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43、她会比我更惨【二更】/军少独爱闪婚萌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我想见厉泽阳,你能让他来见我吗?”

她的声音很轻,却足以让人听见。

黑暗中,秦飒身形有些僵硬,一时间没有说话。

一来,对于她的请求,他应不下来,毕竟无法保证是否能将厉泽阳带回来,二来,他也不想应下,发自内心的不想。

“我真的有些话想与他说,可是如果是我提出这个要求,他一定不会来的。”

夏岚停了一会,说道:“所以,才想让你请他过来,可以吗?”

“电话里也能说话,你打电话给他也一样。”秦飒提议,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开口。

“我说的事情只能当面才说得清,你帮帮我吧。”夏岚声音放柔,以恳求的语气。

她真的有很多话想对他说,也很想见他,所以才会用这般态度去求秦飒。

秦飒叹了口气,无奈说道:“夏岚,你该知道老大现在已经不再行动组,他没有义务再为我们解决问题。”

“我并没有让他为我做什么,真的只是有事找他。”夏岚撑起身子,忍着痛说:“秦飒,我都成这样了,还能做出什么事情?你在担心我耍心机破坏他和倪初夏吗?”

“躺下吧,我、我答应你。”秦飒起来将她按住,“现在很晚了,明天我找他过来。”

夏岚笑起来,对着他说:“谢谢你,秦飒。”

秦飒见她不再乱动,重新躺回床上,无奈闭上眼,心里乱糟糟的。

明明知道答应下来不对,但不应下来又看不下去她糟践自己的身体。

*

翌日,秦飒醒来便给厉泽阳打了电话。

电话是倪初夏接的,是他始料未及。

“有什么事情吗?”倪初夏重复问了两遍,见他不回答,又说:“泽阳去晨练了,要不你等会再打过来?”

“好,我等会再打。”

电话挂断之后,倪初夏打着哈欠起来,一副没睡好的模样。

她望着手机,美眸浅眯起来,有什么不能说,神神秘秘的。

时间尚早,洗漱、换衣服下楼,阿姨还没有来。

倪初夏走去后院,大金毛正在欢脱地跑着,嘴里叼着它最喜爱的球。

听到动静,把头仰起来,摇晃着尾巴走过来,在她身边蹭了蹭,“嗷呜”的叫着。

“今天爸爸怎么没带你出去啊?”倪初夏蹲下来,顺着它的毛,“是不是干了什么坏事?”

“嗷呜……”

一甩尾巴,才没有!

“最近好像瘦了不少,更俊了!”

“汪汪——”

那是当然。

倪初夏蹂躏它的脑袋,起了换心思把它嘴里的球拽出来。

岂料,手还没拿稳,就被它一爪子拍到手腕,球顺着地面滚走,大金毛也离开她去追那颗球。

倪初夏拍了拍手,摇头说:“要玩具不要妈妈,活该被关在后院。”

离开后院回到客厅,进了洗手间把手洗干净,便坐在饭桌旁,等着厉泽阳回来,吃早餐。

约莫五分钟,男人晨练回来,看到她起来,眸中划过诧异,“怎么不多睡一会?”

“被电话吵醒,就没睡了。”倪初夏托着下巴看向他,眼中有些埋怨。

厉泽阳用毛巾擦拭汗渍,问:“谁的?”

“秦飒的。”

“说了什么事吗?”

倪初夏摇头,“没啊,问他也没说。”

“嗯,你先吃饭,我上去冲澡。”厉泽阳说着,跨步上了二楼。

冲了澡,把头擦拭半干,秦飒的电话准时进来。

秦飒一咬牙,开门见山说:“老大,夏岚有话要对你说,你能来趟医院吗?”

“不能。”

厉泽阳拉开主卧的门,准备下楼,拒绝的很果决。

“就看在往日是我们头儿的份上,来一趟吧。”秦飒劝说。

他早就料到厉泽阳会这么说,但已经答应夏岚,总不能言而无信。

“秦飒,若你真念在往日我是你的头儿,就不应该给我打这通电话。”厉泽阳依旧没有松口。

无论夏岚要说什么,他已经不再是行动组的成员,如此贸然去见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个,都是不妥的。

虽然杨胜并不会说什么,但是杨闵怀疑心很重,难保他不会再做出什么来。

“我也知道这么要求你不对,但是夏岚刚刚经历那些事,没有对杨胜和我们吐露半点有用的情报,就想对你说。”

他们当中,只有夏岚最固执,她不愿意把知道的事情告知杨胜,是出于对厉泽阳的信任,她还把他当作是头儿。

“我的决定不会有变化,不用再说。”话落,厉泽阳把电话挂断,走到饭厅。

倪初夏见他脸板着,歪头问:“怎么了?难道秦飒的事情很棘手?”

“没有,吃饭吧。”厉泽阳摇头,替她盛粥。

用过早餐,离上班时间还早,倪初夏把东西收拾好,便坐在沙发上玩着手机。

厉泽阳也坐在一边,目光落在她身上,没有特别的事,就是想看着她。

没一会儿,他的手机响起。

男人瞥了眼来电显示,按下静音放到一边没有理会。

倪初夏刷完朋友圈和微博,百无聊赖地靠在一边,无意看见他的手机一直亮着,疑惑问:“怎么不接电话?”

“不用理会。”厉泽阳握着钥匙起身走向玄关处。

知道他是要去开车,倪初夏把东西收好,拎着包也准备出门,想想还是把厉泽阳的手机带着。

望着一顺溜都是秦飒的电话,心中的疑惑更加深。

坐上车,倪初夏把手机放在换挡处,“接吧,万一他真有事情呢?”

厉泽阳睨了一眼,说道:“你替我接。”

虽然疑惑,但也照做了,接通了电话。

刚一接通,秦飒便开口:“老大,要不这样,我把电话给夏岚,让她在电话里和你说话行吗?”

“她要对我老公说什么?”倪初夏冷声回。

那端沉默了一会儿,开口说:“这……我也不清楚。”

倪初夏语气不善,“不清楚你也能当中间人?”

“嫂子,事情是这样的……”秦飒把前因后果说了一遍,用请求的语气说:“夏岚可能掌握了重要的证据,所以才会想和老大说话的。”

“那又怎么样?”倪初夏依旧柴米不进,“今天她以这个理由找他,往后还会以同样的理由找他,这样下去,我们还过不过日子了?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倪初夏没听完他的话,便把电话挂了,脸颊被气红。

“知道我为什么不接电话?”厉泽阳笑着道:“别生气,我不会去。”

倪初夏捧着脸,让情绪稳定下来,“那万一她真有关于影刹的事情呢?”

“也与我无关。”厉泽阳回答的果决。

现在他们的头儿是杨胜,所有的事都应该找他商量解决,自己过分插手,显然不好。

“影刹为什么要对付夏岚?”刚开始听到秦飒所说,只觉得气愤,现在冷静下来,心里倒是有了疑惑。

以往影刹他们都是在暗处行动,这次竟然敢这么做,到底说为了什么?

厉泽阳将车速放缓,开腔解释:“第一,他这么做是挑拨离间,从内部击垮他们;第二,夏岚是他们当中身手最差的,便于行动,所以选择她;第三,用她来做烟雾弹,混淆视听。”

“原因无非是这几点,至于是哪一个,就要看他接下来的行动。”

倪初夏微微垂下头,细细想了一会儿,好像是这么回事。

厉泽阳见她安静下来,问:“怎么不说话?”

“不知道该说什么。”倪初夏如实回答。

不了解影刹,也不了解夏岚,所以这两人的事情她并不清楚,也就不知要说什么。

厉泽阳打了半圈方向盘,汇入另一条车道,沉声说:“其实还有第四种可能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她归顺了影刹。”厉泽阳说完,又补了句,“当然,这些只是猜测,一切还是需要证据支撑。”

倪初夏愣了一下,这话的意思是……夏岚可能会背叛?

“我觉得第四种可能性很小。”

这四种可能,几率最小的就是最后一种,夏岚是喜欢厉泽阳的,就是这一点,她也该不会做出这种事。

“但愿不是。”厉泽阳点头。

虽说夏岚对他有别样的心思,但毕竟是他带过的人,是不愿意她走向那条不归路。

车子最终没驶进倪氏停车场,而是在路边停下。

“等会要去趟军区大院,事情处理好再来找你。”厉泽阳替她解开安全带,俯身吻了吻她的额头,“去吧。”

目送她走进公司大楼,厉泽阳才开车离开。

例行检查后,车子缓缓驶进军区大院,最终停在将军楼院外。

“二少爷回来了,快进来。”裴勇迎他进来,探头向外看了两眼。

厉泽阳见他如此,回:“我让裴炎去办点事,没跟过来。”

“我是怕那小子自己偷懒,好在没。”裴勇点头。

进了屋内,厉泽阳径自去了书房,要和厉建国商量事情。

“还知道回来,以为你请三天假就只顾着谈情说爱了。”厉建国把手里的书放到一边,没好气地说。

虽然宠老婆是厉家的传统,但也得有限度,他这边因为军演的事情已经忙得焦头烂额,唯一能指望上的人竟然在这关键时刻离开。

“爷爷,夏夏这边有事,我不可能不管。”

“行了,又没说你做的不对。”厉建国摆摆手,要求道:“不过你要给我保证,以后擅自离开可以,但不许把裴炎那小子带走。”

“……”

厉泽阳沉默了一会,说道:“这次集训,我打算让裴炎留下。”

“这不行,裴炎那小子做事踏实,很多事交给他我才放心。”厉建国果断否决。

“影刹伤了杨胜手下的人,把夏夏一个人留下来我不放心。”

言下之意,必须得有人保护倪初夏。

厉建国陷入一阵沉思,随后说道:“不如这样,泽宇在休假,让他来珠城跟着小夏那丫头,行吗?”

“爷爷要是能请动他,当然最好。”厉泽阳改口应下来,“这样裴炎也能去集训,我们都能放心。”

厉泽宇与他们的编制不同,他是属于武警边防兵,平常训练内容也大不一样,如今领导的保镖都是从他们这一支挑出来。

“哼,得了便宜还卖乖。”厉建国冷哼,臭着脸说:“明天就开始集训,回去陪老婆吧。”

厉泽阳没说什么,起身离开。

下楼时,碰到阳台浇花回来的厉奶奶,老人拉着他说了不少话,大抵就是能回来就尽量回来,小夏一个人不容易。

聊的时候,还提及了厉泽川,“你大哥最近很少过来,怕是和曼曼闹了别扭,那么大人也不知道让让人小姑娘。”

厉奶奶一直觉得大孙子娶了岑曼曼是委屈人家,他岁数比她大那么多,在生活中自然理应让着她。

“或许只是公司忙,并不是两人闹别扭。”厉泽阳答。

“怎么不是,你奶奶看人很准。”厉奶奶连连摇头,叹气说:“前几天曼曼一个人过来,明显憔悴了很多,那孩子性子又闷,问她也不说话,瞧着让人心疼。”

厉泽阳这下也不知该说些什么,只能静默地听她絮叨。

约莫半小时,厉奶奶才算说完,在他临走时千叮咛万嘱咐让倪初夏去问问情况。

离开军区大院,没直接去倪氏,而是来到厉氏。

进去前,给张钊打了电话,由他带着上了顶层。

张钊把他带进办公室,泡了杯茶,“厉先生,厉总正在开会,您可以在这等一会。”

没一会功夫,厉泽川结束会议进来。

张钊提前打了招呼,对于自家弟弟的到来,也就没惊讶,不过还是问:“有事找我?”

厉泽阳没回答,而是说:“我刚从奶奶那过来。”

此话一出,厉泽川了然。

“有时间带大嫂回家转一圈,让他们心安。”话落,他便打算起身告辞。

“这就走了?”

“从明天开始有为期一个月的集训,要去倪氏陪她。”厉泽阳大大方方说出之后的行程。

“……”

厉泽川望着他的背影,想着:他是被喂狗粮了吗?

*

从厉氏离开,厉泽阳驱车回到倪氏建材。

车子停好,准备走向公司时,路被秦飒拦住,“老大,夏岚就在我车上,你去见她一面吧。”

厉泽阳眉头紧蹙,眼中划过一丝不耐,厉声说:“秦飒,你是真觉得我没脾气吗?”

“老大,我没有办法。”

秦飒眼底全是痛苦,夏岚用命逼他。

虚弱成那样,在得知厉泽阳不见她时,拔了手背上的针头,不顾自己的身体就要下床亲自去找他,他能有什么办法?

“让她下来。”

秦飒还想劝说他上车,在对上他漠然冰凉的眼眸时,嘴里的话咽了下去。

夏岚在他的搀扶下下来,看到厉泽阳时,眼眸微亮,像是看到了活下去的动力一般。

她轻轻推开秦飒,一步步靠近他,抿唇笑着说:“你肯见我了?”

“五分钟,我只给你五分钟的时间。”厉泽阳看着她,目光冷淡,没有丝毫情绪波动,连同情怜悯都没有。

夏岚呶动嘴,眼中是落寞和失望。

“如果今天是唐风受伤,或者除我之外的任何一个人遭遇此种情况,你都会去看他对不对?”

话说到这里,夏岚的眼泪止不住地落下来。

“你要说的就是这个?”

厉泽阳问,见她一直不说话,转身就准备离开。

“站住!”夏岚快步走过去,痛苦地捂住胸口,“我成这样都是因为你,你怎么能如此狠心?”

男人眼眸微眯,冷声问:“什么意思?”

“他们以为我对你很重要,所以才抓了我,可是发现根本威胁不了你,甚至你都不知道我失踪的消息。”

“呵呵……”夏岚仰头望着他,冷笑着说:“我、我替你老婆受了这么大的苦,你打算怎么谢我啊?”

厉泽阳沉声问:“你说他们抓你是为了威胁我?”

“是啊。”夏岚仰着头,双手紧紧握拳,咬牙说:“等着吧,很快她就会像我这般,不、可能会更惨!”

“闭嘴。”厉泽阳呵斥。

“说不定会被其他男人玩弄……呃……”

话没说完,夏岚的脖子被男人掐住,只能不住的咳嗽,“放……咳咳,开……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今天是调整作息,明天恢复上午更新

感谢

【sheliahuang】1月票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