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62、从未见他如此动怒过/军少独爱闪婚萌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岑曼曼抿唇,轻捏住他的手,看向前方说:“对啊,你看那些老板身边都跟着年轻的小姑娘,你以前是不是也这样?”

大老板在谈生意或者娱乐的时候,身边都会跟着小姑娘,这已经是很普遍的一件事。

有时候,把姑娘让出去,亦或者双方交换,会更显刺激。

如此想,心里就更加不是滋味。

“以前不这样,现在是。”

厉泽川回答的一本正经,捏着她的脸蛋,低声喊道:“年轻的小姑娘。”

发现说不过他,岑曼曼干脆闭上嘴,只是脸上的红晕和耳廓的红,已经出卖内心的想法。

听他这样说,心中无疑是开心的。

男人也不拆穿她,只是看向她时的眼中染了戏谑。

远处站立的两个人,将这一幕尽收眼底。

“小姑,你怎么不过去?”林怡珺握着卢静雅的手,焦灼地问。

按照这个速度,不出明日,岑曼曼是厉泽川老婆的事就会传遍珠城,这样对卢静雅很不利。

卢静雅轻声回:“泽川肯定向他们介绍了她的身份,我过去不是自取其辱吗?”

昔日前妻与如今娇妻,怎么都会是她输。

在看着那两人的互动,她时刻都想冲上前,可理智告诉她,不行。

在厉泽川与岑曼曼之间,她没有立场。

林怡珺问:“那怎么办?”

卢静雅眼睛微转,思虑再三后,说道:“你去把亦航带过来。”

“带……带他来做什么?”

卢静雅挑起眉,笑着说:“我和你都不能轻易露面,那总得有人告诉他们岑曼曼只是继母吧!”

林怡珺瞬间明白她的意思,转身朝着儿童游玩区走去。

卢静雅站在那儿又看了一会,走向一旁的遮阳伞。

里面坐着不少年轻漂亮的姑娘,正在议论着场上的老板。

“小星,你都跟李局来了,以后前途无量啊!”

称作小星的女孩微笑,“我哪有你们厉害,攀上的可都是珠城有头有脸的人物,盛源王总你不是也拿下了吗?”

“别说了,这个王总是妻管严,我当初以为他作为那么大公司的老总出手应该会大方,哪知道看中一个包,让他睡那么久都没买给我!”那人免不了抱怨。

做她们这一行的,吃的就是这几年的青春饭,捞到那些名牌算是正常,若是能送套房子,等以后不干了也有依靠。

姑娘们聊的算是热火朝天,把话题转到场上最年轻帅气的男人身上。

“你刚刚听见没,厉总承认身边的女人就是他老婆。”

小星笑着,语气泛着酸意,“当然听到了,那女人也是走运,竟然能和厉氏老总搞上!”

“刚才近距离看了,长得一般,身材也就那样。”另一个人附和。

最后,有人感慨:“不管她怎么样,终归是和厉总结婚了,哪像我们,陪了那么多人,最终也是被抛弃的结果。”

卢静雅坐在一边,听这些姑娘谈心,没忍住笑起来。

倒不是觉得她们的话好笑,而是都做这样的行业,却还能如此骄傲,甚至语气是攀比。

享受不劳而获带来的快乐,同时还为之沾沾自喜。

她目光移开,落在远处场上站立的女人身上,她是否也是这样?

跟着厉泽川,人生至此就会不一样。

听到她轻蔑的笑意,小星第一个反应过来,质问:“你谁啊?”

“你笑什么?”又有人不满地问。

卢静雅靠在躺椅上,唇角略微勾起,“觉得好笑便笑了,需要理由吗?”

“别以为我听不出来,你在嘲笑我们!”

“全身名牌,像你这么大的女人还有人愿意包养?”

“或者说你是哪位老板的太太,过来逮小三的?”

“……”

各种污言秽语响起,险些令卢静雅破功。

她双手紧握着拳头,怒视这群无知愚蠢的女人,直到林怡珺带着厉亦航过来,场面才算有所缓和。

厉亦航松开林怡珺的手,跑到卢静雅的身边:“妈妈,你怎么来了?”

那群姑娘看到有孩子过来,看向卢静雅的目光带着审视。

更有好事者挑衅地说:“带着孩子来陪男人,真是有够不要脸的啊!”

“哈哈,是啊,你勾搭的男人是哪位啊?说不定我们还认识。”

林怡珺拧着眉,上前怒吼:“你们谁啊?知道我小姑是谁吗?敢这么说她!”

“不准你们这么说我妈妈。”

厉亦航把卢静雅护在身后,用乌溜溜的大眼瞪着她们。

卢静雅眼中划过一抹欣慰,蹲下来说:“亦航,爹地在那边,去找他过来好不好?”

“小亦航,告诉你爹地,妈妈被人欺负了!”林怡珺在一边附和,指着不远处的厉泽川,说服厉亦航过去。

小家伙苦着脸,摇头说:“我不能去的,爹地会不高兴。”

林怡珺有些着急地问:“那你妈妈怎么办?”

厉亦航瞅了瞅卢静雅,又看向高尔夫球场,眉头拧在一起。

奶奶说过,他们都不知道爹地有小孩,贸然公开会影响爹地和公司的发展,可如果不娶……妈妈又该怎么办?

“亦航不愿意去找爹地,那就不去,妈妈不勉强你,这些女人妈妈还没放在眼里。”卢静雅抬手摸着他的头,俨然是慈母的样子。

只是最后一句话,显然是挑衅在场的那群姑娘。

这招狠高明,无形中又将熄灭的火焰烧起来。

此时,即便厉亦航不过去,也有人离开去通知场上的人。

没一会儿,场上的男士们结束对局,赶了过来。

小星佯装受到委屈扑在李局怀中,将委屈全部倒出来,“这个女人欺负我,说话特别难听。”

卢静雅像是看戏,开口说:“这位小姐,我们只有三个人,其中还有孩子,你们这么多人,怎么好意思说我欺负你们?”

盛源集团的王总与卢静雅有过一面之缘,一眼就认出她来,只是看着她身边站着孩子,心里觉得疑惑,暂时没上前打圆场。

厉泽川与岑曼曼最后赶到,两人看到卢静雅和厉亦航,皆是一愣,似是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场景。

岑曼曼握住他的手稍稍松开,低声说:“你去看看吧。”

厉泽川沉默不语,收紧她的手,还重重地捏了两下,示意她放心。

被那群姑娘围着的卢静雅站直身体,视线落在厉泽川身上,目光尽是挑衅。

似是在说,儿子就在你面前,倒要看你该如何抉择?

只是片刻,她的眼神突然一怔,心中是难掩的愤怒。

他、他们竟然穿着她亲手设计的情侣装!

这套衣服不可能是厉泽川买的,那就只有岑曼曼。

呵呵,好呀,平日里装的一副乖乖女的模样,现在是在向她炫耀吗?

“我小姑说的没错,明明是你们说话难听。”林怡珺上前一步,继续说:“不仅如此,她们还为难小孩子。”

厉亦航睁大眼,想要摇头说没有,可是手腕被林怡珺狠狠握住,疼的不敢说话。

他看向厉泽川和岑曼曼,眼眶含着泪,想张口喊他们,最后都没说话,看着叫人心疼。

“你还不去吗?”岑曼曼拧眉问。

见他依旧不表态,没有上前的意思,按捺不住冲上前,一把将厉亦航抱在怀中。

“曼曼姐姐,呜哇……”

再懂事,他也只是个孩子,此时,紧紧搂着岑曼曼哭起来。

“亦航乖啊,没事了,我和你爹地都在这里。”岑曼曼轻声哄着他,询问他哪里受伤了。

小家伙哭得惨兮兮,把手举起来,露出骇人的红痕,“这里疼。”

岑曼曼眼中有一刻的怔愣,随后将他抱起来,愤怒地看向林怡珺,“你做的?”

他还那么小,甚至叫她一声姐姐,怎么能为了自己的目的,做出这种事?

在看到卢静雅和林怡珺的时候,她就明白两人把事情闹开的目的。

无非就是想让这些人知道,厉泽川曾经结过婚,与前妻还有一个孩子,让她难堪。

可是,这般做有没有考虑过亦航的感受?他七岁了,其实大人的话多少都懂。

林怡珺抬头挺胸,回答:“不是我。”

“亦航,你告诉曼曼姐姐,是谁把你弄伤的?”岑曼曼低声询问。

厉亦航环视一圈,最后怯生生地抬手指着林怡珺。

“你,小孩子别瞎说。”林怡珺恼羞成怒,瞪着岑曼曼说:“你在这装什么和事佬?不过就是拆散人家庭的小三,伤是我弄的又怎么样?小姑和姑父都没说话,你算个屁啊!”

“啪——”

岑曼曼扬手给她一巴掌,压住心中的火气,“这是你作为姐姐应该说的话吗?他还那么小,你怎么能这么对他!”

“你敢打我,我今天非要……”

在她要冲上来时,厉泽川跨步走过来,将一大一小护在身后,怒斥:“闹够了吗?”

林怡珺有些惊慌地说:“姑……是她先打我的。”

厉泽川把小家伙的衣袖卷起来,指着伤口说:“是不是弄得?”

“我……我不是故意的。”林怡珺向后退了两步,小声回。

“你只需回答是或不是?”

“是,但是我……啊——”

林怡珺被他撂倒在地,用脚碾上她的手指,疼得大叫起来。

在场的人都没有反应,男人已经移开脚,看向林怡珺的目光像是在看垃圾。

整个过程,岑曼曼都捂住孩子的眼睛。

小家伙小心翼翼地观察厉泽川的表情,见他脸色沉下,害怕地缩着脖子,问道:“曼曼姐姐,爹地是不是生我的气了?”

“没有,爹地很爱你的,怎么会生你的气。”岑曼曼轻拍他的后背,安抚他,心里也打鼓。

那样动怒的厉泽川,她还没有见过。

这时,男人走过来,从她手里接过厉亦航,目光带着冷意看向卢静雅。

卢静雅不由向后退了两步,稳住心神说道:“女人多的地方是非就多,其实想想我们之间也没有深仇大恨,何必闹这么大?”

随后,把林怡珺扶起来,询问她伤势。

小星等陪着老板一同来的姑娘,已经蒙圈,事情的发展完全不在她们的想象中,以至卢静雅说完话,没有一人接话。

倒是盛源王总反应过来,站出来打圆场。

有厉泽川在,即使好奇这孩子与他的关系,也没人敢问出口。

毕竟是他们的私事,李局让不想干的人都离开,把空间留给他们。

待人全部离开,厉泽川冷下一张脸,“你们怎么在这?”

“泽……”卢静雅对上他警告的眼神,换了称呼:“厉总,我带怡珺过来玩的。”

“是吗?”厉泽川冷笑起来,不咸不淡地问:“把他们都引过来,想做什么?”

“你说什么?”

“想让人知道我厉泽川有个儿子,最近刚刚二婚,是吗?”

卢静雅脸色微变,握拳说:“你要这么想,我也没办法。”

厉泽川将小家伙放下来,走到她跟前,压低声音说:“如你所愿,明天厉氏将会有一场记者招待会,我会亲自对外公开亦航的身份,当然,记者必定会问及他的生母,生母已故这个答案满意吗?”

“你……你不能这么对我!”卢静雅脸色煞白,拼命地摇头。

厉泽川抄手揣进口袋,轻描淡写地开口:“厉氏与LR的合作就此作废,还想在设计圈混下去就离我的家人远一点,否则你六年的努力将会付诸东流。”

“我们曾经是夫妻,你怎么能这么对我?”

“你利用亦航达到自己的目的,念及过他是你儿子,我是你前夫吗?”

厉泽川看着她,眼底是深深的厌弃。

没等她回话,男人走回一大一小身边,一只手抱起厉亦航,另一只手牵着岑曼曼离开。

卢静雅望着他们离开,眼泪顺着眼角落下。

怎么会这样?

她的目的是想让那群人知道厉亦航的存在,并且希望通过他们把消息传出去,这样自己才有机会站在众人面前。

“小姑,他、他真的会这么做吗?”林怡珺红着眼睛,揉着手指小声地问。

卢静雅叹气,抬眼看向自己的侄女,说道:“我从未见他如此动怒过。”

三十几岁的男人,他们善于控制自己的情绪,不会像二十来岁的小伙一样,用打架、怒吼来发泄,但不代表他们没有脾气。

刚刚,她的的确确感受到厉泽川的怒火,他威胁她,并且还是那么残忍。

甚至,还动手惩罚怡珺。

“那,我们该怎么办?”林怡珺拿不定主意。

当初知道小姑放弃厉泽川时,她内心很失落,可又不能总在她面前提这事,只能忍着。

时隔一个月,小姑重新回到珠城,并且重拾信心要夺回他,自己自然会帮她。

可,毕竟还没踏入社会,各方面都是不太懂得阶段。

乍经历刚刚的事情,真的把她吓坏了,尤其是没想到厉泽川会动手教训她。

卢静雅看向她,语气不明地说:“怡珺,以后不准那样的对待亦航。”

话落,将视线落在远处,久久没有回神。

*

坐上车,岑曼曼给倪初夏发了消息,简单说明情况,告知自己和厉泽川带小家伙去医院,晚上约时间吃饭。

放下手机后,她搂着厉亦航的肩膀,低声问:“手腕还疼不疼?”

小家伙抬眼,可怜兮兮地摇了摇头,“曼曼姐姐,妈妈那么做真的是故意的吗?”

这个问题,难到了岑曼曼。

她抬手摸了摸孩子的头,没有回答。

卢静雅是故意的吗?

答案自然是肯定的,但她的身份特殊,不能这么说。

让她说不是故意,又存在欺骗的在其中,只能沉默不语。

厉泽川这时开口,“亦航,乖乖坐好,困了就睡会。”

他的用意,自然是阻止厉亦航再问此类问题。

来到附近医院,厉泽川去窗口挂号,岑曼曼带着孩子先去皮肤科。

排队、看诊,等拿到药已经是一个小时后。

因为手腕上的掐痕是指甲所弄,上药前的消毒又很疼,小家伙出医院时,眼睛已经红肿。

和倪初夏夫妻俩约定的时间是在傍晚,看着时间尚早,厉泽川开车带着两人去了游乐场。

厉泽川买票回来,岑曼曼在他耳边低声说:“这是亲子游乐场哎?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厉泽川点头,随后揽住她的腰间说:“你待亦航远胜过他的亲生母亲,亲子游乐场就是为我们一家人量身定做的。”

岑曼曼垂下头,抿唇笑起来。

曾经,她也以为卢静雅回来,厉亦航见到自己的亲妈之后,会对自己产生排斥,而自己也会对他心里有隔阂。

可事实证明,并不是她想的那样。

小家伙很讨喜,和他在一起是与从前一般无二,很开心的。

她不想成为那些童话故事,或者电视剧中的后妈,只希望他能健康成长,一家人生活在一起。

三人在游乐场随便吃了垫肚子,便开始排队玩项目。

益智类的游戏,是岑曼曼陪同厉亦航,一旦遇到稍微刺激的游戏项目,她会在一旁等着父子俩。

父子俩在碰碰车上,小家伙已经玩嗨,像是忘记刚才那些不开心的事情。

时间到,两人下了车。

厉亦航突然拉住厉泽川的手,问:“爹地,你和妈妈离婚的原因是因为我吗?”

厉泽川愣了一下,没有料到他会问这样的问题。

弯腰将他抱起来,回答:“不是因为你,是爹地和你妈妈之间的问题。”

小家伙松了一口气,搂住他的脖子说:“那刚刚妈妈那么做是故意的吗?”

厉泽川只是摸摸他的头,没说话。

“爹地,其实我是知道的。”厉亦航失落地低下头,继续说:“妈妈一直对我说想和爹地在一起,但是我知道爹地你喜欢的是曼曼姐姐,也是想和她曼曼姐姐生活的……”

说到后面,他吸了吸鼻子,“爹地,以后我们去哪、做什么,我都不会和妈妈说了。”

厉泽川心里了然,亲了亲他的脸蛋,“宝贝,乖。”

卢静雅能清楚的掌握他的行踪,除了从厉亦航这里得知,也再无其他人。

他心里明白,却没有严苛地对他说什么,希望他能自己明白这么做是不错的。

“你不怪我吗?”厉亦航问。

“亦航,爹地不怪你,你永远都是我的儿子,但要你明白,我和你妈妈已经分开生活,你要适应这一点,知道吗?”

即便卢静雅做出那些事,他也没有要在儿子面前抹黑她的意思,只是循循善诱教他应该如何做。

“嗯,知道。”厉亦航点头,将头埋在他胸口,“亦航第二爱的人就是爹地,第三爱的人是、是曼曼姐姐,这叫爱屋及乌。”

厉泽川轻笑起来,语气有些失落,“爹地养你这么多年,竟然不是你第一爱的人。”

小家伙‘咯咯’笑着,奶声奶气地说:“当然,最爱的人要留给以后的老婆!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推荐妹子文:《豪门权宠第一夫人》文/一叶澜珊

一对一军婚甜宠文。

这是一个扑倒与反扑倒的故事,大尾巴狼VS小流氓,女主成长蜕变型,男主守护型。

墨御,A市首屈一指的顶级豪门继承人,钻石单身汉,铁血冷厉,刚毅俊美,亦是特种部队的最高指挥官。

沈唯一,沈氏集团的千金,名媛望族圈内声名狼藉的废物草包,所有人眼中的不良少女。

当她遇见他,两人又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?

是萝莉诱大叔,还是大叔训萝莉。

简介无能,请移驾正文。

感谢

【鱼儿游y】5鲜花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