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44、小伤而已,吓傻了?/军少独爱闪婚萌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夏岚身体本来就虚弱,被他这么一掐,脸色很快变红。

她试图拉开厉泽阳的手,但由于体力悬殊,只能睁大眼无助且恐惧地看着他。

“咳咳,头儿……”

“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。”厉泽阳压低声音,眸中充满寒意,丝毫没有因为她这副模样而松手,“在让我听到类似的话,我会亲自解决你。”

话落,将她直接推到在地上。

夏岚狼狈地趴在地上,双手蹭在地面上,布满血痕。

“你……我说的难道不是事实?”

她披散着头发,仰头看向他,“影刹和你积怨已久,他知道你有女人,怎么可能会轻易放过她?等着吧,哈哈……”

就算他一天都和倪初夏待在一起,只要稍有不慎就会让他们得逞,何况他很快就会离开,没有人留在她身边,自己现在的下场就会是她的。

她会等着,等着倪初夏被折磨的不成样,到那个时候,倒要看看厉泽阳是否还会疼她、爱她。

厉泽阳站在原地,薄唇紧抿,眼中透露凉薄地看着快要魔障的人,心中怒意难平。

他一直都知道影刹是隐患,从她嘴里听到那些话,心里多少会不舒服,却让他更加重视这个问题。

离开珠城去集训,倪初夏的安全是他最为担心的,如今,不仅是影刹会对她造成威胁,夏岚也很有可能做出伤害她的事情。

下午泽宇来珠城,势必要好好交代一番。

秦飒蹲在路边抽了一根烟,起来看到夏岚瘫坐在地上,厉泽阳冷漠站在一边,心里微怔,连忙走了过来。

“没事吧?”将夏岚扶起来,关切地问。

夏岚没有回答,只是静静地看着他,情绪已经逐渐平稳,“我本来有很多事想告诉你,可是现在你应该不想听下去。”

原本只是想试探他的心,却发现自己完全是在自取其辱,他心里只有倪初夏,连一点点位置都不肯留给她。

这样也好,看透了这个男人的绝情之后,才能让她下得了决心。

厉泽阳没再看她,直接转身离开。

垂下两侧的手略微屈起,若不是理智告诉他不能,在听到她说的那番话时,恨不得当场掐死她。

从前在行动组,他对每个人都是一视同仁,疏离又不会影响出任务时的配合。

刚开始夏岚加入行动组时,他是极力反对的,因为不喜欢和女人共事,总觉得麻烦很多,所以在每次任务当中,他都会选择单独一人,对她的印象仅限于叶飞扬的数据分析。

之后,在Y国遇到倪初夏,回国休假确认自己的心,更加刻意地避开和夏岚的正面接触,以为这样就能让她知难而退,可是事与愿违。

进了倪氏建材,厉泽阳把情绪整理好。

*

倪初夏已经进入工作模式,文件快速浏览,行的留下,不行的打回,光是一小时左右,就给各部门经理打了很多电话。

期间,方旭进来汇报与国外合作的事情,说是一切顺利,下周末,那边就会派代表过来和倪氏就合作进行谈判。

方旭问:“这次他们点名要你去谈,没问题吧?”

“有问题就能不去吗?”

“不行,我已经应下来。”不过是上桌吃顿饭,到时候都带几人去挡酒,就没问题了。

倪初夏白了他一眼,“那你说个屁。”

方旭无奈摸了摸鼻梁,立刻转移话题,“对了,昨天去那两家,效果怎么样?”

“李家还不错,大娘人挺通情达理的,但汪家很难搞定,那家的姐姐这段时间就住在娘家,很强势,连门都不让我进。”倪初夏把昨天的大致情况叙述了一遍,有些犯难。

“我一直在注意警察那边的调查,两天没有一点结果。”方旭也很无奈。

再这么拖下去,外界的舆论对倪氏又是一通责骂,势必会引起一场腥风血雨。

倪初夏问:“那名工人呢?交代出什么了吗?”

“你说那姓肖的?”

方旭挠了挠头,毫无头绪地说:“他还在你哥手里,明昱说暂时没问出什么名堂。”

也就是说,到目前为止,一点进展都没有。

倪初夏单手扶额,脸上浮现疲惫之意。

“还好事情发生之后,有厉先生帮忙压着,网上倒也没疯传。”若是网上再煽风点火,那真的就是棘手的事情了。

“这样也不是办法,能联系到我哥吗?我要亲自见一见那个小肖。”

方旭眼眸微愣一下,摇头说:“明昱最近应该在学校,要不你打电话问问?”

“我要是能打通还问你吗?”自从那次聊过微信之后,他就像是消失了。

之后,方旭见厉泽阳过来,收拾东西离开。

走出办公室时,深呼了一口气,还好没有再追问下去,否则凭她的聪明劲,肯定会察觉到不对劲。

“怎么了这是?愁眉苦脸的。”厉泽阳走过去,拇指按在她紧蹙的眉宇间。

“你说到底是谁要害倪氏?”

虽说倪氏的竞争对手不少,但是敢和倪氏叫板的公司毕竟不多,这事说起来也是犯法,谁会去做?

厉泽阳的手搭在她肩上,低声说:“或许只是意外。”

倪初夏抿了抿唇,没再说话。

若真是意外,那么她就自认倒霉,把家属的赔偿问题处理,再向保险公司申请,这事就这么了解。

想不通的事,便不再想。

“你坐下。”

倪初夏起身给厉泽阳让座,在他坐下后,自觉地坐上他的腿,双手攀上他的肩,动作娴熟,“这样坐舒服。”

男人的手抚上她的腰间,技巧性地揉捏两下,附耳说:“这个动作没试过,怎么知道做会舒服?”

“……”

倪初夏脸微微发烫,此‘坐’非彼‘做’,她不是那个意思。

“还是说想试试?”嗓音低沉,独具诱惑力。

“才不要。”倪初夏推搡他的胸口,娇嗔道:“你整天都在想什么呢?”

“你。”

厉泽阳难得搭腔说情话,倒是令倪初夏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
就在她要说出时,男人挑起她的下巴,俯身吻上去。

刚开始是浅尝辄止,后来变得一发不可收拾,变得深入、湿濡,双舌共舞。

倪初夏的手指紧紧攥住他的前襟,胸口气息有些不稳,整个人软趴趴地瘫在男人身上,像是一只无尾熊。

晨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,暧昧气氛升腾,春光无限。

两人交颈缠绵,别样的情动。

直到太阳升到头顶,这场此消彼长的战斗才拉下帷幕。

脚落地时,若不是有桌子扶着,倪初夏就直接跪倒在地上。

想到刚刚发生的事情,脸颊就不由得泛红,整理好衣服,把窗户打开,就勒令厉泽阳离开。

“用完就赶人走,老婆,做人不能这样过河拆桥。”厉泽阳慢条斯理地系着衬衫扣子,一副‘我不走你奈我何’的流氓样。

尤其是经历刚才的事,嗓音是别样的性感。

“你不走,我没办法工作!”倪初夏气得快跳脚。

平常一上午的时间,她就可以把今天的工作处理大半,却因为他的勾引,都还没有开始。

厉泽阳饶有兴味望着她,就是不应下来。

在她炸毛快生气时,男人漫不经心抽出一份文件,翻开看起来,浏览两页之后把好坏说了一遍,甚至提出更好的方案与意见。

“你…这些你也懂?”若说他懂军事方面的技能与知识能理解,可这些文件可都是涉及商界的。

“耳濡目染,听多、看多,就会了。”厉泽阳招手让她过来,一只手攥着她的手,另一只手抚着她的脸,“先去休息。”

了解他有这方面的能力,倪初夏安心去休息室休息。

再次醒来,太阳都已经快落山。

起床穿衣洗漱,走出休息室时,看到李秘书正在向厉泽阳汇报什么。

“……倪总。”李秘书汇报完,不忘向她问候。

倪初夏朝她点头,打着哈欠对男人说:“工作都做完了?”

“把这些文件签了,就去吃饭。”

李秘书没了刚开始的惊讶,对两人之间的互动与感情,很是羡慕。

工作完成之后,倪初夏把东西收拾好,与他一起出了办公室。

吃饭的地点是在雅尚轩,提前订好的。

落座后,厉泽阳没急着点菜,只说还有一人要来。

等了五分钟左右,人急匆匆推开门进来,“堂哥、堂嫂。”

看到来人是厉泽宇,倪初夏没表现太惊讶,对着他笑了笑,算作问候。

厉泽阳主动与他攀谈,“这次休多少天假?”

“四十天左右。”厉泽宇回答。

“知道让你来是为了什么吧?”

厉泽宇先是愣了一下,而后点头,“来之前爷爷在电话里提过,是要我跟着堂嫂。”

他没说保护,一来觉得都是亲戚,用这词并不合适,二来也不确定堂嫂是否知道这件事。

倪初夏看向厉泽阳,疑惑问:“跟着我?”

她是一介女流,且还是做生意的,难不成厉泽宇是想退伍回来开公司?

可是,若真是这样,也应该跟着他的大堂哥才对,毕竟大哥厉泽川的生意经比她厉害。

厉泽阳解释:“明天我回部队,泽宇会留下来代替裴炎之前的工作。”

倪初夏眉头微蹙,拽着他的胳膊,压低声音说:“这怎么行?他可是你弟弟。”

别说裴炎是他下属,让他开车都过意不去,何况这位还是他弟弟,更是不能让他做那些事。

“堂嫂,没关系的,我在家闲着也是闲着。”厉泽宇说的是实话,与其在家里闷着,整日被他妈逼婚,倒不如来这里自在。

“我和你说过影刹可能在珠城,让泽宇留下来我能放心,你有什么事告诉他,他会想办法通知我。”厉泽阳顺势握住她的手,拇指轻轻摩挲。

以前,在休假结束时,从不会有不舍,甚至还会觉得假期时间太长,如今却想着多陪陪她,恨不得一天能当两天过。

一个月的时间,说长不长,说短也不短,因为无法和外界联系,所以并不能时刻了解她的情况,心里多少会没底,只能让值得信任的人来保护她。

“我又不是小孩,放心好了。”倪初夏弯下漂亮的眼睛,望着他的侧脸一时情难自禁,凑过去在他脸上亲了一下。

坐在对面的厉泽宇垂头看着菜单,企图掩饰自己的尴尬。

常年在部队,倒是没有自己是单身的感觉,乍一看到一男一女如此亲密,硬生生被喂了一把狗粮。

饭后,厉泽宇开车跟着两人回到临海苑。

他并没有住在A8栋别墅,而是被厉泽阳安排住在穆云轩的家,两栋别墅只隔了一条小道,离得很近。

回到家中,倪初夏洗完澡并没有去书房,而是坐在床上等厉泽阳回来。

待男人安顿好厉泽宇回来,见她既没有去工作也没睡觉,随口问:“在等我?”

倪初夏点头,“嗯,想和你聊聊。”

等他洗完澡,两人双双躺在床上,彼此都没有说话。

倪初夏偎依在他怀中,将头磕在他的肩侧,是说不尽道不清的依赖。

不是第一次分别,却依然没有适应。

厉泽阳问:“不是说想聊聊?”

“不知道说什么了?”抱着他腰间的手收紧。

男人的下巴磕在她头顶,爱恋地蹭了蹭,低头吻上去,“我不在要乖乖的,像上次一样无畏冲上前的事不要再做,明白吗?”

倪初夏知晓他是打算说教,悄悄打了哈欠,乖巧点头应下。

听着他富有磁性的嗓音,低声不断传入耳中,瞌睡袭来,没一会儿便睡了过去。

男人低头看着她熟睡过去,薄唇轻挽起来,眉宇间是难得地柔和。

……

自那日厉泽阳悄然离开,已经过去几天。

与前几次他离开一样,朝九晚五的生活并没有变化,要说唯一变化,大概就是由原先的裴炎换成厉泽宇。

厉泽宇曾经担任过领导人的保镖,也维持过重大场合的治安,说出来的事都是亲生经历,很吸引人。

加之两人年龄相仿,上下班会在路上聊天,相处算融洽。

这天,公司的事情处理差不多,收到倪远皓的微信消息,大抵意思是想回家一趟。

正好没事,便应下来去接他。

收拾好东西下了楼,坐上车和厉泽宇说明情况,两人出发去倪远皓的学校。

接到人的时候,是下午两点左右,确认他确实请过假,原路返回。

方便聊天,倪初夏坐在后座。

倪远皓问:“大姐,最近爸身体怎么样?”

“恢复的不错,听他说药已经停了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倪远皓微微垂下眼,悬着的心慢慢放下来。

不吃药,她也换不了。

“最近学习怎么样?”倪初夏随意问着。

倪远皓答:“还好,能跟得上。”

“别太记挂家里,都挺好的。”

若是平时,她绝对不会说出这番话,只是倪德康身体刚恢复、这孩子又快经历高考,说几句违心的话也谈不上什么。

回到倪家,临近下午四点,通常这个时间,黄娟并不在。

是倪程凯开门相迎,交代出倪德康睡下午觉还没醒。

之后,倪远皓和倪初夏各自回房。

路过倪明昱房间时,见门是虚掩的,倪初夏鬼使神差推开了门,脚刚踏进房门一步,就听浴室传来声音,“进来连门都不知道敲吗?”

紧接着,男人从浴室走出来,赤裸上半身。

倪初夏看到他胸口缠着纱布,眸中一怔,急忙问:“大哥,你受伤了?”

倪明昱也没料到会是她,思绪微愣片刻,立刻侧身走向衣帽间,随便拽了件衣服套在身上。

就在他穿衣的瞬间,倪初夏视线有片刻的恍惚,随后面色骤变,不禁向后退了两步。

套好衣服,倪明昱走过来,拨弄湿漉漉的头发,“小伤而已,吓傻了?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感谢

【翘妹妹】1月票

【155**5665】1月票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