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65、解开就像那晚一样收拾你/军少独爱闪婚萌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这一晚,很早便睡了,以至岑曼曼后面发的消息都未看见。

第二天早晨,是伴随着大金毛的嗷叫声醒来。

倪初夏洗漱完下楼,就见蠢蠢趴在阳台玻璃上,小眼睛可怜兮兮地盯着厉泽阳。

而后者则悠闲靠在沙发上,长腿舒展看着书,丝毫没被它影响。

“嗷呜……”

男主人,你果然不爱我了!

倪初夏站在一边,看着这幕,觉得有些诙谐,转身又轻手轻脚上楼,把书房的单反拿下来,替这一人一狗照相。

听到快门声,厉泽阳偏头看过来,免不了被当模特再照几张。

男人把书放到一边,起身走向饭厅,让她过来吃早餐。

倪初夏捧着单反,反复看着刚才那几张,喜欢的不得了。

她拍过很多风景和人物,却觉得他的五官和身材比例是最完美,不用摆拍、不用找角度,随便一张都能和专业模特媲美。

“把相机放一边,吃过了在玩。”厉泽阳微抬下巴,轻点碗碟中的早餐,示意她赶紧吃。

“等会吃完饭你陪蠢蠢玩一会,我给你们俩照相。”倪初夏提出要求。

都说养宠物的男人很细心,她想把那种感觉拍出来。

厉泽阳倒牛奶的手停了一下,果断拒绝。

“为什么?”倪初夏探头问。

男人手指轻弹她的额头,让她坐回座位上等着。

她是孕妇,体质比不得一般人。

虽然蠢蠢也打过不少针,但终归是动物,存在一定的风险。

不仅是她需要少接触,每次他去触碰它,之后都会去洗澡,就是怕影响到她的身体。

某蠢还摇着尾巴渴望爸比能过去陪它,它还不知道自己早就被打入冷宫,只有摇尾乞求的份。

牛奶倒好,厉泽阳落座。

倪初夏双手交叉托着下巴,眼睛弯下来,开口说:“我今天算起得早,平时都赶不上吃早餐。”

厉泽阳看了眼时间,八点差一刻钟,提出要求:“以后都这个时候起床。”

“不行!”倪初夏摇头,摸着肚子说:“那要是你家宝宝要睡怎么办?”

“那就等吃过早餐再睡,一样的。”健康问题,搬出孩子也没有用。

“你不爱我了。”倪初夏趴在桌上,装可怜。

“乖,别闹。”男人薄唇轻挽,伸手指着杯子,“我换了一种牛奶,味道很淡,喝了应该不会难受。”

“我才没闹。”倪初夏端起牛奶,轻抿了一口,不会有恶心的感觉,才大口喝起来。

厉泽阳见她没孕吐反应,眉宇放松,开始吃早餐。

倪初夏抬眼看着他,唇角略微扬起。

自他回来之后,她的生活除了吃睡,就剩下和他撒娇、嬉闹。

有时候安静下来的时候,她也会思考,自己和厉泽阳迥然不同的性子怎么能组成一个家庭?

他喜静,她爱闹,他不爱说话,反观自己就是话痨,

每天从睁眼到闭眼,最喜欢做的事就是赖在他身边,找他叨叨,有时候说的都是无营养的废话,现在回想觉得他挺不容易,竟然能耐着性子听她叨完。

如今,好像想通了。

正因为他的包容,生活才少了很多磕碰。

厉泽阳见她笑着,莫名问:“笑什么?”

倪初夏抿唇摇头,撑着脑袋,深情款款地说:“就觉得你特别好。”

男人哭笑不得,望着她碗里的白水煮蛋,开口说:“不想吃就放一边,也没人逼你。”

被无情的戳穿,倪初夏也没觉得不好意思,起身走到他身边,俯身亲了亲她的脸蛋,“爱你,么么哒。”

在离开时,男人揽住她的腰,让她坐在自己腿上,颇有兴味地问:“有多爱?”

倪初夏搂抱她的脖颈,笑着弯下眼睛,把歌词念出来,“你问我爱你有多深,爱你有几分……月亮代表我……”

还没说完,厉泽阳精准摄住她来的唇,堵住她的后话。

这些话听着都不如一个吻的实际。

怕她腰硌着,大手揽在后腰处,将她压在长桌空处,深邃的目光注视着她,眼中也只有她,专注、深情又是那般温柔。

倪初夏脸蛋微红,缓缓闭上眼睛,身心都随着他的引导。

这个吻很纯粹,没有夹杂一点情欲在其中。

结束后,倪初夏的手指贴在他胸口,将头埋进他肩侧,忍不住轻喘问:“干嘛突然这样?”

男人的手搁在她腰间,轻轻揉捏一下,挑起她下巴,用略哑的嗓音说:“以后来实际的。”

“你也不怕热火上身。”倪初夏小手搭在他的皮带上,眼中带着狡黠。

厉泽阳握住她的手,附耳说:“解开就像那晚一样收拾你。”

坐回客厅沙发,心还嘭嘭直跳,说是情窦初开的少女也不为过。

他平日都是一副漠然的样子,情绪没有太大的起伏,但只要稍稍有一点改变,或霸道、或痞相,都会令她招架不住。

临近九点钟,别墅门铃响起。

倪初夏起身,光着脚丫去开门。

看到来人中有倪柔,眉头稍稍皱起,“你来做什么?”

倪柔抬手拨了拨她的卷发,没经人同意走进来,“我有事找你。”

“大姐,我……我不知道二姐跟来了。”倪远皓站在门外,懊恼地说。

他来临海苑找倪初夏,家里人都是不知道的,可当他走进院子,就听到倪柔的声音从身后响起。

“没事,进来吧。”倪初夏没责怪他,侧身让他进来。

倪柔在一楼客厅转悠了一会儿,脸上虚伪的笑容挂不住了。

她嫁给韩立江,还是住在韩家的老宅,虽然别墅很大,但和长辈住在一起,多少会不自在,也曾提过要搬出来,可都遭到拒绝。

而倪初夏,现在过的生活,就是她所向往的。

跟着倪远皓是一时兴起,她大概猜到他会来找倪初夏,毕竟家里出这么大的事,这个弟弟又一心向着她,自然会回来求助。

只是,还是太嫩,看到她的时候,脸色都吓绿了。

果然和妈说的一般无二,吃里扒外的东西。

养在外面还是不靠谱,竟然会帮着外人,她说的话,他从来不会听进去。

“太太,家里来客人了?”

阿姨打扫卫生完卫生下来,放下手中的工具,说道:“我这就去泡茶。”

倪柔转身看过去,将她打扮寒酸,眉头皱起来,趾高气昂地开口,“泡茶的时候记得把手洗干净点,姐姐,你也太不注重了,请这样的人来家里?”

阿姨面露为难,连忙把手在围裙上擦了擦,其实她刚洗过的,并不脏。

做她们家政这一行,见过很多刁钻的雇主,所以在个人卫生方面她很注重,每次烧菜都会戴帽子,就怕有头发掉进菜里,手也会来回洗很多遍。

如今被她这么说,心里不舒服,可知道她是客人,也不敢多说什么,只好应下来。

倪初夏见阿姨要进厨房,出声叫住她,“阿姨,你去歇着吧,不需要泡茶,不请自来算不上是客人?”

话落,她看向倪远皓,让他自便,要是渴了自己去冰箱拿饮料,想吃什么也自己拿。

话说到这份上,在座的心里都有数。

阿姨听了她的话,没进厨房,拎着工具去了后院。

倪柔愤懑看着她,“哼,你就是这样的素质?”

“与你对别人评头论足相比,我已经够有素质。”要不是好奇她来的目的,早就拿起扫把赶她出去。

倪初夏走到沙发上坐着,询问倪远皓来意。

“大姐,昨天中午爸被警局的人带走,到现在都没回来。”

他没说是为了什么,却已经把来意说明。

担心爸的身体,但妈和二姐一副没事人样子,丝毫不着急,他只能过来。

心里清楚他犯的那些事是一定会被判刑,只要让他知道他在里面身体状况好,也就放心。

倪初夏回:“既然立案调查了,这是必须要走的程序。”

“呵呵……所以我和妈怎么说你傻呢?”

倪柔一把拉住倪远皓,冷笑着说:“你找她就能有用了?”

倪远皓倔强地挣开她的手,不满开口,“也总比你和妈要好,爸才刚进去,你们就筹谋着去接管公司,瓜分家产!”

“你给我闭嘴!”倪柔声音陡然提高。

赠与合同虽然已经有法律效果,但公司一日不到她们手里,都会存在变故,尤其对手还是倪初夏。

“接管公司?”

倪初夏捕捉到关键词,笑着说:“怎么,这么迫不及待想要把倪氏占为己有啊?”

倪柔扬起下巴,底气十足开口:“公司是爸的,我妈和他结婚二十多年,他把公司留给我妈也合情合理。”

“哦?一审结果都没出来,这么急着宣布主权,你可真是爸的好女儿啊!”倪初夏嘲讽。

如今听到黄娟和倪柔想要把公司占为己有,倒是一点都不会觉得愤怒与不满,有的只是无尽的嘲笑。

她向来不是好人,自然不会好意提醒她们倪氏撑不了多久,不仅如此,在黄娟正式接手时,她还会送上一份大礼。

“趁现在还是倪氏总裁,多享受前呼后拥,使唤别人的感受吧,很快你就要下台了!”倪柔走过去,俯身咬牙切齿道。

等到她妈接替爸的位置成为倪氏的董事长,第一件事就是把她赶下去!

倪初夏莞尔,“有我在一天,你和你妈都别想插足公司的事。”

“那么就拭目以待。”倪柔瞪着她,握紧自己的包扬长而去。

待她离开,倪远皓才坐下,向倪初夏道歉。

“没关系,也只有她来我才能知道倪氏要易主了。”倪初夏懒懒地靠在沙发上,漫不经心地说。

倪远皓沉默了一会儿,说道:“我也不清楚爸怎么就又把公司股份给妈了,明明当初是要给莫少白的,为此还大吵了一架。”

听了他的话,倪初夏心中了然,没觉得有多大意外。

毕竟,黄娟的手段一向不错,能让倪德康临时改决定,也不无可能。

只是,她向来看不惯她得手,虽然自己现在不要倪氏,但是也绝对不允许公司落在黄娟和倪柔手中。

就在这时,厉泽阳从楼上下来。

“姐夫,你在家啊?”倪远皓看他的目光带着崇拜,可能是基于男人畏惧强者的本能反应。

男人朝他点头,留他下来吃中饭。

最终,没能留下一同吃饭。

因为黄娟打电话来催促他,也只好回家。

送走他,男人去厨房食材,倪初夏跟了过去。

“都没有我想吃的菜。”

厉泽阳合上冰箱,提议时间还早,去超市逛一逛。

两人穿上外套,换了鞋,走出别墅。

临海苑大型超市离家并不远,所以选择步行走去。

路上,倪初夏和他说了倪柔来的事,还把黄娟即将接替倪氏的事也一同告知。

厉泽阳眉头略微蹙起,叮嘱道:“以后尽量不要一个人和她待在一起。”

他还在介意上回倪柔用东西砸到她的事,如果这次她再发疯,在他眼皮底下磕着碰着她,他真的不敢保证自己还会有理智的去报复。

倪初夏挽着他的胳膊,仰头笑着说:“明白啦,以后不会了。”

因为是在家,给了她足够的安全感,倒是把防着人的事给忘了。

来到超市,先去了蔬菜肉类区,挑选想吃的菜之后,又去买了点水果,最后两人默契地逛到了母婴类的货架。

厉泽阳目光落在摆列整齐的奶嘴上,眉宇尽显笑意,俨然是慈父的样子。

脑海中,像是已经构想他们的宝宝叼着小奶嘴的模样,一定分外的可爱。

那会儿厉亦航还小的时候,他倒是没觉得小孩有多可爱,如今自己快要成为父亲,回想当时小家伙的样子,觉得自己的孩子也与他大差不差。

“用这些东西还早,以后再买也不迟。”

她已经注意到有好几个挺着肚子的准妈妈视线往两人这边看,眼中都是惊羡之意,虽然满足了她那点虚荣心,但老公被别的女人围观,她可没那么大方!

厉泽阳点头,“你和孩子用的东西,还是去专门的母婴店里买才放心。”

孩子还没出生,他已经提前进入奶爸的角色中,一副很有经验的模样,好笑之余,又令倪初夏很安心。

倪初夏按捺不住好奇心,问道:“说实话,你是不是背着我做了很多功课?”

男人如实回答:“功课没做,不过最近和大哥联系比较频繁。”

倪初夏了然点头,怪不得像是一夜之间变了一个人,大哥不就是活脱脱的奶爸,瞧他把亦航养的多好。

她这段时间买了很多育儿书,也在网上看了不少孕妇写的博客,上面有几篇文章是写到怀孕之后老公的态度。

刚开始会有热度,后来新鲜感消失,就会变得无所谓,甚至去外面花天酒地找女人。

这么想,心里多少会有担忧。

付钱走出超市之后,她问出来:“泽阳,等你新鲜劲过去之后,是不是就不会这么对我和孩子好了?”

“小脑袋又在想什么?”厉泽阳好笑地看着她,承诺道:“我保证,你所担心的都不会发生。”

话落,揽着她走回家。

中午吃了饭,倪初夏上楼睡午觉。

等她一觉醒来,已经是下午三点钟。

下楼,就见沙发上坐着穿着警服的人,厉泽阳正与他们聊着,其中有一位眼熟的人,是陆警官。

他见倪初夏下来,出声询问:“令夫人已经醒来,能否配合我们去趟警局?”

厉泽阳对他点头,起身走过来和她说明情况,这些警察是因为倪德康的事情才过来,末了轻声安抚:“只是了解情况,不会问刁难的问题,放心。”

“我上去换套衣服,你让他们稍等一会。”倪初夏转身上楼回主卧。

换好衣服,她走进书房,把抽屉里的U盘拿出来,攥紧又松开,放进包里。

去警局坐的是厉泽阳开的车,这让她心稍稍放下。

虽然只是问几个相关问题,但处在警局,对面还又是警官,难免会紧张。

*

问题问完,倪初夏询问是否能见倪德康,被告知目前不能探视,拒绝了。

出来时,天色已经渐暗。

厉泽阳站在玻璃门外等她,背影傲然挺立,在夜幕中,又略显寂寥。

她推开门,快步走过去,从他身后抱住他。

用力、动容,眼眶泛着泪光。

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,只是这一刻突然想这么做,便做了。

好像所有的人、事都会发生变化,而他却不会。

不善表达,却用行动告诉她,一切有他在,不需要担心、害怕。

交出U盘的那刻,她以为自己的情绪会很难自控,但却没有,在看到他时候,隐忍的心情爆发出来。

“怎么了这是?”

厉泽阳执起她的手,语气温柔地问:“他们难为你了?”

仿佛她只要点头,他就会牵着她的手去找他们算账。

倪初夏吸了吸鼻子,闷声说:“没有,我就是突然矫情,你别管我。”

“进趟警局都学会矫情了?”

男人将她拉到怀中,手抚上她的脸,“以后想学新技能,就送你来这。”

这句话说出来,顿时就破涕而笑。

倪初夏捶着他的胸口,猫叫般说:“你讨厌!”

她好不容易有着满腔的情感想吐露,就这么被他打破了。

“不逗你了,先回去吃饭吧。”厉泽阳握住她的手,牵着她往车边走。

“瑶姨在临走时给我留下U盘,里面是我爸承认做了那些事的录音,刚刚,我把U盘交给了警察。”

倪初夏倚在他胳膊上,缓缓陈述,“泽阳,我这么做是正确的,对吗?”

男人用力握住她的手,给了她正面回答。

坐上车,倪初夏情绪已经恢复,问:“你怎么不好奇他们问我什么了?”

“你午睡的时候,我和那几位聊了一下,问题大致都了解。”

“……”

倪初夏嘟着嘴,不满地说:“那在来的路上你怎么不告诉我?”

害得她还在想等他问的时候,一定要卖关子,倒是忘了军警不分家,真是智商堪忧!

厉泽阳偏头看过来,表情格外深情温柔,只稍一眼,什么话都无需多说。

回到家里,阿姨已经做好晚餐。

吃完饭两人早早洗澡到床上躺着,厉泽阳靠在床上翻看裴炎前几天送来的文件,倪初夏则枕在他腿上玩手机。

“泽阳?”

“夏夏……”

几乎是同一时刻,两人叫对方。

倪初夏坐起来,笑着说:“你先说。”

“早点睡吧,不然明早起不来。”

卧槽!

忍了半天,倪初夏开口:“……我能爆粗口吗?”

男人把文件放到床头柜上,伸手握住她的脚踝,暧昧摩挲,“你说呢?”

“哈哈,我说着玩的。”倪初夏抽回自己的脚,趴在他怀中,严肃地说:“我有事和你说,需要你在物质上、精神上支持我!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预计失误……明天大哥曼曼上线!

感谢

【180**5868】1月票

【xisha82】1月票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