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48、我已经有丈夫,放尊重点/军少独爱闪婚萌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脸上虽是不动声色,但搁在桌下的双手却是紧握的。

这么多年以来,最害怕的事莫过于在得知厉泽阳生死未卜的时候,可今天看到这个男人,内心是恐惧,感到毛骨悚然。

眉骨至嘴角没有疤痕,戴着金框边的眼睛,可这长相分明就与影刹无异,尤其是给人的感觉。

那双犀利的眼睛,看过来时,就像是猎豹看到食物时的眼神。

“Mark,他是和我们岑氏合作多年的孙涵,孙先生。”岑南熙落座后,与外国友人寒暄,把带来的男人接受给对方。

孙涵朝他略微点头,开口说:“很高兴见到你。”

听到他的声音,倪初夏眼底划过一丝迷茫,不是,竟然不是那道沙哑、令人生畏的声音。

方旭察觉到她的异样,手肘碰了碰,低声问:“你怎么了?岑氏经营的领域一向和我们不同,应该不存在竞争,别紧张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倪初夏缓缓松开紧握的双手,感受到湿濡的汗渍,心一直跳的很快。

岑南熙和孙涵落座之后,饭局算是开始。

谈的都是和生意有关,在场除倪初夏之外还都是男人,自然是少不了酒。

方旭试图和Mark搭话,但有岑南熙在,效果甚微,每当要扯上合作的事,话题总会被带跑偏。

倪初夏这几日胃口不好,只吃了两口菜,便放下筷子,不动声色观察饭桌上的人。

Mark邀请岑南熙来,明显就是为了给倪氏一个难堪,而这个孙涵,他话虽然不多,但每句话都能说到点上,暂时看不出他是做什么的。

就在这时,Mark突然问:“岑先生和倪小姐都是来自珠城,想必是认识,怎么都没有说话?”

此话一出,两人皆是一愣。

率先反应过来的人是倪初夏,轻描淡写地说:“只是不熟。”

岑南熙垂头一笑,接话:“不熟自然就无话可说。”

场上原本活络的气氛,因为这两句话逐渐凝滞。

方旭拼命给她使眼色,被她忽略后,干脆放弃,随她开心就好。这桩生意做不了,也不过是辛苦点重新选定合作方,洽谈罢了。

一直保持沉默的孙涵开口,“二位是有过节?”

岑南熙答:“孙先生说笑,真的只是不相熟,至于过节,我认为是没有的,就不知道倪小姐怎么想?”

倪初夏莞尔,“和你想的一样。”

因为文化差异的不同,Mark只当两人真的不熟,熟络地说:“公司和你们两位都有合作,就趁今天这个机会熟悉一下。”

岑南熙笑着应下,朝倪初夏举杯,“倪小姐,敬你一杯。”

方旭见此准备替她挡酒,哪知身边的人已经与之碰杯,轻抿了一口。

红酒喝进嘴里,倪初夏眉头略微蹙起,强忍不适咽了下去。

“我记得倪小姐酒量很好,是我敬酒的方式不对,还是?”岑南熙放下空酒杯,若有所思地看着倪初夏。

“戒酒很久了,有些不适应。”话落,端起身侧的茶杯漱口。

知晓这次合作是谈不下来,方旭也有所保留,能不喝时,就不会喝。

饭局结束,Mark还意犹未尽,岑南熙提议去帝都著名会所续摊,方旭和倪初夏没理由拒绝,只好跟着。

因为两人来并未带车,方旭让他们先行,他徒步回去取车。

“我们车上也没人,坐我们的车。”说着,岑南熙打开车门,目光直溜溜看向倪初夏。

倪初夏朝方旭点头后,坐了进去,不忘给厉泽宇发了短信。

帝都的城市布局与珠城不同。

他们要去的君临天下会所,处于一环,离现在的位置较远。

路上,倪初夏主动和他搭话,“你来这里是和Mark谈生意?”

“当然不是。”

遇到红灯,岑南熙停下,看着她说:“我是受他的邀请才去的,看样子倪氏和他们的合作很悬。”

倪初夏勾唇,不置可否。

饭局中,Mark一直在和岑南熙搭话,明显有刻意冷落她和方旭的意思。

避开关于合作的事,倪初夏试探地问:“那个孙先生,与你们岑氏有很多年的合作?”

“嗯,他涉猎的行业很广。”岑南熙没顾忌,简单介绍他,“最先是做木材生意,发家之后就开始尝试各种行业。”

倪初夏若有所思,没再追问。

如果这个男人真的是影刹,那么他敢正大光明地出现在她面前,说明他现在的这个身份,不会让人查出什么。

厉泽阳走之前,还刻意叮嘱她,若遇到他,有多远就避多远,但这次,并非她有意接近,而是他找上门。

之后,两人就没再搭话,一路来到君临天下。

每个生意人都是一名好的演员,单独相处时,岑南熙倒没有针对她的意思,但与他们会合,又恢复饭桌上那般,说话夹枪带炮。

倪初夏捧了杯饮料坐在一旁,并没有参与他们之间的聊天。

正如岑南熙刚才所说,Mark刻意请他来,就是想间接表明他没有合作的意思,而岑南熙对她的态度想必他是满意的。

方旭坐过来,问:“我说他难对付吧,接下来咱们怎么办?”

“陪他演完这场戏,然后收工回去。”倪初夏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,丝毫没被Mark的态度影响。

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孙涵和影刹,企图寻找两人相似的地方,却发现除了长相之外,没有一点相像的地方。

包间内灯光很昏暗,倪初夏目不转睛地盯着他,心中疑惑加深。

是他的演技太好,还是他们就是两个人,一切只是巧合?

有男人的地方,自然就会有女人。

不一会儿,包间的门被打开,四五个着装暴露,身材性感的女人进来,有秩序地坐在是四位男士身边。

刚开始,可能还顾忌有女人在场,说话举止都有些端着,之后气氛活跃起来,就没再管角落的倪初夏。

喝酒、猜拳,以及和这些陪酒女人互动,样样不落下。

倪初夏手机亮起来,拿起一看,发现是厉泽阳的来电,急匆匆走出去。

在卫生间附近接了电话。

“有时间了吗?”倪初夏问。

“离训练还有十分钟。”厉泽阳如实回答,听出那边的吵闹,问:“不在家?”

倪初夏靠在门框旁,回答:“来帝都出差,在君临天下陪合作方呢。”

语气是满满的无奈,若是以前,来这样的地方必然是无比兴奋的,但如今,她宁愿回酒店躺着。

“泽宇跟着吗?”

“他应该在外面的卡座。”说完,她又补了句,“放心好了,我没有喝酒,时间差不多就会回去的。”

厉泽阳轻声说:“嗯,这样才乖。”

听了他的话,倪初夏唇角上扬,能想象他如果在身边,一定会轻拍她的脑袋,目光温柔又宠溺。

“泽阳?”

“嗯,我在。”

酝酿好情绪,倪初夏糯糯地说:“我想你。”

此时,厉泽阳靠在树旁,不由得攥紧手机,喉结稍稍滚动,因为她的话,眼底氤氲的笑意转为隐晦的意味。

他想将她搂在怀里,想现在就见到她。

“我这么想你,你就没表示吗?”没听到他的声音,倪初夏开口问。

男人沉默片刻,说道:“夏夏,想听我唱歌吗?”

倪初夏愣了一下,因为欣喜不住的点头,想到他看不见,激动地说:“很想,你要对我唱歌?”

“嗯。”男人坚定的嗯了声。

“你等等,我要……我要找个安静的地方。”倪初夏左顾右盼,最后顺着路向前走,穿过大厅走出君临天下。

坐在花坛边,深呼吸说:“你可以唱了。”

话落,她将录音打开。

厉泽阳斜倚在树旁,望着看不到尽头的树林,分外动情地开嗓,“Hey,我真的好想你,现在窗外面又开始下着雨……最想说的话我该从何说起,你是否也像我一样在想你……”

微风吹过来,将她的长发扬起,勾勒出纤细的腰肢。

这是她第一次听他唱歌,用低沉带着哑意的嗓音,别样的好听,令人感动。

倪初夏吸了吸鼻子,眼眶已经泛红,像是随时都可能哭出来。

以至,歌已经唱完,她都没有开口说话。

“老婆?”

“我决定,等你回来每晚都要给我唱歌。”倪初夏平复心情,提出要求。

厉泽阳只笑不语,没答应也没拒绝。

两人有一个星期没联系,聊的都是最近的生活,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。

原本倪初夏想告知在帝都见到的孙涵与影刹很像,又怕影响他,想着明天就该回珠城,身边也有厉泽宇,便没有再提及。

十分钟的时间,很快过去。

挂断电话后,倪初夏没急着回去,而是坐在花坛上,双脚悬空晃着,歪头望着天空,脸上是掩不住的喜悦与幸福。

觉得时间差不多,倪初夏收起手机,起身准备原路回去。

转身之际,看到孙涵垂头站在那处,嘴里吐出烟圈,像是在等她。

倪初夏心中‘咯噔’一下,不由得攥紧双手,走过去稳住心神,问:“孙先生怎么出来了?”

“我在等你。”孙涵弹了烟灰,目光审视地看向她,一步步靠近。

倪初夏无措地向后退,退无可退之时,蓦然伸手抵在他胸口,挡住他的步伐,冷声呵斥,“孙先生,请你自重。”

孙涵低声笑起来,手指撩起被风吹乱的头发,“倪小姐,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,你长得这么漂亮,我忍不住想要靠近。”

倪初夏浑身起了鸡皮疙瘩,下意识将他推开,走去离他很远的地方,脸色变得煞白。

见她并不吃这一套,孙涵整理衣服,没再靠近,只是问:“倪小姐,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?”

“孙先生的搭讪方法太老土,没事应该上网多查撩妹攻略。”

倪初夏目光冷漠地看着他,恼怒地说:“还有,我已经有丈夫,放尊重点。”

话落,她转身走进会所。

回到包间,倪初夏不发一言拿起包,没打招呼离开。

坐上车,脸色都没有缓和。

厉泽宇问:“堂嫂,发生什么事了?”

他时刻注意周边的环境,所以在倪初夏握着手机出去的时候,他也跟了出去,见一切正常,就回到位上,怎么转眼就怒气冲冲?

倪初夏攥紧手提包带,吩咐道:“订机票,明天我们回珠城。”

见她不说原因,厉泽宇也不勉强,应下她的要求。

回酒店的路上,倪初夏脑袋晕沉沉的,像是感冒前的征兆。

在这遇到与影刹相似的男人已经让她大为吃惊,还莫名被他调戏,心理受到伤害不说,身体倒也不舒服。

“堂嫂,你脸色很差,我们去趟医院吧?”厉泽宇察觉她脸色发白,额头还浮出薄汗,有些担心。

倪初夏靠在后座,轻声说:“不用去医院,回酒店休息一会就没事了。”

身心受到煎熬,回到酒店,简单冲了澡便早早躺床上休息。

*

翌日清晨,被敲门声吵醒。

透过猫眼看到是云暖,倪初夏把门打开。

“倪姐姐,岑南熙说今天出去玩,我们一起吧。”云暖一进来便挽着她的手,开心地说着行程。

倪初夏婉拒:“你们去吧,我们今天就要回珠城了。”

云暖歪头眨了眨眼,“回珠城?可是刚刚遇到和你同行的人,他说没订到机票。”

倪初夏微愣,显然没料到这点突发情况。

“倪姐姐,反正回不去,就陪我玩一天吧。”

抵不住云暖的撒娇式纠缠,最终应下她的请求。

洗漱、换衣之后,和她一起出门。

早餐是在酒店餐厅解决,大概是真的饿了,这一餐吃下不少。

期间,厉泽宇过来,把归期定在明天下午。

“堂嫂,身体好些了吗?”

面对他的关心,倪初夏稍稍点头,撑着下巴没说话。

答应和云暖一起出游,意味着会和孙涵碰面,经过昨晚,她自然是不想再见他,但又不能明说。

约莫九点钟,Mark、岑南熙等人下来,他们身后的人都拎着渔具,看样子是要去垂钓。

岑南熙像是知道云暖会闹,先她一步开口,“那里不仅可以钓鱼,还有温泉、桑拿和美容可以做,无聊也可以骑马。”

达成协议,一众人出发。

来到娱乐场所,岑南熙领着孙涵、Mark和方旭去垂钓的地方,厉泽宇寸步不离地跟着倪初夏。

“倪姐姐,你让身后的大哥去钓鱼吧,他在总觉得好别扭。”

云暖边说,边用余光瞄他,直到厉泽宇离开,她才毫无顾忌地同倪初夏说话。

两人并没有去泡温泉或蒸桑拿,而是漫步走在小道上。

*

厉泽宇来到垂钓处,没有拿鱼竿,而是坐在方旭身边。

“这里进出都需要贵宾卡,安保也完善,不会出问题的。”方旭抬起下巴,指了指不远处巡逻的保安。

厉泽宇嘴上没说,心里却总觉得不安。

这种不安,是多年培养的职业敏感才能察觉。

岑南熙离他们不远,听到方旭的话,笑着调侃:“那不成这位兄弟是请的随身保镖?”

“不是。”厉泽宇平淡回话。

“看着倒是挺像。”岑南熙这么说,转头和孙涵搭话,“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,跟在你身边的人都是这副模样。”

孙涵侧身和厉泽宇对视一眼,略微点头,漫不经心地说:“这位先生不是保镖,怕也是从事性质差不多的工作。”

厉泽宇不动声色打量他,没搭话。

倒是方旭接话,“孙先生好眼力,他是我们倪总的小叔子,是位军人,我第一次见到他也被这一身正气震慑到。”

孙涵面上没变化,眼底却是隐晦难辨,握着鱼竿的手不由紧了紧。

就在此时,不远处的木桥上,传来惊呼。

厉泽宇听出声音是倪初夏的,身形一怔,蓦然站起来健步跑过去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感谢

【Joy369】1评价票、1月票

【敏敏26】1月票

【歌魅児】2月票

【臻玺5201314】1月票

【夏小坏】4月票

【604624712】1月票

【summerpeach】9鲜花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