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59、以后再也不调戏你了!/军少独爱闪婚萌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你流氓!”

倪初夏抬手抵住他的胸口,目光染着惶恐道:“你才想要,我一点都不想!”

厉泽阳轻声笑起来,虽短促,却还是能听出此时此刻心情的愉悦程度。

“啊……好困,要去睡觉了!”

倪初夏从他身上起来,刚准备离开,身体失重,人已经被他抱起来。

还没有所反应,人已经被按在书房的沙发上,三下五除二扒光了衣服。

“卧槽,老娘怀着孕呢!”倪初夏拍打他胸口。

“快起来!”

“呜呜呜……老公,我错了,以后再也不调戏你了!”

她就是一时兴起才会解皮带的,想看他的反应,怎么就成这样了?!

男人上下其手,小心地避开她的小腹,听着她的求饶与谩骂,眼中的笑意经久未散。

折磨人的拉锯战开始,等她稍稍恢复意识的时候,已经躺在床上,而厉泽阳则去了浴室。

回想刚才发生的事,虽然没到最后,却仍旧令她面红耳赤。

深刻认识到,男人的流氓功底,要么不流氓,流氓起来不是啊!

厉泽阳洗完澡出来,神清气爽,望着床上装死的某人,声音醇厚低沉还带着丝丝满足,“下次再耍流氓,干到你下不了床。”

“……”

倪初夏无语望天花板,她真的错了,就不应该仗着怀孕挑衅他。

掀开被子上床,男人抬手撩起她的长发,哑着嗓子问:“刚刚可还满意?”

“屁!”

口是心非地瞪了他一眼,一点都不满意!

厉泽阳揽住她的肩膀,好笑地说:“我有的是办法收拾你,以后做什么事都要慎重,知道吗?”

“滚!”

明明是炫耀,到最后硬变成了说教,表脸!

面对她的这般,厉泽阳也不恼,轻拍她的脑袋,安抚着说:“睡吧。”

“宝宝想听爸爸唱歌,不然睡不着。”倪初夏趴在他怀中,提出要求。

男人低头看着她,眸中转深,说道:“运动比唱歌管用,要试试吗?”

“……”

卧槽!

倪初夏顺势枕在他胳膊上,快速闭眼。

听着耳边传来平稳的呼吸声,厉泽阳侧过身,手指并拢捻起搭在脸上的碎发,低头亲了亲她的额头。

良久,都未能睡着。

视线落在她的小腹上,他的手没敢去触碰,只是看着,目光灼热。

那里,正在孕育他们的孩子,是一个家庭的延续。

脑海中已经在构想一系列事情,如果是女儿,希望她能如她妈妈那般漂亮、可爱,若是儿子,也希望更像她一些,自己的性子不讨喜,像她才好。

等TA学会走路,会牵着TA在临海苑附近散步,再长大一些,会参加TA的家长会,陪着TA一起成长。

当初,他没能感受到一个家的温暖,所以格外的珍惜两人在一起的时候,哪怕会小吵小闹,但都是生活的调剂品,最终会牵着认定的那一个人走下去,白头到老。

由一个还未成型的孩子,生出这么多感慨,足以见得他的期盼。

男人将视线收回,落在她脸上。

手指分外温柔摩挲她的脸颊,轻声唤着她的名。

翌日。

倪初夏醒来的时候,太阳已经升的很高。

她蓦然坐起来,懊恼地揉着头,说好今天去公司,现在过去中午都下班了!

掀开被子下床,站在洗漱台前,看着脸色恢复如初,唇角略微扬起。

她捧着脸,对着镜子做鬼脸,“白里透红,不错,继续保持!”

偏头时,正巧与靠在门边的男人对视。

“你走路怎么没声啊?”冷不丁看到还是被吓了一跳。

厉泽阳指了指她的脸,“是你太投入。”

‘自恋’两个字没说出来,只是隐晦地指出。

倪初夏不但没觉得不还意思,反倒问:“难道娇俏漂亮的老婆不好看吗?”

男人走过来,抱着她走出来,由衷赞美,“好看。”

“和那些明星比呢?”她继续问。

“你比她们好看。”厉泽阳不假思索回。

小尾巴已经翘上天,倪初夏笑得合不拢嘴,搂住他的脖子献上一吻。

“换衣服,楼下有人找。”男人将她送进衣帽间。

倪初夏挑选衣服,随口问:“谁啊?”

“莫少白。”

拿着衣服的手顿了一下,好心情就这么消散。

最终,随便换了套衣服,就和他一起下楼。

莫少白坐在沙发上,视线落在桌上冒着热气的茶杯上,有些愣神。

听到动静,他抬眼看过去,见到倪初夏时,清澈的眼中略微闪着光亮,只是触及她身后的男人,心中是难以掩饰的失落。

倪初夏走过来坐下,问道:“你怎么会来?”

厉泽阳则进厨房,替她拿早餐。

家政阿姨本不想多管,但觉得不说心里又过意不去,“厉先生,这位小伙来这不止一次了。”

厉泽阳摆盘的手停下,抬眼看过去。

“您和太太不在家的时候,我就经常看到他在附近转悠,原先也不知道他是来找厉太太的,后来忍不住上前问了两句,才知道他是来找太太的。”阿姨说着,一直观察他的表情,见他无异才继续说:“他说对不起太太,想要当面和她道歉,我已经告诉他太太去找您了,但今天……”

她不懂年轻人的事情,但听那小伙子的话难免会令人遐想。

他和厉太太的年纪相仿,又那么悲情地过来找人,就怕是以前两人有过什么。

这边阿姨在胡思乱想,厉泽阳并未说话,把早餐热好后,端出去。

“把早餐吃了再谈,怕你不舒服,牛奶就省了。”男人嘱咐好,看向莫少白,与他对视后,略微点头。

“你上楼帮我把包收拾一下,等会要去趟公司。”

倪初夏交代完,端着盘子吃起早餐,含糊地说:“我知道你心里对我有愧疚,其实我也一样,但是事情早就已经发生,我们改变不了,就只有接受。”

这几天,她茫然过、痛苦过,只是经历那些之后,发现事已至此,也只能咬牙接受。

“初夏,我并不想伤害你,但是……”

事关他父亲的清白,母亲这么多年的痛苦,和一家人的分离,又怎么能什么都不做?

“我明白的。”倪初夏打断他,轻声说:“如果是我遇到这种情况,我也会这么做的。”

甚至,会比他做的还要果决。

“谢谢你、能理解我。”莫少白捧着茶杯,眉宇是难得的轻松。

“我可以理解你,但无法原谅。”倪初夏抬头让眼泪回流,“无论他做错了什么,始终都是我爸,我不会为他向你请求什么,也不会帮他隐瞒,但,我可能短时间无法面对你,是我的问题。”

以前,她因为莫少白的身世对他持同情之心,后来得知他是瑶姨的儿子,就希望他能好好生活,与他成为亲人,但发生这一系列的事情之后,真的做不到与他心平气和坐在一起聊天。

这时,厉泽阳下楼,察觉她表情不对,开口让莫少白先离开。

“还要去公司?”

倪初夏抿唇点了点头,“总把事情推给方旭也不好。”

厉泽阳见她坚持,只是说:“我陪你去。”

之后,男人拿着钥匙先去车库取车。

倪初夏准备出门时,男人落在桌上的手机响起,见电话是厉泽宇的,便接通。

……

坐上车,倪初夏魂不守舍。

直到男人喊她好多声,她才应下,“嗯?什么事?”

“想什么这么入迷?”厉泽阳问。

倪初夏靠在座椅上,沉思良久,说道:“泽阳,我爸的事,不需要你做什么?”

“你……”

怎么知道?

这件事他是瞒着她做的,为得就是不想让她知晓。

“泽宇告诉我你在想尽办法去帮他,但是真的不需要。”倪初夏平复心情,说道:“犯错就应该受到惩罚,你应该比我更清楚这一点的。”

她清楚他对正义的追求,不想让他因为自己而违背他的底线。

“夏夏,你知道他犯得那些事意味着什么吗?”厉泽阳把车停在路边。

“我当然知道,所以才更不希望你插手。”倪初夏握着他手,红着眼睛说:“他被判刑我是会难过,但算是给少白、瑶姨以及早逝的莫叔叔一个交代。”

厉泽阳反握住她的手,开口说:“好,我答应你,不插手。”

倪初夏身心放松,解开安全带扑到他怀中,“我知道你这么做都是为了我,不想让我失去爸,同样的,我也不想让你失去你所坚持的。”

*

倪氏建材。

车停好后,两人并肩往公司走,站在远处就看到门外聚集不少记者,几乎是见人就上前询问。

面对这种的情况,倪初夏已经不陌生。

当初倪氏出现危机,她单方面解除与韩立江的婚约,和今天的情况无异,甚至在那群记者中,她都能认出几个眼熟的。

在两人靠近时,眼尖的媒体记者看到,一窝蜂跑过来。

“倪总,关于你父亲二十多年前的行为,你怎么看?”

“你身侧的先生是珠城厉家人,请问他会出手帮忙吗?”

“倪总,倪氏近日股票大跌,引起股民不满,你作何解释?”

“……”

问题接踵而至,一个比一个刁难。

厉泽阳将她护在身后,目光凛冽地扫向众人,“让开!”

媒体记者皆是一愣,一时都忘了发问。

将她护着进公司之后,厉泽阳转身走出去,“把照片全部删了。”

“先生,您放心,我们登报的时候会打上马赛克的。”有人心有不甘,企图说服。

“城西厉家的规矩,不遵守也行,立刻滚出珠城!”厉泽阳危险地眯起眼,步步靠近讨价还价的人。

“我……我现在就删。”那人哆嗦地开始删照片,脸上已经浮现惊恐。

他们只是报社的记者媒体,根本惹不起大人物。

在他们入行的时候,就有很多关于城西厉家的传言,世代军官世家,除却在国家新闻上露面,不曾有一家私人媒体报道过。

据说有人曾经蹲守在军区大院,照片是拍到了,但他所处的报社关门了。

还有人直接以军属的身份混进去,设备都没打开,就被军区其他军官赶了出去。

虽然这些都是很多年前的事情,但不久前,厉家二少爷出现在众人眼中,只是当晚出现的媒体,一律被开除,网络平台出现他的照片几乎都是秒删,可见后台的强硬。

没有人敢惹他,只稍一眼,拼命拍的照片就要被删掉。

等外记者全部都散掉之后,男人才重新回到她身边。

倪初夏从包里拿出手机,迅速对他拍了张照片,得意地说:“你说我这张照片值多少钱?”

“不值钱。”厉泽阳任由她胡闹,并没有阻止。

“各大家媒体没有你的照片,我这可是唯一的,肯定值钱。”这么说,心中已经开始盘算,等真的穷到极致,真可以靠他挣钱。

“小脑袋瓜又在想什么?”男人抬手轻弹她的脑门,“珠城没有一家敢报道厉家的人和事,所以没人会花冤枉钱。”

等于,照片拿到手,也不能报道,谁会做亏本的买卖?

“是吗?”

倪初夏皱着眉,挽住他的胳膊问:“这又是为什么呢?”

厉泽阳解释:“爷爷很讨厌用媒体来炒作,早年就已经和珠城的媒体圈打了招呼,所以厉家算是那一行的雷区。”

“前不久不还报道大哥了吗?”

那时候不少媒体跟风报道商界精英厉泽川,虽然报道内容差不多,但每家的点击量都是很多。

“他经商,必然要有媒体哄抬,才能转为商业价值。”厉泽阳不以为然。

“啧啧啧,所以你们就是霸道。”

典型的就是我让你报道就得报,不让的时候,就必须得遵守。

厉泽阳点头,“可以这么理解。”

来到办公室,屁股还没落椅子,方旭风风火火赶过来。

“哟,你这消息挺灵通啊!”

倪初夏在看着他手里拿着文件,收起漫不经心的样子,问道:“找我什么事?”

“董事会的那些人都快炸开锅,现在还在我办公室闹呢!”方旭颇为头疼。

股价一直跌,也不是他能控制的,找不到大BOSS和董事长,拿他这个打工的人撒气,也真有他们的!

“我也没办法。”倪初夏坦诚地说。

当初能让倪氏撑下去,完全是因为知道公司缺什么,可如今是整个公司的信誉出了问题,创始人是罪犯,让她怎么出招?

方旭拉开椅子坐下,“那也不能破罐子破摔啊?”

倪初夏双手环胸靠在一边,沉默不语。

这时,办公室门被推开,厉泽阳端着热水进来,放在桌上叮嘱她等会喝。

方旭在看到他的时候,蓦然站起来,显然是没料到他也在。

“这事你再想想,我先走了。”

撂下这句话后,他便离开。

倪初夏翻了白眼,坐回老板椅上,开始看这几天堆积的文件。

通过采购部的数据,能看出工厂产量锐减,怕是很多客户已经另谋别的公司合作。

男人拉开椅子坐下,问:“情况很糟糕?”

“嗯,不乐观。”倪初夏双手交叠托着下巴,眨巴眼睛说:“公司成这样,正好我又怀孕,不如撂摊子不干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“可行。”厉泽阳答。

莫少白的种种行为,除了在针对倪德康,就是倪氏建材。

开庭受理此案之后,公司必然会受到牵连,保不保得住是个问题,就算保住了,大概也只留下一个空壳子。

与其整日为一个不会带来利益的公司奔波,倒不如尽早放手。

知道他是支持自己的,倪初夏弯下眼睛,笑得很开心。

随后,她起来拽着他离开公司。

坐上车,厉泽阳再次问:“真的决定了?”

倪初夏点头,是从未有过的坚定,“走吧,以后它如何与我就没有关系了。”

她需要突破,就是告别过去。

半年的坚持,虽然付出与回报不成正式,但她无怨不悔。

只是如今不想再用‘因为公司是爸爸和妈妈奋斗的结果’这类想法做束缚,想活的更自在一点。

更何况,一切悲剧的发生都是因为倪氏,离开才是最好的选择。

她就是这样的人,认定到死都会坚持,可一旦觉得坚持无意义时,就会果断放手。

正如,当初她放下一切,徒步去穷游一样。

见她从离开公司到现在,脸上一直洋溢笑容,不由问:“这么开心?”

“当然开心啦,不过你就惨了。”

“怎么说?”男人有一搭没一搭与她聊着。

倪初夏偏头看着他,笑着说:“以后都不用朝九晚五,每天都缠着你,难道不惨吗?”

厉泽阳哭笑不得,没回话。

“我暂时不想回家。”

倪初夏提出要求,“你都没陪我逛过街,去逛街吧。”

“好,那就去厉氏大厦。”厉泽阳打了一拳方向盘,调转方向,汇入车道。

*

到达商场,倪初夏拽着他先进了男装店。

导购员跟在倪初夏身边,介绍春季新款,眼睛却一直偷瞄厉泽阳。

倪初夏移步挡住导购员的视线,似笑非笑地问:“你觉得我丈夫穿哪一款好看?”

“宝蓝色与他很搭,您可以让他试一试。”导购员说出自己的想法。

倪初夏微笑,从她手里拿了浅灰色,“我喜欢这一件。”

呃……

导购员脸上的笑意有些僵硬,说道:“这件也不错的。”

最终,两件都没试成,厉泽阳不喜欢这个款式,嫌太骚包。

路过一家专门卖情侣衣服的店,倪初夏眼睛略微发亮。

厉泽阳察觉,停下说:“进去看看吧。”

两人走进店里,倪初夏认真挑选款式,脑中想着厉泽阳穿上的模样。

“美女,我们家的情侣服装是专门定制的,每种款式只有两件,男款女款各一件,也就是说买了绝对不会撞衫。”导购员走过来,开始介绍。

“什么牌子?”倪初夏翻开领口,研究半天没看出是什么logo。

“华人美女创立的牌子,LR。”

导购员拿出logo用手比划,的确是狂草英文字体的LR。

倪初夏一听,美眸浅眯起来,“你说的是卢静雅创立的品牌吧?”

“对,美女也知道我们老板吗?”导购员眼中满是崇拜,侃侃而谈,“这家店是前不久才开的,因为我们家老板和厉氏有合作,所以才在这设了专柜。”

“是吗?”

导购员见她并无兴趣,继续说:“美女,这些款式有很多都是我们老板亲自设计的,绝对是独一无二的。”

此时,厉泽阳走过来,“喜欢就买吧。”

倪初夏抿唇一笑,随便指了两款,“各拿一套,女款的尺码要不一样。”

“给大哥和大嫂的?”厉泽阳一猜便知。

倪初夏大方点头,坏笑着说:“是啊,这可是卢静雅亲手设计的情侣装。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我只是想写自己心中的故事,想表达人在法律道德与亲情面前的抉择,更想写出男女主通过这件事更加契合,可能处理不好,让读者对男女主有看法,如果有人因此接受不了这样的情节,也没办法,毕竟情节一早就定好,您可以选择不看,或者跳过(第一次让读者跳订,哎……没办法)。

【这也是】

感谢

【xisha82】1月票

【emilyzll】5月票、1评价票

【152**8882】1月票

【xbby0910】1月票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