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52、那就瞒我一辈子啊!(真相公布!)/军少独爱闪婚萌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走了五分钟,来到大学内的湖畔咖啡厅。

倪明昱下午有课,点了杯意式浓缩咖啡,抬眼看向对面,眼神询问她点什么。

倪初夏托着下巴,抱怨道:“我等你这么久就喝咖啡?我肚子饿了!”

言下之意,要吃东西。

倪明昱了然,替她点了果茶和甜点。

等服务员走后,开口说:“先垫着,如果待会我们谈话愉快就出去吃饭。”

“……”

倪初夏眼眸微闪,觉得他不应该在法学院混,直接可以去研究心理学。

饭点时分,咖啡厅人并不多,点的甜点、喝的很快上来。

倪初夏拿起叉子吃着甜点,并不急着切入正题,正如他所说,怕聊下去就没食欲吃东西。

“味道怎么样?”倪明昱见她心思不在,好笑地问。

倪初夏抿了口果茶,含糊说道:“一般吧,没有泽阳做的好吃。”

“厉泽阳还会做这些?”倪明昱显然不信。

整天不是训练就是任务,哪有时间研究这些?

况且,像他这样的男人,不应该都秉承君子远庖厨的思想吗?

倪初夏接话,语气是慢慢的骄傲,“当然,他会的可多了。”

“打住,收起你的花痴样。”倪明昱轻握着咖啡杯,开门见山问:“今天找我是要做什么?”

倪初夏身形微怔,将手放于腿上,心情复杂。

在对上他疑惑、审视的目光时,她开口:“工厂姓肖的员工明明知道爆炸的隐情,你为什么没有告诉我?”

“我没问出来。”

“看来我挺成功,名嘴都没问出来,他却主动过来找我要说明一切。”倪初夏脸上带着很浅的笑意,心中却是划过悲凉。

听了她的话,倪明昱眼睛微眯,随后漫不经心地问:“说了什么?”

“他说他赌博输了很多钱,有人逼他还钱,还不起就要他的命,所以他过来求我。”

倪初夏停顿了一会,问:“大哥,你觉得我应该帮他吗?”

“你嫌钱多就帮吧。”倪明昱靠在椅背上,双腿交叠,整个人显得很慵懒。

倪初夏赞同地点头:“所以我没帮他,可是总觉得他的事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,像极了你对王立权儿子王智所做的事。”

倪明昱手指握紧,沉下声音说:“你怀疑他的事也是我做的?”

倪初夏没说话,心里已经乱成一团。

当她听那个人说起遭遇的时候,脑海里蹦出的就是大哥曾经用过的手段。

那时候,她也只是怀疑,可如今太多太多的事摆在面前,那就不再是巧合。

本来,她是不打算过来,就当这件事从未发生过,却掩不住心中的那抹好奇,想要知道为什么。

难道就因为和爸不和,就要扳倒倪氏吗?

“丫头,不管你是否相信,大哥没做过这事。”倪明昱郑重开口。

那件事发生时,他受伤正在方旭那养伤,哪有精力去策划那些?

“那你知道真实情况吗?或者,你并不知道是谁做的?”

此话一出,倪明昱沉默了。

若说之前,他还存着她不会打破砂锅问到底,可已经到了这份上,问题他无法回答。

“所以,你还是瞒了我事情。”

倪初夏将手摆在桌上,双手交叉以掩饰心中的不安。

“丫头,你听大哥说……”

“你说,我听着。”倪初夏目不转睛地看着他,似是要认真听他能说什么。

倪明昱暗自叹气,压低声音说:“你只要知道,这件事不是针对你的。”

内心是无奈,很多事他无法说,至少现在还不可以。

“不是针对我?”

倪初夏眼眶泛红,一字一句地说:“大哥,不管是针对谁,那都是两条人命,怎么能因为要达到自己的目的而伤害别人呢?”

倪明昱没有出声安慰她,只是说:“过段时间你就会明白了。”

倪初夏怔怔地望着他,没说话。

“下午还有课,先走了,回去注意点。”

倪明昱说完,起身离开咖啡厅。

从太阳正紧,到斜阳快落山,倪初夏一直坐在位上,想着刚刚与倪明昱的那番话。

令工厂爆炸,引起外界对倪氏的不满,不是针对她……那么就只是针对倪氏,到底有什么仇怨,不惜用人命来抹黑倪氏?

她就像是傻瓜一样,什么事都被蒙在鼓里,永远都是最后一个知晓事情的人。

突然间,就觉得很迷茫,好无助。

既然大哥坐视不理这件事,希望倪氏受挫甚至往更坏的发展,她又何必那么辛苦去经营呢?

偏头望着窗外那些青春洋溢的大学生,心生羡慕。

也不过比他们大几岁,心态却老了很多,她不应该这样的。

“小姐,您没事吧?”

来人是从收银台走来,穿着咖啡厅的工作服,小声说话。

纷飞的思绪收回,抬手擦拭眼角的泪水,摇头说:“我没事。”在看到她的脸,倪初夏眉头稍稍蹙起,“我、我见过你。”

那人微微一笑,“我是宁婧,我们的确有过一面之缘,是在锦海餐厅。”

倪初夏想起来,那会儿和大哥一起吃饭,她是小提琴伴奏。

不过,后续的回忆并不美好,她和大哥有点小摩擦,闹得不愉快。

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倪初夏问。

宁婧规矩地站好,解释道:“我是研三的学生,过来兼职的。”

“你都读研三了?”倪初夏挺惊讶,以为她顶多大三,没想到比她还要的大几岁。

“嗯。”宁婧点头,有些好奇地问:“你应该不是我们学校的吧?怎么会来这里?”

她是下午交班才来的,并不知道前面她和倪明昱见面。

倪初夏让她坐下,说道:“我是来找人的,你应该也认识他,法学院的老师,倪明昱。”

“我认识,他是本科生的老师。”宁婧有猜测可能会与他有关,真正听到还是会惊讶。

“他是我大哥。”倪初夏笑起来,亲切地问:“我们长得很像,对不对?”

宁婧点头,目光不由得打量她的五官,得出结论,“眼睛最像。”

所以,能理解为什么倪明昱出现在众人面前时,都要戴上平光眼镜,他的眼睛与眼前的女人很像,她拥有这双眼睛是漂亮、勾人的,但作为男人……

宁婧见她没刚刚看上去那么落寞,便回到前台收银。

在倪初夏要走时,服务员拦住她告知账还没结。

倪初夏内心的那点落寞,最后被怒意取代。

好意思吗?

特地来学校找他,这点钱竟然都要她付,真是亲大哥!

离开财经政法大学,倪初夏没回公司,而是回到临海苑。

这个点,阿姨并不在,家里只有她和大金毛。

大金毛摇晃着尾巴走过来,纵身一跃跳到沙发上,大脑袋蹭了蹭她的腿,偎依在她身边。

倪初夏看着它憨厚蠢萌的模样,唇角扬起,伸手摸着它的毛。

摸着摸着,突然就有些感慨,就想着平时厉泽阳抱着自己的时候,是不是也觉得他是在逗宠物?

“蠢蠢,你想爸爸吗?”

倪初夏蜷缩在沙发上,轻声呢喃:“我是很想他,可是还有半个月才能见到。”

接连几天,无论是上班还是做其他,都提不起精神。

勉强把工作上的事情处理完,倪初夏便早退回家。

回到家里,不是躺在阳台懒人沙发上晒太阳,就是窝在床上睡觉看电影,颓废到极点。

方旭多次和她商量与外企合作的事,见她心不在焉也只好作罢。

这天,把李秘书送来的文件看完,就准备趴在桌上休息,刚趴下没一会,方旭推开门,喘着气说:“快上网,搜今天的财经头条!”

倪初夏打着哈欠,将笔电打开,按照他的要求搜索。

‘珠城倪氏建材,二十多年前不得不说的那些龌龊事!’

看到此标题,瞌睡瞬间消散,只觉得周身的温度都降下来。

花了几分钟把洋洋洒洒几千字的文章浏览了一遍,面色白的有些吓人。

“我已经联系公司的律师,核实与事实有悖,立刻起诉。”方旭把后续事情全部安排好,走到跟前,轻拍她的肩膀,“丫头,这事可能就是公司竞争对手的计谋,不能慌。”

他没叫倪总,是把她当作自己的妹妹安慰。

只是此时此刻,倪初夏已经没有心思去感受这些,握着包蓦然起身,快步离开办公室。

方旭紧跟她的步伐,问:“你去哪?”

“公司你先看着,我回趟家。”倪初夏走进电梯,抬手止住他的脚步。

方旭望着电梯门合上,无奈叹气。

她自然知道,口中的‘家’指的是倪家。

报道内容他也已经看过,说的是二十多年前倪氏刚创业的时候,前半段大抵是讲述倪德康与他夫人宋玉的创业史,只是后来公司出了些事,政府款项的资金被挪用,文章从这里出现转折。

而标题中的‘龌龊’二字,也是在控诉倪德康所作所为。

不得不说撰稿的人很高明,用朴质的语言,把时间线串起来,说的那些故事也能让人引起共鸣。

如果这事是完全杜撰出来,那么撰稿人与幕后之人必定会倒霉,但是真的话,涉及到董事长,倪氏建材怕是会迎来又一次挑战。

*

倪家,临江别墅。

倪初夏推开前院的门进来,站在别墅门外时,没有勇气推开。

就在这时,门从里面被打开,黄娟表情慌张,像是要出门,在看到倪初夏时,停住脚步。

倪初夏没看她一眼,径自走进来。

看到倪德康坐在沙发上,急忙走过去,“爸,今天的财经头条看了吗?”

“夏夏?”倪德康见到她神色慌张,站起来说:“你先回公司,这事晚点再说。”

“倪先生,初夏是倪氏建材的负责人,让她留下吧。”声线华丽的嗓音从一边传来,有着不容拒绝的坚决。

倪初夏看过去,见莫少白和倪明昱站在那,浑身冒着虚汗,有些发冷。

如果说现在还不明白情况,那么她就是十足十的傻瓜。

她要是猜想的没错,半个多月前的事,就是莫少白一手策划,那么那篇报道的真实度……

黄娟去而复返,开口说:“都坐吧,我去给各位泡茶。”

倪德康惨白着一张脸,颤颤巍巍地坐下。

倪初夏站在那处,只是静默地看着莫少白,面上虽然平静,但心思却百转千回。

“想必倪先生已经看过那篇报道,有什么感想吗?”莫少白跨步走来,坐在倪德康对面。

倪德康唇角抖动,手紧紧握拳,没有说话。

眼前这个年轻的男人,就像是他逃不开的噩梦,如今他来了,就说明这场胆战心惊的噩梦终于要到头了。

莫少白继续追问:“是觉得失实,还是令你有种熟悉感?恍然觉得原来自己是这种龌龊的人啊!”

“少白,你够了!”

倪初夏走到他跟前打断他的话,冷声说:“我爸不是犯人,请你放尊重点。”

“不是吗?”莫少白转而看向她,冷下一张脸说:“你看完那些还觉得他不是。”

“我相信我爸,那篇报道只是以个人观点在陈述,有证据吗?”倪初夏站定位置,与他辩驳。

她始终不相信,不相信倪德康会是做出那样事情的人。

在他记忆中,他会成立基金,会教她要存好心做好事,怎么会是报道中所说的那种无情无义的人?

“夏夏,坐过来。”倪明昱不忍心插话,伸手拉她坐下。

莫少白语气很淡,只是说:“等警察过来把他带走,你就会明白你的信任是多么的可笑!”

倪初夏红着眼,挣扎要起来,却被倪明昱死死按住。

“大哥!”她低吼。

“想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,就给我坐好!”倪明昱揽住她的肩膀,不让她乱动。

这时,黄娟端着茶过来,刚要坐下,在对上倪明昱的眼神时,怯懦的离场。

莫少白用余光观察倪初夏,知道她心中有怒和恨,生生压住心中的愧疚,就这样吧,既然注定与她没有可能,倒不如让她记恨他一辈子。

“你的沉默对警察有用,对我却无用。”莫少白从随身的包里抽出一份文件,直接扔在桌上,“这是二十多年前我爸留下的资料,可以证明他根本没有挪用资金,可是他信任你,愿意替你去顶罪,你最后又干了什么?”

倪德康抬手抹了一把脸,哽咽道:“我、我对不起问天。”

“仅仅是对不起我爸吗?你对不起的人太多了。”莫少白强忍着痛楚,继续说:“枉我爸和我妈真心对你,你在我妈分娩的时候做了什么?买通医生告诉他们孩子出生就夭折,害得我们一家人一别二十多年。”

倪初夏瞳孔放大,不可思议地望着倪德康。

见他将头埋进手里,肩膀抖动,心慢慢下沉,疼得厉害。

怎么会这样?

她一直想让莫少白生活的快乐一点,即使没有瑶姨,可事实上,害他与亲人分离的人竟然就是自己的爸爸。

倪明昱轻拍她的肩膀,无声的安慰。

倪初夏看着他,问:“你都知道的,对吗?”

“夏夏,很多事情我没办法和你说,你明白吗?”倪明昱面露难意。

他如何告诉她,他们的爸爸是个罪犯?又如何告诉他当年的那些证人都说收了他的钱,让他们帮忙瞒下这件事?

可是,纸是永远包不住火的,事情总有水落石出的一天。

“我不明白,没办法告诉我,那就瞒我一辈子啊,为什么又闹这一出?”

倪初夏推开他,蓦然站起来,哭着说:“爸,你说句话啊,你告诉他,你没有做那些?”

倪德康想要握住她的手,却在半空中停住,“夏夏,当年是爸一时糊涂,意识到之后就没有回头路可以走了,是爸……爸对不起你。”

“这么说,你承认他说的那些?”

倪初夏脸色泛白,不由向后退了两步。

“丫头……”

倪明昱察觉到她面色不对,刚要起身,就见她身形摇晃,直接倒在地毯上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哎╮(╯▽╰)╭

感谢

【周周137】1月票、1评价票

【莫斯科唯有眼泪】1月票

【a潇潇】2月票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