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60、小婶婶流氓,只有我老婆才能亲我的/军少独爱闪婚萌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对于她的恶趣味,男人没阻止,掏出卡付了钱,拎着纸袋离开店里。

午饭在商场解决,把买的东西放进车里,徒步去了厉氏。

快要到的时候,倪初夏发了消息告知岑曼曼,待两人到的时候,她正站在门外等着。

“曼曼,带我去见大哥。”

“你悠着点。”岑曼曼小心扶着她,生怕她磕着碰着。

“哪有那么娇气,TA很坚强的。”倪初夏被她的紧张模样逗笑,示意厉泽阳把东西交给她。

“大嫂。”厉泽阳点头示意,有礼貌地打了招呼。

虽说岑曼曼在年龄上比他要小,但身份在那,不能忽略。

“送我的?”岑曼曼眼中划过疑惑,不明白怎么会突然送衣服。

倪初夏点头,“送给你和大哥的。”

没等她反应,她把自己做的决定告诉她。

“一个女人管理公司的确很辛苦,决定放手你也能轻松不少,尤其现在还有了宝宝,身体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岑曼曼表示理解,可以说不论她做出什么决定,她都会无条件支持。

三人坐上电梯,来到厉泽川的办公室。

艾琳见是自家老板的亲人,并没有走程序去通报。

“…临市那边的房价已经饱和,近期不会有上升的趋势,再炒也没意义……这我知道,旅游业倒是可以考虑……”

厉泽川正在和人通话,见有人进来,手指比划让他们先坐下。

三两句话把事情解决,他走过来说:“回来去厉家了吗?”

“就等着和大哥大嫂一起去了。”倪初夏发出邀请。

厉泽川想着明天周末,能那边住一晚,定下时间:“那就今晚吧。”

定下时间,倪初夏和厉泽阳并没打算走。

艾琳端了四杯水进来,准备离开时,刚巧见岑曼曼把纸袋中的衣服拿出来,觉得衣服款式很眼熟,刻意放慢脚步。

最后,怕他们看出端倪,才走出办公室。

回到秘书室,她翻看桌上的文件,搜寻无果后,打开搜索软件,把衣服的特征输进去。

“我就说怎么会看着熟悉呢!”

看到出来的搜索结果,恍然大悟。

“嘀嘀咕咕说什么?”张钊走进来,把文件放到桌上。

艾琳看着他欲言又止,不知道该不该与他说。

“有话就说,咱俩还有什么不能说的?”张钊搬了板凳坐下,俨然一副‘你尽管说,我绝对会保密’的表情。

“我刚看到老板娘手里拿着LR设计的衣服。”

张钊‘嘁’声,“这有什么?说明咱们老板娘大度,知道厉氏和那边有合作,不闹不怒的。”

“是情侣款!”艾琳着急解释,感慨道:“没想到老板娘看上去温温弱弱的,招数却是这么的厉害。”

卢静雅想尽一切办法与厉氏攀上关系,如张钊所说,岑曼曼不怒不恼,实则内心早就想好对付她的招数。

和老板一起穿上LR设计的情路装,气死死缠烂打的前任。

张钊心里也觉得痛快,能做老板娘自然不一般。

办公室内。

岑曼曼把衣服拿起来在身上比划,笑着说:“挺好看的。”

“嗯,情侣款的,有机会可以和大哥一起穿。”倪初夏懒懒地靠在真皮沙发上,目光若有所思。

“他平时都穿西装,很少有机会穿这种休闲款的。”岑曼曼难得没害羞,话语中难免有失落。

毕竟才二十来岁的小姑娘,心智再成熟,也希望和自己喜欢的人做些有意义的事。

不过,她知道,于她有意义的事,可能于厉泽川而言,就是无聊。

“总能找到机会穿的。”倪初夏不以为然地说。

她送这衣服,可不光是为了让他们两人穿的!

厉泽川正在与厉泽阳攀谈,听到两人讨论到自己,看过来。

视线先是落及她的脸,捕捉到她眼中一闪而过的失落,而后才看到她手里的两套衣服,眉头略微皱起来。

他的记性一向不错,虽然没有到过目不忘,但也差不了多少,自然能看出这件衣服是出自哪里。

瞧倪初夏轻松慵懒的模样,大概是知道出处,知道却仍旧送过来,心思不浅。

最终收回视线,问身侧的男人:“回来倒是轻松,去逛街了?”

“就在厉氏大厦逛了一会。”厉泽阳回答完,下巴微抬指着那两套衣服,“夏夏选的,说是要送给你和大嫂。”

厉泽川无奈笑起来,“曼曼是交了位好朋友,真是什么事都为她考虑好了。”

“对待大嫂的事,比对待自己的事还用心。”

这话乍一听倒没什么,但韵味悠长,明显是吃味了。

厉泽川只是笑,没再接话。

若是岑曼曼知晓衣服是出自LR,那么她定然不会收下,更别说穿了。

倪初夏这么做,用意很明显,就是替她给卢静雅下马威,可见其用心良苦。

只是,对待LR这件事,合同未签,一切都会有变数。

除却那几位高层,其余都是保留意见,最后是否合作的决定权还在他手里。

厉氏与LR扯上关系,那么与卢静雅见面的机会无形中会增加,他向来讨厌在处理公事上提及私事,这个合作不会成功。

见两位男士没说话,倪初夏起身坐到厉泽阳身边,偏头问:“大哥,你对建材领域感兴趣吗?”

“暂时不予考虑。”厉泽川答。

珠城的房产生意一直不错,这就带动了建材领域的发展,但这也是表面的,近年来正荣、盛源等几个大公司都涉及这方面,竞争大、不划算。

“真的不考虑吗?”倪初夏不死心地问。

厉泽川点头,是真的不打算涉及这一方面。

“那我手下的股份怎么转走?”倪初夏靠在厉泽阳身上,脸上是难掩的失落。

她虽然已经决定不再管倪氏,但是名下有股份,还算是倪氏建材的董事成员。

其实,做一个潇洒、只吃利息分红的闲人,也不是不行,但之后倪氏如何发展,会面临什么,都无法预计,风险实在太大,倒不如在还不算糟的时候把转出去。

“决定了?”厉泽川善意提醒,“到时转走可就没回旋的余地了。”

手里的那些股份来之不易,卖掉容易,以后要再想要可就要更加辛苦了。

倪初夏点头,询问道:“大哥,你觉得我应该找谁?”

“说实话,这个时候并不是一个好时机。但如果你执意如此,先把消息放出去,静候佳音就好。”

倪初夏垂头思考,半晌后脸上浮现笑容。

果然姜还是老的辣,厉泽川这一招很高明。

消息放出去,然后按兵不动,让那些想要的人急得乱了分寸,再从中挑选买家。

*

离开厉氏后,准备回临海苑。

倪初夏站在路边,等男人取车过来。

这时,手机铃声响起,是倪远皓的来电。

“喂?”

“大姐,我现在被堵在寝室里……出不去,该怎么办?”倪远皓焦灼的声音传来,仔细听似乎还有哭腔。

倪初夏微皱起眉头,开口说:“先别急,慢慢说。”

厉泽阳将车开过来,坐进副驾驶后,对他报了地址,而后轻声安抚,“爸在家里,一切都挺好的,别害怕啊,我马上过去接你回来。”

“大姐,你别骗我了,我都知道的。”

倪远皓开始哽咽,他看过那篇报道,在出来的那天就看了,可是他却一直欺骗自己。

直到今天,记者全部围堵过来,问那些犀利的问题,才算清醒过来。

倪初夏头疼地揉着太阳穴,厉声说:“你现在什么都不准想,到床上躺着睡一觉,我和你姐夫马上过去,听见了没有!”

挂断电话,厉泽阳问:“远皓那边出事了?”

“一大批记者堵在宿舍楼下,傻小子大概一天都没出去。”

倪初夏偏头,有些奇怪地问:“你说黄娟怎么生出他这样的儿子?”

黄娟那些泼辣劲没继承,连倪柔的阴险也丝毫没有,完全就不像是她儿子。

“虽然他们母子没共同点,但远皓和你倒是挺像。”

车遇上红灯,厉泽阳单手搭在方向盘上,仔细将她五官看了一遍。

倪初夏掰下内后视镜,嘟着嘴说:“哪里像啊?”

她和倪明昱一看就知道是兄妹,但和倪远皓有相像的地方吗?

厉泽阳将头转回,认真说:“认定一件事,向前冲的那股傻劲。”

“……”

倪初夏翻了白眼,不想理他了。

亏得她还真去找面部的相像之处,真是够傻的!

……

接到倪远皓之后,倪初夏主动陪他坐在后座。

“是不是傻?遇到这事不会报警吗?”

硬被堵一天,怕是也饿了一天。

见他像小媳妇一样,倪初夏把路上买的糕点拿出来,“吃吧。”

倪远皓接过糕点,真诚地说:“大姐,谢谢你。”

其实他第一个找的并不是她,而是二姐,可是她没有过来接他,只是口头上安慰了两句,让他在宿舍待着,时间长了那些记者就会离开。

他也想着听她的话,却总忍不住想着家里的事情,外面的那些记者不离开,逢人就问是否认识倪远皓,他能感受到同学看他的眼光发生改变。

实在受不了,最终才找到倪初夏。

她没有问任何话,只是让他等着,果然不出一小时,宿舍楼下的那些记者散了,她来接他。

一来一回,时间也过去。

到达珠城市区的时候,已经是傍晚时分。

厉泽阳提议:“先和我们去吃饭,晚上在临海苑休息一晚,明早送你回倪家。”

倪远皓点头,没有拒绝。

原以为是三个人吃饭,等到了厉家,直接蒙圈了。

沙发上坐着头发花白的老人,亲切地让他坐下。

身边是一直打圈圈的大金毛,它无比兴奋地起立扑在厉泽阳身上,一阵瞎嚎,以示想念。

等他局促坐下,从沙发另一边爬过来一只萌宝,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看着他,奶声奶气地说:“哥哥,你是谁啊?”

倪初夏捏了捏他的脸,笑着说:“叫小叔,不许占人便宜。”

“哦。”厉亦航点头,亲切地喊,“小叔好。”

倪远皓新奇地望着他,不自觉地伸手不摸了摸他的脸蛋,脸上扬起笑容。

厉亦航仰头看着他,夸赞道:“小叔长得好像电视剧里的人,很帅气。”

“谢谢,你也长得很好看。”没被人这么夸过,倪远皓觉得难为情。

小家伙拍了拍胸脯,抬起下巴说:“我知道自己长得好看,不需要你提醒我。”

倪远皓:“……”

倪初夏正在和厉奶奶说话,无意中听到这句话,转头看过来,“厉亦航,几天不见皮又厚了啊!”

“哼,我说的是事实!”厉亦航傲娇地哼声,纠正倪初夏话中的错误,“小婶婶,我们已经快一个月没见了。”

“原来有这么久了,怪不得这么想你。”倪初夏凑过去,亲了亲他的脸蛋。

小家伙抬手捂着脸,眼神责怪地看着她,“小婶婶流氓,只有我老婆才能亲我的!”

倪初夏调侃:“还老婆呢,你有吗?”

“我以后会有的,我要为她守身如玉,亲亲留给她!”

这句话,逗乐了在场的不少人。

之后,厉泽川和岑曼曼下班赶过来,大家上桌吃饭。

饭桌上,聊的都是家长里短,有厉亦航这样的活宝在,自然是笑声不断。

倪远皓由刚开始的拘谨也放开,是真心觉得厉家的氛围很好,有家的感觉,一直到回临海苑,心里都是暖暖的。

并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住,相较于那时候的紧张,如今已经不再拘谨。

见厉泽阳把蠢蠢的窝挪到阳台,他主动牵起大金毛。

哪知它像是知道要挪窝,坐在地上,犟着不走一步。

“嗷呜……”

听到声音,厉泽阳偏头看过来,见一人一狗僵持住,乍看有些滑稽。

他喊了一声,“蠢蠢,过来。”

原本死赖着不走的大金毛突然站起来,撒丫子跑过来,把倪远皓丢在身后。

人和人的差距,在狗这里倒是深刻的体会到。

厉泽阳把球扔进窝里,趁它含着球玩的起劲时,把阳台门合上。

大金毛知道自己上当受骗,可怜兮兮地趴在门边,用爪子挠着玻璃门,嗷叫连连。

看它那副可怜的模样,倪远皓心有不忍,说道:“姐夫,就让它睡客厅吧。”

“你姐有身孕,必须让它离远一点才放心。”

“大姐……怀孕了?”

倪远皓先是惊讶,随后眼中含笑,隐隐有些激动。

“嗯,快两个月了。”

虽然已经过了激动的阶段,眉宇却显露笑意,能察觉他快要为人父的喜悦。

倪远皓笑着说:“姐夫,恭喜你。”

厉泽阳略微点头,让他进房洗澡睡觉。

回到主卧,倪初夏已经洗好澡,正盘腿坐在床上晾头发。

长发全部放到一边,露出光洁纤细的脖子,近看,能瞧见耳垂上的绒毛,分外俏皮。

因为刚洗的澡,脸蛋红扑扑的,皮肤吹弹可破。

听到声响,她偏头看过来,“快去洗,我有些困了。”

言下之意,是让他快点洗,给她当抱枕。

等到两人都躺在床上,倪初夏自觉趴在他身上,双手抱住他的腰,极显依赖。

瞌睡袭来,倪初夏把事情交代,“明天你送远皓去倪家吧,我起不了那么早。”

话虽这么说,但心中却不是这么想。

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倪德康,也不想在这时和黄娟起冲突,能做的就是避开。

厉泽阳明白,轻拍她肩膀,让她放心。

……

倪家,临江别墅。

倪程凯从门外匆忙进来,拦住要出门的黄娟,“夫人,外面全都是记者,暂时还是先别出门了。”

“这算怎么回事?难道就没人过来管吗?!”

黄娟愤懑开口,转而走向客厅,把手里的包扔在沙发上。

倪德康叹气,说:“忍一时吧,他们等不到人就会撤了。”

“我们总不能一直在家,柔儿还等着我去送补汤呢?”

黄娟坐在沙发上,气得不行,却偏偏什么也做不了。

与此同时,倪远皓坐上厉泽阳的车,准备回家。

知道姐夫沉敛话少,全程保持沉默。

到达临江别墅时,并不顺利,车被迫停在院外,周围是一群记者。

“姐夫,现在怎么办?”倪远皓有些焦虑。

尤其是隔着车都能听到的快门声,让他觉得自己像是被扒光了丢在人群。

厉泽阳示意他无需紧张,掏出手机,给附近的民警拨了电话。

约莫五分钟,围堵的人被全部带走。

男人重新发动车,将车停在别墅院内。

下车前,倪远皓出声问:“姐夫,我爸的事你会帮忙吗?”

厉泽阳看向他,薄唇轻抿,摇头表示不会。

撇开上午倪初夏的那番话,他会应下,只是现在不会了。

也正是明白她的想法,才让他认识到夫妻之间坦诚的重要性。

事情放在心里,终究会落下误会,伤害感情。

开门的是倪程凯,看到厉泽阳的时候,眼中带着希望,“姑爷,实在是太感谢,门外那群记者都堵了好多天,我们都不敢出去。”

厉泽阳问:“为什么不报警?”

倪程凯愣住,没接话。

实则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,难不成说是怕警察把老爷一起抓走吗?

“还未立案调查,报警不会有事的。”

厉泽阳看出他的犹豫,解释过后问:“爸在哪?我有些事和他说。”

“老爷在书房,我带您去。”倪程凯领着他上楼,听了他的话,心里踏实很多。

这么多天,一直是心惊胆战,生怕警察突然冲进来就把人带走了。

自那天事情揭露,家里就没再来过一个人,哪怕老爷不说,他心里也明白他的失落。

出这么大的事情,儿子女儿都不在身边,何等的凄凉?

现在姑爷回来了,他是大小姐的丈夫,算老爷的半子,那次的汪律师也是他请来的,这下事情总不会再往坏的发展。

来到书房,厉泽阳敲门进去。

倪德康听到动静,合上手里老旧的相册,见到来人后,停下藏相册的动作,笑着说:“泽阳来了啊?”

厉泽阳交代倪远皓的事情,又将自己的来意说明。

倪德康朝他身后看去,有些期许地问:“夏夏呢,没来吗?”

“她最近嗜睡,还没醒。”厉泽阳这样解释。

“哎,我知道。”

话虽这么说,内心多少是失落的。

“泽阳,多谢你请来的律师,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了。”倪德康站起来,难免会有些激动。

这段时间,他在家已经愁白了头发。

联系不少倪明昱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带走,他的到来就是救命稻草。

厉泽阳沉默片刻,开口说:“我也有原则,不会罔顾道德和法律去帮你,请来汪敬,是觉得他在行业中的口碑和能力一流。”

倪德康愣了一下,手按在桌上,没料到结果会如此反转。

“那我这事?”

厉泽阳回:“你多看开点,对汪敬不要有隐瞒,他会尽一个律师的责任。”

“夏夏知道也只是让你请律师过来吗?”倪德康唇角抖动,问出口。

男人凝视他,缓声说:“你该知道夏夏对瑶姨的情感,对她有多深厚的感情,就对莫家有多愧疚。”

言下之意,是间接告诉他,搬出她,也改变不了什么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感谢

【貓兮兮】9鲜花、1钻石、1月票

【戴花镜看小说】2月票

【小烦家的球球】3月票

【雨潇源曦】1月票

【木子丹艺】1月票

【zy701123】1月票

【朱朱0502】3月票

【zhaolu107】3月票

【丁丁2008】1月票

【清凉之夏】1月票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