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56、就喜欢看你不正经的模样/军少独爱闪婚萌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两人隔的并不是很远,能清楚地看到对方的面部表情。

觉得他的目光像是带着暖意的春风,迎面拂来,分外的温柔。

被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专注的盯着,就算在皮厚的人都会有些小羞涩。

倪初夏干咳两声,别开眼睛。

即使不去看那群休息的新兵连,也能猜想到他们此刻的表情以及心理,大概是与带路的小黑脸一致。

“首长夫人,首长叫您过去呢!”他善意提醒,声音虽然不大,却足以让一旁的方正听到。

“哇塞,咱们首长的老婆不要太嫩。”

“简直是女神级别的,妈呀!”

“我说那次来那么多女记者首长看都不看一眼,为此我还怀疑过他的性向问题,原来家里的红旗这么正!”

“去你的,麻溜的滚一边去。”

“……”

一路走过去,就听见他们抱团讨论的声音。

倪初夏强忍笑意,走到厉泽阳跟前。

“夫人。”

裴炎率先与她打招呼问候,视线不时瞄向她的小腹,隐隐有些兴奋。

倪初夏上下打量一番,调侃说:“裴炎,再黑下去小心找不到老婆。”

裴炎饶了绕头,羞红着脸说:“我黑得快,恢复的也快。”

“裴少校,我可没见过你恢复的样子。”站在他身后的那人无情戳穿他。

倪初夏顺着声音看过去,是位个头不高的男人,笑起来很阳光。

“他是张宇,步兵连的连长。”厉泽阳走过来,向她介绍。

倪初夏挺直腰板,抬手对他敬礼,“张连长。”

张宇先是一愣,而后回了军礼,“首长夫人,您叫我名字就好。”

倪初夏笑着点头,礼貌地向他介绍自己。

态度很和善、亲切,平易近人的样子很快便赢得厉泽阳那群手下的认可。

这些天的相处,他们觉得能配上首长的女人在世上屈指可数,脑海中完全构想不出该是什么类型,也曾多次向裴炎旁敲侧击,但他闭口不谈。

今天见到,真的让他们眼前一亮。

漂亮不失大方,亲切又不失礼数,这样女人站在厉泽阳身边,脑中自然而然浮现出天生一对四字。

也只有这般娇俏漂亮的女人,才能让百炼钢的首长,化为绕指柔。

众人各怀心思的时候,倪初夏已经小声与男人交谈。

“我刚才走过来,听到一个消息。”她可以卖了关子。

厉泽阳负手站在一侧,低声问:“什么?”

“前不久有记者来这里,有没有给我招来不该有的烂桃花啊?”倪初夏偷偷掐住他的腰,仰头‘含笑’看着他。

男人眉头一皱,没回答她,反倒是将视线投向不远处还在等待指令的新兵,眼神颇为冷意。

被他这么一看,新兵觉得周围的温度骤降,心中有不好的预感。

果然,没等一会儿,张宇连长走过来,宣布后面的训练情况,二十五公里负重越野跑,没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任务的,再来一次。

各个连长带着所属连去训练,厉泽阳身侧只余裴炎和另外一位中校军衔的人。

裴炎很有眼力,借口有事与那位军官离开。

倪初夏看着唉声叹气的新兵离开场地,愤懑不平地说:“自己心虚还拿别人撒气,羞不羞?”

厉泽阳表情饶有兴味,俯身靠近,“从哪里看出我心虚了?”

“从头到脚!”倪初夏刻意用眼睛扫视,目光似有若无地落在男人的裤裆处,“尤其是那里!”

男人抬手轻弹她的额头,力气用的不小。

知道她要炸毛,在她怒视过来,悠然自在地说,:“你不提我倒是忘了,的确有记者给我发短信。”

“你看,你就是心虚!”倪初夏气得直跺脚。

真讨厌!

和他分开的日子,每天的都会想他,想着他应该会很辛苦,却没想到在女人稀缺的部队,都能给她惹出桃花来?!

厉泽阳一副好笑的模样,在她要用言语狂轰乱炸之前,俯身贴上她的唇,待她安静后离开,低声说:“瞎想什么?”

“我没瞎想。”倪初夏白了他一眼,死鸭子嘴硬。

男人继续说:“我的手机号就是刚才的连长都没有,何况是别人。”

“真的?”

“要是不信,回去可以检查。”说完,他拉着她的手向前走。

训练场地新兵虽然已经撤走,但三三两两聚集了不少军衔稍高的老兵,看到旁若无人的这一对时,心里就是再好奇,也没偷看。

倪初夏哼了哼,有骨气地说:“我才不检查。”

男人倒也没说话,顺毛一样摸了摸她的头,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,不显刻意,就像是老夫老妻每日话家常。

提及孩子,倒是格外的用心,目光盯着她的小腹,问道:“今早吃饭还难受吗?”

昨晚,在那种情况下得知她有身孕的消息,不是不高兴,也不是不惊喜,生理与心理的冲击,让他不知该如何表达。

他已经三十一岁,不小的年纪,在他认定她,与她组建家庭之后,就想着能有一个孩子。

刚开始结婚,知道她还小,不愿甚至还不能承担作为妈妈的责任,便依着她,从未表达想要孩子的渴望,而后,听她提及想要孩子,内心的感受是难以言喻的。

都说女人的种种行为是依赖于情感,她愿意为他生孩子,就表明她对他的感情是真。

在这段感情之中,他是占主导地位,将她诱入局,只是越往后面,他也入了自己布的局,需要靠某种言语、表现来证明她是在乎他的。

思绪百转千回,视线终究没有离开她。

目光深情缱绻,嗓音温柔。

倪初夏握住他温热宽厚的大手,摇头说:“我把你做的早餐都吃了,是不是很乖?”

“嗯。”厉泽阳轻捏她的手指,以示回答。

“那我能要奖励吗?”大眼闪动光泽,异常期待。

“说出来看看。”

“我想看你平日里工作的地方,不能去也没事。”

不算过分的要求,却用这样的方式提出来。

明白他身份的特殊,和工作的性质,所以但凡提及这些,她都会理解。

“没什么不能的。”

厉泽阳牵着她,离开宽阔的训练场地,朝着较为偏僻的道路走去。

周边都是树木,越往里走,阳光被遮挡,会略显阴森、恐怖。

倪初夏偏头看着他,见他如往常一样,眼底划过促狭。

之后,便假意挣扎,惊恐万分地说:“现在是法治社会,你要带我去哪?”

握住她的手顿了一下,随后他停住脚步,转过身,另一只手揽住她的腰,‘逼迫’她靠近,哑声道:“你认为呢?”

一身军装,再配上假装的痞样,倪初夏兴奋的不得了,眼睛都闪着光。

自从那次在医院门外见到他这副模样,已经心心念念很久,如今总算是再看到。

生怕他下一秒不再配合,倪初夏蓦然揪住他的衣服,十足魅惑地眨眼,说道:“来吧,不管你对我做什么我都不会反抗的!”

“……”

厉泽阳强忍着笑,挑起她的下巴说:“小姐,我是军人,能对你做什么?”

“哼,不好玩!”

倪初夏轻拍他的胸口,有些意兴阑珊。

“那你说该怎么玩?”男人难得想配合。

“嗯……”

倪初夏想了好一会儿,仰头弯下眼睛,万分期待地说:“我就喜欢看你不正经的模样,好迷人的。”

厉泽阳也不知道此时该说些什么,干脆沉默。

“我就是说说,你怎么样都迷人。”知道他不会再继续,心里多少会有些失落,却没缠着他,只是踮起脚在他脸颊亲了一口。

“做亏心事了,最近嘴巴这么甜?”厉泽阳轻捏她的脸蛋,握住她的肩膀向前走。

“没有啊,就是觉得你不爱说话,不喜欢表达,那么就让我来好了。”

倪初夏微笑,极尽依赖地靠在他身上,“有一个这么会说情话的老婆,每天都让你活在蜜糖里。”

厉泽阳薄唇轻挽,眼中氤氲满足的笑,可见她的话成功取悦到他,心情很不错。

最终,两人停在一处屋前,木质瓦房,周围还有草堆。

“这里就是?”

“嗯,等会工作的地方。”厉泽阳解释,牵着她走进去。

刚踏进屋内,隐约听到议论声。

“裴炎,趁首长没来,倒回去!”

“咱们好不容易看到首长不一样的一面,再给我们看一遍吧。”

“……”

倪初夏听的云里雾里,疑惑看向身侧的人。

只见男人把木门推开,跨步走进去,板着脸冷声道:“今天的任务都完成了是不是?”

“首、首长,我们正在做。”

“对,正盯着这群小子呢!”

刚刚聊得很嗨的人立刻坐直身子,目不转睛地看着监控屏幕。

裴炎心虚地看了厉泽阳一眼,给倪初夏搬椅子,讪笑道:“夫人,您坐这,我去倒水。”

“不用麻烦,你忙你的。”倪初夏拒绝,好奇地打量这个地方。

不算大的房子,被各种仪器、屏幕占满。

她跟前就有一块屏幕,是一段泥泞的小路,说来也奇怪,明明是阳光明媚的天,怎么会有这样雨天才会出现的路?

男人扫了眼在场的三人,见他们已经进入状态,踱步走到倪初夏身后,越过她将手撑在桌面。

当他在键盘上按下几个键之后,屏幕上的小路切换成刚才两人来时的路。

画面昏暗,却能看清两人一路牵手走过,甚至刚刚那段胡闹的场景也被录了进去。

“这……”

倪初夏刚要说话,却被男人轻捂住嘴。

选好要删除的时间段,按下Delete键,整段删掉。

倪初夏偷瞄旁边坐着的三人,突然明白刚刚他们话中的意思。

因为不好说话,她只能瞪着眼睛控诉他,有摄像头都不告诉她,丢脸死了。

厉泽阳附耳,低声说:“看你那么投入,就不好打断。”

“讨厌!”倪初夏垂下头低喃,真的觉得难为情,耳廓都泛红。

……

临近中午,厉泽宇回到珠城市区,直奔厉氏大楼。

没有预约,只能站在前台处给厉泽川打电话,可能人正在开会,并没有接,只能在楼下等着。

此时,公司已经下班,从电梯处涌现一批人。

岑曼曼眼尖看到他,和同事说了声走过来,“是来找泽……厉总的?”

考虑到人来人往的厉氏员工和就在不远处的前台,硬是把称呼改掉。

厉泽宇心领神会,也没打招呼,只是点头。

岑曼曼对他比划跟她走,带着他进电梯。

下班高峰期,电梯只有两人。

等电梯停在半截,快走到安全通道口,厉泽宇疑惑地问:“堂嫂,这是?”

实在不理解她的行为,刚刚在下面称呼换掉,因为公开场合注重形象,但这又是做什么?

岑曼曼不好意思地说:“公司还不知道我是你堂哥的老婆,只能走这边。”

说这话的时候,她并没有丝毫的不满与埋怨,不论怎么样,这都是她自己选择的。

厉泽宇了然,看向她时的眼神,多了几分敬意。

过年第一次见到她时,留下最深的印象大概就是乖巧,也曾好奇大堂哥为什么会喜欢她,今天算是明白。

如今的女孩大多是浮躁,而她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潺潺流水,干净、舒适,也难怪身为商界精英的堂哥会喜欢。

通过安全通道来到顶层。

岑曼曼领着他轻车熟路地来到厉泽川办公室,秘书艾琳泡了两杯茶端进去,走的时候刻意将门打开。

等待的过程,两人倒是聊起天来。

“堂嫂嫁给堂哥,身份却不公布,会觉得委屈吗?”

听了厉泽宇的问话,岑曼曼低头笑了笑,“不会,这是我自己要求的。”

见对面的人不解,缓声解释道:“我在厉氏设计部上班,不想因为身份得到不一样的待遇。”

厉泽宇理解地点头,明白她的用意。

聊了有一会儿,厉泽川迈着大步走过来。

目光略过自家堂弟落在岑曼曼身上,问道:“中饭吃了吗?”

“还没有。”本来想着去外面吃点,遇到厉泽宇就耽搁了。

“等会带你去吃饭。”男人将文件放到桌上,解开袖口规整的挽起,看向厉泽宇,“有什么事?”

“堂哥让我过来请厉氏的金牌律师处理倪氏最近发生的事情。”他说的隐晦,却足以让知情的两人明白。

“泽阳决定要帮忙?”厉泽川有些意外地问。

“除了这件事,还让我以他的名义请刑警队吃饭,是有帮忙的意思。”厉泽宇如实回答。

“哦,是吗?”

厉泽川沉默片刻,让艾琳带厉泽宇联系厉氏御用律师。

办公室只有两人时,岑曼曼问:“他会帮忙很奇怪吗?”

倪初夏是厉泽阳的老婆,老婆家出事,丈夫帮忙应该是人之常情,但通过厉泽川的表现,怕是有所不同的。

“泽阳为人正直,最讨厌的就是人情世故,所以当初才选择走这条路,如今看来,初夏对他而言已经超过自己的坚持。”厉泽川解释。

在他眼中,厉泽阳无疑是不喜那些弯弯绕绕,可以说原则上不允许这些,自遇到倪初夏之后,却改变不少。

岑曼曼不以为然,开口说:“我觉得原则是对待陌生人和那些不相熟的人,而对自己亲近的人,就是用来打破的。”

可以说,是一种对人的界定。

厉泽川看着她,附和道:“夫人说的是,为夫受教了。”

被他这么一说,岑曼曼觉得难为情,红着脸说:“你起什么哄?”

她不过就表达自己的观点,也没让他附和或者同意。

“哪里看出我在起哄?明明是真的受教。”厉泽川靠在沙发上,手臂搭在她身后,显得漫不经心。

岑曼曼看了他一眼,便不再理他。

这时,门外传来争执声。

“卢小姐,我们老板的办公室必须他同意才能进的。”

“我和厉氏即将有合作,难道连办公室都进不了?”

张钊厚着脸皮拦在门口,想着千万不能让她进去,老板娘还在里面,两人碰到那不是火山喷发啊?

厉泽川拿起外套,起身牵着岑曼曼走出去。

明明看到卢静雅,却依旧问: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
张钊背后发凉,抹了把汗说道:“卢小姐想要进您的办公室。”

厉泽川故作刚刚了然,这才将视线落在卢静雅身上,“没有我的允许,外人一律不予进办公室。”

卢静雅面部表情有些僵硬,握紧双手说:“我是你儿子的妈妈,也不能吗?”

“当然不能。”厉泽川眯眼回答,语气带着警告。

别人或许听不出这代表什么,但张钊跟在他身后多年,明白他是动怒了,下意识往后挪了位置。

“泽川,你……”

厉泽川沉下脸,没给她留任何情面,“既然是合作关系,你应该称呼我为厉总。”

这时,三三两两的人从会议室走出来,有公司高层,也有与厉氏合作多年的负责人,看到这幕,默契地停下脚步。

岑曼曼注意到那些人的存在,想挣脱男人的手,却没想他握的更紧,最后竟然拽着她来到那些人跟前。

“厉总,是公司与LR的合作有问题?”

“这位不是设计部的同事吗?”有人认出岑曼曼。

设计部经理走过来,略有忐忑地说:“的确是我手下的。”

不是没看到厉总与她相握的手,只是没人有胆子提出来。

他们在厉氏干了很多年,真没见过厉泽川动过怒、发过火,可越是这样,越令人畏惧足以说明这人的城府与耐力。

岑曼曼垂着头,心跳的很快。

男人开嗓:“等会的饭局我做东,大家移步吧。”

“多谢厉总。”

“我们占用您的时间和地方开会,还让您请客,太客气了!”

“……”

听着众人的寒暄,岑曼曼悬着的心慢慢沉下去。

如释重负的同时,心里隐隐有些说不出道不明的失落。

张钊领着他们去提前订好的酒店,会议室外只留三人。

卢静雅这次来刻意没有带助理,就是想借机能与厉泽川说上话,却没想到整场会议,他吝啬到一个眼神都没给她。

原本的聚餐她也当作是机会,所以在他离开会议室之后,早早地出来等他一起,偏偏这个女人也在。

在舒城的时候,她在家整整待了一个月,就是企图忘掉他,可是做不到。

所以,她才又回来,算是最后一搏。

这段时间,她一直克制自己不去找他,把能挤出来的时间全部留给厉亦航,就是希望他能在关键的时候起到作用。

望着牵手并肩离去的两人,她死死咬住下唇,抑制愤怒难消的情绪。

没关系的,她不介意这个女人现在占有他,反正最后的结局是她与厉泽川在一起就好。

走进电梯,厉泽川按下关门键。

岑曼曼趁其不备甩开相握的手,紧张地说:“等会我随便买点吃的就好,你自己去吧。”

厉泽川眉头略微一皱,低声说:“你确定?”

“嗯,确定。”不假思索回答。

那么多高层主管的,她去必然会遭人议论,若是公开身份,明天全公司就知道了。

厉泽川也不急,只是说:“既然你确定让我和卢静雅一起赴饭局,明天要是有绯闻出来,也不准哭鼻子。”

“……”

她什么时候说要让他们俩一起去饭局了?!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你们心心念念的厉大哥出来了……

感谢

【木子丹艺】1月票

【星空辰羽】1月票

【CC0709】2月票

【蓝衣人楚留香】1月票

【?Dai_尐媛】1月票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