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57、你有孩子就不疼我了!/军少独爱闪婚萌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岑曼曼沉默片刻,在电梯到达底层时,主动拉住他的手,“我不准。”

“不准什么?”厉泽川故作不知,诱她说出口。

“不准你和她一起去。”岑曼曼紧跟在他身后,像是豁出去,周围来来往往不少人,也没松开手。

她想,倪初夏的话是有道理的。

厉泽川这样英俊、身价又高的男人,无疑是优秀和有魅力的,不说外面有多少人倾心于他,就是公司的女员工,十个有九个都是对他有意思。

如果她在这么被动,藏着掖着,很可能就被图谋不轨的人钻了空子。

既然他们已经结婚,是合法夫妻,她又何必庸人自扰,考虑那么多?

倒不如大大方方站在他身边,就算会被人质疑,那也好过在暗处看别人把他与别人配对好!

厉泽川见她如此心急,倒是笑起来,反手主动握住她的手,异常坚定地说:“好,那你陪我去。”

岑曼曼眨了眨眼睛,点头应下。

本来就是想用激将法,见她同意,厉泽川心里是开心的。

两人并肩走出厉氏,一路上遇到很多吃饭回来的员工,其中不乏设计部的众人。

宋清毫无顾忌地走过来,和两人打了招呼,等他回去时,遭到众人的围堵,争抢着想问岑曼曼与厉总到底是什么关系。

林东升凑到他跟前,问道:“平时你和岑曼曼走的最近,是不是早就知道她和咱们老板有一腿,巴结她呢?”

“你觉得呢?”宋清没有回答,只是若有所思地看着他。

“这不是很明显,咱们设计部也是人才聚集,瞧,不是有人攀上高枝了,再过两天我们都要矮她一等了!”李娜冷笑着,心里早就嫉妒到不行。

许娇在一旁没有说话,但心中早就明白。

岑曼曼和厉总几个月前就已经在一起,年前公布厉总已经结婚,怕新娘就是她。

只是自那次与她摊牌之后,两人做朋友是没可能,只是一般同事的交情。

“无论岑曼曼与厉总是什么关系,你们在背后议论别人也是不对。”宋清扫了几人一眼,开口道:“都说快要和LR合作,不想被他们代替就回去赶工作吧!”

坐上车,岑曼曼才算是意识到,真的要以厉总夫人的身份自居,心里多少会忐忑。

按捺住紧张的情绪,她掏出手机,试图缓解。

厉泽川瞧出她紧张,打了半圈方向盘,腾出手覆在她腿上,“别紧张,就当平常的吃饭。”

“可是……我会不会给你丢脸?”因为吃饭的人中有厉氏的高层,上次当着他们的面连话都说不利索,这次再见面,多少会尴尬。

“丢什么脸?”厉泽川低声轻笑起来,捏了捏她的腿,“别想太多,该是他们惶恐才是。”

他说的并不假,当那群曾经嘲弄过她的高层得知她是厉氏的老板娘,自然会是他们惊慌。

岑曼曼抿唇一笑,开玩笑问道:“那我能不给他们面子吗?”

“当然可以。”男人不假思索地道。

“怎么样都可以?”

厉泽川目光温柔注视她,“随你高兴,你要知道,你是他们的老板娘。”

到达酒店,张钊正等在门外,迎接两人去了包间。

走在过道上,岑曼曼不由攀上他的胳膊,小声问:“这里……我们来过,对不对?”

依稀记得那时候她很狼狈,是他领着自己来这里吃饭,还碰到了岑南熙。

“记性不错。”厉泽川笑。

的确是带她来过一次,那时候只觉得这小丫头挺乖巧,明明不差钱,却又偏偏把钱看得很重,吃顿饭都纠结半天。

有时候,缘分就像是注定一般。

那时的两人,谁都不会想到,再次走进这家酒店,会是以夫妻的身份。

带路的张钊已经走进包间,岑曼曼见状主动挽住他的胳膊,还刻意挺直腰板,比那时候见家长还要严肃与紧张。

“厉总来了,快上座!”一位中年男人站起来,给厉泽川让位。

岑曼曼看了他一眼,觉得面生,猜想并不是厉氏的高层。

“大家随便坐就好,不用拘谨。”厉泽川没过去,而是牵着她找位子随便坐下。

那人讪笑两声,也就没勉强。

饭菜上来时,卢静雅才姗姗来迟。

红唇轻启,玩笑地说:“怎么都不等我,就开始啦?”

“卢小姐说笑,咱们都等着你来,筷子都没有动。”原先和厉泽川寒暄的人再次开口,与卢静雅对视一眼后,“我猜卢小姐是想坐厉总身边,对不对?”

张钊瞪了这人,不客气地挤到厉泽川身边坐下,笑着说:“我习惯挨着老板坐,卢小姐见谅。”

“没事,我坐这里也一样。”卢静雅表情未变,坐在岑曼曼身侧。

我擦!

张钊眯着眼,这女人真是防不胜防,刚刚应该把艾琳带着,一人一边,看她还能怎么钻空!

岑曼曼知道他的好意,偏头对张钊笑了笑,便开始用热水给厉泽川涮碗筷。

在她动手的时候,男人也将她的碗具打开,两人配合默契,动作娴熟,明眼人一下看便知关系非比寻常。

不过,能让厉泽川在这个场合带人来参加,与她的关系自然不一般。

卢静雅看到这幕,心里异常难受,却强忍情绪,微笑面对。

当初,她和他在一起的时候,别说是这样的场合,就是公司都没有跨进入一步。如今,拿自己与岑曼曼相比,还真是天壤之别啊。

众人落座,心中各怀心思。

饭桌上聊的都是与财经有关,且还是合作,岑曼曼听不懂,便埋头吃菜。

尝到一道菜很不错,她便多夹了几次,又怕被人看出,收起筷子,只好眼巴巴地看着。

厉泽川正在与人交谈,稍有停顿,替她夹了那道菜,低声说:“喜欢吃,等会打包带走一份。”

岑曼曼眼眸一亮,偏头回:“我也做过这道菜,可是没大厨做的好吃。”

“有时间让大厨教你。”厉泽川笑看她。

两人的互动,众人都看在眼里。

终究是有人忍不了,问道:“厉总,您身边这位是?”

此话一出,众人都讲目光投向这边。

岑曼曼攥紧筷子,小心又期许地看向他,似乎也很好奇,他会如何介绍自己。

厉泽川包裹住她的手,慎重道:“她是我爱人,岑曼曼。”

一众人倒吸凉气,最为惊讶的还属厉氏的高层,几位经理主管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。

随后,便是一通夸赞与巴结。

饭局还没结束,岑曼曼假借去卫生间,到外面透气。

一般饭局都定在晚上,喝酒时间可以延长,但只要有合作要谈,就算定在中午,一时半会也结束不了。

这算是她第一次陪着厉泽川一同在酒桌上,圆桌每人挨个敬酒,铁打的身体也抵不住。

自两人结婚以来,他很少会晚归,就是有推脱不掉的应酬,也会提前告诉她,完全不让她担心或多心。

她想,这或许就是二十来岁的人与他这个阶段的区别。

卢静雅踩着高跟鞋过来,下巴微抬开口:“看样子,是第一次以厉氏总裁夫人的身份参加这次饭局?”

岑曼曼转身看着她,并未说话。

她的确是第一次以这个身份让大家知道,但这些并不能说明什么?

“你应该感谢我的,如果不是我出现,你或许还得见不得光!”卢静雅眯起眼睛,一步步靠近。

她脸上的妆容很浓,唇色是最近流行的大表姐色,张狂和艳丽。

只是,落在岑曼曼眼中,虽然不错,却仍旧她有些艳俗,将她实际年龄暴露出来。

犹然记得倪初夏也用过这样色号的口红,却分外的好看,妩媚却不俗气。

“是吗?”岑曼曼对着她笑了笑,不卑不亢地说:“不公开一直都是我的意思,选在今天说实话的确与你有点关系,不过我是为了刺激你,明确告诉你,他是我的丈夫!”

“你很得意是吗?”卢静雅隐忍着怒意,咬牙问。

岑曼曼微微眨着眼睛,轻描淡写地笑着,没说话。

此时无声胜有声,说的就是这般景象。

无论卢静雅说什么,一个淡然不在意的微笑就能把她打发。

“你给我站住!”

见给她要走,卢静雅快步走上前拦住她,“要是外界知道我是厉泽川的前妻,还与他有个儿子,你猜会怎么样?”

岑曼曼拧着眉,冷声问:“你想做什么?”

“怎么?害怕了吗?”卢静雅笑看她。

她如今是LR创始人,时尚界的成功人士,与厉氏珠宝集团的总裁自然是相配的,眼前这个女人,无父无母,拿什么和她争?

“你这么做考虑过亦航吗?”岑曼曼开口问。

厉亦航的身份一直都未对外公开,如果这件事被曝出,外界对他的评价定然是褒贬不一的,他还只是个孩子,不应该接受舆论的编排和攻击。

“他是我儿子,我当然会为他考虑!”卢静雅睁大眼,伸手指向她,“倒是你,整日里假惺惺地对他好,不就是想博取他对你的喜欢吗?你若是真疼他,就应该让我们一家人团聚。”

岑曼曼握紧双手,沉默片刻后说道:“你对我说这些没有用,除非泽川亲口对我说他要与你复婚,否则,你说的都只是你的妄想。”

话落,她转身走向包间。

没过一会儿,厉泽川借口下午有工作,带着岑曼曼先行离开,留下张钊。

走出包间,正巧与卢静雅相遇。

她对着两人善意一笑,开口说:“下午我去接亦航,今晚让他跟我回家吧。”

“不用。”厉泽川眉头皱起,果断拒绝。

而后,牵着岑曼曼去了酒店后厨。

坐上车,捧着打包好的菜,她微笑道:“我以为你只是说说。”

没想到在临走的时候,真的带她去了后厨,专门看大厨做这道菜。

“曼曼,对你的承诺,从来不是说说而已。”厉泽川含笑看着她,眼中是满足。

很庆幸,在他还未老去的时候,能碰到她。

纯真、善良、对待事情的冲劲,以及那份简单又质朴的感情,全身上下所有的特质,他都喜欢。

岑曼曼愣愣地看着他,显然是被他突如其来的告白吓到。

等她反应过来,羞红着脸让他把车停在一边。车停稳之后,解开安全带凑到他跟前,并不娴熟的亲吻他的唇。

厉泽川身形一怔,任由她略显笨拙的吻着自己。

感觉到她快要坚持不下去,男人扣住她的后脑勺,反客为主,极尽缠绵地拥吻。

岑曼曼松开揪住他前襟的手,大胆地缠上他的脖颈,是正面的邀请。

黑色SUV停在路边,半个小时才重新发动。

副驾驶上的人脸蛋已经红的不成样,手指颤抖地把衣服整理好。

拿出手机,微信来了消息。

再吃饭之前,她先找的倪初夏,隔了两个小时,才算回过来。

泽阳的女人:“老娘正在陪丈夫,晚上聊!”

一句话,便把她给打发。

……

新兵训练营。

走了一上午,回到宿舍之后,倪初夏果断进屋钻被窝。

厉泽阳把作训服脱掉,穿上平时的便服,走进屋内看到她趴在床上,眉头微蹙。

走过去,将她拉起来。

“你干嘛?”倪初夏闭眼不满地嘟囔。

厉泽阳见她仰卧放在床上,体贴地盖上被子,“你这样睡不健康,躺好了。”

倪初夏睁开眼,没好说:“怎么不健康了?”

“会压迫心脏,也会压到孩子。”厉泽阳按住她的肩膀,就是不让她乱动。

“你的重点在后半句吧?”

倪初夏浅眯起眼睛,哭腔的哼唧道:“果然,你有孩子就不疼我了?原来我就是生孩子的工具!”

“……”

厉泽阳一阵头疼,明知道她在闹着玩,确还是耐着性子哄:“没有的事,不要想多。”

倪初夏哼了哼,硬是拽着他上床,“你陪我一起躺着。”

将头自觉地枕在他肩膀上,蹭着找到舒服的位置。

“我躺着,你等会吃什么?”

厉泽阳揉了揉她的发,低声哄着让她自己睡,自己则起床去厨房做饭。

中午的饭点已经过去,但孕妇体质与常人不大一样,需要多餐,又让裴炎特地去训练营的菜园摘菜送过来。

没有做主食,而是用小米熬了粥,又炒了两盘开胃的菜。

倪初夏在床上躺了一会,觉得身体恢复,起床走出来。

男人站在厨房中,一只手搭在锅台上,另一只手拿起汤勺均匀的搅拌粥。

身姿笔挺,背影傲然。

她走过去,没按套路地环抱他的腰,而是与他并肩站立。

“休息好了?”

两人随意说话聊天,“你煮的粥太香,我躺不住啊。”

男人只笑不语,用盆接了水,又兑热水进去,握住她的手放进去。

倪初夏看着盆中两人的手,笑着说:“我又不是小孩子,洗手还是会的。”

“在我眼里,你不就是孩子。”捞起她的手,用毛巾擦干,牵着她走回客厅。

倪初夏歪头想了一会儿,问道:“那我叫你什么呢?阿扎西吗?”

“什么?”

厉泽阳眉头一皱,没听明白她的话。

“阿扎西就是大叔的意思,不是胡子拉碴,很邋遢的男人,而是像你这样年纪和我这样的少女有一定差距的帅大叔!”

倪初夏很负责任地解释,眨巴眼睛说:“原来也有你不懂得东西。”

他的男人在很多方面都很厉害,唯独对网络上的专有名词或者流行语不熟,像极了现在说的老干部。

“年纪和你有一定的差距?”一大段话,他就关注到这一点。

男人垂头看着她,脸蛋红扑扑的,水润嫩滑,漂亮又年轻的女孩。

反观自己,岁数上的确比她大不少。

“哎呀,那不是重点!”倪初夏急得站起来,仰头和他对视,“如果你是二十来岁的小伙子,我还看不上呢!”

说着,拉住他的手不依不饶。

直到他被闹得承诺以后不会再介意,才罢休。

之后,画风陡然转变,对他的称呼从‘泽阳’、‘老公’变为‘大叔’、‘阿扎西’。

男人只是纵容地看着她,不应答却也不阻止,似乎是等着她自己玩累了。

午休时间到,倪初夏打了哈欠,迷糊地走进房内。

刚躺下没一会儿,包里的手机响起。

接通才知道是黄娟的电话,刚要挂断,就听她大喊:“倪初夏,你爸都快坐牢了,你竟然跑的没影,有没有良心?”

倪初夏冷笑着回:“再没良心,也比你要好。”

“你!”黄娟自知说不过她,也不与她多辩驳,以命令的语气说:“你和那个姓莫的不是朋友吗?让他撤诉!”

其实倪德康如何,她真的不关心,只是那份遗嘱还未改变,他还不能有事,至少在她没成功前,不行!

早知道事情会发展成这样,当初她还不如狠下心来让他就躺在医院,也方便她办正事。

“如果我能解决这事,还用你打电话给我吗?”倪初夏把手机拿开,蓦然听到倪德康的声音,“夏夏,我是爸爸。”

“爸……”

倪德康略带疲惫的声音说:“夏夏,听明昱说你去找泽阳了?”

“嗯,我和他在一起。”倪初夏答。

“现在不是一个人了,要照顾好自己,知道吗?”倪德康平静地嘱咐,像平常时候一样,“泽阳工作特殊,要多理解他,至于公司……”

关于公司的后话,他没再说,将话题绕开后,随便聊了两句,挂断电话。

倪初夏靠在床上发愣,手指攥紧手机。

如果刚才倪德康提及自己的处境,或者埋怨她两句,心里会觉得好受一点,但是他没有。

她一声不吭的离开,等于默认不管他的事,他是伤心的吧。

可是,能怎么办?

她蜷缩在床上,头发凌乱地披散,情绪很低落。

厉泽阳推门进来,看到的便是这一幕。

他走过来,伸手将她揽在怀中,只是轻轻抚着她的后背,“怎么了这是?”

听到他的声音,倪初夏缓慢抬起头,委屈地说:“我没事。”

“都这样,还没事?”

男人捧着她的脸,低声说:“傻,和我还有什么不能说的?”

或许是怀孕的女人太易感伤,又或许是他的嗓音太温柔,眼睛已经泛起水光。

她扑在他怀中,鼻音很重地说:“我、我觉得自己很坏,真的可以狠下心不去管他,但是又迈不出这一步。”

帮他有违道德,对不起瑶姨和少白,可是不管,内心又会难受,犯错的是她的爸爸。

正是这样纠结的心里,她现在很痛苦。

原以为逃离来到这里,就不会再想,可是根本是自欺欺人。

“别这么想,你在我眼里很好。”厉泽阳见她按到自己怀中,轻声说:“这件事不是你的错,也无需你来承担什么,明白吗?”

上一辈的错,本来就与她没有关系。

“你、你知道了?”倪初夏愣愣地问。

“嗯。”厉泽阳点头,轻拍她的脑袋,“把事情交给我,你现在什么都不要想,睡一觉就会好了。”

倪初夏乖乖地躺下,没有多问,握着他的手缓缓闭上眼。

她是相信他的,无条件,所以很多事情也无需多问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感谢

【lululululala】1月票

【lo掌心温差ve】1月票

【rxq1969】4月票

【zhaolu107】5月票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