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50、你不爱荤,他岂不是要憋死?/军少独爱闪婚萌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说完这番话,倪初夏一直观察云暖的表情。

她性子单纯,对孙涵有迷恋也不无可能,但、是谁不好,偏偏对象是他,那么危险至极的人物。

“可是……我不想嫁给岑南熙的,而且他也不喜欢我。”云暖的手攥着玻璃杯,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。

她只想着能多和孙涵接触,并没有想那么多。

“倪姐姐,你说他会不会因为我是岑南熙的未婚妻,就不理我啊?”云暖把手中的杯子放在桌上,坐到她身边。

哼,那才最好!

倪初夏强忍住翻白眼的冲动,耐着性子说:“云暖,你要感谢他我不拦你,但绝对不要有其他任何一点想法。”

她无法直接明了地告诉她这个男人有多危险,又怕她一时糊涂不得不提醒。

云暖不明白,拉着她问:“为什么?”

“……”

倪初夏深深叹了口气,最终没说话。

她不知道该如何向她说明。

女人都是敏感的,若她一味的去阻挠,指不定她会胡乱猜想,就如那时候因为韩立江的事一样。

该说的已经说了,下面就看她自己怎么想,如果执意要为之,自己也没有能力和立场去阻止。

“倪姐姐,你放心好了,我不会乱来的。”云暖保证。

经历上次韩大哥的教训,她不会再做那类事情。

就目前自己的感觉,只是对孙涵有感激之情,纯粹想请他吃顿饭而已。

听她如此说,倪初夏弯下唇角,倒也没再劝说。

每个人要走的路都不一样,她就是再操心也不能帮她走。

因为时间尚早,云暖问完孙涵的事情,没有就此离开,而是拉着她聊天。

“倪姐姐,能说说你和你老公的事吗?我觉得你们俩关系好好,但市面上的报道写的又很模糊。”

女人在一起聊天,不是时尚、化妆品,那就是聊男人和感情。

云暖对此真的很感兴趣,也很羡慕倪初夏能找到疼她、爱她的老公。

“还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。”倪初夏细细回想两人之间的相处,唇角扬起浅浅的笑意,“我们俩性格完全不一样,他特别沉敛,要是不找他说话,一天都不定能说几句话,但我又是特别喜欢侃的人,在一起就缠着他聊天。”

“厉先生看样子好冷漠,你不怕他吗?”云暖对这类人都是避而远之的,看到都觉得害怕,别说相处了。

“说实话,刚开始是有点,后来就不会了。”倪初夏弯腰拿了玻璃杯,蜷缩在沙发上,笑着说:“甚至觉得他故作正经、漠然的时候,挺可爱。”

尤其是,板着一张脸,一本正经地耍流氓。

轻轻抿了热水,眼神有些放空,随意聊着她与厉泽阳之间的相处,倒还真的想他了。

虽然昨天才通的电话,就是抑制不住心中的想念。

云暖歪头看着她,没有再问话。

长发被盘成丸子头,额间有几缕碎发耷下来,有种随意、不加修饰的美。浅色系线衫、牛仔裤,简单的装扮,青春洋溢又不失几分女人味。

脸蛋不施粉黛,那双勾人的眼睛略微眨动,浓密卷翘的睫毛颤动着,漂亮又有几分妩媚。

真的很美,连她是女人都能看的着迷。关键是,她的外貌与智慧是成正比的。

云暖想,自己这辈子都不可能成为她这样的人。

翌日。

闹钟将倪初夏闹醒,在床上懒了几分钟,便起来穿衣、洗漱。

趁着厉泽宇和方旭没来,把东西收拾好。

等了一会儿,厉泽宇敲门。

开门后,接过她的行李,把房卡交给方旭,让他先去退房。

下楼的时候,倪初夏问:“几点的高铁?”

“八点十分的,早餐要在车上解决了。”

“这没事,能早点回珠城就好。”外面再好,再繁华,也比不上自己熟悉的城市和家。

下楼,厉泽宇把行李放在一边,去餐厅打包早餐。

倪初夏倚在酒店大厅的柱子旁,略有无聊地垂头看着光滑反光的地面,像是在研究是什么材质。

“准备回去了?”

蓦然,身后传来一道声音。

下意识转身,看到孙涵时,神色略微一愣,随后点了点头,算作回答。

孙涵缓步靠近,压低声音问:“为什么你每次看到我都是一副受到惊吓的表情?我长得很吓人?”

这副长相已经不能用吓人来形容了,好吗?!

倪初夏内心已经有一万匹草泥马奔腾呼啸而过,面上还要强装镇定的微笑,“是孙先生每次都是突然冒出来。”

“哦,是吗?”孙涵脸上浮现笑意,明显不相信她说的话。

倪初夏不由向后退了两步,脚跟抵在行李箱上,手背在身后,只笑不语。

心中已经在盼着厉泽宇和方旭赶紧回来,她真的不想和这个男人处在同一个地方。

孙涵推了推框架眼镜,没有再上前,反倒是彬彬有礼开口:“倪小姐,很高兴认识你,以后有缘再见。”

最后一句话,说的别有意味。

忽略他说话的语气,倪初夏这才发现,离他不远的地方站着两个人,手里拎着行李,像是他的下属。

直到看着他的背影逐渐远去,才算松了一口气。

认识他一点也不高兴,只想说再也不见!

*

回到珠城,接近中午一点钟。

方旭在机场打车回去休息,厉泽宇则取车送她回临海苑。

上车之前,已经和家里的阿姨打了招呼,回家能吃到做好的饭菜。

倪初夏刚进别墅,家里的大金毛几句按捺不住,甩着尾巴围着她转,亲热程度堪比看到了肉干。

“嗷呜……”

女主人,蠢蠢想你!

倪初夏让厉泽宇把行李放在一边,留他下来吃饭。

吃过午饭,倪初夏懒病犯了,答应好带着蠢蠢去散步,就改为厉泽宇带它去,她继续躺在沙发上。

没等一人一狗回来,她便闭着眼摸着路回房睡觉。

这一睡,就是一下午。

醒来时,太阳已经落山。

倪初夏伸着懒腰下来,客厅沙发上,厉泽宇坐着翻看书籍,大金毛很乖地趴在他脚边。

听到动静,它的耳朵一动,快速窜起来,一溜烟跑到倪初夏跟前,卖萌撒娇。

倪初夏睨了它一眼,走进书房给自己倒了一杯水,出来问:“阿姨呢?”

厉泽宇放下军事杂志,回道:“下午奶奶来电话,让我接你去军区大院,就让她先走了。”

闻言,倪初夏上楼收拾,穿了件外套就准备出门。

临走时,和蹲在狗窝旁的大金毛对视,决定把它也带上。

军区大院,将军楼。

到的时候,是傍晚五点半。

厉奶奶拉着她坐下,寒暄过后问:“我听泽宇说这次去帝都还掉水里了?这么冷的天,有没有事?”

倪初夏抬眼看向厉泽宇,似是在怨他怎么把这事说给二老听了?

厉泽宇不太好意思地垂头,都怪爷爷太精明,一通电话就把他的话都炸出来。

“奶奶,我没事,身体棒的很。”

倪初夏说完,立刻转移话题,“对了,大哥和大嫂没过来?”

“他们大概才下班,要晚点才能到。”厉奶奶回答,完全没意识到话题已经被带跑。

等了半小时左右,厉泽川和岑曼曼来了。

开放时,厉建国问夫妻俩:“亦航那孩子怎么没和你们来?”

厉泽川看了身侧女人一眼,回道:“被他妈接走,要在那边住几天。”

厉建国冷哼了几下,没再说话。

老人家对卢静雅自然是不满,当初说走就走,如今孩子长到六岁,回来还能享受孩子绕膝之乐,真当他们家没脾气。

“好了,都吃饭吧。”

厉奶奶打破僵局,看着厉泽宇说:“泽宇,来这里别客气,多吃点。”

而后,见众人吃的差不多,厉奶奶从厨房端来两碗参汤,专门给两位孙媳妇准备的。

岑曼曼望着上面漂浮的油,面露难意。

倪初夏比她还像是如临大敌,直接捂着嘴偏头不看、不闻那碗汤。

“瞧你们俩这样子,奶奶可是熬了一天,多少也要喝点,来。”厉奶奶催促着,眼中还有期待。

两位孙媳妇孝顺是没话说,就是看上去太瘦了,像是一阵风就能吹倒,还是要多补一补。

“奶奶,我等会喝。”倪初夏勉强扯出笑容,想着怎么才能躲避那油乎乎的东西。

厉奶奶拧眉,继续劝说:“冷了就不好喝了,趁热喝。”

“咳……”

厉建国咳嗽两声,说道:“帮我把书房的象棋拿过来,等会和泽宇杀上两盘。”

厉奶奶没好气看了他一眼,嘴里说着,却也起身上楼。

趁她离开,厉建国漫不经心地说:“汤就趁现在喝吧。”

岑曼曼心里一喜,‘含情脉脉’地看向厉泽川,见他端起汤,如释重负。

而坐在这两人对面的倪初夏,内心是崩溃的,只能硬着头皮把汤灌下去。

厉奶奶拿了象棋,过来收拾餐具,发现碗见底,笑得合不拢嘴。

此时,倪初夏借口带着蠢蠢去后院玩,扶着树干呕起来。

岑曼曼轻拍她的后背,见她面色不好,开口提议,“要不要去医院?”

倪初夏摇头拒绝,靠在树旁轻声说:“不用去,就是那碗汤太油,喝下去不舒服。”

“我去给你端杯热水。”岑曼曼转身走向小洋房。

稍稍舒服后,倪初夏跟着进去。

客厅里,厉泽川在陪厉奶奶说话,厉泽宇和厉建国对弈。

倪初夏走进厨房,接过岑曼曼手里水杯,抿了一口,润嗓后开口,“你和大哥来就是为了虐我的吧?”

那小眼神抛的,赤裸裸欺负她老公不在身边!

岑曼曼怪嗔,“没有,你知道我一向不爱吃荤。”

“你不爱荤,大哥岂不是得憋死?”

“初夏,你、你……”岑曼曼你了半天,也没说出话来,一张脸蛋红扑扑的,显然是意会她的意思。

倪初夏勾住她的肩膀,弯下眼睛说:“啧啧,被调教的不错,咱们快没代沟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岑曼曼红着脸,没说话。

现在想想以前初夏和严瑾说的那些她听不懂的段子,竟然内涵那么深,光是回想起来,都觉得害羞。

“最近和小家伙相处怎么样?”

岑曼曼回:“和以前差不多。”

“那他亲妈呢?没操事吧?”倪初夏关心的是这一点。

“应该没有,我最近也没见她。”自那次在舒城之后,就没再见过卢静雅。

倪初夏点头,“那女人能在国外混六年站稳脚步,就知道她不是省油的灯,也不指望你能干什么大事,别让她欺负了就行。”

岑曼曼抿唇笑着,挽住她的手,说道:“我和她平常没有交集,不会的。”

倪初夏哼了哼,不高兴说话。

说她傻还真就不反抗,如果那女人动了歪心思,肯定会想尽办法创造条件。

不过,她身边有厉泽川保驾护航,一般的妖孽贱货怕是不会近身。

……

从帝都出差回来,生活又恢复以往。

每天晨起上班,傍晚回临海苑,偶尔会去军区大院陪陪二老。

眨眼一星期又过去。

珠城四月中旬的天气,早晚只需穿上外套即可,冬天真的已经过去。

和外国合作方谈崩之后,方旭已经联系下家,他们明确表示对倪氏感兴趣,并承诺五月份之前一定来珠城当面商讨。

所谓旧的不去新的不来,说的就是这样。

李秘书照例把上午各部门的文件送进办公室,瞧见桌上堆着各式小零食,眼角稍稍抽动一下。

“倪总,前台来电,说是曾经三号厂的工人想见您,说是姓肖。”

“姓肖?”倪初夏眼睛不由睁大,抑制住内心的怒火,吩咐道:“让人带他上来。”

“是,倪总。”李秘书应下,退出办公室。

约莫五分钟,她再次回来,身后跟着小肖。

与半个多月前相比,穿着和给人的感觉已经截然不同。

深蓝色制服,裤子上沾了很多类似汽油的污渍,头发也像是许久没搭理,凌乱地耷拉下来。

在看到倪初夏的时候,他眼神一亮,激动地开口:“倪总,我有话对你说,我……”

“站好了再说。”李秘书将他就要冲过去,上前拦住。

男人又局促地向后退了两步,声音也压低,“倪总,厂里出现事情之前我在场,我知道事情的始末。”

倪初夏没让李秘书离开,靠在老板椅上,漫不经心地开口:“事情都过去半个多月,倪氏的损失也已经挽回不了,还有必要提这事吗?”

“可、可是我……”

“看你这样子应该是被逼走投无路了。”

倪初夏双手环胸,歪头看着他,“想用你知道的换取什么?”

“我……我想要钱。”男人没有掩饰自己来的目的,双手不住的颤抖,“我欠了一笔钱,不还他们会杀了我的。”

话落,他直接跪了下来,“倪总,我求求你,救救我吧!”

李秘书对他的行为感到惊讶,不知道是否该让保安上来。

反观倪初夏,表情未变地坐着,倒是问及他的情况,“你是怎么欠下的钱?得罪的又是哪些人?”

男人匍匐在地上,声音颤抖地说:“倪总,我、我收了一笔封口费,就和朋友去赌一把,哪知道……”

等他全部说完,倪初夏起身走到他跟前,缓缓蹲下来说:“你可知你瞒下的是两条人命?”

“倪总,我已经知道错了,可是……可是我没有办法。”男人哭得撕心裂肺,“我是名校毕业,事业上却屡屡不顺,他们都以为我是高层管理,事实上我只在工厂上班,工资少的可怜,这个社会没有钱连朋友都没有。”

“所以你就能因为钱不顾那两人的性命吗?”倪初夏眉头皱起,双手不由得握拳,“到现在你还不知道错,让我怎么帮你?”

说完,她站起来,走到窗户边。

男人不住磕头,“倪总,你只要帮我把钱还上,我一定告诉你是谁要害倪氏,并且给你做牛做马。”

李秘书看着他在地上哀嚎,别开了眼。

他是四肢健全,还接受过高等教育的男人,竟然如此没有尊严地跪下,反差实在太大,一时令人接受不了。

初春的阳光洒在脸上,带着点点暖意。

倪初夏缓缓闭上眼,双手紧握,开口道:“我对谁要陷害倪氏并不感兴趣,你走吧。”

或许,她已经知道这事、是谁做的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美妞不要跳订啊!啊!啊!

PS:给那些不花钱,看盗版的亲。

劳烦你们就别留言了!看到心就塞,影响我码字心情,更文的质量!

感谢

【xbby0910】1月票

【CC0709】1月票

【152**8882】1月票

【515965792】1月票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