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66、曼曼,大哥是真的爱你啊!/军少独爱闪婚萌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倪初夏抽回自己的脚,趴在他怀中,严肃地说:“我有事和你说,需要你在物质上、精神上支持我!”

“好不好?”倪初夏手指轻戳他胸口,不惜出卖色相。

“你先说。”

厉泽阳不上当,要让她说清楚才能决定是否要支持她。

倪初夏哼了哼,不高兴了,自己钻进被窝里。

“又闹脾气了?”

男人把手伸进被窝,挠着她的头,“总得让我知道是什么事吧。”

没过一会儿,她探出头,小手搭在他的腰上,小声说:“我想着借正荣之口把我要抛出股份的事传出去,以黄娟的身份必定会按捺不住要吃下这么大的肥肉,不过吃不吃得下就是问题了。”

厉泽阳沉思片刻,回答:“正荣不一定会淌这摊浑水。”

“齐泓应该会卖我面子帮忙。”倪初夏说的很肯定。

不过,话落在男人耳中,却不是那么好听,不经意间问:“你和他交情不错?”

倪初夏意识到他的想法,点头说:“虽然他这个人手段很那什么,但和我算是革命友谊,这个面子还是会卖的。”

“是吗?”厉泽阳压下心中的不舒服,问道:“之后要做什么?”

“之后我就要挖走倪氏有能力的高层,比如方旭、李秘书和Johnson。”

倪初夏把自己的初步想法告诉他,歪头说:“他们留在倪氏或者跳槽去别的地方工资待遇会很好,我没有后台留不住他们,而且想法要付诸行动也很难,你得帮我。”

厉泽阳的手随意搭在她尾骨处,暂时没说话。

“倪氏一旦瓦解,那么珠城在建材这一块很有发展潜力,我们又是最先知道内部消息的人,抢占先机创业成功率会很高的。”倪初夏手指在他腰间打转,继续游说:“刚开始投入不会太大,实在不行我就收手,不会亏太多的。”

男人握住她欲意做坏事的手,开口说:“不是钱的问题,你现在不是一个人,怀着孕做这事会很辛苦,知道吗?”

听完她简单的陈述,打心眼觉得那番话很有煽动力,不过结合她如今的身体情况,说实话,并不想支持。

知道她是闲不下来的性子,所以已经在思考能否找什么事让她既能打发时间,又不那么累,这边还没想到,那边她的小脑袋瓜就转起来了。

先前他还没离开基地,被派去西北那会,裴炎说过她工作时候的状态,就和拼命一样,一个月的连轴转。

他并不想她那么辛苦。

得不到他的支持,倪初夏心里难免会失落,她翻身平躺在床上,把被子拉过头顶,不说话了。

厉泽阳见她这般,隔着被子轻拍她的脑袋,“不高兴了?”

“没有。”倪初夏闷闷地回。

说不上不高兴,毕竟她也没有把握能做到哪一步。

就是想,在家里闲着也是闲着,不如做点事情充实一下自己。

男人伸手把灯关掉,顺势躺下来,将她搂在怀中,“关乎你和孩子的事,要慎重才行。”

倪初夏轻‘嗯’应下,不死心地说:“只是初步的想法而已,说不定等真正实施孩子都生下了。”

最终,厉泽阳做出让步:“答应你也可以,但我有条件。”

“真的、真的吗?”倪初夏把脑袋露出来,欣喜地抱着他,献上热吻。

“接下来说的条件如果做不到,就免谈。”

“好,你说。”倪初夏兴奋点头。

厉泽阳刻意板起脸,“先别高兴太早,凡是要尽力而为,找一个代理人,让他去做事,你在家坐镇指挥,如果让我看到你稍有疲惫或者为这事太操心,立刻停止。”

倪初夏讨好地抱着他,再三表示会做到。

其实,关于这些他就算不说,自己也会注意。

怀孕之后,她对自己的身体已经很注意,戒掉了很多坏毛病,做的事都是有益身心健康的。

快要睡得时候,她有些不确定地问:“你说我把消息告诉方旭他们,他们会留下吗?”

毕竟这些想法只是雏形,要重新创办一个公司,并不是那么容易,当初YL也是在原有基础上才敢接手。

“会的。”

男人不假思索回答,轻拍她的后背,低声说:“这事不急在一时,睡吧。”

孕期的时候,他无法时刻陪着她,心里是遗憾的。

所以,一般只要她的要求不过分,他都会尽可能满足。

她若真想做一番事业,给她顶起一片天,创造良好的环境,也不无不可。

……

翌日,华忆公寓。

岑曼曼睡得很浅,听到身侧有动静,缓缓睁开眼。

男人起床穿衣,进了浴室。

翻身拿起手机,看了时间后,又闭上了眼睛。

她现在希望时间能过的慢一点,好让她接受十点开始的记者招待会。

厉泽川洗漱出来,走到床边俯身靠近她,“还不起来?”

“我…我想再睡一会。”岑曼曼含糊说。

男人轻笑起来,亲了亲她的脸蛋,觉得不够又凑到她唇角,“平时也没见你赖床,想逃避?”

岑曼曼偏头,躲过他的吻,红着脸说:“我还没刷牙呢?”

再次回头,就与他的目光相对。

平日工作严厉的样子当然无存,有的只是促狭和看好戏的模样。

“我没想逃避。”岑曼曼用被子捂着脸,说话有些含糊。

男人戴上腕表,把外套床上,将她从床上抱起来,“我亲自动手才放心!”

两人在房里闹了一会儿,等她洗漱后,才一起出来。

之后,岑曼曼准备早餐,厉泽川去厉亦航房里叫他起床,分工明确。

由于小家伙上学时间早,吃完饭男人送他去学校,这就给岑曼曼留下时间打扮。

回到主卧,打开衣柜,挑选了不久前逛街买的春装,一条连衣裙。

换上站在全身镜前,又觉得太过于隆重,这样出去就像是要公布关系特意打扮的。

连着换了几套,都拿不定主意,最后还是换回第一件。

下摆蓬松的拼接花色连衣裙,搭配白色小西服,低调又显出自己重视这次活动。

厉泽川回来,看到她穿着有变,眼睛划过惊喜,不吝赞赏。

“行了,快去上班吧。”岑曼曼催促他出门,佯装不买他的帐。

自前几日向高层公开之后,两人几乎是同进同出,公司员工由刚开始的不敢相信,到如今已经能平静地看到岑曼安站在厉泽川身边还能笑着问候。

公司论坛也相继出现深扒的帖子,真实度并不高就是。

打卡上班,岑曼曼回到位上,开始准备今天的工作。

坐在她对面的许娇一直观察她,脸上带了淡妆,穿衣风格有所变化,是要借着今天的招待会公布了吗?

九点半左右,手机收到短信,是厉泽川发来的。

示意她可以适当准备,去招待会现场。

走进卫生间,拿出化妆包开始补妆。

期间倪初夏发来微信,告知她和厉泽阳两个场外助攻已经到了,让她尽快来。

准备离开时,李娜走进来,拦住她的去处。

“请你让一下。”岑曼曼向后退了两步,开口提醒。

李娜没有移步,开口问:“这是要去公司的记者招待会?”

见她不说话,她继续说:“或许今天之后我就要称呼你一声总裁夫人了,你藏的可真够深,看到公司女同事都在说羡慕厉总老婆的时候,你是不是在一旁偷着乐啊?”

岑曼曼如实说:“偷着乐没有,不过心里多少会开心。”

“承认了啊?”李娜双手紧握,极力克制自己的情绪,“我就说从厉总公开结婚之后你的穿着、配饰档次都上升不少,果然找到有钱老公就是不一样。”

“说实话,我很好奇,你是怎么爬上厉总的床?”

岑曼曼刚绕开她走向门外,听到这话后停住脚步,回头说:“都知道我的身份还不注意言辞,看来是想让我使用特权把你赶出厉氏。”

李娜深呼吸,企图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狼狈。

她来厉氏不就是为了能近距离接触厉泽川吗?

可这半年来,连见面的机会都少得可怜,这下又得知他竟然娶了岑曼曼,打击不是一点点的大。

赶出厉氏?

呵……知道已经没有可能,还留下来有什么意思?!

*

招待会现场,业内媒体记者已经就位,就等主角上场。

厉氏召开记者招待会并不稀奇,可今天的主角可是厉氏总裁、厉泽川,内部消息是会公开重大事情,至于是什么,众说芸芸,只有主角亲自公布才能知晓。

岑曼曼偷偷溜进去,在角落找到倪初夏夫妻俩。

倪初夏朝她挑眉,“刻意打扮过哦。”

“……没有啊,我每天都差不多。”虽然很努力的解释,却还是略显刻意。

坐下后,岑曼曼环顾四周,不禁咽下口水。

说实话,她以为记者招待会就和厉氏先前的产品招待会差不多,十几二十个记者意思一下,可今天会场扫一眼,乌泱泱全是人。

“会不会紧张?”倪初夏凑过去,低声耳语。

岑曼曼点头,“挺紧张的。”

毕竟没见过这么大阵仗,突然就对能三两句话掌控全场的人心生佩服之意,厉泽川便是这样的人,好像什么情况他都能运筹帷幄。

她见过他在众人的簇拥下,表情淡然,也见过在开会时力压全场。

十点还差五分钟,厉泽川在艾琳和张钊护送之下,来到台中央坐下。

衬衫西装,被熨烫的平整,就连头发也刻意打理过。

坐下时,解开袖口,慢条斯理地卷起,工整如熨过一般,一系列动作显露成熟男人的魅力。

岑曼曼的目光落在他的腕表,那块表是她送的,与他那些名表相比,无论从价格还是品味都有很大差距,他却选择在这一刻换上这块,说不感动是不可能。

眼眶已经泛起湿润,他就是这一样,细致、体贴,所以那时才会在毫不之情的情况下就爱上他。

“这还没开始,怎么就要哭了?”

倪初夏从包里拿出纸巾,小心替她擦干眼角的泪水,“有点出息,不然到时丑兮兮的上镜,这种直播的情况可没人给你打马赛克。”

这话一出,岑曼曼毫无例外地笑了,却不忘回:“我不上台的。”

倪初夏假笑起来,把头靠在厉泽阳肩膀上,心里犯嘀咕,以大哥资深套路王的手段,这事可说不准。

记者招待会正式开始,张钊简单的说明在座的注意要点,大抵就是望在座的素质发言,发稿杜绝键盘侠,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之类。

之后,发言时间交给厉泽川。

男人调试跟前的话筒,双手交叉摆在桌前,俨然一副大老板势头。

“今天招待会的目的是要公开迄今为止,于我的人生中的两个秘密,听清楚只有两个,其余一律不会多透露。”

交代情况之后,厉泽川停顿了一会儿,目光扫视人群,目光精准地捕捉到角落的岑曼曼。

仅有几秒钟的对视,他收回视线,缓声继续说:“八年前,我27岁,还没正式接手厉氏,用纨绔子弟形容也不为过,那时我选择结束单身……七年的时间,磕磕碰碰地把孩子带大,也明白很多男人都不懂的事,譬如纸尿裤之间的差别,再譬如冲奶粉的正确方法,成功晋级为一名奶爸。”

这时,场下人的情绪由惊讶慢慢平缓,最后在他的引导下,气氛变得很轻松,很多男性都被逗乐笑出声。

“当然,在这七年里,工作太忙,有太多应酬,经常会顾不到他,也造就他现在成为独当一面的小男子汉,不公开是不想外界有过多的人去关注他,用他们的思想去评判他,我的孩子将来必定会站在你们面前,但不是现在。”

这番话说的很诚恳,并不是站在厉氏总裁的身份,而是化身为一位爱子的父亲之口。

台下已经有人控制不住情绪,直接站了起来,“厉总,我知道这时候问这个问题不合时宜,但您能否满足我们的好奇心,刚才那番话您只字未提孩子的母亲,是因为何种原因?”

此话一出,有人吸气,有人眼中闪着光,显然是好奇这个答案。

厉泽川脸上表情未变,只是稍稍点头,示意他坐下,“我刚才说过只有两个,其余一律不会多透露。”

这话一出,众人脸上布满失落。

只是剧情峰回路转,“不过鉴于你们耐心听我讲完这些,可以回答的。”

“厉总,是什么原因啊?”那人重复问。

厉泽川扫了眼运转的机器,轻吐四个字,“生母已故。”

听到这四字,倪初夏被自己的口水呛到,咳嗽两声,压低声音说:“曼曼,大哥是真爱你啊!”

那晚聊天,她以为又是大哥哄曼曼的新方法,却没想到今天竟然真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了。

岑曼曼眉头微皱,有些担心,“万一亦航看到直播怎么办?”

“放心,他看不到的。”厉泽阳语气坚定。

按照大哥心思缜密程度,怕是在场的情况尽数掌握在其中,如果不提前做好准备,他是不会在公开场合说这番话。

“那就好。”

话虽如此说,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放心。

“这样的直播就应该让姓卢的女人看到,保准会气死她。”倪初夏心里隐隐有些兴奋,比自己斗赢挖墙脚的女人还开心。

厉泽阳见她这般模样,觉得好笑,抬手抚上她的头发。

像是想起什么,倪初夏偏头看向男人,有兴师问罪的模样,“当初都没见你像大哥一样赶走那些烂桃花。”

“这是要对我上纲上线?”

厉泽阳眼中氤氲笑意,开口道:“我对她们从来不留情面,你不知道?”

“她们?你还知道你桃花多啊!”倪初夏哼了哼,依恋地靠在他身上,“不过,这也正说明我很有眼光。”

好话、歹话都被她说完,厉泽阳只能保持沉默。

提问环节结束后,厉泽川抿了一口水,继续后面的阐述,“这些年,重心都放在工作和孩子上,时隔七年才寻觅到认为对的人,说实话,确实不容易,与她相识不浪漫,确定关系不浪漫,直到领证结婚也不浪漫,所以今天就借这次机会浪漫一次,把缺她的都补给她。”

“哇靠!女主角是要粗来的节奏吗?”

“妈呀,要不要这么刺激?我只是过来看男神的,怎么就见他表白其他人了呢!”

“就他站在面前,就已经很浪漫了好不好?再来个什么单膝跪地,简直了啊!啊!啊!”

台下的吃瓜群众已经兴奋,会场都是嗡嗡嗡的讨论声,热火朝天。

身为女主角,岑曼曼傻愣愣地坐着,手不由握着倪初夏,似乎没料到会是这样的情况。

倪初夏回握她的手,开口说:“大哥这招真浪漫,有没有觉得心花怒放?”

岑曼曼摇头,心花怒放没有,倒是被惊吓到了。

明明说话选择权在她的,怎么三两句话就带台下的人起哄呢?

“大家保持安静,别吓坏我们老板娘。”艾琳适时开口说话,维持场上的秩序。

厉泽川抬起手,让他们安静下来,接过工作人员递来的话筒,起身走到台前,“我爱人胆子的确不大,今天虽然在场,但不一定会上来。”

“在场上哎,快找找会在哪里?”

“会不会在那片拐角,光线很暗,适合躲藏!”

“别这么吊胃口了好吗?我急得都快尿裤子了哦草!”

“好好奇能傍上大老板,走上人生巅峰的女人是什么样的?”

“……”

场上闹哄哄的,厉泽川的视线一直看向一处,继续说:“第一次看到她是在公司,印象最深的就是瘦小,像个孩子,所以儿子叫她姐姐,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太老了。”

“厉总,你一点都不老,男人味十足!”

“男人三十一枝花,厉总你是一束鲜花。”

“……”

听到他们的讨论,岑曼曼有些恍惚。

她就是一个普通人,认识厉泽川也是因为倪初夏的缘故,能和他发展至今,是那时候的她所不敢想的。

而现在,听他谈及那会,记忆慢慢涌上来。

倪初夏神助攻,“曼曼,大哥那身材出现在台上,就是给人视女干的,你不上就是便宜那些女人啊!”

岑曼曼聚精会神听着厉泽川的话,熟悉的声音,还是那样的容颜,却总能带给她如情窦初开的那种感觉。

每当听到他对向别人介绍自己的时候,说出‘我爱人、我夫人’这类话,都觉得那时候的他格外的温柔。

当男人在台上喊出那一声‘老婆’时,眼中只有他,耳里也只听得到他的声音,浑身充满力量。

她把手中的包递给岑曼曼,站了起来。

然后挺直腰板,自信、坚定且面带微笑地走上台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感谢

【bingshuizhe】1评价票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