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45、叫谁来,都不会放过你【二更】/军少独爱闪婚萌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小伤而已,吓傻了?”

他说话的语气很轻松,半玩笑半调侃。

原先想在家里也没人敢擅自闯进他的房,洗澡换衣就没注,却没料到她会突然回来,还好巧不巧敢在他洗澡的时候进来。

倪初夏的手背在身后扶住门框,缓和情绪后,问道:“怎么会受伤?”

“你知道,我们这行得罪人不比那些八卦记者少,前几天碰到寻仇的,挨了一刀。”

倪明昱走到她身边,抬手拍了她的脑袋,“别担心,我不是好好站在这里吗?”

“真的只是有人寻仇?”倪初夏试探性问。

“当然,大哥还能骗你嘛?”男人勾着她的肩膀,带她走出房里,巧妙地转移话题,“回来做什么?”

倪初夏压下心中的疑惑和不安,开口:“带远皓回来看看爸,晚点还要送他回学校。”

“你和那小子倒是玩得来。”

倪初夏只是嗯了声,随后紧抿唇,没再说话。

两人坐到客厅的沙发上,倪明昱懒懒地靠着,在灯光地映照下,脸色并不太好,而后者是端坐,神色若有所思。

刚刚在房间,虽然灯光较暗,画面也是一闪而过,但她还是辨认出来,加之之前对他的疑惑,心中更加不确定。

许是觉得场面有些凝滞,倪明昱出声打破沉默,“最近还好吧?”

倪初夏偏头看着他,问:“大哥指哪方面?”

“丫头片子还和大哥咬文嚼字了是吧?当然是方方面面了!”倪明昱出手敲在她头上,力度与以往一样,只是会疼一下。

倪初夏垂下头,眼睛发涩,没一会就变得通红。

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,可能是发自内心的恐惧,又或许对他熟悉动作的想念,就是想落泪。

“大哥就玩笑打你一下,就哭了?”倪明昱察觉出她的不对劲,双手扶住她的肩膀,“瞧你那点出息。”

倪初夏皱着眉,扑在他怀中,哽咽地说:“我就是没出息,就是要哭,怎么了?”

“那就哭吧,反正是在大哥面前,不丢人。”倪明昱轻拍她的头,猜想可能是在厉泽阳那里受了委屈,亦或者是公司的压力太大。

傍晚时分,倪初夏止住泪水,起身去洗手间洗脸。

出来时,晚饭已经准备好,除了黄娟外,三人都已经就坐。

“夏夏过来,来爸身边坐着。”倪德康招手让她坐过去,亲自盛了碗汤放在她跟前,“瘦了不少,多吃点。”

“谢谢爸。”倪初夏笑着捧起碗,把汤全部喝完,对着另外两人说:“这是爸盛给我的,你们享受不到。”

倪明昱知道她心情转好,也配合地笑起来,算是在倪德康面前露出的第一个笑脸。

倪远皓也笑着,原本以为和他们一起用餐会尴尬,但先前考虑的都没有发生,有的只是和谐与温暖。

回来之后,他就刻意问过程凯叔爸妈如何,得知并未吵架却也没从前那么好之后,心里是坦然接受。

经历那件事情之后,他已经不再奢望妈和爸能回到从前那般恩爱,也不现实,只希望这样的平静能一直维持下去。

饭桌上,一般都是倪初夏与他们搭话,在与倪德康说话时,难免会聊到公司的事情,她也如实说了。

“实在找不到原因就照意外宣布,横竖也要给外界一个答复。”倪德康并不赞同再查下去。

除非做这事的人很了解倪氏,亦或者买通了多有的警察,否则不可能调查这么久还是没有结果。

倪氏前几年走的太顺,注定要经历些风波。

“我也这么想。”倪初夏附和,表示明白。

之后的话题,转到倪远皓身上,答对是问他成绩,日后的打算之类。

倪远皓是位很有主见的男生,他不愿听从黄娟的意思去念财经类大学,一心想走提前一批招收的国防生。

“既然有目标,就要朝着它去努力奋斗。”倪德康语重心长地说:“男儿志在四方,家里都好,不需要你惦记,爸等着你金榜题名。”

倪远皓慎重点头,望着倪德康耳鬓花白的发,暗自发誓一定要成功。

一直默默吃菜的倪明昱在听到这句话后,身形略微一怔。

似曾相识的一句话,在同样的地点,由同样的人说出来,只是对象变了,一转眼已是十多年过去。

他抬眼看向倪德康,见他脸上带着笑,手不由攥紧筷子,硬生生把情绪压抑住。

饭后,一家人坐在沙发上。

倪德康说:“回来一趟不容易,打电话叫你妈回来,和她见一面再走吧。”

“不用了。”倪远皓拒绝,显然不想告知黄娟他回来了。

他已经能想象她回来,见到自己在家里会是什么表情,并不是许久未见儿子的喜悦,而是一副恨铁不成钢,亦或者恼怒的表情。

“那等会让程凯送你。”倪德康也不勉强。

说实话,他也并不想见黄娟,看多了她无理取闹的样子,倒也觉得烦。

倪程凯去准备车的时候,倪德康单独把倪远皓脚上楼,客厅再次剩下兄妹俩人。

“我上楼换身衣服,送你回去。”

“大哥,有人会接我回去。”倪初夏拉住他的手,“你受了伤就在家好好休养吧。”

倪明昱试探性问:“厉泽阳过来?”

“不是,是他堂弟。”倪初夏没有瞒着,简单介绍了厉泽宇。

“也好,你这么冒失,的确要让人时刻跟着才能放心。”对厉泽阳的这个安排,倪明昱是赞同的。

“什么嘛?”倪初夏不高兴地翻着白眼,身形放松地靠在沙发上,问:“当大学教授好玩吗?”

“要看你对好玩的定义。”面对她的这个问题,倪明昱打了比方,“要是学生都是像你这般惹事不爱学习的,你觉得能好玩?”

“……”

倪初夏眯着眼,没好气瞪着他,“有这样损你妹妹的吗?”

“你也的确不让人省心。”倪明昱实话实说。

“大学生都那么年轻,你会不会有别样的想法?”倪初夏问完这个问题,自己倒是先捂脸笑起来,开始畅想,“你说未来嫂子比我还小怎么办?哎呀…那你真的是老牛吃嫩草了。”

倪明昱只是睨了她一眼,懒得理会她。

“大哥,你表个态,什么时候给我找嫂子啊?”

三十多岁的人,怎么就对这是一点都不着急呢?

倪明昱依旧靠在那里,不打算说话。

“行吧,就照你的毒舌程度,想找位能承受住的也不容易。”倪初夏最终妥协,不打算再催,一切顺其自然,反正男人三十都是一枝花。

“趁黄娟没回来,赶紧回去吧。”倪明昱揉了揉太阳穴,显得很无奈。

话落,听到玄关处传来声响。

倪初夏耸了耸肩,弯下眼睛说:“来不及了。”

黄娟拎着包走进来,看到沙发上坐着兄妹俩,脸色瞬间垮下来。

平日倪明昱在家,她尽量躲避,也不会有口舌之争,可今晚这两人竟然都在。

因为没有人率先打招呼,场面很尴尬。

直到倪远皓走下楼,怯生地喊了声,“妈,你回来了。”

“远皓?”

黄娟快步走过去,急忙问:“怎么回来了?谁去接你的?不是说了这段时间不许回来!”

一连几个问题抛出来,令倪远皓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
“是我接他回来的。”倪初夏浅靠在沙发上,双手抱胸,自在地翘着二郎腿。

“你?”黄娟转而看向倪初夏,心中已经开始掂量。

听柔儿说过,上次和倪初夏起冲突就是因为她擅自带倪远皓逛商场,摆明不想让他好好学习。

如今又是她接他回来,到底打得什么算盘?

“没错,是我。”倪初夏起来,慢慢走近母子二人,“学习需要劳逸结合,离高考还有整整两个月,让他一次不回家,实在有些不合理。”

“远皓是我儿子,我做的当然是为了他好。”黄娟扬起下巴,不甘示弱地问:“反倒是你,又是给他买手机,又是接他回来,到底安什么心?”

“我接他回来只是希望他能劳逸结合,并不想做什么。”倪初夏慢慢靠近她,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:“不是所有人的心思都如你一般歹毒。”

黄娟冷笑起来,“你以为我会相信你说的,你不过就是怕远皓以后成才,夺走你手里掌控的公司罢了!”

“妈,是我主动让大姐接我回来的,你别这么说。”倪远皓上前拉住黄娟,生怕她失控说出难听的话。

“你给我闭嘴,你的事我待会再和你算!”黄娟一把甩开他,目光阴狠地看向倪初夏。

倪初夏轻笑起来,毫不在乎地说:“随你怎么想喽。”

心思不纯的人在看待别人的时候都是以坏的出发点揣测别人,先不说她不在乎倪远皓以后是否会与她争夺公司,就是在乎,也得他有这个能力才行。

“大姐,对不起。”倪远皓见劝黄娟无果,急忙朝倪初夏道歉。

明明是他要求回来的,到最后所有的黑锅都由她背了。

“你和她道什么歉?”黄娟将他拉过来,一通数落,“你最对不起的人是我,我含辛茹苦地把你拉扯长大,你就是这么回报我的?”

倪初夏扬眉笑着说:“含辛茹苦可不是这么用的,那时候我虽然小,但记得远皓从小是被保姆带大的。”

“你!”

黄娟一时气结,低吼道:“就算远皓是被保姆带大,也是我肚子里的一块肉,怎么也好过你?”

“有妈生没妈养的东西!”

“妈——”

倪远皓觉得她说的太过分,“你怎么能这么说?”

“我说的难道不对?宋玉那个贱人死那么早,教过她吗?”提及宋玉,黄娟心中就满是恨意。

二十多年苦心经营,全都被宋玉生的兄妹俩搅和,若没有他们,她的这双儿女才是倪家的宝贝千金、少爷。

倪初夏脸上的笑意敛去,垂于身侧的手屈起握拳,一字一句地问:“有本事再说一遍?”

黄娟挺直腰板,拨弄头发,重复道:“我说,你和你大哥就是有娘生没娘养的,难道错了吗?”

“啪——”

倪初夏上前给了她一巴掌,“谁准你提我妈,你有什么资格?”

黄娟愣了一下,直到脸上的疼痛袭向神经末梢,才吼道:“倪初夏,你敢打我!”

她欲要上前,被走过来的倪明昱一把握住手腕,“我记得我警告过你,不准提我母亲,不准动我妹妹,你当我的话是耳旁风吗?”

握住她手腕的手劲加重,能清晰地听到骨头断裂的声音。

紧接着,便是她痛苦大叫的声音。

倪远皓白着脸,拉住倪明昱的手,“大哥,你放开我妈的手吧,你觉得不解恨,我来替她。”

“远皓,你走开,快去叫你爸下来。”黄娟跪倒地上,手腕的疼痛差点让她晕厥。

倪明昱缓缓放开她,低下头,眯起那双妖娆的眼睛,说:“今天你叫谁来,我都不会放过你。”

话落,一脚踹在她身上。

又是一声惨叫,黄娟直接吐了一口血,眼中充满惊慌,狼狈地向后退。

她从未见过这样倪明昱,以前做得最过分,也不过是说些令她寝食难安的话,像这样直接动手是第一次。

“大哥!”倪远皓拦在黄娟跟前,声音有些颤抖,“我妈是女人,她经不起你动手的……”

倪初夏站在一边,目光一直落在黄娟已经断掉的手腕上。

她移动步子走过去,伸手拉住倪明昱,轻声说:“算了吧,闹大也不好收场。”

之后,倪德康赶下来,看到哭哭啼啼的黄娟,再看向惊慌失措的倪远皓,以及黑沉着脸的倪明昱,心中已经有数。

他唤来倪程凯,让他先送黄娟去医院,却勒令倪远皓留下来。

“爸,我想去陪陪妈。”倪远皓哽咽地说。

一来他是真的想陪着黄娟,二来实在不愿意看到倪明昱。

他的大哥动手打了他的妈妈,而他除了求情挡在前面,就什么也做不了。

“你留下,等程凯回来,让他送你去学校。”

倪德康做了决定,无奈看向倪明昱和倪初夏两兄妹,“到底什么情况?竟然到了要动手的地步?!”

倪明昱沉着脸,没理会他的问话。

“爸,抱歉。”倪初夏微微低头,只说了这三个字。

她承认和黄娟动手是不对,但是在听到她用那些词去辱骂自己的妈妈,心头的怒火就难消。

而大哥动手,怕也是因为此。

妈妈去世的时候,大哥也才十岁左右,论感情,他比自己对妈感情更深厚,毕竟与她生活过十年。

所以,他做出刚刚那番举动,她是理解的。

可是面对倪德康,她该如何刚刚黄娟说的那番话?

能说的也只有抱歉。

“算了,让明昱送你回去。”倪德康摆了摆手,不再追问。

“那……爸,我想走了,改天再来看你。”倪初夏拎着包,走出别墅。

跟在她身后的是倪明昱。

他单手插进裤兜里,踱步送她出院子。

“大哥,你今天那招太帅了!”

“我哪天不帅?”

“……”

倪初夏白了他一眼,继续夸赞,“以后用这招英雄救美,一定俘获少女的芳心!”

“行了,和马屁精似的。”倪明昱抽出手,揉了揉她的脑袋,“快回去吧。”

“那我走了。”倪初夏点头,推开大院的门走出去。

没走两步,又回过头,说道:“大哥,你今天换衣服的时候,我偷偷瞄了一眼。”

“……”

倪明昱有些无奈,“所以呢?”

“身材不错啊!”倪初夏笑得很欢,在看到他扶额时,惊奇地问:“你后背竟然有纹身哎,什么时候学古惑仔了?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晚一点会有明天的抢楼活动,美妞们积极参与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