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49、人没事就好【二更】/军少独爱闪婚萌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方旭也察觉到不对劲,放下鱼竿追了过去。

厉泽宇跑上木桥,看着水中挣扎的人,焦灼喊道:“堂嫂!”

“救……救命!”

云暖在水里扑腾,脸上布满恐惧。

见有人游过来,伸手缠住那人,紧紧揪住,不敢放手。

这是濒临死亡的人求生的本能反应,却令赶去救她的倪初夏,心中暗叹不好。

虽然她会游泳,但要在水里把一个成年女人救上来,也是不可能。

呛声喝了两口水,厉泽宇跳下来,速度极快地将两人分开,托着倪初夏游回岸边。

“……咳咳,泽宇,快……快去救云暖。”倪初夏狼狈地趴在地上,望着水面,神色紧张。

云暖是云辰的妹妹,白茹月的女儿,他们一家从小就待她很好,她不能有事的。

方旭跑过来,把外套裹在她身上,“别着急,孙先生已经下水救人了,倒是你,没事吧?”

倪初夏又是一阵咳嗽,摇头说:“我会游泳,没大碍。”

悬着的心放下来,方旭起身观察不远处的木桥,“那么宽的桥,怎么会落水?”

倪初夏爬起来,裹紧衣服说:“桥上好像结冰了,很滑。”

“太阳还没完全升起,有冰也不奇怪。”方旭点头。

厉泽宇走到桥上,发现背阴的地方的确有一滩水渍,只是从落水到现在不过几分钟的时间,这么快就化了?

没一会儿,孙涵把云暖救上岸。

她在水里的时间较长,已经陷入昏迷,只是双手却死死握着孙涵的手,像是握住了救命稻草。

岑南熙把西服外套脱下给她披上,见她不放手,只好劳烦孙涵抱着她去停车处。

“堂嫂,先回酒店换身衣服,不然容易着凉。”厉泽宇提议。

倪初夏点头应下,对方旭说:“岑先生和孙先生要送云暖去医院,你留下来陪Mark先生。”

方旭与她对视一眼,走向还没弄清楚情况的Mark身边。

这时,岑南熙放慢脚步,刻意等厉泽宇走过来,狭长的眼睛眯起来,语气不善地问:“你是倪初夏的小叔子,这么说厉泽川是你哥?”

厉泽宇觉得莫名,点头回:“他是我大堂哥。”

“呵……”

岑南熙冷笑,轻蔑看了他一眼,快步向前走。

竟然在这里都能遇到厉家的人,他对倪初夏好声好气是看在她是曼曼最好的朋友份上,但做不到对他如此。

厉泽宇眉头略微皱起,并没计较他的没礼貌,以为是大堂哥与他之间有生意上的竞争。

对于岑南熙突然的变脸,倪初夏也没多做解释,这事算翻篇,就当是一个小插曲。

回到酒店,倪初夏冲了热水澡,换好衣服,强忍身体不适赶去医院。

帝都市立医院。

除了受到惊吓,云暖的身体已经无碍。

倪初夏和厉泽宇赶到的时候,人已经醒过来,只是意识还有些混沌不清。

“…倪姐姐……”云暖眼眶含着泪,看到她时,委屈、恐惧都涌上心尖。

倪初夏坐在床边,紧握住她的手,“没事了,别害怕。”

云暖鼻音很重的嗯了声,眼泪顺着眼角落下来,等情绪发泄完,才环顾四周,最终将目光落在孙涵身上,眼神似感激又似迷恋。

在场的人岁数都比她要大,像这般纯情的小姑娘,只稍一眼便知道她在想些什么。

孙涵刻意避开她的眼神,因为还未来得及换衣服,浑身上下都是湿的,就没再多留,和岑南熙告辞后离开。

临走时,别有意味地看了眼倪初夏。

之后,岑南熙去酒店取云暖的衣物,厉泽宇在病房外守着,房内就剩下两人。

云暖从惊慌中缓过来,靠在床上,哑着嗓子说:“倪姐姐,对不起。”

她已经想起来落水前的事,是自己不小心滑倒,却因为害怕,拽了倪初夏一把,才连累她也掉落水中。

倪初夏轻拍的手背,摇头说:“人没事就好,不用道歉。”

那只是人本能的一种反应,怪不得她的。

若当时落水的是自己,怕也会自私地去拉别人,希望获救。

听到她的话,云暖瞬间红了眼,吸了吸鼻子说:“倪姐姐,以后我会对你很好很好的。”

如果在水中,倪初夏没有游过来托住她,怕她就等不到孙涵跳下水救她了。

倪初夏伸手替她整理凌乱的发丝,只是微笑,没再说话。

临近中午时分,方旭从酒店打包几份饭菜带过来。

经过一上午的折腾,也的确是饿了。

吃完后,等医生做最后的检查,确定云暖的身体无碍后,准许她出院。

回到酒店,已经是下午。

倪初夏将自己甩在床上,疲倦地揉着太阳穴。

这一天天的都过成什么样了?

她想,大概是自己与帝都犯冲,以至到这里之后,就事事不顺。

生意没谈成就算,倒是经历多次莫名其妙的事情。

迷糊中,手机微信的提示音响起。

抵住困意,倪初夏点开微信APP,是岑曼曼发来的消息,询问她最近过的怎么样。

懒得打字回复,按下语音说道:“我还以为你有大哥就不要我了,最近过的很槽糕啊。”

“永远都不会不要你的。”那边很快回来文字,紧接着,又是一条,“还是因为公司的事情愁吗?”

倪初夏翻身靠在床上,说道:“不是,一时半会也说不清,不说我了,你最近怎么样?”

那边隔了一会儿,回复一大段文字,“我按照你的方法去找了朱琦玉,觉得挺有效果,现在设计部开会的时候,也敢发表自己的意见,但是泽川知道后,找到她们,现在她们看到我就绕道。”

她那么做的目的单纯是想锻炼自己,自然会和朱琦玉和林凤英起冲突,可他出马之后,一切又像是回到远点。

这么一大段话,浓缩之后,就是在表达对厉泽川擅自做主的不满。

倪初夏不由得翻了白眼,按下语音键,无奈说道:“你这是在赤裸裸的秀恩爱,欺负我老公不在身边是吧?”

那边发来一条十六秒的语音,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虽然他这么做是为我好,可是各方面太细致,我就像是被他养在温室里的花,如果有一天……你懂我的意思吗?”

中间有几秒的空隙,她并没有说出来,但听过语调语气也能知道她的顾虑是什么。

倪初夏将被子裹在身上,打字回道:“我想大哥这么做只是不希望你受到伤害,如果你觉得这样不好,可以和坐下好好商量,他大你那么多,会理解你的。”

因为没有经历过这些,她也没有经验。

大哥事无巨细地为她安排好,是出于对她的爱,这或许就是他爱人的表现,可能这会给曼曼造成困扰,但还是需要磨合,各人退一步,才能共同生活下去。

“你家那位也会这样吗?”岑曼曼问。

倪初夏快速回:“不会。”

除去婚后签下的那项协议内容之外,厉泽阳对她管束并不多,算是实施放养政策。

知道岑曼曼心中纠结的点在哪里,她干脆按下视频聊天。

看出后面背景不同,她问:“初夏,你不在家里?”

倪初夏点头,“我在帝都出差。”

“那我没打扰到你吧?”

“没有,回酒店也没事,和你聊聊也挺好。”倪初夏舒服地躺下,继续刚才的话题,“曼曼,你要知道每个人的性格是不同的,就算大哥和泽阳是兄弟,他们也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,处理感情是不一样的,明白吗?”

岑曼曼若有所思地点头,没想好说什么。

“你前二十年吃了很多苦,大哥是知道的,或许他的很多行为在你看来是对你的束缚,但换一个角度,何尝不是对你的疼爱?”

倪初夏说完一长串话,打了哈欠,“你也别太轴,要知道爱慕大哥的女人有很多,稍又不留神可就有你哭了。”

“初夏,你这是在安慰我吗?”岑曼曼嗔怪,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,“是不是最近太累了,感觉憔悴了不少。”

倪初夏单手捧着脸,皱眉问:“真的很憔悴?”

她最近吃的挺香,睡得也不错,脸色应该没那么差吧?

岑曼曼点头,叮嘱她要好好休息。

两人又随便聊了一会,便把视频挂断。

倪初夏起身走进浴室,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皮肤不算差,但脸色看上去的确有些吓人。

以前是白里透着红,现在看却是病态的白,还泛着黄。

“天呐!”

皱眉捧着自己的脸,感慨道:“连这里的水土都和我犯冲!”

傍晚时分,倪初夏犯懒不想出门,打电话订的酒店西餐。

服务员将车推进来,揭开盖子时,蓦然闻到牛排油腻的气味,倪初夏心里一阵恶心,捂着嘴走到一边。

服务员问:“小姐,您没事吧?”

倪初夏摆手,强忍住恶心,只让他把晚餐放到桌上。

厉泽宇敲门进来,看到桌上的牛排、意面都没动,出声询问:“吃不下?”

倪初夏无精打采地点头,“嗯,看上去好油腻,准备等会去外面转转,看有没有其他吃的。”

厉泽宇当她是落水受到惊吓,只说陪她一起。

两人离开酒店,沿着路边向前走。

“堂嫂,我打算把明天下午的飞机票退了,买上午的高铁票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倪初夏偏头看着他,“我没意见,但能告诉我原因吗?”

她巴不得早点回珠城,告别这个地方。

“你在医院陪云暖的时候,我打电话确认过那段桥面状况,不应该有冰,并且每天开门前都会有清洁工去清理。”

所以,他怀疑是人为。

或许是职业原因,他很注重这些细节,虽不能百分百确认有人企图害她,至少这件事过后,日后需要警惕。

倪初夏微愣,脑海中第一个冒出的人就是孙涵。

但下一秒又自我否决,毕竟他心思再缜密,也做不到预估她和云暖的行踪。

“堂嫂,无论是不是我猜想的,还是要尽早离开。”厉泽宇劝说。

倪初夏点头,应下明早出发。

在街边随便买了清淡的食物,便回到酒店。

云暖蹲在她套房外,见她回来,眼中满是欣喜。

进了房内,她挽住倪初夏的胳膊,红着脸蛋说:“倪姐姐,你和那个孙先生熟吗?”

许久没听到回话,她又问了一遍,“就是孙涵。”

倪初夏抽出自己胳膊,走到桌旁倒了两杯水,问道:“你问他做什么?”

“我、我想和他做朋友。”

云暖拿起水杯,一饮而尽,解释道:“是他救我上岸,所以很想感谢他。”

倪初夏眉头微蹙,靠在沙发上,双手环胸审视她,“云暖,你和岑南熙有婚约在身,他算是你未婚夫的朋友,你要捋清楚这层关系,知道吗?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所以……大哥真的不是影刹!关键他也不会易容术啊!

感谢

【summerpeach】1鲜花

【沐籽L】9鲜花

【sheliahuang】1月票

【602690431】1评价票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