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51、必定要你的命!【二更】/军少独爱闪婚萌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李秘书知道她的态度后,开口说:“起来走吧,如果每一个离职的员工都像你这样,公司倒不如改性质成慈善机构得了。”

男人并不死心,爬起来冲到倪初夏跟前,央求地说:“倪总,我知道你人很好,你给那些死者的赔偿远高于判下来的金额,不会见死不救的。”

倪初夏面无表情地看着他,冷声说:“不要对我道德绑架,我不吃你那一套,路是你选择的,没人能帮你。”

她是有能力帮助他,但是凭什么呢?

自己犯的错,有什么底气让别人帮忙去还债?

李秘书觉得事情可能会难办,转身出去电话连线公司的保安。

等她再次进办公室的时候,就见男人不知从哪里掏出了剪刀,直指倪初夏。

“倪总!”李秘书吓得面色骤变,声音都随之颤抖。

倪初夏的手扶着桌面,慢慢与他拉开距离。

“不许动!我只是想要钱而已,你别逼我……”

“我逼你?”倪初夏陡然提高音量,“我每天的工作量比你大,操的心比你多,凭什么要为你的错误买单?”

“我只是想要活命,你不给我,我……我们今天就同归于尽!”男人似乎已经失去理智,握着剪刀的手疯狂的颤抖。

“好啊!”倪初夏打开抽屉,抽出一把工作的用的钢尺,“你最好一下捅死我,否则我有机会正当防卫,必定要你的命!”

“你……”

男人不由向后退了两步,眼中满是惊恐。

他带着剪刀不过是为了起到威胁的作用,却没想到眼前的女人竟然一点都不害怕。

李秘书咽了口水,靠在墙角,脸上惊慌错愕,对她的行为和话语难以置信。

“这么做无疑是把你自己往死里逼,没有任何好处,等警察赶到你就是有口也难辨。”倪初夏面容坦然,话锋一转,“你现在自己离开,我不会追究你的责任。”

“可是……我今天就是离开这里,也是死路一条的。”男人眼中有挣扎,不知该如何抉择。

顺着桌子绕道另一边,倪初夏继续游说:“你借的是高利贷,可以寻求警察的帮助,他们会保护你。”

“你为什么就不能帮帮我?”

倪初夏的手搭在老板椅上,将椅子转了一个圈,“我明确告诉你,在你之前,有人拿刀对着我,甚至是枪,但没有人成功,今天也一样。”

要说害怕,的确会有,却也只是刚开始的那一瞬间,等冷静下来,内心的恐惧慢慢驱散,脑中想的就是怎么化解危机。

保安冲进来的那一瞬间,刺激到他,在他想要靠近的时候,倪初夏把椅子推了出去,迅速向后退。

李秘书扶住她,声音颤抖地说:“倪总,你太冒险了。”

如果这个男人突然发疯,光凭她们两个女人,肯定是制服不了他的。

“难不成让他威胁?”倪初夏看着被保安制服的人,目光是难掩的厌弃。

这种人,内心深处已经自我放弃,就算她决定帮他,也只是暂时让他脱离现在的状态。

保安把精神状态不大好的人带走,李秘书还是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。

“倪总,以后遇到这种事别太执着,这次幸好没出事。”

她不理解,能用钱解决的问题,干什么非得冒险?

她若是男人,这么做还算能理解,可明明就是喜欢吃小零食的女孩,太危险了。

“李秘书,如果我今天妥协了,之后麻烦就会接二连三的来,你信吗?”

这世上有好人,就会有坏人,有善良的,必然也有贪婪的人。

这次的妥协,就像是给那些不知足的人机会,会让他们觉得她好欺负,只要威胁就能不劳而获。

“倪总?”

倪初夏回以安心的笑容,“我很惜命的,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,是不会这么做的。”

面对生死,她一向挺怂,因为知道他性格软弱,狠不下心、做不成大事,所以才会这么做。

李秘书被她说服,突然想到一件事,问道:“对了倪总,刚刚听他所说,工厂爆炸是有隐情的,需要派人去警局问清楚吗?”

“不用。”倪初夏果断否决,摆手说:“事情已经过去,没有必要在这上面浪费时间。”

李秘书眉头微皱,虽然心里疑惑,有些意见,却也没说话。

在她离开之时,倪初夏出声,“让刘慧进来一下。”

“是,倪总。”

没一会儿,刘慧敲门进来。

她手里拿着笔记本和笔,询问:“倪总,您找我有什么事?”

“坐吧,就是顺便聊聊。”倪初夏抬起下巴,指了指闲置的椅子。

刘慧眼中诧异,小心翼翼地坐下来,心里开始起疑。

倪初夏起身,用一次性杯子替她倒了杯水,放在桌角边。

“倪总,我自己来就好。”刘慧受宠若惊,内心更加忐忑,小声问道:“是我哪里做的不好吗?”

重新坐回老板椅上,笑着问;“为什么会这么问?”

“……一般老板找下属谈心,好像都这样。”刘慧手指紧扣笔记本,神色紧张地看着她。

倪初夏莞尔,问道:“我哥也这么找你谈心?”

刘慧面容一惊,迅速摇头,“没,没有啊。”

不动声色地将她的表现收在眼底,倪初夏抿了口温水,旋即说道:“你很紧张啊。”

“我、我只是怕自己做的不好,您会责怪我。”刘慧抬眼,企图掩饰心中的不安。

倪初夏轻描淡写地说:“工作上你做的挺好,没什么好责怪的。”

在刘慧放松的那刻,她蓦然把玻璃杯重重地放在桌上,话锋陡然一转,“但是,这段时间你又做了什么?”

刘慧神色惊慌,额头浮现薄汗,“我不清楚您说的是什么?”

“那么就有我来提醒你。”倪初夏站起来,双手环胸靠在一边,“三号工厂爆炸,你从谁口中得到的消息?”

“监工的电话。”

“撒谎!”倪初夏刻意提高声音,双手拍在桌上,“一般流程都会一级级向上报,而事故发生后你却先得到消息。”

“我…倪总,你听我……”

“你不用再说了,我让你从采购部小小的员工坐到今天的位置,是因为信任你的人品,认可你的能力,但你做的事情太令我失望,去人事部把薪水领了,离开吧。”

话落,倪初夏拎起包,走出办公室。

刘慧慌了神,站起来追出去,“倪总,我和工厂爆炸没有任何关系,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。”

李秘书听到动静走出来,见刘慧哭着央求,疑惑问:“倪总,这是怎么了?”

倪初夏平静看了她一眼,吩咐李秘书,“让人事部给她结四个月的薪水。”

待她离开,李秘书眼底划过诧异,连忙询问刘慧发生何事,而她却闭口不谈,泪水充着眼眶,哭得很惨。

*

离开倪氏,倪初夏没有找厉泽宇,而是自己打车回到倪家。

临江别墅,芳草萋萋,道路两侧的树也冒出绿色小芽。

推开院子大门,扑鼻的是前院的观赏桃花,开得正旺。

倪程凯正在修剪树枝,见倪初夏过来,脸上带着笑,“大小姐,您回来了。”

倪初夏问:“程凯叔,大哥在家吗?”

“大少爷最近都不在家。”倪程凯摇头,像是想到什么,说道:“他应该在大学,前不久听他说课排的挺多。”

得到消息,倪初夏没有立刻去找他,而是进了别墅。

保姆在厨房准备午餐,听到动静探头出来,与倪初夏打了招呼,并告诉她倪德康在后院。

待她去了后院,黄娟从洗手间出来,径自走到厨房,用嘲讽的语气说:“她回来,你很开心啊?”

“太、太太,我没有。”保姆害怕地向后退了两步,生怕黄娟拿她撒气。

黄娟目光阴狠地看着砧板上的菜刀,冷笑着说:“不准给她准备午饭,听见了吗?”

“可是,大小姐……”

“不听是吧,那就从这个家滚蛋!”黄娟声音提高,用力推搡保姆。

听到她应下来,瞪了她一眼,才走出厨房。

后院,倪德康见她回来,眼中难掩欣喜,“夏夏,过来陪爸坐会儿。”

倪初夏坐下来,陪他聊着天。

时间差不多之后,她问:“爸,大哥和你不合的原因是什么?”

倪德康脸上的笑容僵住,有些不自在地说:“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了?”

不仅是表情僵硬,连说话都带了几分抗拒,显然不想提及这事。

倪初夏抱着双腿,将下巴搁在膝盖上,轻声说:“就是想知道原因,父子之间没有隔夜仇,但你和大哥身上好像不一样。”

倪德康伸手落在她肩膀上,沉声说:“夏夏,爸活了大半辈子,却又像是白活,做错了太多事情。”

“做的错事和大哥有关?”感受到气氛变沉重,倪初夏勉强扯出笑来,调侃道:“难不成你拆散过大哥和他的女人?”

倪德康配合地笑着,无奈开口,“都不知道怎么说你才好?”

“要不是这件事,大哥干嘛总和你作对?”倪初夏挽着他的胳膊,不满地嘀咕。

倪德康像从前一样轻拍她的背,目光看向远方,有些放空,“因为你哥看不惯爸做的一些事情,也无法原谅爸。”

连自己都无法原谅,怎么能指望他去原谅?

“爸,你有什么别憋在心里,可以和我说的。”倪初夏偏头看着他,瞧见他两鬓斑白的发丝,眼眶有些发涩。

倪德康朝她点头,说道:“我们夏夏最乖了。”

转眼,她已经这么大,成为别人的老婆。

当年宋宋如她这般大的时候,也已经嫁给他,生下了明昱。

她们母女真的很像,容貌同样的美丽,性格也是同样坚韧、不服输。

因为太像,以至,他不敢向她吐露一点当年的事情。他能想象到,当她知道真相时,会是如何看他。

没有在临江别墅多待,在开饭之前,她便离开。

步行走出别墅区,拦了辆出租车,去珠城财经政法大学。

这所学校有两个校区,她要去的是倪明昱任职的法学院校区,位于市区的南面。

走进校园,映入眼帘的是满园的观赏樱花。

一路而来,扑鼻的是淡淡的清香,校园格外的宁静、和谐。

来的点正好是放学时分,大批学生从教学楼走出来,除去回宿舍和去校外的,基本都是往食堂方向走。

倪初夏避开人群,掏出手机给倪明昱打电话。

响了一会儿,电话被掐断。

连续打了三个,那边才回短信。

——正在上课,有事十二点之后说。

倪初夏漫步在校园里,选在国旗下席地而坐,回道:“我在你们学校国旗下等你,放学来找我。”

倪明昱看到短信时,已经是半小时后,距离十二点零五分放学还有十分钟。

他站在讲台上,眉头略微皱起,寻思着这丫头能有什么大事,竟然直接过来找他。

“老师,你说上你的课不准玩手机,你带头破坏规矩。”后排有人看到他拿起手机,起哄说道。

倪明昱将手机放进裤兜中,抬眼直射过去。

“破坏规矩要受到惩罚,老师,是唱歌还是背书?”

乌央央坐满人的阶梯教室有人跟风起哄,刚才严肃的课堂荡然无存。

倪明昱饶有兴味地看向下面,单手举起书说:“背书而已,从哪页、哪段、哪行开始?”

“这不公平,书你肯定很熟,我们想听你唱歌。”

“对!听老师唱歌。”

“来一首!来一首!”

“唱歌还是算了。”

倪明昱把书丢到讲台上,看了眼腕表,说道:“离放学还有八分钟,可以满足你们开学以来的好奇心,问的问题都会回答。”

“哇——”

班上的女生发出惊呼,已经有人按耐不住。

“倪老师,你今年多大?”

“33岁。”

“看着一点都不像哎。”

“是啊,我一直以为他二十六七。”

倪明昱勾起唇角,“下一位。”

“老师,你结婚了吗?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老师老师,你有女朋友吗?”

“没有。”

……

“倪老师,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女人?”

倪明昱好笑扫了眼教室,随便说了几点。

最后一个问题,几乎是踩着点问出来,“老师,你会和你的学生谈恋爱吗?”

男人不假思索回答:“不会。”

此话一出,女生全部哭天喊地,似乎这个消息比爱豆结婚还令人伤感。

下课铃声响起,倪明昱拿着书离开。

这节课被安排在二栋行知楼,穿过一栋教学楼才到达倪初夏所在的地方。

虽然他的步伐迈的很快,但也有不少学生小跑跟上,小声在后面议论。

倪初夏百无聊赖地靠在旗杆旁,整个人处于神游状态。

倪明昱走过去,抬手拍着她的脑袋,“想什么呢?”

“你是不是混的太差,怎么下课都比人晚?”倪初夏拽着他的胳膊借力站起来,抱怨道。

倪明昱忍着打她的冲动,解释:“一看就知道大学没好好念,因为教的课程太重要,所以三节小课连堂。”

“哎,做你的学生真可怜。”得饱受三节课的摧残呢?!

“丫头片子皮痒欠打是吧?”倪明昱抬手就要打,瞧见不远处自己的学生,清咳收起了手,“先换个地方。”

倪初夏虽然没戳穿他为人师表的样子,却依旧起了坏心思,亲昵地挽着他的胳膊,用娇滴滴的声音说:“明昱,你带我去逛逛吧。”

倪明昱瞪了她一眼,压低声音说:“我要是被人举报没奖金,你十倍还来。”

“哼,我这是帮你挡桃花呢,不要就算了。”

倪初夏松开手,故意离他很远,不过这幕落在别人眼里,倒有种欲盖弥彰的意味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作者君:你忘了要给大哥找媳妇的吗?桃花挡了咋办?

感谢

【11181101】1月票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