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58、我就试试它结不结实?【抽皮带】/军少独爱闪婚萌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待她睡着,厉泽阳小心抽回自己的手,拿起她的手机走出房间。

翻开通讯录,拨了电话给厉泽宇。

“堂嫂?”

“是我。”厉泽阳开门见山问:“去找大哥了吗?”

“找了,厉氏金牌律师就在我身边,我把电话给他。”厉泽宇话落,将手机递给身侧的男人。

律师知道通话者的身份,说话很有礼貌,首先做了自我介绍:“厉少将,您好,我是厉氏专聘律师,汪敬。”

“你好。”

厉泽阳并未与他多做客套的寒暄,说道:“想必我堂弟已经把情况和你说过,这次官司缠身的是我丈人,你认为胜诉的几率大吗?”

“你也是明白人,我就实话实说了,几率并不大。”汪敬停顿了几秒钟,叹气说道:“这事非得这时候发现,若是再拖个一年,过了公诉期二十五年,就好办了。”

“通常遇到这种情况,该怎么处理?”厉泽阳好学地问。

虽然倪初夏经常开玩笑说他是行走的百科书,但对于法律方面,虽懂,却不精通,是要虚心请教。

“一般这种情况如果对方愿意私了,那是最好,但如果对方不愿意,就只能尽量减轻判刑。”汪敬说的很直白通俗,也足以让人明白。

厉泽阳沉默了片刻,拜托道:“汪律师,我可能还有几天才能回来,这段时间麻烦你多费心。”

“这我会的,厉少将您放心。”汪敬应承下来,在挂电话之前,问道:“其实据我了解您丈人的大儿子也是位律师,在业内口碑也不错,能否联系到他?”

“不用。”

厉泽阳不假思索拒绝,没等他说完,将电话挂断。

从厉泽宇口中得知这件事之后,他就让裴炎暗中打探,自然知道倪德康这件事被曝出来,也少不了倪明昱的推波助澜。

他不从中作梗就算不错,也不指望他能帮上什么忙。

……

倪家,临江别墅。

黄娟握着手机在客厅来回走动,脸上异常焦急。

走到倪德康跟前,埋怨道:“好不容易联系上她,你怎么一句话都不问?”

“我这事就不要拖累她了。”倪德康平淡说。

他已经看开,与其到处求人,倒不如就这么进去,运气好几年就出来,运气不好死在里面,也是自己的命,怨不得别人。

“你、你就那么想坐牢?!”黄娟不可思议地看着他,蓦然坐在他身边抹眼泪,“德康,你是不是还再生我的气?”

“没有的事。”倪德康摇头。

“那你为什么那么冷淡的对我?我是真心实意为你好的,你如果坐牢,我怎么办?这个家又该怎么办?”

黄娟哭得梨花带泪,最后扑倒在他怀中,“德康,我们去求求莫少白吧!”

倪德康头疼地摁着眉间,没说话。

求就能有用吗?

他很清楚当年做的那些事是不可饶恕的,莫少白恨透了他,又怎么会轻易放过他?

只是遗憾,等不到自己的孙子落地。

黄娟拧着眉,见他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,暗自咬牙。

抑制住自己的心情,平心静气地和他聊着这些年的事情,就在找机会绕到遗嘱上面。

“初夏突然离开,公司就这么放任不管吗?”

“公司有高层在,暂时不会有事。”倪德康接话,难得平心静气说话,倒是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,“夏夏现在怀孕,精力肯定不够,还是要聘用一位CEO。”

黄娟愣了一下,显然没有料到倪初夏竟然怀孕了。

掩饰心中的惊讶,将话接了下去。

许是倪德康真的太需要一个突破口,也或许是黄娟的诱导正确,两人聊天像是回到未曾冷战时期。

黄娟觉得时机到来,有意无意地提及遗嘱的事情,套出替他拟定遗嘱的律师是谁名谁,还知道下次约定的时间。

接下来,她只需要等待时机就好。

倪初夏不在珠城,公司无人看守,家里也没人,不正是给她机会吗?!

*

下午时分,厉泽宇开车来到倪家,同行的还有汪敬律师。

倪程凯将两位带进别墅,贴心泡了两杯茶之后,却二楼叫倪德康。

倪德康下来,厉泽宇向他说明了来意,并告知是这一切都是厉泽阳吩咐。

“你说,你们是泽阳派来的?”

没想到厉泽阳会专门让人来帮他,倪德康眼中满是诧异。

“倪先生,的确是我堂哥让我们来的,这位汪敬律师是厉氏的金牌律师,他会帮到你的。”厉泽宇介绍完,朝身侧人使了眼色。

之后,汪敬开始于倪德康进行简单的攀谈。

大抵就是问报道中的真实度是多少,刚开始倪德康多少会抗拒,对一个陌生人吐露这些不光彩的事情,做不到坦然处之,后来汪敬让厉泽宇避开,客厅只余下两人,便好了很多。

“您说当初要求那位医生把孩子处理掉?”汪敬不确定地问。

倪德康抹了把脸,点头说:“嗯,我想着只有这样,他就暂时没精力去调查那些事情。”

汪敬心里略带寒意,稳住心神问:“除了您刚刚说的那些人,可还有人知道这件事?”

“当年知晓的人只有那么多,后来陆陆续续有人知道。”倪德康脸色发白,把可能知道实情的人名字说出来。

汪敬一一做了记录,开口叮嘱说:“倪先生,今天的事情不要再和第二个人提及,就是再亲近的人也不行。”

“这、我知道的。”倪德康点头。

起身送他俩开时,略有激动地握住他的手,“汪律师,我这种情况是不是很严重?”

汪敬心中做了估计,说道:“情况并不乐观,你也要做好准备。”

“我知道,多谢你能帮忙。”

汪敬在离开前,又叮嘱了一遍,今天与他提及的事情,谁都不要再提。

汪敬把本子收好,坐车离开倪家。

直至到家,他才拨通了厉泽阳的电话。

说话的是位女人,汪敬不确定地问:“这电话不是厉少将的吗?”

“找你的。”倪初夏心中虽然奇怪,却还是把手机递给厉泽阳。

男人拿起电话,听到那端说有很总要的事,他推开门走出屋子,“说吧。”

“厉少将,我大致把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解清楚,已经有办法处理,但需要你的帮助。”汪敬开门见山。

“尽管说。”

“说之前,您要做好心理准备。”汪敬沉默片刻,组织好语言后,说道:“当年莫少白和林瑶孕有一子,生下后医生断定为夭折,实则是倪德康买通医生要秘密处理掉这孩子,这事对方应该还不知道,一定要想办法瞒下来。”

厉泽阳面上并无太大变化,沉默片刻说:“我会处理,你继续说。”

“还有当年莫少白父亲莫问天的死,似乎也与倪德康有关,但他对这件事好像很排斥,并不愿意透露。”为了方便陈述,都以姓名称呼。

“这事我会着手查清楚,还有什么?”

“其余暂时没有。”汪敬说完,背后已经浮起冷汗。

他接过那么多形形色色的案件,却没有这一起来的令他感觉累。

刚开始接手的时候,他就以为是一起经济纠纷案,却没想到这里还隐藏了两起命案。

只能感慨,豪门世家水太深,又有几家是干净的。

*

倪初夏换好衣服出来,在宿舍转了一圈没见到他,便推门出去。

男人站在树下,望着远处的风景,目光悠远有深意。

太阳并未落山,点点余晖洒落在他身上,凉薄散去,是给人安心的暖意。

大抵是想的太入迷,连她走近都没有察觉。

倪初夏站在一块花岗岩上,抬手蒙住他的眼睛,压低嗓音问:“猜猜我是谁?”

男人下意识握住她的手,低声喊了声,“老婆。”

这一声落在她心里,像是树木扎了根,再也去不掉。

她慢慢松开手,含笑看着他转身,随后直接扑到他怀中。

“都有孩子,以后不准这么冒失。”厉泽阳见她从花岗石上抱下来,连地都没让她下,转身就要回去。

倪初夏不高兴,环住他脖颈耍赖,“我不回去,总闷在房里对孩子也不好。”

两人额头相抵,鼻尖相碰。

“知道用孩子做借口了?”男人低喃出声,语气中尽显宠溺。

倪初夏弯下漂亮的眼睛,亲了亲他的下巴,“那你就说陪不陪我?”

厉泽阳跨步走出院子,开口说:“抱紧了。”

考虑到身份的缘故,男人朝着训练场地相反的方向走去。

夕阳余晖,两人的影子交织、拉长,从远处看,似一副唯美的画面。

虽然走的路比较偏,但总还是能遇到人。

刚开始还觉得没什么,后来倪初夏觉得不好意思,开口说:“你放我下来吧。”

厉泽阳依着她,将她放下来,却顺势牵住她的手。

挣脱不开,倪初夏用言语威胁:“被人看见小心要你做思想报告!”

“这里只有我让别人做思想汇报的份。”男人不吃这套,看向她的表情高深莫测。

行,你牛逼!

倪初夏白了他一眼,任由他牵着向前走。

人还真是奇怪,她缠着他的时候,也没见他这般,等她态度冷淡,却被他桎梏。

厉泽阳心中与她想的并不一样。

偏头看着她,表情俏皮,眼中始终带着浅笑,洋溢着幸福与满足。

听完汪敬的那番话之后,他曾动摇帮倪德康的决心,可看到她笑弯下的眼睛,便不再有任何顾虑。

仿佛,所有的坚持在她这里都不算什么,原则也起不到任何约束作用。

一心一意,只希望她能好。

虽然她内心对于倪德康的事情是纠结、无助,但更多应该是偏向于他能平安无事。

法律的追究,他无法抹去,但让他少受点苦,还是可以的。

散步回来,正巧碰到裴炎和张宇,两人有事找厉泽阳。

之后,厉泽阳便与两人离开。

“少爷,司令来电话,希望您能在这多待几天。”裴炎把要说的好事情说出来。

厉泽阳严厉拒绝:“说好集训一个月,我不会少一天,也别想再多。”

“可是……司令的意思是夫人留在这陪您,多少天对您来说也都一样。”裴炎把厉建国的话一字不露说出来。

“告诉爷爷,我们后天就回去。”厉泽阳没理会他的话,反而让他传话。

裴炎一阵汗颜,连连说是。

说实话,他也希望少爷能留下,这样他的任务也轻松一点。

厉建国明确说,他们两人必须有一个人要在新兵训练营待到军演前,看少爷坚决的样子,毋庸置疑这个倒霉蛋会是他自己了!

三人一路来到办公室,张宇把自己连的事汇报一遍,也就离开。

办公室,只留两人。

“上次让你着手调查的事,有眉目了吗?”厉泽阳翻看了几页新兵测验报告,抬眼问。

裴炎愣了一下,没料到他会问这个,反应过来后,说道:“过去太长时间,那些人基本都搬家了,效果甚微。”

“继续盯着,有情况随时告诉我。”厉泽阳似是知道会是这样,也没多问,抽出一张A4纸,写下几个名字和最基本的信息,递给他。

“少爷,这是?”

厉泽阳吩咐:“这些是倪德康犯事的知情者,想尽办法封住他们的口,至少在判决下来之前。”

倪德康……那不是夫人的爸吗?

裴炎稍稍怔住,反应过来后,把纸张收好,保证会完成任务。

“秘密执行,切记不要在夫人面前提及。”厉泽阳再三叮嘱。

“明白。”

“下去吧。”

男人摆手让他下去后,摁住眉心,脸上显露疲惫。

最近高强度的训练模式,加上需要操心的事,光靠晚上那点时间休息,并不够。

让裴炎着手的是二十多年前买通医生换婴的事情,处理好,只要倪德康一口咬定并无伤害婴儿的故意,是有回旋的余地。

但莫问天的死,半年前并没有查到什么,所有的线索到倪德康助理那边就全部断掉。

他查不到,莫少白那边也该是如此。

只要在开庭受理案件之前,知情者全部封口,这事就算解决。

……

从新兵训练营离开的那天,气温降了几度,乌云密布,阴沉的厉害。

果然,车还没有到临海苑,就下起瓢泼大雨。

倪初夏靠在座椅上,听着雨水打在车窗的声音,打了哈欠,整个人显得懒洋洋的。

厉泽阳问:“困了?”

“没有。”

倪初夏强撑起精神,睁大眼睛,没一会儿,上下眼皮开始打架。

趁等待红灯的时候,男人把衣服脱下给她盖上,见她只是哼唧两声,无声笑着没说话。

直接将车停在临海苑车库,小心抱着她走回别墅。

家里阿姨听到动静,迎上来,见此番情况,识趣的没有说话。

厉泽阳将她抱回主卧,安顿好之后,再次下楼。

“厉先生,饭菜已经准备好。”阿姨把碗筷布置好,关切地询问:“厉太太要怎么办?”

“我会给她准备。”厉泽阳坐下来,慢条斯理地吃着饭。

阿姨听他这么说,就决定告辞离开,就听他说:“外面雨势挺大,可以在这里住一晚,明天回去。”

“厉先生,不用了,走出这里就是公交站台,很方便的。”

阿姨推脱,最后握着伞离开。

临走前,一直表达对厉泽阳的感谢。

在很多人家做保姆,但独独这一家令她觉得自己是被尊重的。

两位新婚夫妻平易近人,虽然是在他们家做家政,却没有令她感觉自己是低人一等。

厉泽阳吃完饭,在一楼客房洗了澡。

知道她醒来会饿,从冰箱里拿出食材,想着重新做点饭菜。

等倪初夏醒来,已经是夜里九点钟。

她揉着眼睛从床上坐起来,发现房里只有她一人。

掀开被子起床,推门出去,看到书房的门虚掩,她蹑手蹑脚走进去。

男人坐在书桌前,只有那一盏灯亮着。

倪初夏走过去,趴在桌上,笑着弯下眼睛,“在忙什么呢?”

“那些新兵蛋子的测试单出来,正在筛选。”厉泽阳没瞒着,说话的时候,目光一直盯着桌前的电脑。

“一般都是怎么筛选的?我能帮忙吗?”

倪初夏一听,来了兴趣,表情就像是上学时候老师让同学批改作业一样。

厉泽阳抬眼笑看她,招手道:“过来。”

倪初夏屁颠屁颠儿跑到他身边,在看到屏幕上密密麻麻的曲线时,打了退堂鼓,讪笑道:“你继续,我去找点吃的。”

男人握住她的手,起身带着她走出书房。

下楼后,让她坐好,他走进厨房,开始把先前做好的饭菜和夜宵热好。

“太丰富了吧?”倪初夏感慨,迫不及待动筷子。

把菜尝遍之后,直接用手拿起做的糕点,脸上洋溢着幸福。

厉泽阳见她如此满足,眼睛氤氲笑意,起身把微波炉热好的牛奶端出来,“吃完把牛奶喝了。”

“你先放……”

倪初夏手没指到位置,心里一阵犯恶心,迅速用手捂着嘴。

在厉泽阳说话前,起身冲到卫生间里,弯腰趴在洗漱台前吐起来。

男人紧随其后,除了揽着她,轻拍她的后背,什么也做不了。

“我没事。”

干呕结束,倪初夏靠在他身上。

厉泽阳扶着她坐在客厅沙发上,倒了杯热水给她。

好半天,才出声询问:“好点了没有?”

听出他话语中的责备与疼惜,倪初夏重重点头,“已经好多了。”

得知自己怀孕之后,她就在网上看那些孕期该注意的,自己也都照做,只是孕吐反应,倒是不知道该怎么解决。

“还想吃东西吗?”厉泽阳体贴地问。

倪初夏起身走到饭厅,看着桌上的食物,没了胃口。

“不想吃就不吃,别勉强自己。”厉泽阳揉了揉她的发,直接将她抱起来,走上楼。

在他要进主卧时,倪初夏打断他,“去书房吧,我现在也睡不着。”

厉泽阳依着她,两人又回到书房。

之后,两人各忙各的。

男人继续评估留谁,而倪初夏则用笔电接收文件,互不干扰。

一个小时后,倪初夏放下笔电,撑着脑袋看着认真工作的男人,唇角溢出笑容。

看了一会儿觉得不过瘾,她起身走过去,拉开他的胳膊,坐在他腿上。

厉泽阳哭笑不得看着她,“你这样我怎么工作?”

“那我无聊啊,你说怎么办?”倪初夏缩在他怀里,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戳着他的胸口。

男人拿她没办法,只得任由她骚扰自己。

这时,倪初夏已经从胸口,转移到他的皮带处,一时用力,直接把皮带扯出来。

厉泽阳眸中转深,轻哼了一声,示意她解释一下。

她望望天,望望地,最后一脸无辜地看向男人,“我就是试试它结不结实?真的!”

怕他不相信,后面还着重强调。

男人薄唇微抿,眸光潋滟光泽,掰正她的身子说:“我听说怀孕的女人欲望都很高,你要是想要直接和我说,我又不是不给。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感谢

【CC0709】9鲜花、1钻石

【只背双肩包的老姑娘】1评价票、5月票

【lw19781018】1月票

【604624712】1月票

【jacklors】6月票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