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63、撩人的一直都是你,我只负责娶/军少独爱闪婚萌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厉泽川哭笑不得:“毛都没长全,就想着老婆了?”

“找老婆要从娃娃抓起。”

厉亦航乐呵地笑着,从他身上滑下来,屁颠屁颠跑到岑曼曼身边,扑在她怀里。

“好玩吗?”岑曼曼拿出纸巾替他擦汗,很体贴。

“特别好玩。”

小家伙点头,拽着她走到旋转木马那处,“曼曼姐姐,我们玩这个吧。”

他知道曼曼姐姐胆子很小,记得那时候带他去嘉年华的时候,就敢玩旋转木马和摩天轮。

岑曼曼欣然同意,把包和外套丢给厉泽川,带着他去排队。

排到两人时,小家伙要坐第二层的白马,岑曼曼就带着他上去。

旋转木马启动,音响播放的是耳熟能详的儿歌,周边都是孩子的欢声笑语。

岑曼曼拿出手机,将脸与他贴近,“亦航,说茄子。”

照片里,两人都洋溢着笑容。

在旋转木马速度降低,快要停下时,小家伙突然转身抱住岑曼曼,小声喊道:“妈妈。”

岑曼曼身形一怔,开口说:“亦航,我是……”

“我知道你不是我的妈妈,但我知道曼曼姐姐你对我真的很好。”厉亦航紧紧抱住她,在她耳边又喊了声,“妈妈。”

只是这一声‘妈妈’,却让她的眼泪落下。

仿佛,之前所受的委屈,在听到他喊妈妈时,都烟消云散。

原来付出真的是有回报的,只是,有时候回报来的太晚,很多人在中途就放弃了。

她庆幸,自己没有放弃,终于等到了。

“曼曼姐姐不哭。”厉亦航抬起粉嫩的小手替她擦眼泪,自己眼睛也红红的。

“好,不哭。”岑曼曼重重点头,在他脸上亲了亲。

一时间,思绪百转千回。

想着她以后要加倍地对他好,又想着他叫自己妈妈这件事要不要告诉厉泽川。

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生出这么多问题,只是这一刻,脑海中就突然冒出这些来。

等到旋转木马停下,岑曼曼附耳与他说:“亦航,你喊我妈妈是一个秘密,属于我们两的,好不好?”

厉亦航笑着点头,“不告诉爹地,我和曼曼姐姐的秘密。”

厉泽川拿着东西等在一边,见一大一小走过来,小的笑得没心没肺,大的眼睛红红的,心中略有疑惑。

太阳落山,男人把外套给孩子穿上,转而问身侧的人,“胆小到旋转木马都坐不了?”

“才没有。”岑曼曼从他手里接过包,扬声说。

厉泽川轻抚她的眼角,低声问:“那怎么还哭了?”

岑曼曼语结,呆愣地站在原地。

这时,厉亦航扯了扯男人的裤子,得意地说:“这是我和曼曼姐姐的秘密,不会告诉你的,你别问了!”

男人轻笑起来,弯腰把儿子抱起来,“出息了,学会联手欺负我了?”

“爹地,收起你的坏心思,反正不会告诉你的。”厉亦航坚定地表达自己的立场,说完与岑曼曼对视。

……

吃饭的地点是倪初夏定的,作为孕妇,口味跳跃很大。

最先开始是想吹日式料理,后来嘴馋又改为韩式烧烤,最后定下的是珠城世贸大厦的海底捞。

菜都是两位女士点的,两位主要男士负责吃点多剩下的。

趁厉泽川出去抽烟,倪初夏借机问:“姓卢的女人没怎么着吧?你没事吧?”

岑曼曼轻扯她的衣袖,压低声音说:“别让亦航听到了。”

倪初夏睨了眼为美食奋斗的小家伙,轻笑道:“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,没事的。”

“我没事,倒是亦航的手腕都被掐破了。”岑曼曼这才放心,把心中的郁结吐露出来。

大抵就是控诉林怡珺,认为他不应该如此之类。

“呵……”

倪初夏冷笑,双手环胸说道:“老娘法眼一开就知道她是个妖孽,怎么着,说对了吧!”

“她的确不是好人。”岑曼曼附和。

哪有人能这么对待自己的弟弟?

“当初她都敢用玻璃碎片扎你,这次用指甲掐亦航也不奇怪。”

倪初夏美眸浅眯起来,问道:“大哥就这么放过她们了?”

岑曼曼抿了一口红酒,迷茫地说:“他挺生气的,不过当时那么多人在,也不好做什么。”

“等着看戏吧。”这话是厉泽阳所说。

倪初夏撑着脑袋看着他,“你觉得大哥会怎么做?”

男人把涮好的菜放进她碗里,没回答她的话,只是让她多吃点。

“讨厌!”倪初夏白了他一眼,“你这样和撩人又不娶有什么区别?”

勾起她的好奇心,又不满足她,每次都这样!

厉亦航反驳她:“小婶婶,小叔不是已经娶了你吗?你们都快生小宝宝了。”

岑曼曼捂着嘴笑起来,摸摸小家伙的脑袋,低声告诉他这个时候还是别惹小婶婶的好。

厉泽川眼中也染了笑,说道:“撩人的一直都是你,我只负责娶。”

这句话,暧昧十足。

听在耳中,是别样的旖旎。

倪初夏不打算探讨这个问题,打哈哈迅速换了话题。

吃的差不多,两个女孩结伴去卫生间,厉亦航皮厚硬跟上去。

厉泽川见他们都出去,递了根烟给厉泽阳,问:“上次让汪敬去倪家,情况如何了?”

“不清楚。”厉泽阳把烟夹在手里,没点着。

厉泽川扬眉,打趣地说:“事关你的老丈人,你会不清楚?”

提到这事,厉泽阳点燃烟,抽了两口,缓声说道:“夏夏不让我插手,就这么算了。”

不让插手?

厉泽川先是惊讶,而后轻点头,“他那事的确麻烦,不插手是对。”

厉泽阳轻吐烟圈,眉宇间流露一抹柔情。

“其实这两姐妹为人处世有相近之处,遇事第一反应就是自己扛过去,不愿意麻烦别人,哪怕是最亲近的人。”厉泽川联想到岑曼曼,若她遇到这事,做法大抵也会如此,不过也极有可能怕连累自己选择离开。

厉泽阳没说话,不置可否。

看着周围烟雾缭绕,像是突然意识到什么,把烟给掐灭,随后轻抬下巴,指了指厉泽川手里的烟,“把烟灭了,出去等吧。”

出去后,厉泽川笑着说:“快当爸爸的人就是不一样。”

他看这个弟弟也顺眼不少。

以前可没见他脸上有过笑容,不是面无表情,就是一副严肃练兵的模样,看着都觉得累。

等他结婚后,虽然也不经常笑,但常年笼罩在身上的寒意散去不少,如今这么看,整个人倒是多了人情味。

待两人从卫生间出来,两家人离开世贸大厦。

回去是厉泽川开的车,鉴于明天是星期天,决定去林间别墅。

路上,厉亦航玩累了,靠在岑曼曼身上睡着。

回到林间别墅,体力恢复过来,洗完澡赖在主卧不走。

厉泽川把各分公司的邮件处理完,回来看到一大一小霸占大半张床,内心是崩溃的。

“亦航,听话,回自己房里睡觉。”跨步走过去,伸手就要把他捞起来。

哪知小赖皮直接钻进被窝,耍坏地抱着岑曼曼不撒手,在她耳边说:“妈妈,我要和你睡。”

听到这个称呼,岑曼曼心里微怔,回抱住他对厉泽川说:“让他睡这里吧。”

老婆开口,自然没有拒绝的理由。

小家伙睡了一觉,精神很好,不停地找人说话,到最后,两位大人齐齐装睡不理他,自娱自乐好久才再次睡着。

等他睡着,厉泽川起身把他抱回自己房里。

岑曼曼睡得迷糊,是被湿濡、密密麻麻的吻弄醒。

睁开朦胧地双眼,伸手抵住他胸口,“亦航还在呢?”

厉泽川大手覆在她背上,低头用牙咬开睡衣纽扣,含糊不清说:“他在自己房里。”

“别,好困呐!”岑曼曼依旧不情愿。

上午打高尔夫,又陪孩子玩了一下午,现在就只想睡觉。

男人不放过她,手指灵活解开仅剩的扣子,贴在她唇上,流连很久,问:“告诉我你和亦航的秘密,就不做了。”

“亦航他叫……”

岑曼曼惊觉,蓦然睁开眼睛,微怒说:“你套我话!”

“是继续,还是你说,选一个?”男人撑着手,饶有兴味看着她。

“……”

岑曼曼脸蛋绯红,轻捶他的胸口,娇嗔道:“你明知道我不会说的!”

“所以,就做吧!”

厉泽川伸手关了灯,嗓音带着笑。

……

翌日。

用过早餐后,倪初夏出门散步,来到海边。

时间不算早,太阳已经升起,洒下暖意的缕缕阳光。

五月初的天气,并没有太多人穿比基尼在沙滩漫步,倒是有不少穿着休闲服晨练的人。

倪初夏走在沙滩上,脸上洋溢笑容。

已经很久没有过这样悠闲的日子,如今能这般,真的很幸福。

别墅区与海边离得很远,走一段路,就会坐在一边歇着,等再次回到别墅,已经是两个小时后。

阿姨拿着手机等在别墅外,见她回来,赶忙迎上来,“太太,给先生回电话吧,不然他该着急了。”

倪初夏接过手机,笑着说:“你告诉他我去散步就好,不用这么紧张。”

家政阿姨讪笑,她也不想的,可感受到厉先生对厉太太的在乎程度,不由自主就紧张了。

回了电话,那端询问:“去哪散步需要这么久?”

倪初夏走进客厅,舒服地靠在沙发上,“我去海边了。”

“以后我不在,就在家附近走走,知道吗?”厉泽阳叮嘱。

“好,我知道啦。”

倪初夏应下来,询问他那边的情况,“医生怎么说?蠢蠢没事吧?”

厉泽阳回:“有点感冒,它不能再养在家里,等会会把它送到厉家。”

“嗯,都听你的。”

“在家乖乖等我回来,注意点,别磕到自己。”

再三叮嘱之后,才将电话挂断。

倪初夏弯下唇角,嘴上虽嫌弃他过于紧张,但心里却美滋滋的。

明白,这正是他在乎她的表现。

刚要放下手机,见通知栏有消息进来,她点开。

——初夏,警察已经对我爸的事立案调查,可能会问及你,你不愿可以不用多说。

简短的一句话,却透露了不少内容。

倪初夏靠在沙发上,眼睛有些放空,思绪纷飞。

蓦然,她眼神聚焦,从沙发上起来,快步走上楼。

“太太,先生临走嘱咐我看着您,您慢点啊!”

家政阿姨正在准备午餐,看到她走的那么急,吓得把菜扔到一边,一路跟着她上楼。

见她先是进了主卧,像是在翻找什么,而后出来走进书房……最终在书桌的抽屉里找到东西。

“太太,您没事吗?”阿姨小声问。

倪初夏攥紧手里黑色优盘,抿唇摇头,“我没事,你去忙吧。”

待阿姨离开,倪初夏坐在椅子上,把桌上的笔电打开,插入U盘。

握着鼠标的手略有颤抖,迟迟不敢点开。

“夏夏,瑶姨有东西给你,在枕头下面。”

“少白执着于真相,我不希望他活在仇恨中,瑶姨把决定权交给你,等事情大白后再看……”

她想起瑶姨临走时说的那番话,‘事情大白’明显就是在暗示这件事。

U盘里会有什么,视频?录音?还是文件?

半小时后,倪初夏额头浮现汗渍,脸色略显苍白。

与她刚开始想的有出入,本以为会是文件类有力的证据,却没想到关于这件事的只有一段录音。

是瑶姨与爸之间的对话,录音最后,倪德康已经承认自己所犯罪行。

除却录音,就是一段五分钟的视频。

视频开头是用PS合成的照片,有瑶姨、莫叔叔、少白和她,之后便是林瑶的镜头,她说了很多,到最后气息微弱,却透露着不舍与爱。

沉默良久,她抬手擦掉眼角的泪水,找了闲置的U盘,把视频传进去,又将黑色U盘里的视频删除,只留下一段录音。

回到主卧,拿了随身的包,下了楼。

阿姨见她要出门,出声询问:“太太是要去哪?”

“我出去见朋友,应该…很快就能回来。”倪初夏朝她微笑,示意她不用紧张。

离开别墅,考虑到怀着孕,没有选择开车,用打车软件叫了辆出租车。

人站在YL公司楼下,倪初夏还有些恍惚。

前些天还说无法面对他,今天就主动过来找了,还真是没有绝对的事情。

给他的助理打了电话,在大厅等了一会,助理赶过来,拿着工作卡领着倪初夏上楼。

行至16层时,外边走进两人,为首的女人脸上戴着墨镜,妆容很浓,跟在她身后应该是助理,唯唯诺诺替她拿着包,

“莫总助,这个点你怎么下来了?”女人似乎没料到总助在这,惊讶地摘下墨镜。

“下来迎贵客的。”助理回以疏离的笑,并未多攀谈。

“贵客?”女人这才将目光看向倪初夏,傲慢地问:“是你吗?”

倪初夏莞尔,“都说混娱乐圈的人眼光已经很好,看不出来嘛?”

女人眉头皱起,上下打量了一番,伸出手要与她相握,“你好,我是YL签约艺人苏倩。”

倪初夏只是朝她略微点头,轻启红唇,“倪初夏。”

这时,电梯到达楼层。

助理上前指路,礼貌地介绍:“倪小姐,这就是我们老板的办公区,那边是秘书室,旁边是会议室……”

倪初夏一路点头,偶尔出声询问一两句。

苏倩走出电梯,若有所思望着离去的背影,“你知道她是谁吗?”

小助理惶恐地摇头,表示自己不清楚。

“都进YL了,八卦消息都不看的吗?”苏倩看了她一眼,感慨道:“百闻不如一见。”

最近不仅是老总与倪氏建材董事长的纠纷在公司传的沸沸扬扬,公司有合伙人的消息也经久不衰。

她想,她见到传闻中的合伙人了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感谢

【180**5868】1月票、1评价票

【chloeoh】1月票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