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64、活脱脱的老司机、套路王!/军少独爱闪婚萌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有助理带路,一路畅通无阻来到莫少白的办公室。

助理把门推开,小声说:“倪小姐,莫总有客人,您可以在沙发上稍等会。”

“好,多谢你。”倪初夏点头,走过去。

这里与倪氏风格完全不同,莫少白从小生长在国外,喜欢的建筑风格是偏欧式,简约大方型。

说是办公区,却更像是一个家。

偶然看微信的群,也能知道莫少白自瑶姨离世后,一直就住在公司,企图用工作麻痹自己。

坐在沙发上等了没一会儿,内侧门被推开。

莫少白率先走出来,明知她会来,但看到她真的出现在自己眼前时,还是惊讶大过欣喜的。

“你怎么在这里啊?”齐烁从莫少白身后走出来,眼中是诧异。

倪初夏站起来,回道:“我过来找少白,事情谈完了?”

“还差一点,也不耽误事,你们先聊。”

齐烁说着就要离开,却被倪初夏阻止,“我来就是过来送一样东西的。”

她从包里把U盘拿出来,递给莫少白,“瑶姨临走时给我的,是时候物归原主了。”

待他接过,倪初夏就准备要离开。

“初夏,等会一起吃饭吧,阿烁也会去。”莫少白发出邀请。

鉴于会带上齐烁,她便应下来。

“你和阿烁先坐一会,我把事情处理完就去吃饭。”

莫少白再三确定她不会离开,还觉得不放心,干脆让齐烁与她一起等着。

重新坐回沙发,齐烁关心地问:“姐,你最近还好吧?”

“挺好的啊。”倪初夏笑着回。

她知道齐烁指的是什么,不点破,却把自己真实的一面展现出来。

的确挺好,不能因为生活中的挫折,就放弃微笑的权利吧。

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

齐烁笑着,嘴甜地夸赞,“姐,我发现你又变漂亮了,比和我搭档的那些女星还美!”

倪初夏笑乐,开口说:“哟,许久不见,你这哄人的功底见长啊!”

“瞧你说的,我说的都是大实话!”齐烁做出发誓的动作,以表明自己的诚意。

“行了,别对我痞,我可是有主的人。”倪初夏没好气看着他。

看来进娱乐圈还真是能锻炼人,以前说话不利索的人,现在倒是张口就是好听的话。

“最近公司的安排怎么样?身体还吃得消吗?”

重点自然落在后半句,她知道齐烁心脏不太好,连轴转的工作强度指不定就进医院了,所以在以往接到莫少白助理发来的邮件后,她会刻意提到他,让公司少安排重活。

“姐,你这话说的,我可是真男人!”

问一个男人身体吃不吃得消这样的话,很伤人自尊的。

倪初夏轻笑起来,打击道:“你在我眼里就是弟弟,男孩还差不多。”

齐烁正经起来,不再耍嘴皮子,“说来也奇怪,那次和你们去皇冠盛宴打牌之后,小白就对我特别好,好的我都有些心慌。”

倪初夏没好气问:“你就是欠练,对你好你慌什么?”

“那不是最近公司都传小白的取向问题吗,他在对我这么好,我难免会多想。”齐烁刻意压低声音,做出害怕的表情。

倪初夏这次连话都不想多说,只翻了白眼,让他自行体会。

不是多想,是的确想太多!

就算莫少白取向真有问题,有危险的也应该是他哥齐泓才对。

“咱不说这个,你知道我刚才和小白在商量什么吗?”齐烁重新扯了话题。

“聊什么啊?”倪初夏配合地问。

“年前不是有很多艺人跳槽了吗?公司就想扶新人,但通过选秀出来的那些新人,怎么说呢,难成大器啊!”

“说重点!”

叽叽歪歪说半天,也不知道他到底指什么。

齐烁一口气说下去:“然后我就和小白提议,让严瑾以艺人的身份签约YL。”

倪初夏愣了一下,问道:“这样的决定,问过严瑾的意见吗?”

“没有。”

齐烁老实回答,随后邪笑道:“不过YL的员工合同上有一点,就是最终解释权归YL所有,所以只要小白同意,这事就这么成了!”

倪初夏沉默一会儿,开口提议,“这件事我觉得还是要和经过她同意为好。”

当初严瑾既然已经退出娱乐圈,必然是有原因,现在又让她加入,怕最后会弄得鱼死网破。

“这我知道,等小白松口,我就天天跟在她身后,保证她会同意的。”

齐烁瞧着二郎腿,模样很得意,之后,脸上突然变凝重,目光死死盯着倪初夏。

“看我做什么?”

“姐,我觉得你这长相不进圈子都可惜了。”

倪初夏摇头笑着,“你改行做星探得了,别把注意打在我身上。”

绝对没有可能!

她毕业于艺术传媒类的大学,那时候就对圈子里的事有了解,也有星探找过她,但都被她回绝。

这么多年,太痛恨伪装,自然不会再给自己找不痛快。

自己的性子就不适合处于其中,她能成为摄影师、记者,甚至是YL的合资人,但要是以艺人的身份,绝无可能。

“我还不是为了小白,他每天工作起来都不要命,到时候胃病又得犯。”齐烁一副操碎了心的模样。

他自己没有健康的身体,看到别人透支身体就忍不住想管。

倪初夏眼眸微闪,沉默片刻后说道:“艺人跳槽这件事至少说明两点,第一公司的管理方法是否不合适,第二对手太无耻,内在原因自己找,至于外在的,无耻回去不就行了。”

齐烁想了一会,觉得她分析的挺有道理,与她探讨起来。

听完倪初夏支的招,他深表怀疑:“这样真的没问题吗?”

用小白去诱惑别公司的艺人,这要是让他知道,不会剥了他的皮吧?

“人只要骗过来,一切都好商量。”

倪初夏对他展露笑容,想起电梯里遇到的那人,随口提了句。

“你说苏倩啊?她就是个花瓶!”

齐烁耸肩,开启吐槽模式:“前两天杀青的剧,她演了戏份比较重的配角,真的是完全没有戏感。”

倪初夏无奈摇头,“又不是每个人天生就有戏感,这东西要慢慢练才行,你作为前辈要多点耐心。”

“这我知道,但她……怎么说呢,得罪了小白,谁敢和她走近?”齐烁摊手,表示自己无能为力。

倪初夏问:“看你的样子,是有什么独家八卦?”

女人对娱乐八卦一向感兴趣,更何况这其中还有认识的人。

齐烁面露难意,最后还是没绷住,“她和公司签约的第一天就跑到小白家,进去就开始脱衣服,我进圈子也有两年,真没见过这样的女人……”

等他说完,倪初夏已经趴在沙发上,笑的肚子疼,断断续续地说:“所以关于少白那些传闻都是她传出去的?”

“可不就是。”自己没本事引人上钩,还好意思造谣,也是服了她。

“就这样还没开除她?”

“她家在舒城有两把刷子,小白应该不想得罪那边。”齐烁猜测是因为这个原因。

两人又聊了一会儿,莫少白才走出来。

虽然表面无异,但泛红的眼眶能看出他情绪不对。

倪初夏想,他该是看了U盘里关于瑶姨的视频。

齐烁没注意,一直找他说话,小白前,小白后的,热情亲切。

倪初夏旁观两人,不由得笑起来。

臭小子还说怀疑少白取向问题,她看到的情况可都是他缠着人家呢。

走出办公室,总助询问告知预订餐厅,拿着员工卡先行离开。

苏倩站在电梯边,看到总助过来,开口询问:“莫总是不是出来了?”

“嗯。”总助轻点头,虽然他很想留下来看戏,却又怕老板生气,在电梯上来时,走了进去。

苏倩整理了头发和衣服,脸上洋溢笑容,在莫少白过来时,她走上前拦住他,“莫总,你手里有没有适合我的剧?”

“剧的事问你的经纪人,莫总很忙。”齐烁代替莫少白回答,将她拉到一边。

“我问的是莫总,你回答什么?”苏倩甩开他的手,踏着高跟再次拦住,“莫总,我长的不比那些人差,为什么把菜鸟经纪人分给我,现在更是连通告都不让我接?”

倪初夏抿唇一笑,小姑娘有意思,挺有胆色。

莫少白抬手阻止齐烁过来,低头说:“我只在乎你能否给我带来利益,很显然、你不能,那么我又何必把金钱和人力放在你身上?”

苏倩眼中满是委屈,一句话没说,跺脚跑向安全出口。

之后,三人乘坐电梯,倪初夏随口提了句,“我觉得刚才那姑娘挺好的,做人最起码很真。”

莫少白眼中荡起波澜,出声问:“你觉得公司应该捧她?”

倪初夏不置可否,笑着说:“至少可以给她机会,听齐烁说她没什么演技,那就让她本色出演,这样的性子应该很讨喜。”

莫少白没表态,心里却有了思量。

一路上遇到的员工,都会与莫少白和齐烁打招呼。

倪初夏也注意到不少眼熟的人,都是最近热播电视有参演的人。

餐厅是莫少白订的,距离YL并不远。

倪明昱也在这里,是她始料未及的。

算算兄妹俩有小半月没见,最后一次见面还是上次晕倒那会。

“大哥。”倪初夏稍有别扭地喊道。

倪明昱轻‘哼’一声,略有不满地说:“你还知道自己有个大哥啊?”

倪初夏主动坐到他身边,“我当然知道,你呢?怕早就忘了你还有位漂亮的妹妹吧!”

“你还真敢说。”倪明昱没好气看了她一眼,欠扁地说:“最近没晕了吧?”

“晕个鬼,最近过的可好了!”倪初夏抬起下,语气犯冲。

倪明昱抬手轻拍她的脑袋,“知道怼我,看来是不错。”

兄妹俩互相损完,对视笑起来,默契十足。

两人这半个月并不是刻意不联系,而是各自都有各自的生活,过多联系会觉得假。

就像现在这样,见面聊两句,还是那么的熟悉、亲切。

一顿饭,在两人的互怼中开始,又在齐烁劝说倪明昱加入娱乐圈中结束。

走出餐厅,齐烁不忘把自己经纪人的名片递给倪明昱,“大哥,你要是考虑清楚可以随时联系我们,保准让你一炮走红。”

最后是莫少白过来,直接把失控的人拽上车。

倪明昱看了眼名片,随手放进口袋,虚扶她的腰,“送你回去吧。”

坐上车,倪初夏要求,“回家前先去趟虞记。”

“啧,孕妇要少吃高脂肪的食物。”倪明昱咋舌,对她要去虞记买蛋糕、甜品,很不满意。

虽然话中是满满的嫌弃,还是开车到了附近的虞记。

没跟着她一起去,但她下车时,他再三叮嘱看车,注意脚下此类话。

约莫半小时,倪初夏拎着纸袋、纸盒回来。

“买这么多能吃掉吗?”倪明昱又开启毒舌模式,“你都不知道自己最近变胖了吗?瞧你那肥嘟嘟的脸!”

倪初夏深呼吸,默念‘莫生气,人生就如一场戏,为了小事发脾气,不好不好!’

念完之后,她微笑着说:“我肚子里有宝宝,自然能吃一点,放心好了,你妹就算胖,那也是美人一枚!”

倪明昱笑了笑,没说话。

来到临海苑,倪明昱本不想开进去,但碍于某人犯懒,一步路都不愿意多走,只好把车停在院内。

“几步路的事,进去吧。”倪明昱靠在车边,摆手让她滚蛋。

这时,别墅大门被打开。

厉泽阳走过来,接过她手里的东西,朝倪明昱略微点头,“大哥,进来坐坐吧。”

倪明昱本想拒绝,在看到倪初夏像小鸡啄米般点头,把车锁上,走进去。

阿姨见有人来,泡了两杯茶,给倪初夏专门准备养颜的花茶。

倪初夏把买的甜点交给阿姨,自己上楼。

下来时,头发已经扎起来,衣服也换上家居服。

倪明昱笑着调侃道:“回来就释放天性,也就在外面的时候有人样。”

倪初夏哼了哼,端起果茶,窝在沙发上。

“你们聊,我去洗点水果。”手腕,厉泽阳起身走进厨房。

对这一幕,倪明昱倒是觉得新奇,问道:“一般都是女人去做这些琐事,到你这完全颠倒了啊?”

见她一副大老爷们的模样,还真为厉泽阳感到同情。

“大哥,你这种想法就是大男子主义,直男癌!”

倪初夏坐直身子,开始说教,“凭什么女人做那些琐事就理所应当?男人为什么不能做?”

“男人一般负责赚钱养家。”倪明昱回答。

他只是说出最普遍的现象而已,怎么就扯到这事上了?

“哼,谁规定赚钱养家的就不能做家里的琐事了?又谁规定女人不能赚钱养家了?需要你们男人用这么拙劣的手段找借口!”

“丫头……”

“你先闭上嘴,听我说完……”

倪初夏不吐不快,噼里啪啦便把话说出来,“我总算是找到你娶不到老婆的原因了,你单到现在完全是活该!”

倪明昱:“……”

单身有错吗?不娶老婆犯罪吗?

怎么听她这么说,自己已经是罪无可恕了。

听了她的一番话,他算是认清,千万不要和女人吵架,尤其是怀孕的女人,连他这个做律师的都辩驳不过。

直到厉泽阳端着果盘过来,倪初夏才不揪着这个问题不放。

她靠在沙发上,抱着专属的果盘开吃,表情尽显满足。

吃东西也不闲着,硬是搂抱着厉泽阳的脖子献吻,含糊说:“好男人,好老公!”

倪明昱看不下去,干脆别开眼。

男人无奈笑着,在她看不见的地方,用手抹了把脸颊,默默擦掉果汁和口水。

都说一孕傻三年,虽然面上看不出有什么变化,但说话的逻辑与行为已经初见祢彰。

因为怕留下来被再次批判,倪明昱没坐一会儿,就起身离开。

厉泽阳送他出去,礼貌叮嘱他开车小心。

倪明昱临走时,重重拍了他的肩膀,语重心长地说:“任重而道远,辛苦。”

厉泽阳薄唇轻挽,低声回:“乐在其中。”

既没跟着附和说辛苦,也没夸大其词,这话说的没毛病。

听他这么说,倪明昱也放下心,开车离开。

刚开出临海苑,就从内后视镜里看到后座的纸盒。

将车停在路边,伸手拿过来。

纸盒上贴着粉色便利贴,‘恭喜大哥又老了一岁!PS:虽然今天不是你生日,但每年你生日的那天都找到你。’

上端是透明的,能看到8寸的小蛋糕上写着倪明昱生日快乐的字样,并不美观,能想象到写字的人不容易。

倪明昱笑起来,把纸盒端正放在副驾驶上。

*

回到别墅,倪初夏已经吃完水果,脑袋来回点着,已经快要睡着。

厉泽阳走过去,弯腰将她抱起来,送去主卧休息。

下午的时间,陪蠢蠢在后院玩了一会儿,去健身房锻炼个把小时,洗完澡就进了厨房准备晚餐。

家政阿姨给他打下手,开玩笑地说:“先生厨艺这么好,我快要失业了。”

厉泽阳摇头表示不会,诚恳地说:“我在家的时间不多,不在的时间就要麻烦阿姨照顾她。”

“应该的。”阿姨受宠若惊。

虽然厉先生平日只对太太露笑脸,但与人说话的字里行间,都不会给人压迫,亲切、平易近人。

打扫卫生的时候,多少能见到一些私人物品,知晓他在部队军衔很高,所以总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,但这也只是第一印象,与他相处会让她觉得,这是个很不错,很懂礼貌的小伙,周身正气凛然,样貌英俊帅气。

晚上吃完饭躺在床上,倪初夏拿出手机玩了一会儿。

点开微信时,看到岑曼曼的消息,是一个‘要哭了’的表情。

倪初夏回:“怎么了?有人欺负你?”

岑曼曼发来一串话,“那次在高尔夫球场遇到卢静雅之后,就听泽川说要公开亦航的身份,记者招待会就定在明天。”

“那不是挺好。”

倪初夏发完后,紧接着打字道:“只要别说这孩子是卢静雅生的就好。”

“泽川的意思是说亦航生母已故……”

看到‘生母已故’四个字时,倪初夏脊梁骨一凉。

天呐!

大哥这招也太狠了,比她送情侣装不知道狠多少倍,佩服,五体投地!

倪初夏没打字,而是发了语音,“大哥这么做肯定有他的考虑,你担心什么?别告诉我是同情卢静雅,我会生气的!”

岑曼曼隔了一会儿,把消息发过去,“我没同情她,只是他要我明天出席记者招待会,是坐在观众席上,公开与否,选择权交给我。”

倪初夏咽下口水,不停地摇头。

她算是看清厉泽川的本性,就是活脱脱的老司机,套路王!

说的好听,把选择权交给曼曼,实则在那样的场面,只要他稍微使计,和公开没区别。

许久没等来他的回复,岑曼曼又发来消息,“初夏,我有点害怕,你给我出出主意吧。”

倪初夏撑着脑袋,眨了眨眼睛,单手打字回:“一切交给大哥,你只需配合。”

回完,把手机扔到一边,打着哈欠钻进被窝。

其实她想说,如果大哥出一道选择题,有A、B两个选项,哪怕是有C,就不要纠结了,反正最后都会交给套路解决,答案尽在他的掌握之中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大哥要出招了!公开、秀恩爱!

感谢

【180**5868】1月票

【嶶笑╭弧喥ァ】2月票、1评价票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