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61、就不怕为夫被他们带坏?/军少独爱闪婚萌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倪德康微愣,一时没有说话。

夏夏对林瑶的感情,他很清楚,不是生母却已经胜似了。

偏偏他伤害的就是她,以那孩子的性格,肯定不会愿意帮,甚至连见他都不愿意。

看着厉泽阳,无声叹气,说道:“我理解的。”

他深知厉家的实力,只要他肯帮忙,自己不至于后半辈子都在牢里度过,即使在牢中,也不至于太受累。

可看样子,他并不打算帮。

看着他,心里倒是生了不少感慨。

眼前的男人是真的在乎夏夏,也很懂她,凡事都是为她考虑。

得知他出事之后,有不少曾经饭桌上称兄道弟的朋友发来短信,大抵就是询问情况,语气尽显酸气。

前半辈子,他是别人羡慕、巴结的对象,商业地位高,拥有财富、儿女,可如今,怕是早就沦为圈中的笑柄。

之后,厉泽阳避开这件事,提及倪初夏关于公司的一些决定,停顿几秒钟说道:“我不反对她工作,但是考虑到她还怀着孕,的确不适合再管理公司,太耗费精力。”

“这我能理解,已经着手准备聘用CEO。”倪德康回答。

那会儿和黄娟聊到公司的时候,就已经这么做。

厉泽阳接着说:“至于股份,能转出去最好。”

倪德康听到这个消息,脸色略有变化,“要转股份?”

那孩子竟然要做到这般地步了吗?

性子竟然和他哥一般无二,连公司都不愿意接手,大概是认为他赚的钱都是黑心的。

厉泽阳点头,没有说话。

倪德康跌坐在座椅上,沉默好久,叹气问:“想好要卖给谁吗?”

“暂时还没有决定,你如果没有意见会着手处理。”厉泽阳回。

“随她吧,公司的事情我也管不了。”倪德康无力地开口。

一旦公安立案,他必定会难逃其咎,有没有命出来都是问题,自然是顾不得公司的事情了。

况且,一旦他出事,赠与合同生效,倪氏也就易主。

他是了解自己的女儿,做出的决定,是不会再有变化,就这样吧!

该说的都已经说完,就在厉泽阳准备告辞时,倪德康叫住他。

“泽阳!”

厉泽阳停下脚步,问:“什么事?”

倪德康紧握住桌角,沉声说:“好好照顾夏夏,她年纪小,你多担待点。”

男人沉声回:“我会的。”

望着他转身离开的背影,倪德康低声叹气。

怨吗?

心里多少会有点,可是又能有什么办法?

做错事的是他自己,就算再不满她不愿出手相救,又有什么理由能怨的?

厉泽阳下楼,准备离开时,正巧碰到从厨房出来的黄娟。

后者看向他的目光明显有敌意,只是片刻,便用笑意掩盖,“谢谢你送我儿子回来,不过这事,以后就不劳烦你,毕竟你是大人物。”

说着,她对着客厅的倪远皓招手,“还不快送送人,打扰别人那么久,要知道感谢。”

说话时,‘别人’咬字很重,一听便知是刻意。

记得柔儿曾说过,质监局突然向韩家的正荣发难,追根究底就是这个男人从中作的梗。

虽然对她没有造成实质性损失,但他毕竟是倪初夏的丈夫,肯定会护短。

想到柔儿在韩家日子不好过,心里头的火就蹭蹭冒上来。

“妈,是我打扰到大姐和姐夫,你怎么能这么说话?”倪远皓语气不满。

话里句句都带着刺,连他都听不下去了。

黄娟瞪了他一眼,气冲冲走到客厅。

倪远皓把人送出院子,抱歉开口,“姐夫,我妈说话不好听,你别介意。”

厉泽阳无言看了他一眼,打开车门坐进去。

女人耍嘴皮的事情,他不会在意。

当然,前提是她不去触碰他的底线。

倪远皓站在原地,有些发愣。

虽然至始至终他都没有说话,却是明白他的意思,对妈的无礼他不介意,只因为那是无关紧要的人而已。

刚准备回去,一辆黑色大众驶来。

人从车上下来,倪远皓认出来他来,是替帮爸立遗嘱的律师。

怀着复杂的心情把人带进门。

果然,黄娟在看到他时,脸色顿时垮下来,恨不得用扫把赶他出去。

“吴律师来了,德康在书房,您应该轻车熟路了吧。”黄娟端着茶杯靠在沙发上,说话阴阳怪气。

“不劳烦夫人。”吴律师没与她一般见识,夹着公文包上楼。

在他身影消失在视线范围时,她蓦地把手里的茶杯扔出去,发泄心中不满。

“妈,家里都发生这样的大事了,你别再和爸置气了!”倪远皓劝说。

黄娟冷哼着,双手握拳,恶狠狠地说:“你一个小孩懂什么?”

她还从不知,倪德康有这么大方,直接把大半股份赠与给姓莫的小子。

当年做出那么噎人的事,现在倒是装大方赎罪,简直恶心!

更可气的是,其余的竟然都留给了宋玉那个贱人生的孩子,可从事情发生到今天,这两兄妹可是面都没有露一面。

只有她做出实质性的事,虽然瞧不起他,但一直奔波在外,到处求人。

“我看最不懂的是你吧,妈!”

倪远皓梗着脖子,提高声音说:“爸有愧于莫家,他那么做难道不对吗?”

“你给我闭嘴!”黄娟怒视他。

“还有倪氏原本就是大哥和大姐的妈妈和爸创立的,留给他们是情理之中。”

“啪——”

黄娟一巴掌扇过去,力气大的直接将他撂倒在地上。

觉得不解气,又上手在他身上捶打了两下,狠狠掐着他的胳膊说:“倪远皓,你再敢用这样的语气和我说话,我打不死你!”

“是因为我说对了所以你才恼羞成怒要打我的吧?”倪远皓红着眼低吼道。

他真的受够这个家了!

为什么别人家的父母都能心平气和坐下来想解决的办法,而他家除了争吵就是争吵?

甚至,还要触犯法律!

“……夫人,你这是做什么?小少爷还小,就算做错事也不能打他啊!”倪程凯听到动静赶过来,把倪远皓护在身后。

“呵,他是我儿子,我还不能打了?”黄娟脸色被气得发白,“我养你这么多年,就是让你和我作对的是吧?让你不要回来,为什么又跑回来?!”

倪远皓出声辩驳:“我一个人在学校,被那么多记者围攻,给二姐打电话,她让我待在宿舍不出去就好,可是你们知道吗?我在宿舍有多害怕?又知道我待在那里多长时间?”

“你!”黄娟指着他,“你给我滚出去!滚回学校!”

倪远皓张了张嘴,到最后一个字也没有说出来,只是呆愣地站在倪程凯身后。

为什么从小到大她的眼里只有二姐,而他却只能被送去寄宿学校?

“夫人,家里有客人,让老爷知道也不好,我这就送小少爷回学校。”

倪程凯拉着倪远皓走出别墅,心疼地问:“除了脸上,还有哪里被打了?”

倪远皓摇头,只是说:“程凯叔,我不想回学校。”

他讨厌看到同学对他投以同情的目光,也讨厌他们用‘原来他爸是犯人’的目光打量他。

“孩子别怕,程凯叔开车带你去散散心。”倪程凯叹了口气,走到车库去取车。

到底是造了什么孽,从过年就没有安宁的日子可过。

可怜这孩子被牵连其中。

客厅,黄娟来回踱步,最终决定上楼,直接破门而入。

交谈声戛然而止,两人都看向她。

黄娟抬起下巴,冷声开口说:“吴律师,麻烦你下楼等一下,我有话要对德康说。”

“有什么等我和吴律师谈好再说,你先出去。”倪德康摆手让她离开,显然不想和她交谈。

黄娟非但没出去,反而往里走,最后停在他跟前,附耳用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:“你让他出去,否则别怪我把你丑事说出去。”

“你!”倪德康瞪着眼,显然没料到她会出这招。

最后,只能做出让步,请吴律师去楼下等着。

待人走后,怒吼道:“你有什么要说的?”

黄娟不急着开口,把书房的门关上,还上了锁。

而后,缓步走过来,坐在倪德康对面,用命令的语气说:“我要你修改遗嘱,把赠与给莫少白的股份全部划到我的名下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……”

黄娟没让他说下去,继续开口,“当然,留给倪明昱和倪初夏的那些都给我的儿女。”

“你做梦!”手掌落在桌面,怒气冲冲地说。

“先别急着动怒啊!”

黄娟笑看他,压低声音说:“这世上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你,你放不下公司,更舍不得自己的命,但是又拉不下面子去求别人,怎么?唯一的救命稻草也没帮你吗?”

“你还给我闭嘴!”

“我说的不对吗?林瑶生前对倪初夏那么好,你怎么还有脸指望她来帮你?”

“黄娟——”

倪德康捂着胸口,脸色已经有些发青。

“都说让你别急着动怒,万一又进医院了,该怎么办?”黄娟捂着嘴笑起来,故意要气他。

他刚要站起来,却见黄娟起身走过来按住他的肩膀,“二十多年前你自己挪用公款,却栽赃给莫问天,之后又买通医生要弄死莫问天和林瑶的儿子,后来又联合当时的助理谋杀了莫问天,前面两项罪名我威胁不了你,后面呢?”

“你……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?”倪德康推开她,起身往门边走。

“站住!”黄娟拉住他的手,面部狰狞地说:“我保证,只要你走出这个房门,明天所有的证据都会送到莫少白手里,到时候三项罪名,谁都救不了你!”

“你以为我会信你?”倪德康甩开她的手,继续向前走。

黄娟冷笑着报出一个人名,把外貌特征也描述出来,“巧的很,我在给柔儿置办嫁妆购房的时候遇到这样一个人,正因为他说认识你,知道你的事,我才在他手里买了房。”

倪德康转身,眸中带着惊恐看向她,“你到底想怎么样?”

“很简单,满足我的要求。”黄娟走过去,将书房的门打开,“同意,我就去叫吴律师上来,不同意,证据立刻曝光,当然你还有第三个选择,那就是杀了我。”

倪德康向后退了两步,用手捂着脸,浑身颤抖起来。

二十多年的相伴,他竟然到了今天才知道床边人竟然是一头喂不熟的狼。

他以为,这么多年,她虽然不爱他,也会顾念他对她的好,顾念与他生下的两个孩子。

这一刻,他才明白,上天的惩罚其实早就到了,只是他却没有察觉。

尘埃落定之后,黄娟含笑将吴律师送出别墅,并且再三表示让他不用再来倪家,好好收着改好的合同与遗嘱。

看着车呼啸离去,脸上的笑意明显加深。

她说过,没有什么是她得不到的。

倪家这栋,她要,倪氏建材,她也要。

倪明昱和倪初夏兄妹俩再狂妄又有什么用,很快,他们所拥有的都将归她!

……

临海苑。

倪初夏起床后,在别墅附近溜达,觉得温度适宜,天气晴朗,挺适合出去游玩。

回到家中,窝在沙发上刷着朋友圈,都是些生活的琐事。

点开岑曼曼的会话框,打字问:“美女,约吗?”

那边很快回了一段语音,点开后,专属厉亦航奶声奶气的声音响起,“小婶婶流氓,调戏我的曼曼姐姐,她不和你约,和我约!”

“……”

倪初夏沉默片刻,按下语音键说:“哟,毛都没长全还想和我争女人,一边待着去!”

那端很快回了简短的语音条,“那我呢?”

乍听到厉泽川的声音,倪初夏手一抖,差点把手机摔了。

平复心情后,打字回:“一个微信,全家通用,也够省的!”

没一会儿,微信消息没来,电话响起来。

刚接通,岑曼曼软绵的声音传来,“初夏,我就出去一小会儿,手机就被亦航占领了,你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

“我在家无聊,想约人出来玩。”

倪初夏躺在沙发上,心里腹诽,占领手机的可不止小家伙,就曼曼这种小绵羊的性格,与厉泽川这种商业精英别说还真配。

大哥在商界整日里尔虞我诈,想着如何牟利把公司做大,回答家里面对岑曼曼这般温柔贤惠的小妻子,整颗心怕都软了。

“今天不说要陪老公了?”岑曼曼难得不按套路,学坏调侃。

倪初夏不高兴地哼了哼,“不陪我算了,我去找别人。”

“那总得说去哪吧?”岑曼曼笑着回。

“我也没想好,先见面再说吧。”

约在老地方,就将电话挂断。

上楼选了套适合游玩的衣服,换好后,厉泽阳刚好回来。

询问原因后,他主动担起司机。

只是后续发展并不如倪初夏所想,原本的两人行,最终成为五人,想着两人可以去散步聊天,则到了高尔夫球场。

厉亦航像是脱缰的马,在场地撒丫子乱跑,最后工作人员牵着他去儿童游玩区。

倪初夏则郁闷地坐在遮阳伞下,撑着脑袋昏昏欲睡。

“泽川愿意出来很不容易的,所以……你别生气好不好?我们在这里聊天也挺好啊。”说话时,目光不由自主地看向场上帅气挥杆的厉泽川,眼中含着笑。

倪初夏浅眯起眼睛,无奈开口:“瞧你那副花痴的样子,心早就飞走了。”

别说和她聊天,怕是早就想奔过去和厉泽川汇合。

“初夏?”岑曼曼怪嗔,脸上泛起红晕。

其实她和厉泽川周末或多或少会有些户外活动,只是很少来这样大型的娱乐场合。

一来,她是怕遇到与他相熟的那些大老板,二来,总觉得自己与这些地方格格不入。

可能是观念发生了改变,她想和他以夫妻的身份出现在众人面前,来这样的场合。

“放心好了,我没那么小气。”

岑曼曼起身走过去,和她攀谈起来,“我今天穿了你送的衣服。”

倪初夏上下打量一番,“情侣装要站一起才好看,上场陪大哥吧。”

“那你呢?”岑曼曼不放心地问。

倪初夏摆了摆手,打了哈欠说:“我好困,睡一觉再和你聊。”

话落,她顺势躺下,用白色毯子盖身,闭眼休息。

岑曼曼怕她冻着,又给她盖了一层,才离开。

场上,一局刚结束。

厉泽川见她过来,把球杆递给她,“过来玩一会。”

“我不会。”岑曼曼攥紧球杆,略有为难。

男人笑看她,开始和她讲解要领和注意事项,算在教她。

厉泽阳把球杆放到一边,和两人打了招呼下场。

回到遮阳伞下,见她睡得正香,眉宇间流露出笑意与宠溺。

他坐在一边,抬手将搭在她脸上的碎发捋顺,又将外套脱了给她盖上。

这样的天,虽不至于冷,但睡着体温下降,稍不注意就会生病。

醒来看到男人坐在身边,倪初夏弯下眼睛,划出好看的弧度,“什么时候来的?”

“没一会儿。”厉泽阳扶她坐起来,问:“还困吗?”

倪初夏摇头,迷糊地将头磕在他胸口,“虽然不困了,但是饿了。”

“那就去吃东西。”

见她一副将醒未醒的模样,厉泽阳直接将她抱起来,跨步走向餐厅。

*

场上,岑曼曼还在努力练技术,有厉泽川指导,第一杆已经像模像样。

就在这时,三两成群的人走过来。

热情的与厉泽川打招呼,“厉总,相亲不如偶遇,和我们来两句吧?”

“是啊,平日像我这样的都碰不到您。”

“王总客气,今天不太方便。”厉泽川婉拒,目光似有若无看向岑曼曼。

表示佳人在侧,不好离开。

“这位是?”有人好奇地问。

“我的太太。”厉泽川揽住她的腰,大方介绍。

“原来是厉太太啊,恕我们眼拙。”

“厉太太年轻漂亮,与厉总很配。”

“……”

恭维、巴结的接连出来,岑曼曼不好说话,只是对众人微笑。

最终,是土地局李局发出邀请,他没问厉泽川,而是另辟蹊径询问岑曼曼是否同意他去玩两局。

话说到这份上,也没有拒绝的理由。

换场地时,厉泽川搂着岑曼曼落在后面,低声问:“夫人挺大方,就不怕他们把为夫带坏?”

“谁带坏谁还说不准呢?”岑曼曼笑着回。

高尔夫球场算是高端的休闲场合,只是大老板来这里,就会显得分外旖旎,更像是风月场合。

厉泽川的挥杆技术很好,说他经常来也没人会质疑。

虽然知道他并不同其他大老板一般,但那也仅限于她与他在一起之后,这么想,心里多少会觉得不自在。

“这是在表达不满?”厉泽川轻笑,问出口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感谢

【Mortimerw】2月票

【蓝兰2010】1月票

【zy701123】5月票

【夏小坏】4月票

【summerpeach】1评价票

【QQ195fbe20e4e5ef】2月票

【貓兮兮】9鲜花、1钻石、2月票

【绯月V】1月票、1评价票

【T7320】1评价票

【CC0709】1月票

【李李jiyun】2月票

【静闻书香】1月票

【WeiXin728f70e421】1月票

【lululululala】1鲜花、1月票

【1430541786】1月票

【浅梦and夏至】1月票

【忻家雪儿】5月票

【日全食500】1月票

【zhw213707】1月票

【862510137】2月票

【歌魅児】1月票

【eryue1993】1月票

【xjj3】2月票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