是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。

要说他们虽然嚣张,但绝对不会明目张胆做这样可能会暴露行踪的事,难道已经开始实施报复了?

若真是这样,被抓走的人又怎么会活着回来?

接二连三的问题涌进脑中,却没有能解释通透的答案。

杨胜许久没听到他的回话,问道:“泽阳哥,你还在吗?”

“嗯。”

厉泽阳轻声应答,“问吧。”

照理说杨胜他们已经不归他管,完全可以不予理会,但毕竟经历过那么多,也是真的把他们当做战友、兄弟,能帮就帮点。

“你觉得夏岚信得过吗?”杨胜开门见山,把自己心中一直不能确定的事问出来。

厉泽阳推着车向前走,说道:“你能问出这句话,心中就已经有了掂量。”

“我……我只是怀疑,并没有证据。”说话有些没底气,他的确怀疑夏岚。

无论是她前段时间的表现,以及能从影刹手里逃脱都存在疑点,那群人费劲心机抓到她,最后为什么又放过她?

虽然心中不希望是他想的这般,但心眼是必须要留的。

“那就等她醒来再找。”厉泽阳回。

杨胜有些着急地问:“那如果找不到呢?”

“那就看你爸能不能容下她。”

厉泽阳目光看向蹲在地上挑选零食的人,神色逐渐变柔,问道:“还有事吗?”

“……没有了。”杨胜沉默一会,回道。

准备挂断电话的时候,他再次开口,“泽阳哥,最近你注意点,我怕影刹会动手。”

“嗯,你们也是。”

挂断电话,厉泽阳把手机收起来,走到倪初夏身边,弯腰将她拉起来,“这些够你吃很多天了,下次再买。”

倪初夏转身看着被堆得满满的购物车,把手里的东西放回原位,乖乖跟在他身后。

结了账,两人往停车场那边走。

回到临海苑,阿姨正在给蠢蠢喂食,听到动静迎上来,与两人问好,“厉先生、厉太太。”

“阿姨,今晚我下厨,你可以早点回去。”倪初夏指了指厉泽阳手里的食材,漂亮的眼睛弯下,信心十足。

“哎,好的。”

阿姨应下来,把买下的东西全部放好,告辞离开。

离五点还差一刻钟,倪初夏先上楼。

衣服已经被车内的暖气烘干,但毕竟是掉进水里,忍了一下午就等着回来洗澡。

洗完澡,倪初夏穿上浅粉色家居服,微湿的头发披在身后,随意却又不减迷人。

下来时,厉泽阳正坐在沙发上打电话,“这件事要给她一个教训,方法你看着办……嗯,就这样。”

听语气,是在交代些什么。

倪初夏走过去,随意问:“要给谁教训?”

话落,她搂住他的脖子顺势坐在他腿上,长发掠过他鼻尖,萦绕淡淡的香味。

“黄娟。”厉泽阳也没瞒着。

倪初夏眨了眨眼,问道:“她又做什么了?”

厉泽阳解释:“工厂爆炸虽然不是黄娟做的,但那天为难你的那些人却是她请来的。”

“我能想到的也只有她。”倪初夏心累地靠在他怀里,无奈说道:“要不是看在爸的面子上,早就整死她了。”

倪德康现在不能受刺激,心里盼望着自己和黄娟母女能和解,虽然这点满足不了他,但暂时不动她们还是能做到。

只是,她们却无时无刻都想和对付自己,甚至不惜拉下整个倪氏。

“如果爸知道她的所作所为,怕就不会再偏袒她们。”

“还是不要说了,医生说他需要静养,不能过度操心。”倪初夏摇头,表示并不想这么做。

厉泽阳薄唇微抿,没有再接话。

很多事情,她不方便出面,那么就由他来做。

休息好,倪初夏起身,边走边将头发束起来,盘成丸子头,进了厨房。

套上阿姨的围裙,从冰箱里拿出之前买的食材。

厉泽阳也跟进来,低声问:“需要我帮忙吗?”

“把菜洗了吧。”

倪初夏把菜递给他,自己拿起菜刀切香干和肉,动作虽然不熟练,但刀功却不错,厚薄正好。

等他把青椒洗好后,倪初夏拿过来开始切成丝状,在锅里放油,等时间差不多,把青椒、肉丝和香干放进去。

厉泽阳全程站在水池边看着她,她有条不紊的时候眼底有赞许,慌乱无措时划过戏谑,也不帮忙。

两人配合下,晚餐算是做好。

除了第一盘青椒肉丝火候太过,其余三个菜味道算可以。

这不是她第一次下厨,却是她头一回自愿为他做菜,三四个家常小菜,道尽了她对他的在乎和爱恋。

厉泽阳问:“要喝酒吗?”

倪初夏眸光一亮,显然是想的,只是片刻,她便摇头,“还是不喝了。”

许是太久没有喝过酒,现在听到酒这个字,心里头上不去下不来,难受的厉害。

“那就吃饭。”厉泽阳点头,夹了菜给她。

算是饿了一天,倪初夏埋头扒饭,很快一碗饭见底。

厉泽阳好笑望着她,“又没人和你抢,急什么?”

“我做的菜太好吃,迫不及待想多吃点。”一点也没不好意思地开口夸赞,倒是令男人哭笑不得。

饭后,倪初夏摸着鼓鼓的肚子,躺在沙发上不想动弹。

厉泽阳把碗筷洗好,过来将她拉起来,“吃饱了别总躺着,出去走一走。”

倪初夏任由他拽着走到玄关处,看着他弯腰替自己穿鞋,眼睛弯下,潋滟光泽。

两人手牵手走出别墅,沿着前院的鹅卵石小道出去,一路走到海边。

许是因为离家太近,没有来的欲望,这是他们第一次来这里散步,海水拍打礁石与人的欢笑嬉闹声交织,别有一番感觉。

“后天就要走了是吗?”倪初夏仰头望着他,眼中是不舍。

厉泽阳抬手摸摸她的脑袋,“快要军演,要集训一个月。”

倪初夏问:“是去你今天说的那座山里?”

“不止那里。”

这一次,他并没有瞒着她,“军演的地点并不知道,所以训练的时候要去很多地方。”

确认军演地点是在五月底,如果那时候再模拟战争模式训练,就会来不及,所以从四月份开始尽可能多的接触各种环境作战,那样在军演的时候才有把握。

倪初夏似懂非懂地点头,叮嘱他要注意安全。

她并不了解部队的事情,只是知道通常这样的训练,应该都是全封闭的,他这一走又是一个月。

“我会让裴炎留下来,你有什么事就找他。”厉泽阳已经把需要注意的事情交代给裴炎,基本是让他寸步不离地跟着她。

如今又出现影刹抓住夏岚虐待这件事,就更要注意。

如果可以,他甚至想把她带在身边。

“嗯,我知道。”倪初夏伸手抱住他的腰,爱恋又依赖地将头埋进他胸口,喃喃道:“老公,我等你回来。”

从两人结婚之后,两人便一直处于这种状态,相聚一段时间又分离。

以前他每次离开,她都会担惊受怕,生怕他受伤、出事,好在这次只是去集训,不会有太大的危险。

男人双手捧着她的脸,低头用额头抵着她的额头,低声叮嘱:“影刹可能还在珠城,不要做危险的事情,知道吗?”

倪初夏望进他深邃的眼中,不自觉地点头答应。

“你还年轻,失败与挫折只是为了让你更好的成长,凡是不要逞强。”厉泽阳吻了吻她的唇,声音压低,“我们回去吧。”

不等她点头应下,厉泽阳已经将她抱在怀中,跨步走向回去的路。

这一夜,两人极致缠绵。

到最后的时候,男人情动地紧搂她喊着她的名字,前所未有的温柔与缱绻。

……

珠城私立医院,昏睡两天,夏岚醒了过来。

入目是一片白色,适应光亮之后,便看到床边围着的人。

唐风、叶飞扬、杨胜和秦飒,还有一位身着白大褂的医生,看着很眼熟。

“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”秦飒扶起她,将枕头垫在她身后。

夏岚抿唇摇头,意识才慢慢恢复。

她记得自己被影刹身边的娇娘抓走,被关在一处阴暗的封闭的地方,刚开始并没有遭遇什么,直到影刹出现,与她说了两句话之后,娇娘便对她用了刑。

那一下下的鞭打,真的疼到了骨子里,还有最后那一脚,感觉五脏六腑都错位。

“要喝水吗?”

秦飒给她倒了杯温水,放到她嘴里。

“咳咳……我怎么会在这里?”润了嗓子,夏岚用沙哑的声音问。

秦飒解释:“你被影刹的人抓走,后来被人从一辆车上推下来,是路边的行人送你来的医院。”

“想起来了吗?”杨胜看了眼身侧的医生,问:“说说具体的经过吧。”

夏岚抬眼望着天花板,沉思良久,才开口叙述。

她把那天的情况说完,独独略去见过影刹,并且与他谈过话的那段。

唐风拧眉问:“你也不知道他为什么放你?”

“嗯,那时候我已经做好赴死的准备,却没想到他们会放了我。”夏岚看向她,脸色很差,“被毒打的时候,我隐约听到他们在讨论基地会如何处置我,想再听的时候,娇娘就打断他们的对话。”

这番话说出来,众人脸色各异,心里却都有愤怒。

影刹他们的行为,完全就是为了激怒他们,亦或者想要挑拨离间。

“虽然你受了很大的苦,但是基地有规定,凡是从敌人那里逃回来的人必须接受测试,没意见吧?”心理医生适时开口,打断他们的对话。

夏岚脸色略微一变,随后说:“没有意见,什么时候开始?”

“自然是越早越好。”

“头儿,你们先出去吧,等做完测试再进来。”夏岚面容坦然,让他们先离开。

掩于被子下的手紧紧握拳,极力控制情绪。

虽然这是必须要经历的,但至于这么迫不及待吗?

还是说,她在他们眼中,根本不值得信任,已然就是个叛徒!

待他们走出病房,心理医生温声说:“不用紧张,只是问几个问题罢了。”

夏岚缓缓松开手,抿唇笑了笑,“好,你问吧。”

“如果让你重新选择一次,还会加入基地吗?”

“不会了。”夏岚虚弱地开口,眼眶泛着红晕,“当初我加入基地是为了一个人,可是这么久过去,他都不曾正眼看过我,已经不想再经历第二次。”

心理医生低头在纸上写着,象征性地安慰了两句,继续下一个问题。

几个问题之后,他站起身,收起纸笔离开病房。

病房外,唐风急着询问:“结果怎么样?”

“没有那么快,等消息吧。”他挥了挥手里的报告,转身离开。

杨胜没有再进去,而是跟着医生一同离开。

余下三人再次走进病房,夏岚扯起笑容相迎,“怎么都愁眉苦脸的?我已经没事了。”

秦飒走过去,让她重新躺下来,“医生说再晚送一刻钟,你就醒不过来了,这叫没事?”

夏岚眼中微怔,心里已经开始盘算。

她身上的这些伤痕,如今卧床起不来都是拜娇娘所赐,她一定会一一讨回来的。

“缉毒队丢失的那袋毒品和那三个小伙的事头儿已经帮你解决,你好好养伤吧。”

“唐风!”叶飞扬将她拉到身后,对着夏岚抱歉一笑,“她的意思是让你别乱想,在这里好好养伤。”

夏岚脸色略微缓和,点了点头。

叶飞扬没好气看了眼唐风,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,人都伤成这样了,谁还能顾得上曾经做的那些错事,偏偏她是直肠子,倒是什么都敢说。

之后,秦飒让两人先离开,他留下来照顾就行。

病房里只剩下夏岚和秦飒两人,气氛有些微妙。

夏岚看着他又是检查窗户,又是调高空调温度,神色发愣。

是知道秦飒喜欢自己,却因为心中有人,从一开始就没有给过他任何机会,两人之间的这层窗户纸也就没有捅破过。

那时候,她被勒令不让出基地,也是他不时带来厉泽阳的消息,谈不上利用他,只是理所当然的享受他对自己的好。

她承认她很自私,但是若不这样,连一丝一毫的机会就没有了。

她住的是两人间病房,因为只有她一个病人,旁边的床铺便空在那里。

指了指那张床,说道:“别忙了,去那边休息吧。”

秦飒点头,把灯关上,抹黑躺在床上,“要是有什么事就叫我。”

“好。”

时间慢慢过去,却依旧睡不着。

夏岚用手扯了扯被子,轻声问:“秦飒,你睡了吗?”

“还没,怎么了?”秦飒翻身看过来。

“关于城中村那三个混子的事,你没有想问我的吗?”

黑暗中,秦飒无声叹气,说道:“我知道你只是想给他们一个教训,并不是真的想害他们。”

夏岚的后话被堵在喉咙中,最后说:“我也没想到会那么严重。”

“既然是无心也就没什么好问的。”

夏岚陷入一阵沉默当中,不知道给如何聊下去,因为她是有心的,故意要让那三个人进牢中。

但是,在听到秦飒说出那番话后,就不敢再承认了,她害怕,害怕他在得知真相后会弃她而去,就真的是一个人了。

秦飒只当她不想再聊,说道:“时间不早了,快睡吧。”

无论是训练还是出任务,两人都没有这般共处一室,如今倒是有些尴尬。

“如果我不再和你们一起,你还会对我好吗?”夏岚突然出声问。

“……会。”秦飒回答,心里却加了前提,只要不做伤害我们的事情,就一直会。

夏岚唇角略微上扬,心情转好。

就在秦飒以为她不会再说话时,却听她开口,“我想见厉泽阳,你能让他来见我吗?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2/19有抢楼活动,凡是更新时间后留言的正版读者都会有奖励。

活动内容明天会发公告!

感谢

【ftft1234】2月票

【鱼儿游y】66鲜花、2月票

【152**8882】1月票、1评价票

【155**5665】1月票

【高冷小公举】9鲜花、1钻石、188打赏、1评价票

【CC0709】1月票

【weixinf22fdd4c38】2月票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